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云中大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宝术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宝术

        随着云中君发问,马脸妖将眼中露出鱼儿上钩的笑意,讲道:

        “云兄弟有所不知,无论蛮绒还是凶兽一族,可都浑身是宝,颇有价值。”

        “似凶兽的心头血,不仅服之大补,亦能用来炼制丹丸、大药。”

        “还有凶兽的骨骼,凡是到了堪比锻骨期的凶兽,骨骼在煞气淬炼下坚硬如铁,以此炼制的兵刃、法器,远比金铁锻造的坚固。”

        马脸妖将侃侃而谈,目光不时注意云中君的神色,接着道:“与凶兽不同的是,蛮绒的价值要更高,也能换取更多灵石。”

        说到这,马脸妖将弯腰凑上前,压低声线道:“俺看云兄弟也是个聪明妖,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切记莫要外传。”

        云中君双眼微眯,好奇道:“甚的秘密,哥哥放心说来就是。”

        马脸妖将扫了眼四周,小声道:“据说一只蛮绒堪比锻骨期时,体内就会有一块骨骼发生变化,衍生出一种名为宝术的法术神通。”

        “宝术又是何物,哥哥莫卖关子?”云中君大感兴趣。

        马脸妖将嘿嘿一笑,神情得色道:“宝术可有讲究,蛮绒是凶兽与凡兽杂交而生的种族云兄弟也该听过,这宝术就是类似于蛮绒的天赋神通……”

        天地生灵万物,凡兽化妖后皆会觉醒一门天赋神通。

        相对的,蛮绒是凶兽与凡兽混生,血统中除了凶兽的暴虐弑杀,同样保留了一部分凡兽的天赋。

        就如所谓的宝术来说,便是类似于凡兽化妖后觉醒的天赋神通,只不过存在的方式与觉醒时间有所差异。

        最显著的两点;

        一则妖族觉醒的天赋神通是从血脉中诞生;

        二则觉醒的时间就在化妖的那一刻,宛若天生;

        而蛮绒的宝术则是在肉身堪比锻骨时,从身躯某一块骨骼中衍化而生,成为一项介于法术与神通之间的存在,类似于某些“秘法”。

        且,宝术不分高低强弱,作用也是千奇百怪,威力全凭施展者自身决定。

        越说越激动,马脸妖将眼中透着兴奋,声音不知不觉颤抖道:“最重要的一点,宝术的修行门槛极低,寻常妖族都可习得!”

        闻言,云中君心神震撼,不由瞪大双眸,难以置信道:“蛮绒的宝术咱们妖族也能修行,还没有限制?”

        “这是自然,否则又怎会有不顾死伤,专门狩猎蛮绒的队伍。”

        一边说着,马脸妖将目露精光道:“就算倒霉的天赋与宝术相冲,也可拿去高价交易,最低能赚上一株黄上品。”

        “这般说来,哥哥告诉我这个秘密,莫不是想……”压下心中波澜,云中君试探问道。

        话至于此,马脸妖将也冷静下来,沉着道:“不瞒云兄弟,俺与几位相识的好友搭伙联络,计划一同狩猎蛮绒,正好缺一位负责斥候的飞行妖将……”

        剩下的话不用多说,云中君自然明白,沉吟道:“哥哥既想邀请我加入,可咱们结识不久,你们能信的过?”

        马脸妖将嗤之以鼻,道:“哪有甚的信不信得过,俺与那几个家伙也不过泛泛之交,只是看他们有本事才一同结伴。”

        云中君暗暗皱眉,心道这所谓的队伍还是临时组建,估计与一盘散沙无异。

        沉默了半响,云中君不愿加入来历不明的队伍,便要开口拒绝。

        一直观察着云中君神情变化,赶在其没来得及开口,马脸妖将又丢出一个重磅消息,道:

        “此番凶兽潮来的蹊跷,据说是上游某位妖王发现了一处蛮绒部落,出手围杀时意外激发了一座上古大阵,疑似隐藏着上古秘境!”

        “上古大阵……秘境……”

        被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弄懵,云中君听的云里雾里,不明白马脸妖将所言何意,狩猎蛮绒与上古阵法、秘境有什么关系。

        还当是驴唇不对马嘴时,马脸妖将正色道:“貌似就是上古大阵的缘故,惊动了毒瘴林内的无数凶兽,才会引发此次凶兽潮。”

        “而哪位妖王也因身处毒瘴林深处,被庞大的凶兽潮逼退,那个蛮绒部落也被凶兽潮冲散,连带着从上游奔向下游。”

        “前些日子各家妖王派兵清洗残余凶兽,便有妖怪发现蛮绒的踪迹,正成群结队的逃向毒瘴林。”

        “若是咱们把握住机会,哪怕只猎杀几只蛮绒,也能赚得大笔灵石,换取丰厚的资源。”

        听着马脸妖将说完,云中君思绪转动,计较着猎杀蛮绒的机会有多大。

        价值一株黄上品的蛮绒逃窜在附近,云中君说不心动是假。

        但真去狩猎蛮绒,云中君却不放心跟一群不熟悉的家伙结伴,不禁陷入犹豫。

        一眼便看出云中君的担忧,马脸妖将面色坦然道:“云兄弟放心,咱们既然合作,定是要签订契约,绝不会发生背后捅刀子的龌龊事。”

        “当真?”云中君迟疑道。

        “千真万确!”马脸妖将面色坚定。

        “如此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二。”云中君低头盘算着。

        马脸妖将所言的契约自然不是普通纸笔书写,而是以自身鲜血在特定的兽皮纸上立下誓约,效果与天道誓言相似,却又宽松许多。

        倘若真的签订契约,倒是能够放心一些,不用时刻提防同伴暗算。

        该说的交代清楚,马脸妖将不在多劝,道:“云兄弟不必立刻给俺答复,队伍三日后出发,俺那日在来找你,你若愿意便一块同行,不愿意也没关系。”

        云中君闻言点头,认真道:“好,那咱们就三日后再见,到时我给哥哥一个答复。”

        知晓此事八九不离十,马脸妖将收起拎着的酒坛,告别道:“那就如此,俺三日后再来。”

        说罢,马脸妖将拱了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云中君拱手还礼,目送马脸妖将走远,重新坐回摊位。

        从旁一直听到结束,狗妖耐不住性子,贼兮兮道:“老爷,那马妖一看就心思狡诈,你真要与其一同猎杀蛮绒?”

        孙果连连点头,附和道:“俺也感觉那马妖不像个好东西,老爷千万注意。”

        脑海中天人交加,云中君扶额道:“你们无需担忧,老爷我自有打算,那厮还伤不得我。”

        没办法,蛮绒的价值实在太大,即便是云中君也怦然心动,不愿错过。

        不止是了灵药,更是言谈中的宝术。

        一门神秘莫测,从未接触过的宝术,对于云中君的吸引力不比一门小神通差。

        如此稀罕的东西,若是没机会也就作罢,但如今机会摆在眼前,云中君哪能放弃,只想抓紧取得一门,钻研其中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