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绛色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七六一节 韩家最苦的人

第七六一节 韩家最苦的人

        韩绛说的有些狠,却也是大实话。

        混吃等死的李府,让韩绛拿钱来保证他们的富贵和将他们全部弄死比起来,还是后者对韩绛好处更多。

        李潽脸色大变。

        韩绛身边的韩勇连刀都抽出来了,只要李家敢有一点不恭敬,他就敢杀人。

        韩勇带的护卫,是由韩家子弟,还有战场上老兵组成的人马,不用一百人,随便点出三十人就能推平李潽的太国舅府。

        韩绛站了起来走到李潽面前:“李兄,你现在的情况我来形容一下,店铺里有人辛苦作工,有人混水摸鱼,还有人什么也不干却想成为掌柜还要领比其他人更多的工钱。你们李家就是那种,不干活白领钱还捣乱的那一类,你自已说,你家店铺里这样的人,你要怎么办?”

        李潽脑袋乱乱的。

        心里很清楚,自家店铺要是有这样的伙计,轻则赶走,重则乱棍打死。

        韩绛又说道:“安心,我不会让你家的产业受损,没有人敢动。但你要记得,依律依法办事,别忘记交税。”

        一提到交税,李潽急了:“绛,绛哥儿,若是交税,我家便要卖田卖店。”

        韩绛一摊双手:“无以谓,你不交与我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朝廷的官员发不出俸禄的时候,官员们会不会闹事我也不管。”

        李潽眼睛红了,在失去理智的边缘冲着韩绛吼了一句:“你这是要逼死我们李家。”

        “天道好轮回。”

        韩绛留下这五个字之后,便起身离开。

        李府的家丁却在此时,呼啦一下就散了,就在韩绛还没有走出李家门的时候,李家已经乱了,家丁、仆役、婢女们开始哄抢李家的财物。

        韩绛站在李家门前停下了脚步,转身对韩勇说道:“去告诉这院内的人,哄抢主人家里的财物是什么罪,让他们明白。”

        “是。”

        韩勇带人入府,很快李府内便安静下来了。

        韩勇来到韩绛的马车前汇报:“少君,他们说李家拖欠他们的月钱已经有半年多了,而且还打伤了数个仆役,依常例,主家拖欠月钱仆契失效。”

        韩绛问:“是常例,还是有律可寻?”

        “这个……”韩勇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问题好难。

        韩勇完全没有这种体验,他记得小时候有一年闹灾,紧接着又遇上老主君病故,一年都没发钱,可韩家的老人手谁也没抱怨过,那一年很难,好几个月都没闻到过肉味,吃的也是陈米。

        可韩家的老人手们,不抱怨,不叫苦。

        韩勇的爹也是那年病死的。

        韩勇虽然年龄小,家里苦的不行,可他也不知道有谁在府里闹过事。

        韩绛看韩勇不语,摆了摆手:“告诉他,有冤就去开封府敲鼓。”

        这话一出,韩勇有点糊涂:“少君,这李太国舅还是权知开封府,让他们去开封府告状,合适吗?”

        韩绛笑了:“不合适吗?”

        韩勇想不明白。

        钱浩在旁解释道:“非常合适,开封府接下这讼状,看他们怎么审。审的不公,还有大理寺,审的公道就看李府怎么收场。李家,这是两难了。”

        韩勇这才明白,立即依韩绛的吩咐去办了。

        从李府出来,韩绛吩咐入宫。

        韩绛入宫,只为见一个人。

        韩青衣。

        韩绛想和韩青衣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在皇后宫内,韩青衣原本正准备出门,她要去见谢太后,还有慈烈太后。

        因为韩绛到,她暂缓了出门的计划。

        韩绛是家人,辈份上是叔父,所以不需要屏风。

        韩绛刚坐下韩青衣就先开口:“宫内有些事情想必叔父也知道了,太娘娘搬到偏宫去了,她开始吃斋理佛,宫人们多对她有很深有怨恨,近日多有些不光彩的事情发生。”

        韩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事没人告诉我。”

        韩青衣说道:“叔父,不管怎么说太娘娘也是当今太后,请叔父下令别让宫人欺辱于她。”

        “以后,宫里的事情大娘娘你作主。”

        韩绛明白韩青衣是一个心软、心善的人,一定会掌握好这个尺度的。

        李凤娘是一个悍后,也是一个妒忌心非常强的,心狠手辣却胆小如鼠的人。

        只能说,大宋三代皇帝一个比一个懦弱,所以才让李凤娘在皇宫里称王称霸,也并非李凤娘有多硬的后台,或是有什么太高明的手段。

        韩青衣听完韩绛的话之后,微微欠身一礼:“谢过叔父。”

        这一谢倒让韩绛很尴尬,韩绛低声说道:“对不住了,但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爹爹说过善待,但总要有人受苦的。苦了你了。”

        韩青衣没接话,只说道:“叔父,我要去探望太上娘娘。”

        韩绛起身:“臣告诉,臣入宫已经无事。”

        “送叔父。”

        韩绛听的出来,韩青衣已经对自已有很大的排斥了。

        受传统教育,韩青衣又是当朝皇后。

        一句话,她明白自家是反贼,而且是窃国级的反贼,她作为当朝皇后她没有选择,也知道自已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

        她唯有守护赵家这最后的尊严,最终陪赵家一起走进坟墓。

        出了皇宫,韩绛停下了脚步。

        准备扶韩绛上马车的韩勇问:“少君,还有事?”

        韩绛问:“我在想,停了绍兴皇陵的工程,拿些钱出来修一下汴梁那边的皇陵,那里虽然被金人抢过,又被伪齐挖过,但大部分的建筑还在,不管其余怎么样,整修一下。将来用得上,毕竟是咱家人,也是大宋最后一位大娘娘。”

        韩勇听懂了,重重的点了点头:“等少君回府,我立即去往严州,把这事给主君讲。”

        “恩。”

        事实上,绍兴那边的皇陵修建就早停了。

        最初停工是因为没钱,赵扩的陵一直就没有动,太上皇光宗的主体已经修完,地上部分还差不太多,开始停是差钱,可后来韩绛打下金中都的消息传了回来,便真正停工了。

        连工匠们都看出来,这天要变了。

        韩绛没再问,一扶马车的车厢准备上车,却见一人飞奔而至:“报,加急军报。临洮军重兵集结,宛城军十万主力北上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