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布衣军事家

第四十二章 布衣军事家

        简易的地图铺在四方桌上,钱渊提笔不停在地图上做着各种记号,身边坐着的是孙克弘、沈兴平、归有光,还有片刻前赞同钱渊的那人,这是个身材不高但显得极瘦的中年人。

        胡县令、卢斌都在外面忙着备战戒严,现在城内已经一片混乱。

        “这里是嘉兴府,卢镗镇守。”

        “这里是川沙,俞大猷镇守。”

        钱渊倒提毛笔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不管是哪一方失守或者漏掉大批倭寇,他们都会通报太仓,这股倭寇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说起来松江沿海能登陆的地方多的是,但大批倭寇登陆,可供选择的地点就不算多了,而且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透不出来,倭寇可不能和军队相比。

        “而且太仓有两个卫所,兵力不弱,而松江府只有个金山卫,昆山更是……为什么要来攻太仓?”

        钱渊疑惑不解的盯着地图,一旁的中年人笑着说出答案,“刘家湾。”

        “刘家湾?”钱渊拍案而起,突然又愣在那,“不对,刚才县尊说过,刘家湾那儿有三座巡检司,而且还筑了城,有苏州卫五百兵丁戍守。”

        “除了刘家湾没有其他可能。”中年人摇着头说:“现在的卫所兵……”

        刘家湾在后世名声不响,但在明代却是大名鼎鼎,因为三宝太监七下西洋都是从这儿出发。

        所以松江附近沿海区域,防守兵力最雄厚的就是刘家湾,这也是钱渊没有想到的原因。

        安静了会儿后,孙克弘小声问:“倭寇会不会攻打嘉定?”

        “最好来攻。”归有光瓮声瓮气的说:“不然倭寇四散劫掠,整个太仓都生灵涂炭。”

        说到这归有光瞪了眼弟子沈兴平,后者缩缩脑袋没吭声。

        “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钱渊和中年人对视一眼,后者做了个请的手势。

        “如果是我,就不会攻太仓,而是南下,俞大猷腹背受敌,到时候整个松江府都任我纵横。”钱渊舔舔嘴唇,“而且华亭、上海两县……可比太仓州富庶多了。”

        “所以倭寇攻嘉定,我们很倒霉,但其他人未必这么想。”

        中年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钱渊,又低头看了眼地图,点头赞同,“毕竟是寇,而且从刘家港登陆,太仓州距离最近,倭寇不会去啃俞大猷这块硬骨头的。”

        “也是。”钱渊喃喃道:“那倭寇围城是十有八九了。”

        中年人又道:“你就是钱铮的侄儿钱渊,我听过你的名字。”

        没理会一旁归有光的哼声,中年人继续说:“看来你以后是真想进职方司啊。”

        钱渊眨眨眼,这是在巡抚衙门里和幸时、王忬说笑的话。

        “王民应调兵北上得朝中赞誉,但谭子理是跳着脚骂娘呢。”中年人哈哈大笑道:“不过你也该被骂!”

        别说归有光、沈兴平了,就是钱渊也有点莫名其妙,只有孙克弘在苦笑。

        “可怜渊哥儿回去要挨骂了。”孙克弘摇头道:“胳膊肘儿往外撇!”

        “谭子理是宜黄谭氏。”中年人提点道。

        “那是我……”钱渊结巴起来。

        “那是你隔房小舅。”孙克弘说出了答案。

        特么和戚继光齐名的谭伦是我小舅舅?

        也就是说我当时给王忬出的主意短暂的维持了松江、嘉兴两地明军、倭寇相持不下的局面,却坑了自家小舅?

        钱渊捂着脑袋又觉得头痛了,难怪特么王忬当时答应的那么痛快!

        沉默片刻后,钱渊的视线落在中年人脸上,“还没请教?”

        归有光咳嗽两声,“这位是乙未年秀才郑若曾郑伯鲁,也是昆山人。”

        “那是嘉靖十四年,郑前辈……”钱渊行礼到一半突然僵住了,“郑若曾……”

        “渊哥儿。”孙克弘小声提醒,当着人家的面直呼其名是非常无礼的。

        钱渊猛然醒悟,笑着行礼道:“郑前辈,这次守城可全靠你了。”

        钱渊从来不是个勇于任事的人,但到了关键时刻,也从来不会推诿,如今城内除了卢斌之外,他一个人都不信任,事实上他只能信任卢斌,因为除了手下的杨文、张三带的一帮打行的打手之外,其他的兵丁都在卢斌麾下。

        但钱渊可以信任郑若曾。

        原因很简单,这个人很牛,他是明清两代最出色的军事家之一,只不过因为其没有直接领军也没有正式官职导致名声不响。

        后世认为胡宗宪所著的《筹海图编》被认为是明清两代无人可以超越的存在,实际上这是郑若曾的杰作。

        郑若曾在东南抗倭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胡宗宪幕府中人才济济,如徐渭、何心隐都名扬天下,但郑若曾才是最关键的那个人,他也被后世称为“布衣军事家”。

        寒暄几句后,不甘寂寞的沈兴平又提起大家最关注的那个话题,“倭寇真的会攻嘉定?”

        “可能性很大。”郑若曾叹道:“如果是劫掠乡野,还不如南下去上海、华亭两县。”

        这时候,看见杨文正在外面招手的钱渊突然起身出了门。

        “怎么样?”

        “是他们。”杨文低声说:“卢把总派人去看了,卖的就是我们被抢的那批药材,而且还……”

        钱渊眯着眼接过玉佩,摩挲几下后说:“当铺里寻来的?”

        “恩。”杨文犹豫了会儿后又说:“我看他们怕是……”

        “知道。”钱渊冷笑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撞进来!”

        挥手让杨文去准备准备,钱渊大踏步进屋,“不用想了,倭寇必定攻嘉定。”

        “为什么?”

        鬼知道倭寇什么时候动手,现在需要争分夺秒!

        没理会沈兴平的发问,钱渊拉着孙克弘就走,在嘉定县里动手,必定绕不过东道主,而孙家是能使得动那位胡县令的。

        “捕头贵姓?”

        “不敢,不敢。”个子不高的汉子挎了口长刀,看上去不伦不类,“公子叫我老吴就是。”

        “好好好,老吴。”钱渊不顾一旁县丞和孙克弘的古怪眼神,一把搂着吴捕头笑道:“本地人?”

        “是是,都在嘉定县落脚七八代了。”

        “也是,捕头嘛,不是本地人哪里站得住脚跟。”钱渊又笑着问:“怕不怕?”

        “抗倭是本分。”吴捕头话说的挺利索,但两条腿有点哆嗦,之前县尊派人出城打探消息,他几番推脱……

        “哎,谁不怕啊,但也没辙啊,你父母妻儿都在你身后呢。”钱渊挥挥手,“对了,老吴,手上有没有……蒙汗药?”

        吴捕头膛目结舌,这时候说什么蒙汗药……

        “麻药总是有的吧?”钱渊皱眉道:“拍花子用的那种,别告诉我没有!”

        吴捕头偷眼瞄了瞄县丞,苦笑着问:“公子这是要……”

        “城南客栈。”钱渊挥手叫过杨文,“你带路,小心点。”

        从卢斌手下好不容易借了柄长枪和腰刀的杨文有点无语,少爷,这有点无耻吧。

        而一旁的张三连连点头,这才是少爷的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