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这群皇帝一定在演我在线阅读 - 第二章:哥我要起飞了!

第二章:哥我要起飞了!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张珂看着两人,十分的怀疑。

        按理说,

        真要是历史人物来到这世界,怎么也该是各种不适应,正确额打开姿势,不该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既视感吗?

        “之前你们两在哪儿怎么过来的?”张珂边俩人让进屋子,然后开始套这俩货的话。

        “可别说了,来这儿之前,我们被关到精神病院了一个月,那日子比我当皇帝还难受呢,天天逼着我们吃药.......简直太窝火了。”

        听他们的意思,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多月了,之前被人当成了疯子关进了精神病院里面,里面还有人教他们为人处世。

        直到前几天才被放出来,然后有人给了他们一个地址,这才找了过来。

        一番交流和沟通下来,其他的不说,两人的智力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这点他基本上可以确定。

        “嬴政”,

        话不多,但他的眼神总夹杂着的那种不怒自威、狐疑的目光,有点生人勿进的孤独感。

        不过,这倒也符合嬴政的性格。

        毕竟三岁时就被抛弃,当时吕不韦和赢异人跑了后,就留下嬴政和赵姬孤儿寡母在赵国,在姥姥门上,也算寄人篱下,整个童年没少受气,这样的性格倒也不奇怪。

        至于“刘邦”,

        这货不是左腿翘到右腿上就是脚放到桌子上,流里流气的,没有一点当皇帝的派头,自打进屋子开始,就一直喊着让张珂弄点吃的东西。

        有个小细节,

        两人似乎还打过一架,原因嘛.......无非是秦朝二世而亡什么的。

        结局是刘邦见打不过,果断认大哥。

        张珂这才想起来刚刚让两人往桥下推自行车的时候,为啥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嬴政离得最近,最后出手的却是刘邦,敢情是在这儿呢。

        现在的情况到现在也清晰了,但他依然有些不信。

        张珂敲桌子额手指停了下来,计上心头。

        “邦哥,政哥,事情我明白了,但你们两估计也看出来了,这个世界和你们之前的世界不一样,得狠,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讲究的是啥呢?”

        “讲究的是要么忍,要么狠,只有这样,在这社会才站得稳!”

        “明白不?”

        ‘刘邦’怔怔的看着张珂,似乎是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这和开火(做饭)有什么关系?”‘嬴政’也是不解的问道。

        张珂演咽了一口唾沫,“外面那辆摩托看到了吧,昨天早上溅了我一身泥,还冲我竖中指,这能忍不?”

        “.......”嬴政和刘邦还是愣愣的看着他。

        张珂挠了挠头,直接摆明了说道:“邦哥,你一会儿帮我出个气,我给你们弄饭,弄一桌好饭,怎么样?”

        “哦”“刘邦”听到眼睛恍然大悟,猛地一拍桌子:“如此,某干了!”

        ......

        刘邦领着砖头在前面跟着,张珂和‘嬴政’在后面跟着。

        几分钟之后,

        “嘭!”

        “滴滴滴滴........”

        一声巨响,

        网咖门口,一辆仿赛摩托的警报声开始响个不停。

        “卧槽,谁啊,胆子这么肥?竟然渣哥的车也敢砸?”

        一群染着黄毛、纹身的、身上穿着流里流气的家伙从网咖冲了出来,扬起来拳头就要打,结果三下五除二被‘刘邦’给收拾趴下了。

        一边揍,‘刘邦’还一边骂道:“吾怎么说也是经历过战场的人,吾打不过项羽,打不过嬴政,还打不过汝等?”

        “叱嗟,尔母婢也!”(“尔“就是你,“婢“就是奴婢、卑贱的女仆。)

        “汝等长眼却不认人呼?”

        刘邦气急之下,古语和现代词语乱飞。

        他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嬴政’眯了眯眼睛。

        懵逼的张珂看着眼前的一幕,干咽了一口唾沫,足足过了有十几秒才想起来正事,连忙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果然,

        手机屏幕是亮着的,显示着一条短信息。

        【葵花银行账户,入账48800元,账户余额:49757.6元】

        四万八千八入账,自己就算是接群演的戏,还从来没有收到这么多钱过。

        张珂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一样。

        一次,两次,是巧合,这次不可能是巧合。

        再说,哪有巧合给别人打钱的?

        但还有一项,他需要确认:钱的数目对不对。

        他抬起头才发现刘邦还在训斥那帮人,吓得忙扯住他,别特么把人打坏了,“你们谁是主事儿的?”

        见所有人的看向一个胖子,

        张珂过去问道:“你车子多少钱买的?”

        “三万!”

        “到底多少?”张珂瞪了他一眼又问了一遍。

        见刘邦举手又要打,那货连忙说道:“2万......4400”

        嗯?

        张珂的眼睛猛然睁大。

        翻一番,正好是48800。

        一分钱不差!

        “嘶.......”

        这回他信了。

        张珂将24400转给了胖子,然后带着嬴政、刘邦扬长而去。

        留下那帮货在风中凌乱。

        “渣哥,要不要报复回去?”

        “报复什么,你没看到边上还有两个人没有出手吗?特别是哪个大个儿,两倍的人,我们都不一定能干过他。”

        “嘶......渣哥你得罪什么人了?”

        “没有啊,我平时都是看人下菜点的,从不惹那些惹不起的人......想起来了,早上的时候,那小子被我溅了一身泥,还冲他竖中指来着?”

        “那这波不亏!”

        .......

        回到出租屋的张珂,脸都快笑出褶子了。

        到家两个小时了,整个人还是那么的兴奋,手都是抖的,

        张珂给两人点的外卖,这俩货对于汉堡,快乐肥宅水,惊若天人。

        “此味真乃殊绝”

        “寡人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珍馐,莫非乃天人之食......”

        “惊才绝艳,寡人意欲推为独步。”

        赞不绝口!

        两人也是真能吃,一连点了五次外卖,两人实在吃不下去了,才作罢。

        “政哥,邦哥,吃饱了没,要不然,我再给你们点个汉堡,双倍可乐,怎么样?”

        刘邦躺着直不起腰:“不了....吃不下了!”

        “额(我)也饱了!”嬴政也连连摆手。

        此时的张珂再看眼前摸着肚皮捋在床上一动不想动的两货,突然觉的格外的亲切。

        “啧啧啧.......我的人生要起飞了啊!”

        张珂嘴角翘的老高,合不拢嘴。

        如今的两人,就是自己的聚宝盆啊。

        至于成本,垃圾食品给上,快乐肥宅水续上,一天无非是百八十块钱的事儿,一年下来不过是两三万块钱。

        接下来,张珂想着的是如何赚更多的钱,他已经不满足这万儿八千的事情了。

        得赚大钱,更多的钱。

        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干,人命关天,不是说赔偿就能赔偿的事情,命怎么陪?

        打人也不行,之前在网咖刘邦上手,也就是出个气,张珂是紧拦慢拦,就怕万一没弄好,给人来个伤残。

        真出了事儿,难道能陪人家一条腿,一条胳膊吗?

        想来想去,赚大钱的机会......都在刑|法里面写得清清楚楚.

        都很刑!

        正想破头皮都想不出来的时候,眼神突然被电视上的一个广告定住了。

        随即,眼光卓然放光。

        “锦华酒业将在鹏市举行盛大庆典,据可靠消息,其斥资千万打造会场.......”

        这简直是给自己量身打造的机会啊!

        说起锦华酒业,口碑不怎么样,但是摊子铺的挺开,电视上、街道上到处是他们的广告。

        张珂还喝过一瓶他们家的酒,喝完头疼了好几天,误了一次宝贵的面试机会,后来告他们家售卖假酒没有告成,反而有一天当群演回来,被人给打了一顿。

        选他们家,张珂心里负罪感也低。

        说干就干,张珂在网上花了一千五买了三张入场券,然后点了跑腿小哥给送了过来。

        看着镶金的入场券,

        张珂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沐浴在了金色的阳光里。

        心情极度舒畅。

        他已经在畅想两人在会场作个妖,然后再造成点损失。

        啧啧啧......上千万布置的会场,但凡造成些损失,怎么也得几十万起步吧?

        人生如梦,说起飞就起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