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11章 毛驴子

第11章 毛驴子

        第11章    毛驴子

        霜儿的回想被姜盛威打断,将盏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开口说道:“嗯,既然冥幽长老已调息完毕,咱们这便回府。”话落,从桌上拿起佩剑,率先走出了庚字号客房。

        姜盛威轻咳了两声,拿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下嘴角,拄杖紧随其后出了客房。

        见霜儿和姜盛威走下楼梯,店小伙儿连忙迎了上来,说道:“小的已为圣使和长老备好了两匹灵驹,候在茶轩之外。”

        “嗯,如此甚好!”霜儿正愁如何带着冥幽长老回府,正好就有人送来枣子,对这小伙儿也高看了几分。

        抢先一步迈出茶轩,霜儿不禁怔立当场,姜盛威随后出门也是一愣。

        见店小伙儿出来,霜儿不禁开口问道:“这就是你准备的……”

        “额,灵驹?”许是不想霜儿过于尴尬,姜盛威未等其说完便接过话茬。

        眼瞅着两匹和哈巴狗一般大小,形似毛驴子的异兽,停留在轩门外,霜儿和姜盛威转过头来齐齐怪异的看向小伙儿。

        小伙似乎见怪不怪,对两人此时的状态已是早有预料,从两人身侧走过,店小伙儿弯下腰轻轻摸了摸两匹异兽的头部说道:“大毛、二毛还不露两手给圣使和长老看看!”

        两匹驴形异兽似乎能听懂人言,待店小伙儿回到霜儿和姜盛威身侧,后蹄一震,前蹄仰起,引颈嘶鸣一声,便见四蹄银光闪烁,不多时已是覆盖上一层麒麟甲,竟可凌空悬浮三尺有余。而后只见两兽眼眸红褐色光芒闪过,头支羚羊角,周身生灵雾,身形渐渐长至一人高,如此看来,端的是两匹神驹。

        暗自为店小伙儿叫了声好,霜儿和姜盛威纵身一跃,分别跨在大毛、二毛身上。

        轻轻抚了抚异兽鬓毛,霜儿朝着店小伙儿一拱手,说道:“就此别过!”随后和姜盛威骑着异兽朝圣女府绝尘而去。

        奔驰在街道上霜儿和姜盛威才见识到这驴形异兽的神异,速度快不说,两兽似能提前预判前方出现的障碍和行人,一番奔腾跳跃,竟然行云流水,跨坐在其背上十分安稳,毫无颠簸之感。原本半个时辰的路程,没想到刚刚过了一刻钟就到了。

        来到圣女府门前,门外侍卫朝霜儿和姜盛威抱拳躬身行礼,霜儿笑着点了点头,姜盛威则是拄着杖,扫了两人一眼走进了圣女府。

        进了圣女府,走过了回廊吊桥,霜儿开口说道:“冥幽长老,我先带你去忘忧阁小憩!”

        “如此也好,便有劳霜儿姑娘回禀圣女啦!”姜盛威点点头,应声答到。

        两人又东走西晃,行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来到了忘忧阁前。阁前两名剑侍见霜儿领着一名老者前来,一名剑侍回身打开阁门,一名剑侍上前开口问道:“今日霜儿姐姐怎么有空前来!”

        霜儿上前一把拉住这名剑侍的手说道:“馨儿妹妹,快叫下人给冥幽长老奉茶!我先去唤圣女过来!”

        “好的,冥幽长老,里面请!”说罢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盛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忘忧阁,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去。

        见冥幽长老于阁内闭目静坐,霜儿对着馨儿说道:“馨儿妹妹,叫人服侍好冥幽长老,我先过去了!”说罢,拍了拍馨儿肩膀,转身离去。

        馨儿朝着霜儿离去的方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霜儿姐姐放心吧!”而后,双手剑指轻挥于虚空中刻画了一个埙的形状,一只天蓝色的蔚然埙便出现在空中,剑指一引,将蔚然埙握于手中,拿到嘴前吹奏起来。只闻得埙声响起,曲声柔缓,吹者有心,听者陶醉,一首涤荡心灵的埙曲便悠然穿梭于忘忧阁四周。不多时,曲终,埙落,从忘忧阁两侧,分别走出四位侍女,每位侍女手中都未空着,无不端着盛满灵食、水果和糕点的食盘和锦盒,稳步行至阁门前。

        见众人至此,馨儿微微点头,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依次而入。先前为姜盛威开门沏茶的剑侍此时也走了出来,和馨儿交换了个眼神,便带着众人来到姜盛威面前。

        “曦儿已为长老准备了茶点灵食,请长老慢用。”说罢便示意众人将食盒和锦盘打开,顿时一阵香气弥漫,姜盛威鼻子动了动,睁开双眼开口道:“这些东西先放到桌子上,你们先退下吧,老夫想静静!”随后又闭上双眼不问世事。

        “好,长老慢用!曦儿就在门外候着,有事儿您可随时传唤!”话落冲众人一使眼色,悄声退出了忘忧阁。

        却说霜儿离开忘忧阁,辗转回到了圣女卧寝舒心阁,见小英执剑而立,便开口问道:“圣女可在阁内?”

        “圣女还未归阁,不过阁顶邹管家已命人修缮过了,这会儿正在施法祛除异味,以便圣女归阁就寝时安然入睡,再无差池。”小英见到霜儿回来,眉头一喜,欢快说道。

        听闻圣女尚未归阁,霜儿眉头不由一皱,心道:“这会儿圣女会去哪里呢?”

        “霜儿姐姐,喂,霜儿姐姐你怎么了?”见霜儿眉头紧锁,兀自站在门前愣神,小英上前一步在其眼前挥了挥手问道。

        霜儿回过神,看着小英说道:“哦,我没事儿,我再去别处寻寻圣女,如果圣女先归阁,就告知圣女冥幽长老在忘忧阁等候谒见圣女。”

        “好,霜儿姐姐,可以先找府门守卫大哥问问圣女有没有出府!”小英建议到。

        “是了,回来光顾着想给冥幽长老安排落脚休息处,却把这茬儿忘了!”

        “好呀小英真聪明,帮了姐姐个大忙!等姐姐回来给你讲暴虐小淫贼的故事。哈哈,姐姐先走了。”说罢,真气聚于双脚,又疾行而去。

        看了看眨眼远去的霜儿姐姐,小英不由吐了吐舌头,心道:“这可真是雷厉风行!”

        很不凑巧的是,霜儿刚走了没多久,恩典圣女便沐浴阳光,踱着细步从廊弯走来,所过之处花草迎展,鸟鸣清脆,塘间鱼跃而出,波光粼粼,小英看着圣女出落的样子不觉有些痴了。

        不知不觉恩典圣女已行至阁前,见小英呆呆的看着自己,心下不由好笑道:“怎么了小英,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这么有吸引力,你看得这么入迷?”

        “嗯,圣女真好看!”小英槑头槑脑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逗得圣女掩嘴一阵轻笑,而后说道:“你这小妮子,何时嘴这么甜啦!小英长得也不赖,蛮俏的嘛!怎么思春了?”

        听着圣女的调笑,小英羞得俏脸一红,急忙转移话题说道:“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圣女误会了!对啦,霜儿姐姐刚刚来过,说冥幽长老现在忘忧阁等候拜谒圣女。”

        恩典圣女闻言轻声一叹,道:“冥幽长老果真回来了,看来那小淫贼确实被打得有些冤枉了,不过砸漏了本圣女的卧寝,这口气总归要出的。算了,这卧寝看这样完全弄好还需时间,你便在此好好督促,我先去忘忧阁看看。”说罢转身而去。

        “是,小英恭送圣女!”小英持剑躬身说到。

        恩典圣女离开舒心阁,前往忘忧阁,行至半路刚好碰到苏明霞和霜儿匆匆而来,不由笑出声来:“咱们姐妹还真是心有灵犀呐!”

        原来霜儿听府门守卫说未见圣女离开,便又去了苏明霞住处,见苏明霞在丹炉旁侍弄灵草,熬制灵液,就伫立一旁把冥幽长老受伤不轻,已在忘忧阁休憩的事情说了一通,待苏明霞收了炼制好的灵液,两人便快步前往忘忧阁,未曾想半路正好遇上圣女,这才有了刚才一幕。

        苏明霞朝恩典圣女微微躬身,而后跑到其面前眨了眨大眼睛,开口问道:“怎么样圣女考虑好了没?那小子收,还是不收?”

        霜儿则是躬身见礼道:“霜儿见过圣女!”

        恩典右手扶起霜儿,左手则弹了苏明霞一个脑瓜崩。嗔怒的说道:“再胡闹,就把你和小淫贼关一起去!”

        苏明霞先是装作一脸怕怕的样子,而后又邪魅一笑道:“那敢情好,本姑娘先帮你把他调教调教!哈哈!”

        见圣女言语上落了下风,霜儿马上上前解围道:“圣女,明霞姐姐,冥幽长老此时尚有伤在身,不如先移步忘忧阁如何?”

        恩典圣女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好,便如此吧!”

        走在前头的苏明霞回过身来,冲两人做了个胜利的剪刀手又退了回来,暗暗朝霜儿比了个大拇指,又凑道圣女耳边开口说道:“圣女,咱们不妨赌一赌冥幽长老伤势如何?我若输了给你一颗新研制的五姝丹,你若输了……”

        “我若输了便将头上的白玉珠花钗送给你!”恩典圣女呵呵一笑道。

        苏明霞嘿嘿一笑道:“好,圣女就是圣女,决断果然爽快!那咱们便猜猜此次冥幽长老伤重几成?既然提议是我说的,公平起见,圣女先猜!”

        圣女抬眼望天,笑了笑说道:“我猜七成!”

        苏明霞俏脸一展,一种奸计得逞的表情跃然浮现在脸上,挤眉弄眼笑道:“这回圣女你可是要输了哦,我猜九成!霜儿记得替我们做个见证哦!”

        “好呀,你个小妮子,难道还怕本圣女输了不认账不成,真是讨打!”说罢冲着苏明霞玉背就是一记粉拳。而后说道:“胜负还未可知,还是快些去看看冥幽长老吧!”

        如果姜盛威知道这两个人拿他的伤势开盘做赌,还不得再气个吐血三升。

        三人一路相伴说说笑笑又走了一会儿,忘忧阁的轮廓渐渐清晰入目。

        馨儿和曦儿打远处一瞧圣女带着明霞医灵和霜儿快步走来,目光一对视,各自朝身边一挥手,顿时分立阁前的侍女变横为纵,静候三人到来。

        不多时,三人行至阁前,馨儿和曦儿携众侍女躬身齐声说道:“恭迎圣女御驾,圣女吉福岁祥,安和婉瑞。”

        “都起来吧!尔等阁外候着,明霞和霜儿随我入阁!”圣女威严的说到。

        剑侍应是,侍女齐诺!曦儿起身将阁门打开,圣女携两人跨门而入。入得阁内,见姜盛威已经拄杖俯首静立阁内。圣女扫了一眼,径直走到正对阁门的主位,转身潇洒挥袖而坐。

        霜儿则立于其身侧,拿起茶壶,奉了一杯茶。而苏明霞则站在姜盛威对面仔细观察了起来。

        待圣女坐定,姜盛威朝向圣女拄杖单膝而跪,口中说道:“冥幽拜见圣女,圣女鸿运福祥,芳华明锐。”

        “冥幽长老,说说吧,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圣女看着姜盛威皱了皱眉说到。

        拜谒圣女后,冥幽将此次负伤经过说了个明白:“启禀圣女,冥幽在四方界域本想前去探查凌辰决上卷消息虚实,听闻明月楼拍卖凤阳皇草,本想弄到手隐匿行迹,不曾想还是泄露了行踪,被圣子御前总兵童巫戚那老匹夫一路追杀,不得已只好去了敬暝山。利用阵法与其周旋,好在童老鬼此次长途跋涉,所带兵将不多,这才于阵中施秘法将其杀退。后又与妖蝠那个叛徒斗了几个回合,虽也将其击退,也中了那老毒妇的蝠毒,只得动用传送阵传送回域。不过此次冥幽也算不辱使命,紫荆密钥已按圣女吩咐,以正大光明的方式流入四方界域。还得知我师兄已倒向圣子御下,不难想像师门态度,圣女对此势必要仔细斟酌,早做打算。除此之外,凤阳皇草已入囊中,想来明霞灵医定会令其发挥作用。”

        恩典圣女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父主潜心修炼,寻求突破,不问域事,将琐事交予我与圣子哥哥处理。我这个圣子哥哥却总想自立门户,与我划清界线,挥霍域内珍宝无数,借机东征西讨,肆意杀伐,虽然积累了不世凶名,却也愈发嚣张跋扈。我观其尚知为域分忧,倒也未多做计较,只可惜他不该忘了自己是谁,到底有几斤几两,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本圣女头上来了,哼,还真是‘好圣子’啊!明霞先替长老看看伤势如何?”

        苏明霞朝恩典圣女微微颔首,继而眼中射出一道紫光从上而下扫视了冥幽长老许久,而后收回目光,看向圣女叹了口气说道:“圣女,比想像的要更加糟糕!我观冥幽长老体内伤势纷繁复杂,不仅有嗜血魔蝠毒液由心脉向全身四肢百骸蔓延,还有强行施放秘法的暗伤已致修炼根基受损,此外筋脉内真气紊乱横冲直撞,外力此时介入于疗伤无益,反而会适得其反,如果稍有不慎,可能伤及长老性命。综合所有情况来看,冥幽长老此次伤势没个三五年很难恢复如初,即便是师尊他老人家愿意出手助长老疗愈暗伤至少也得两年。”

        “嗯,这么严重吗?”恩典圣女眉头紧皱出声问到。

        “是的,非但如此,冥幽长老疗愈期内,不可再妄动真气,否则亦会延长疗愈时间,甚至伤上加伤!”

        恩典圣女看向冥幽长老慢条斯理说道:“此次长老虽然泄露了行踪,却也并未打草惊蛇,且回来时是发动传送阵,传送而归,途中又未引人注意,更是拼尽全力而为,使任务完成得当,不负所托,理应嘉奖,便赏城池两座,接下来几年便好好疗养,辅佐我处理域内事宜吧。”

        姜盛威再次拄杖单膝跪地,开口拜谢道:“谢,圣女垂怜!”

        “明霞,对冥幽长老疗愈期间正常行动有何要求没有?”恩典圣女出声问到。

        “正常行动无碍,不过起码半年时间内,夜间不宜过度劳神。”苏明霞淡淡一笑说到。

        恩典圣女闻此,点头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冥幽长老、明霞,还有霜儿便陪同我一起前往焱淼阁瞧瞧吧!”说罢起身而走,几人应了声是,亦步亦趋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焱淼阁,霜儿拿出钥匙打开阁门,众人鱼贯而入,便看到常二趴在床榻之上呼呼大睡,鼾声叠起,嘴角涎液弥漫。

        三女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姜盛威却是一阵错愕,心道:“这是什么情况?”

        不禁开口出声问道:“这小子怎会在此处?”

        恩典圣女想着这小子上午还痛得滋哇乱叫,现在却睡得不亦乐乎,不禁心里直乐,听到姜盛威错愕之问,转身看向姜盛威说道:“嗯,冥幽长老可是识得这个小淫贼?”

        姜盛威看着床榻上的常二有些摸不着头脑,见圣女有问,便如实答道:“不瞒圣女,冥幽能安然回来,此子功不可没,而且紫荆密钥正是托他之手送上了明月楼拍卖,不知此子何处得罪了圣女,被冠以‘淫贼’之号?”

        闻此圣女并未开口,而是看了看霜儿,霜儿会意,开口笑着说道:“这就要怪长老了,您知道这传送阵能够开启传送,想必也应该知道这传送于两地之间具有随意性,长老倒也无碍,这小子嘛,运气该说他好呢,还是好的过分,竟然砸漏了舒心阁的阁顶。”

        姜盛威闻言心底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哪儿不对了,心道:“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

        面上则一脸无辜的看向圣女:“额,圣女容禀,面对当时险恶局势,此子倒也临危不惧,尚有几分胆识,且冥幽吩咐之事,此子倒也办得妥帖,权当是功过相抵,还望圣女宽恕其无心之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