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8章 冥幽战

第8章 冥幽战

        第8章    冥幽战

        只见,童姓老者将金银双锏往空中一抛,顿时双锏化作一金一银两条蛟龙,口含玄光,在空中交错盘旋,威势尽显。但闻童姓老者厉喝一声:“蛟龙闹海!”两条蛟龙立刻从空中俯冲而下,凌空撞向姜盛威。

        见此击威势不小,姜盛威亦未敢托大,虚空一抓,悬空黑木长杖一阵旋转回到手中,杖头向前一探,口中喝道:“通玄妙法,念兹在兹,幽火化形,阴鸾出击!去!”只见化冥幽火阵内的幽火随着姜盛威口诀喝出,立时于虚空中凝聚成两只阴冥青鸾,分别迎向金银双蛟,一时间,双方缠斗在一起,斗得是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童姓老者似乎没有多少耐心,故意卖了个破绽,召回双蛟,接着又是一记“蛟龙咆哮”打向姜盛威。只见得金银双蛟蛟身盘立而起,双头并齐,口中金银光华伴随阵阵咆哮声喷射而出,于空中交融,汇聚成紫金色光柱,威势更胜前招。与此同时,童姓老者,口中暴喝道:“全体御辉军听令,全力攻击化冥幽火阵,伺机破阵,谁若能拿下这老匹夫,生死勿论,功成之后,所缴所获,老夫论功行赏,绝不食言!”

        见老者变招,姜盛威亦未闲着,右手印诀变换,阴冥青鸾化为团团幽火,只听得“浩渺天地,无为化形,万法冥蒙,饕餮显威,极!”团团幽火幻化成巨型冥蒙饕餮,张口将喷射而来的紫金色光柱完全吞没于腹中,不多时便见冥蒙饕餮化解成一团团包裹着紫金色光球的幽火,上下纷飞朝着四周的御辉军身上激射而去,沾者没有一合之敌,尽数毙命!

        “哈哈,童老鬼,就凭你和你带来的这群虾兵蟹将,还想破了老夫的化冥幽火阵,未免想的太过天真,愚蠢至极!哼!”姜盛威全然未将童姓老者和这群御辉军放在眼里,哂笑到。

        “那如果加上我呢!”一个声音悠悠传来,似远实近,不多时,地面上御辉军自行让出一条路来,一个瘦高老者,手持微星八卦盘信步走来。

        听到瘦高老者声音,姜盛威瞳孔微缩,待其见到老者穿军而过,身躯微不可查的震了震,并未答话,而是开口问道:“胡师兄,多年未见,近来可好?”

        瘦高老者双眼微眯看向姜盛威,又收回目光聚焦到自己左手之上,手腕摇摆,手掌微曲,手指来回挥动,额生褶皱笑道:“呵呵,有劳姜师弟挂怀,为兄老而弥坚,就是近来有些手痒!”

        姜盛威语气悲悯,幽幽一叹道:“唉!胡师兄,你糊涂啊,圣子为人你不是不知,所到之处,血染苍穹,鸡犬不留,坑杀名臣,割头食浆,奸辱少女,抽筋剥皮,纵容将士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你可知,你这是助纣为虐,为祸苍生啊!唯有当今圣女,上明忠君爱国,承继先君遗志,下体黎民疾苦,呕心沥血济世,远交旭峨、冠玉、乌兰诸国,近攻睿蒙、虹日,得两域之地,智勇双全,可奉为明主。”

        “哼,无毒不丈夫,无谋难成器,圣子济恩施威,拓土开疆,战万里风云路,败百年盛名将,方才有你今日立足之地。没想到姜师弟你不懂感恩戴德,不顾恩师栽培,裹挟圣女意欲谋反,须知多行不义必自毙,今日,为兄定要替天行道,亲手清理门户,收了你这畜牲!”

        姜盛威听此,眼睛一闭,有些唏嘘的道:“唉!圣子倒行逆施,不能察纳雅言,知人善用,迟早自食恶果,师兄你这又是何苦为难师弟?”

        童姓老者轻啐一口吐沫,开口道:“我呸,姜老匹夫休要胡言乱语!”继而拱手遥拜西方,说道:“圣子刚正不阿,年轻有为,实乃当今不世奇才,倒是你自己已是黄土埋脖,不思为国效力,尽行叛国之举,其心可恶,其罪当诛,死不足惜!”

        姜盛威目光一寒,直视童姓老者道:“童老鬼,既然各为其主,废话毋庸多说,无论谁来,战便是了!”

        胡师兄阴恻恻一阵冷笑道:“好,师弟好大的口气,今日师兄倒要领教一番,看看这些年师弟修为造诣到底精进几何!”

        姜盛威目光从童姓老者身上划过,看向胡师兄朗声一笑道:“如此甚好,师兄前来,想必是奉了师命,今日师弟给你个交代便是!”

        言毕,姜盛威不再多说,将黑木长杖祭出悬浮于身前,双手印诀连变,黑木长杖越来越亮,“妙法自然,玄机化衍,冥火幽笼,圈禁生灵!困!”的声音响彻天地!霎时间,方圆十数里,一道道化冥幽火冲天而起,化为遮天幽火牢笼,将一众将士困于其中。做完这些,姜盛威并未停留而是继续掐动印诀,催动黑木长杖,沉声道:“通天玄妙,悲悯苍生,冥幽摆渡,万兽化显!开!”在这幽火牢笼四周,慢慢浮现出四面暗红色玄门,玄门缓缓打开,黑洞立现,一眼望不到尽头。

        放眼望去,本以为己方军队已将敌人层层包围,却没想到会被反包困于阵中。童姓老者心里没底,从坐骑身上一跃而下,来到胡姓老者身侧与其并排而立,开口问道:“胡阵师,不知破此阵可有几分把握?”“原先尚有七成把握,如今不足三成,没想到我这师弟如此决绝!”胡姓老者看着眼前的情形不无担忧的说到。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从四个玄门之中涌现出一大批形态各异的阴冥妖兽与困在阵中的御辉军战士厮杀在一起。

        胡姓老者突然眼眉一跳,大叫一声不好,急切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此法乃本宗传承秘法,不能让他释放幽冥黎凤!如若不然,在这幽冥牢笼之中,黎凤降世,万物寂灭,你我皆难逃此劫!”说罢,已经将手中的微星八卦盘祭出,口中低于低语道:“天璇道藏、地瑞福泽、人琐灵长,改天、换地、转运,敕!”话落,自心脉飞出一滴精血飘向卦盘,隐约间可见精血和胡姓老者心脉之间有条微不可察的血线相连。当精血与卦盘噗一接触,即刻红光大作,卦盘天地人三盘瞬间放大,方圆三里自成一方小天地。

        见这方小天地开辟成功,胡姓老者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略显虚弱的对童姓老者说道:“童老,快让御辉军聚拢到小天地阵里来!此阵形成,我尚有一击之力,你我联手合力击杀姜盛威,不击别处,就打他那根黑木长杖!此杖一碎,他即必死无疑,如若未能成功,我带着大家立刻遁走。”

        “好!”童姓老者应声答到。而后聚力暴喝一声:“不想死的赶快到老夫这里来!”声音传遍四方,众御辉军战士应诺,边战边退,渐渐聚拢到小天地阵内。说也奇怪,这小天地阵活物可以自由出入,而从玄门走出的幽冥妖兽攻击到阵前,仿佛被一层无形的壁障阻隔在外,所有攻击似乎都打在了空处。

        常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打斗场面,直呼过瘾,喃喃自语道:“哇塞,没想到老家伙路子这么野,一个人打一群,愣啥事没有!”

        就在常二看的瞠目结舌之际,童姓老者的一记“蛟龙归墟”和胡姓老者的“三才光轮”同时击出,只见空中一金一银两条蛟龙穿梭于小天地阵射出的“天地人”三才光轮之间,浩浩荡荡击向姜盛威的黑木长杖。

        “哈哈,这是要跟老夫决一死战吗?老夫便成全了你们!”说罢,姜盛威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纷飞而起,周身粗布麻衣渐渐开裂,眉心处开裂,一只竖眼睁开射出一道华光正中黑木长杖。便见黑木长杖迎风见长,一声轰响立于雅舍门前,就见雅舍大门紫光乍现,与此同时分立于东南西北四扇暗红色玄门齐齐射出两道紫光,一道射向童姓老者和胡姓老者的合力攻击,另一道则是聚拢到黑木长杖之上。只见以黑木长杖竟然幻化成了比四扇暗红色玄门大十倍的黑木巨门,巨门表面竟伴有熊熊幽火焚燃,在两人攻击即将打到黑木巨门之际,巨门开启,一个硕大的黎凤头颅伸了出来,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张口便是一口九冥离火喷了出去,与蛟龙和三才光轮撞在了一起。

        “不好,我们快撤!”没想到自己用本命玄器发出的全力一击,再加上胡姓老者的三才光轮合力攻击竟然被才露头的幽冥黎凤一招给灭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本命玄器化为飞灰,童姓老者一口血雾喷出,被吓得是肝胆俱裂。

        不用童姓老者提醒,胡姓老者便已手指微星八卦盘,全身颤抖的喊到:“以我心血,告祭天地,乾坤旋转,阴阳割晓,挪!”话音刚落,小天地阵内的众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脚步漂浮,眼前鸟兽虫鱼,河山变换,双脚再次踏实的接触大地,感受地面的平稳时,人已到了一片密林之中,放眼四顾,哪里还有雅舍和姜盛威的影子,更是再也不见恐怖黎凤的凤首。

        常二在雅舍内本来看的好好的,突然眼前一黑,嘛都看不到了,只听见童姓老者喊的那一声“快撤!”。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再看眼前场景,一大片人竟然全没了,只剩下老家伙一个人头发花白散落双肩,背影佝偻,伤痕累累,鲜血不时从衣衫破碎处的伤口流出,手拄黑木长杖伫立在门前。

        “看够了吧,看够了就出来吧!”

        常二一愣,想想也是,自己在雅舍里猫了半天了,这人家架都干完了,一个人把一群人楞给打没了,自己捡条小命不说,还拿了人家好处,好歹也该出去关怀一番不是。正欲开门而出,就听闻远处传来一个中年妇人一阵尖酸的笑声道:“哎呦,冥幽风采更胜,不减当年啊!”常二心道:“得,搞事情的又来了,我还是再等等吧!这老家伙不简单啊,上门来找茬的人不少啊!”

        “哼,妖蝠,你少在老夫面前说风凉话,想要我这条老命的人海了去啦!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姜盛威轻咳了几声,擦了擦依旧流血的嘴角,鼻口哼出一口浊气,阴沉着脸对着中年妇人说到。

        中年妇人确是笑容更甚,戏谑的道:“若你在全盛之时,老娘倒是尚惧你几分,嘿嘿,如今你已日落西山,油尽灯枯,还能接得下老娘几招,呵呵,交出黑虎权杖,老娘今日饶你不死!”

        “哼,妖蝠,你做梦去吧!”说罢,把黑木长杖当胸一横,往前一推,一道黑芒径直打向中年妇人,而后口施灵诀道:“酆起潇都,冥狱无畏,战雷助阵,幽犬摄魂,祭!”

        中年妇人见黑芒打来,本未当回事,飞身而起,凌空一跃,将之避开,待得双脚甫一着地,忽感背后一凉,一阵劲风袭来,连忙侧身躲避,不想右臂水袖竟被划开一个细长口子,黑芒却威势不减,在空中一个回旋,又朝妇人当头砸去。这下可把中年妇人惹怒了,大吼一声:“哼,冥幽,你这老家伙,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娘可不是吃素的!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说罢,凌空起跃向后飘飞,双掌张开凌空一吸,一左一右作为院墙的金丝凤尾竹拔地而起,飞至半空迎向黑芒!只听得一阵“噼哩啪啦”脆响,金丝凤尾竹节节断裂,黑芒破竹而来,威势尚存。中年妇人见此,眼睛一瞪,双手合于胸前再分开,一对阴阳蝙蝠钩就已悬浮于身前,双手握钩交叉,狠力一劈,黛绿色钩芒交错,击向黑芒,只听一阵炸响,两道劲芒消失于无形。

        见黑芒被自己的钩芒打散,中年妇人得意的笑道:“怎么样,冥幽,你到底还是老啦,不中用了!”

        姜盛威斜眼闷哼一声,不屑的道:“哼,妖蝠,老夫中不中用,你得试试才知道,别得意的太早!让它来会会你!”

        中年妇人定睛一瞧,一条两头四翼六足九尾的恶犬,面目狰狞,剑齿钢牙,紫红色眼睛电光内敛,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不由出声问道:“嗯,这是什么?难不成是地幽狱犬,冥幽你当真不要命了?”

        “呵,老夫命硬得狠,就不劳你挂牵了,不过老夫还是要夸你一句,功夫没见长,见识倒还可以,地幽去!”说完剑指一指中年妇人,

        地幽狱犬血口大张咆哮了一声,朝妇人奔袭而去,幽火熔岩顺着口齿流向地面,把本就斑驳不堪的地面硬是溶出一个个大窟窿。

        “燕蝠杀音!”慑于地幽狱犬的威势,中年妇人亦不敢托大,连忙催动阴阳蝙蝠钩化作两只巨型紫翼蝙蝠,迎击奔袭而来的地幽狱犬。两只紫翼蝙蝠见到地幽狱犬似有惧意,不过还是在妇人的催动下发出极其尖锐刺耳的音波攻击,圈圈波纹肉眼可见,朝着地幽狱犬打去,地幽狱犬四只眼睛不见喜怒,只是炯炯有神的盯着打来的音波攻击,而其脖颈下方的两只小足挥动聚拢一个椭圆形的幽火电球抛向打来的音波,两者一接触,并未发出想象中的爆炸声,而是相互溶解,消弭于无形。

        眼见两只紫翼蝙蝠的音波攻击如此轻松便被化解,且并未阻拦住地幽狱犬的攻势,中年妇人不由眉头紧皱,心下一凛,将两只紫翼蝙蝠召回身前,聚集体内真气注入其身,顿时蝙蝠翼生细密尖刺,寒光闪闪,好不瘆人!“亿针见血!”中年妇人暴喝一声,蝠翼尖刺如亿万根银针即刻划破虚空刺向地幽狱犬和姜盛威。

        地幽狱犬四只巨目紫红电光汇聚交织渐渐于目中勾勒出电光罩景象,随着两声长啸,两张密不透风的紫红电光罩从四眼迸射而出,于电光火石间分别罩向姜盛威和犬身,只听“叮叮当当”一通乱响,将打来的尖刺全部挡在罩外。中年妇人的这一击彻底惹毛了地幽狱犬,它咆哮一声,四足挺立,颈下两足弯曲,一阵微型旋风渐渐成型,血盆大口张开,幽火熔岩聚集,四只巨目圆瞪,雷电火花交错,再听它一声厉啸,旋风、幽火熔岩与雷电火花融合成雷火飓风扫向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见此大骇,连忙聚集全身真气,手指莲花,汇入到两只紫翼蝙蝠体内。两只蝙蝠拍打蝠翼依次升至高空,而后前后俯冲直下,化作两只丈于长钩,冲向雷火飓风,前一只长钩湮灭于雷火飓风之中,却成功阻挡风势,后一只长钩顺势穿过飓风勾到地幽狱犬身上,引得地幽狱犬痛叫一声,大嘴一张,剑齿一咬,奋力将长钩咬断。雷火飓风攻势因此放缓,瞅准这个间隙,一枚飞镖出现在中年妇人手中,间不容发之际,射向姜盛威。

        姜盛威抬杖欲阻,奈何驾驭地幽狱犬后劲乏力,已无余力相抗,又逢飞镖中途换向,徒呼奈何,腰间中镖,冲击力打得姜盛威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地幽狱犬见主人受伤,怒啸一声,雷火飓风继续扫向中年妇人,中年妇人玄器被毁已经重伤,只得将全身所剩真气悉数聚于双掌,而后双掌前推于身前形成一个透明屏障,抵御雷火飓风侵袭,不想还是被雷火飓风余威击飞,几颗微小的幽火光弹射入中年妇人口中。

        几个呼吸过后,中年妇人缓缓站起身,看向姜盛威,突然看到雅舍内还有一人盯着自己,中年妇人心中一紧,心道:“怪不得这老东西如此自信,原来是有帮手,险些中了埋伏,老娘还是先走为妙。”想把罢,开口说道:“哼,冥幽老鬼算你狠,今日老娘便留你一命,不过你也不要心存侥幸,你中了老娘的蝠毒,就算今日不死,七日之后,你也会全身僵硬而亡。到时候老娘再亲自来为你收尸!”话落,运起所剩无几的真气转身飘飞而去。

        姜盛威哈哈一笑,逼音成线悠悠传出:“老毒妇,你还是先考虑你自己吧,不出三日,若无灵丹灭火,你将容颜尽毁,全身焚烬,老夫劝你还是寻良医,密良方,趁早打算的好,哈哈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