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4章 拍卖会

第4章 拍卖会

        第4章    拍卖会

        明月楼拍卖场内,竞拍席前一紫发青年手持翠微泾阳剑负手而立,口中阴恻恻的说道:“嘿嘿,褚少,真是冤家路窄,圣殿有路你不走,幽冥难寻你偏闯,正愁找不到你,你就送上门来,残害晓琪之仇,今日定要你血债血偿。”话落便听一阵脆鸣,剑已出鞘,隔空直指灰衣壮汉。

        灰衣壮汉也不示弱,口中轻啐一口吐沫,哼声道:“姓蒋的空口吞不下龙狮,只是不知道这几年你手上功夫精进了多少,有没有嘴上利索,否则小命便就留在这里吧!”“废话少说,拿命来!”紫发青年厉喝一声,长剑嗤溜溜一阵旋转,影化万千,气势如虹,直逼壮汉而去。壮汉见势不退反进,一声断喝,一条长鞭一甩,如灵蛇腾挪游走于重重剑影之间,只听“啪”的一声,两兵相撞,剑刺如鹰击长空,鞭出似灵蛇卷刃,劲芒交织,以力角逐,且听“哐当”一声闷响,两人各退一步,未分胜负。

        “再来!且接老子一招血蛇拜月!”壮汉暴喝一声率先出手,鞭泛霜华,十字交错,气海升腾化显血蛇奔袭。紫发青年怡然不惧,控剑劈斩,空气一阵涟漪泛起,魔鹰振翅伴随一声鹰鸣,利爪悬击,一往无前。霎时间,两招对撞,冲击气旋震的四周桌椅打颤,紫发青年发髻束带断裂,头发散落开来。灰衣壮汉,前襟震裂,胸肌凸显,依然战意不减,两人斗在一起,立马成了全场关注的焦点,议论声四起。

        “哎,看那两个人怎么回事?”

        “废话,干架看不出来吗?”“这还用你说,不过这打的不是地方!”“反正又碰不到你,你操个蛋心。”

        2号贵宾室内,常二刚戴上炫光镜就看到打斗一幕,怔怔的说了一句:“我擦,这还有决斗,不错挺真实!”

        首席贵宾室内,本来百无聊赖的翎儿突然来了精神,眨巴着迷人的大眼睛俏声说道:“锦萱姐姐,你们拍卖场貌似不太平静哦,你看那边儿,有人打起来喽!”说罢用手指了指二人打斗的方向。

        杨锦萱面色微沉,眼中寒芒一闪,轻声对门外吩咐道:“看来有人未将咱们杨家拍卖行放在眼里,烦劳钱老、沈老活动活动筋骨,姑且前去立个规矩吧!”“大小姐,慑猴焉用屠龙刃,熙园请缨,此次出手定当万无一失,否则自愿连降三级,退守寒振拍卖行!”“好,熙园,切勿弱了杨家拍卖行的威风!”

        只见熙园纵身一跃,风神翼凌空舒展,几个起落便已来到两人阵前,见两人仍就对决,全然未理会自己,熙园面露寒霜,一脸肃容,眼神凌厉的扫视两人后,开口喝道:“不知二位何故在我杨家拍卖行争斗?”眼瞧来人年纪轻轻,两人全未将其放在眼里,犹未停手。紫发青年吊梢眼一斜,讥笑道:“小妮子,勿要多管闲事,否则小爷的剑可是不长眼睛,伤了你这细皮嫩肉的,可别怪小爷不懂得怜香惜玉。”灰衣壮汉更是哂笑道:“小妞,你最好闪一边去,大爷的血莽鞭下不分男女,鞭出非死即伤,可别怪大爷没提醒你!”听了二人挑衅之言,熙园心中一阵儿火起,眉毛一挑,一杆红缨长枪已然握于手中,风神翼一振,人已悬于半空,呵斥道:“哼,登徒浪子,二位合力若是能接熙园三招,熙园自此退出明月楼!接我一招,梅雨凌云。”话落,长枪悬空刺下,空气为之一窒,枪至之处雨滴凝结,水韵凌空,隐有阵阵雷鸣相伴,直奔二人击去。

        二人斗得正酣,谁曾想半路杀出一个碍事的,心下本就不快,又听闻这一介女流之辈出言倒是极其狂妄,更是怒由心生,恶随胆起。

        紫发青年与灰衣壮汉对视一眼,叫道:“先解决这个碍眼的小妮子再找你算账!”灰衣壮汉爽朗一笑道:“不妨比比谁先拿下这小妮子!”紫发青年阴邪笑道:“正有此意!”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攻击就到眼前,紫发青年和灰衣壮汉分别控剑、挥鞭格挡,剑花急转一道长虹击出,鞭舞生风立见血蛇吐雾。三者招式刚一碰撞,紫发青年和灰衣壮汉心中暗叫不妙,果不其然,枪走游龙,雨滴石穿,破长虹,碎血蛇,金铁交鸣之声犹在耳边回荡,剑已落、鞭震飞,紫发青年和灰衣壮汉双双怔立当场。不待二人回神,一击又至,但见熙园风神翼收拢,秀发飘飞,背握红缨枪立地旋转,身姿越转越快,枪影越转越飘逸,四周温度骤降,雪晶顺势列阵,正是一招寒梅傲雪施展开来。二人只觉一股庞大吸力涌来,连忙运转周身元气合力抵挡,无奈一来境界尚有差距,二来轻敌在先,错失良机,只得勉力支撑,不过片刻已是血溅当场,伤痕累累。

        灰衣大汉怒吼一声:“不要欺人太甚!”话落已是双拳紧握,周身血气游走于双臂之上,劲风鼓动,血蟒撼岳拳当即使出,欲强行破功。这击重拳若是放到平时,当也威力强劲,可惜此时壮汉已是强弩之末,拳出徒有其势,触碰枪势,只觉双臂一麻,尽皆震断,随后“啊……”的一声嘶吼倒飞了出去。见到壮汉惨状,紫发青年恐惧骤生,色厉内荏的叫道:“小妮子,我是蒋家三公子,你敢动我,信不信日后叫你不得好死!”“本来想放你一马,呵呵,现在姑奶奶改主意了!”说罢,一记回旋踢正中紫发青年丹田,将其踹飞了出去。紫发青年欲聚气成劲抵消冲击,顿觉气感全失,瞬间悲恐交加的颤声道:“你……你下手好狠毒!”

        熙园并未理会紫发青年,而是慢步走到壮汉身前,“你待怎样?”壮汉惊惧的问到。熙园展颜一笑,朝着议论的扫视了一圈儿,回过头冷酷的看向壮汉,开口说道:“不怎样,就和他一样喽!”说罢,脚往壮汉丹田处一踩,壮汉闷哼一声,内伤外患疼痛交织晕死了过去。“哼,暂且留你们一命,以儆效尤!今日谁若再敢在明月楼闹事,就如同这两个废柴一样!”说完一脚一下,分别将两人踢飞了出去。其中紫发青年正好砸向一名看客。“哎呦,卧槽,还说老子操个蛋心,他妈的,这回真撞老子蛋上了。”

        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被撞看客,被撞看客只觉脊背发凉,忙眼观鼻鼻观心,若无其事的默默忍受蛋疼的烦恼。

        熙园凌空几个起跃,便回到了首席贵宾室外,掠过2号贵宾室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朝里面望了望。

        戴着炫光镜的常二心潮一阵起伏:“我擦,太可怕了,这效果太真实了!”

        首席贵宾室外,熙园刚一落地,杨锦萱的声音就从室内传出,“熙园做的不错,等这场拍卖会结束,你去接掌隽雅轩!”熙园嘴角微扬,眼含笑意回道:“谢,大小姐!”翎儿趴在李晋的耳边弱弱的说了一句:“哥哥,你看熙园姐姐这么暴力,嫂子还说好,未来你俩要是打起来……”“去去去,你这小脑瓜一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李晋扇子一合,朝翎儿脑袋上一敲,笑着说到。这边杨锦萱看向翎儿也是抬袖掩面,轻笑出声!翎儿看看李晋,又瞅了瞅未来嫂子,冲着二人做了个鬼脸,兀自出门奉承熙园姐姐去了。

        这一场立威之举,有人说是逢场作戏,有人确实慑其威势,有人则当成谈笑之资,总之无人再行妄动。这一场打斗,非但没有削减在场诸位拍客的热情,反倒激起了大家的好奇之心,对这场拍卖会更是多了几分热切的期待。

        在嘈杂的议论声中,一众俊男靓女手持各式各样的容器走上拍卖台,箱盒瓶罐,匣坛钵盂可谓是应有尽有。待众人站定,拍卖台霎时霞光璀璨,如梦似幻,拍卖台中央缓缓升起一个昊玉水晶台,一位短小精悍,体态丰腴的女子头插鸾凤钗,耳饰琉璃坠,眉目含情,丹唇轻启,颈悬仙女红颜泪,身着苏绣芙蓉锦,臂搭雪晶纱,手持定音锤,犹如众星捧月,又如百花献露,映入大家眼帘,正是素有“来去无悔,一锤定音”之称的杨家拍卖行首席拍卖师——韩无悔。

        韩无悔一现身,全场先是一静,继而掌声雷动。

        “我的天,我看到了谁,竟然是韩无悔耶!”一名少女玉手轻捂朱唇,惊叫到。

        贵宾9号室,“无悔所至,宝光四溢!今日当真是不虚此行!”一位老者轻捋胡须,含笑说到。

        “长大了我像她一样,你喜不喜欢?”“嗯,你一定比她更高、更好、更漂亮!”拍卖席间一对金童玉女稚嫩的语言为这场拍卖盛会增添了许多欢笑。

        几多欢喜几多愁,亦有人在此打翻了醋坛子。“无悔无悔……,唉唉唉,老婆,你掐我干嘛!”“你看她喊那么大声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这不激动嘛!”“哼!你看我怎么不激动!”

        贵宾5号室,一名中年男子身穿星澜青云锦服,剑眉刚目,不怒自威,见到无悔登台先是一阵惊愕,继而朗声一笑道:“朕平生亲历拍卖盛会千余场,难逢无悔,一直引以为憾,未曾想今日亲眼得见,倒也了了一桩夙愿。”在其身侧,一左一右分立一男一女,微微躬身,齐声声道:“父皇鸿福!”中年颔首道:“不必如此拘谨,只是不知此次拍卖会到底有何绝世奇珍,能得无悔亲拍!尔等当以此为鉴,博闻强识,开拓眼界!”“谨遵父皇教诲!”二人齐声答到。

        “来去无悔,一锤定音!大家好,我是此次盛会拍卖师韩无悔。”站在昊玉水晶台上,韩无悔左手负背,右手扬锤而立,声音悦耳,悠扬传开,台下登时欢呼声和呐喊声叠起。

        含笑挥手全场致意,韩无悔左手轻抬,右锤悬于胸前,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镁光和焦点全部集中在韩无悔身上。

        “拍卖场上无虚言,灵毓奇珍美名传。竞得佳品启祥瑞,来去无悔笑开颜。今日拍品共计二十三件,每次加价不少于初始竞拍价十分之一,现在为大家敬呈第一件——升平鼎!”话落一个妙龄女子已将一只锦盒打开,一尊两耳四足,通体灰白的小鼎立时飞向昊玉水晶台。韩无悔素手一挥,小鼎瞬间涨大到一人多高,并慢慢旋转起来,甜美的声音就此传开:“此鼎天全脊盖顶周雕十二灵雀,或卧或立,在跃在翔,鼎身四季镌纹路凹凸有致,传闻乃炼器名家贤阳子大师呕心沥血,取禾陵精铁溶丹凤玄砂所铸,经地火淬三十七日,历天火炼四十九天,渡三九世涛劫方现于世,距今已有万年,渐蕴灵性。”但闻一声巨响,升平鼎已稳稳坐落于昊玉水晶台上。

        韩无悔玉手再挥,空中顿时浮现一系列与升平鼎相关的画面,炼丹师启鼎炼丹和掷鼎御敌的情景渐次铺开,只听她继续讲道:“有道是四方界域不成丹,诸域各国望尘埃,家道不立升平鼎,难言坐拥万里天。起拍价1000万岚灵钻,竞价开始,请!

        ”“我出1200万!”

        “我加500万!”

        “我出2500万!”

        “现在价格攀升至2500万岚灵钻1次,有没有更高价格摘得本场拍卖会的首瑞呢?”韩无悔笑到。

        “我出1个亿,权当支持无悔首锤起落。”

        好,韩无悔嘴角微翘,手起锤落,笑声传遍全场:“1亿岚灵钻一次,1亿岚灵钻两次,1亿岚灵钻三次!成交!恭喜天字25号贵客夺得首瑞!”

        “接下来大家会看到本场拍卖会的第二件拍品,说到这件拍品不仅本身传奇,亦是绝世孤本,传说是万年前文桓至圣临渡升仙劫前所创,历经雷击电打、水浸火燎、刀坎斧劈,不碎不灭,书册无名,就是打不开,今天它又来了!不知有幸能够开卷谁家?”

        “嘘!”台下登时一片唏嘘。

        “这东西怎么又有人拿来竞拍,说是书,就是废纸三张,老子出恭,都不够擦干净的!”一名青年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到。

        一名中年人手上抚摸着怀中女子俏脸说道:“切,又是这玩意,我记得上回好像是那个叫什么饿了么春的拍去了吧,看吧,又没弄明白吧?”“什么饿了么春,人家叫鄂伦春!”狐媚女子倚靠在大腹便便中年人怀中,娇哼到。

        “估计没人对这东西感兴趣,看来韩无悔要自毁招牌喽!”一名女子似乎对韩无悔有些不满,不无酸意的说到。

        “呀,这东西这么神奇,没人要嘛,那感情好,我来,哪呀呵呸!”小二哥冲着拍卖系统一拍,登时全场一片寂静。只见101岚灵钻瞬间爆闪全场!

        “这是贵宾2号室,里边是哪个愣头青,不会是谁把娃娃带进去了吧!”

        “这货必是本场拍卖会最佳笑料,我记得上次饿了么春,好像拍回去只用了三十合晶币!”“好像是哦!”

        “本轮乃是无底价,自由竞价,现在2号贵宾室慧客出价101岚灵钻1次,不知还有哪位贵客继续加价?”韩无悔眼中含笑扫过全场,一众拍客纷纷回以傻子有人当,我们都不傻的表情。继而落锤道:“101岚灵钻两次,岚灵钻三次!成交!恭喜2号贵宾室慧客独得无名册,愿您开卷有益!”

        翎儿捂嘴一笑:“哥哥,2号室那位该不会是个傻子吧!”“嗯,确实没看出来哪儿精明!哈哈哈!”杨锦萱倒是低头沉思了片刻,不过随后亦是浅笑摇头。

        “下面将是本场唯一一件驻颜花露——妙肤露,大家皆知花仙谷中花仙子,花仙子有花仙颜,艳羡花仙雪灵芝,不识谷中花仙皇。花仙谷女子容貌出众,艳压群芳,归功于谷中奇花——花仙皇。这花仙皇百年聚露,驻颜凝脂,千年授粉,化解百毒。而这妙肤露采用古法炼制,融粉于露,调和阴阳,粉露交融而和谐共生,出神奇而添神异,集美颜、生肌、润肤、助功、解毒等诸多神效于一体,乃是不世出的圣水灵液。滴滴妙肤露,珊珊少女心,本轮初始竞拍价1亿岚灵钻。请出价!”

        “一亿五千万!”佳人在侧一俊朗青年豪迈加价五千万,不想帅不过三秒!

        “陆少,瞧你那点出息,为了身边佳人就出这么点儿血,不地道啊!我出5个亿给你打个样!”一个光头大汉脸上一块刀疤十分抢眼,看着俊朗青年出言讥讽到。

        “既然陆少喜欢,小弟恭贺就是,您来!您来!”俊朗青年也不动怒,皮笑肉不笑的说到。

        “哼,算你识趣!”光头流里流气的哼到!

        “哥哥,翎儿也想要这个,你拍下来给翎儿好不好!”“你也知道咱俩出来本就没带多少岚灵钻,你一路挥霍,到现在也没剩多少喽!”

        “既然翎儿妹妹喜欢,拍下来就是了!”

        “哦?1号贵宾室慧客出价10亿岚灵钻一次!”

        “嘻嘻,还是锦萱嫂子好,你真完蛋,不理你了!”说罢还不忘吐吐舌头,圙圙做个鬼脸!

        “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