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乔二小姐放心,他活不过明天

第十三章 乔二小姐放心,他活不过明天

        夜里的品花阁,三楼,一处厢房内。

        一盏未熄的油灯摇曳着,朦胧的灯影中迎着一个蒙着白色面纱的女人双眉紧锁的神情。

        “啪”的一声,她一耳光扇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脸上。

        那被扇的女人,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可她即刻起身,强忍着面颊上火辣辣的疼,跪倒在地,赶忙去抱住白色面纱女人的腿,苦苦求饶。

        “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求二小姐饶过我这一回,饶过我这一回。”

        白色面纱的女人正是乔知妍,江东乔家的二女儿,品花阁的女主人,洛阳城首屈一指的女富商。

        此刻的她牙齿咬着嘴唇,狠狠的盯着眼前跪着的女人。

        这跪着的女人正是品花阁四大花魁之一的“月”伎陈一兔,容颜绝美,却脾气火爆,可此刻…在乔知妍身边,哪里敢有半点脾气,宛若一只狗一般,摇尾乞怜。

        屋内除了乔知妍与陈一兔外,只剩下褚曼成。

        此刻的他也凝着眉,一脸的不可思议。

        “乔姑娘?他们真的不是您的人?不是雀门的人?”褚曼成踱了一步。“可那男人竟敢用您大姐与雀门的名头,这人胆子也忒大了!”

        面对乔知妍,褚曼成的语气很恭敬。

        原本…他看到乔知妍来了,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他褚曼成都做好了赔罪的准备,谁让他得罪了雀门的人!

        可万万没想到,乔知妍对这一对男女,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她还亲口说雀门中就没有男人。

        话说到这儿,这事儿就有点诡异了。

        褚曼成“吧唧”着嘴巴,继续道:“可…若他不是雀门的人?如何会知道太平道与雀门在渑池定下的契约?还能说出‘那件大事儿’这样的话,这不是很奇怪么?”

        一句话脱口。

        乔知妍的美眸骤然变冷,她猛地瞪向褚曼成。“你敢怀疑雀门?”

        “不,不敢!”

        褚曼成心头一冷,连忙摆手。

        雀门里的“那位姑娘”他惹不起,同样的,乔知妍是那位姑娘的亲妹妹,是雀门在明面上所有生意的负责人,他也惹不起。

        再说了,太平道中原地区教徒的粮食供给,至少在目前为止,他们能倚靠的唯独雀门。

        这也是之所以褚曼成始终要矮乔知妍一头的原因。

        这年头,有粮就是娘!

        “知道‘渑池契约’,知道‘那件大事儿’的,在雀门中唯独我与大姐。”乔知妍冷冷的声音再度传出。“神上使千万慎言哪,你方才那话,要是我姐姐知道,怕是…”

        咕咚…

        褚曼成心头一紧,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

        那么。

        这事儿就更奇怪了!

        太平道中知道这两件事儿的也很少,除了他这个“神上使”外,只有张牛角…

        而张牛角是他的徒弟,他那性子,就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都不会说,那…总不能是大贤良师吧?

        褚曼成伸出手敲了敲脑门,搞不懂了,彻底的搞不懂。

        “不论如何,敢用雀门的名号,能知道这么多秘密,留不得!”

        乔知妍开口了,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

        而乔知妍这么一句话同样意味着,雀门把陆展麟当成了威胁,而雀门从来不允许“威胁”存活在这个世上。

        “查,你闯的祸,你去查!”

        乔知妍吩咐一声。

        显然这话不是对褚曼成说的,而是对陈一兔说的。

        “是,是…”

        陈一兔如逢大赦,恭恭敬敬的向乔知妍又磕了个头,额头与木地板碰撞,发出“咚”的一响,这才起身退去。

        待得陈一兔走远,褚曼成眼眸眯起,方才开口。

        “乔二小姐放心,这小子不光得罪了雀门,也把我们太平道给耍了,耍的团团转,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他活不过明天!”

        话音刚落。

        “神上使,不好了,不好了…”

        幽暗的厢房之外。

        一个太平道教徒急冲冲的声音传来。

        “谁特么让你上来的?”褚曼成当即怒吼道,他与乔二小姐商量大事儿,特地下令教徒都守在二楼,谁也不许上来。

        哪曾想,他的骂声刚刚传出。

        那小弟的声调更急促。“神上使,您的…您的马被…被那一男一女给偷走了。”

        这…

        褚曼成心头一沉,下意识他握紧了拳头。

        要知道,他这马儿“飒紫”,整个太平道中唯独他一人能够驯服,故而大贤良师特地将这汗血宝马赐给了他,不曾想,竟然…竟然…

        “玛的!”

        一声爆喝,褚曼成也顾不上与乔知妍道别,气冲冲往楼下跑去。

        呼…

        反观乔知妍她轻轻的呼出口气。

        诡异呀,这事儿越来越诡异了!

        要不要?告诉姐姐呢?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乔知妍当即摇了摇头,还是…还是等明日调查清楚,再向姐姐禀报不迟。

        …

        …

        夜色愈浓,阴影笼罩中的村落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

        陆展麟的房子在洛阳郊外,距离洛阳北城门不远,倒不是他买不起城里的房子,而是郊外更清静些。

        这样“动静分离”,住的更舒服。

        而他驾马出城门后,就听到了洛阳城北大门关闭的声音。

        今晚不会有人再出城,同样的,也不会有人能找到他。

        至于明天…

        这一世的他就要到头了,根本就没有“明天”,明天的他就会变成一个婴儿,在一声自己的啼哭中,开启新的一次轮回。

        此刻,陆展麟正抱着刘沐往家里走。

        路上漆黑一片,陆展麟走的却很顺畅,这一条道路,他走过许多次了,哪里有一颗石子都很清楚。

        漆黑中,隐约能看出,这是一间很普通,甚至普通的有些破旧的房舍…

        刘沐有些惊讶。

        “你…就住这里?”

        “自然比不上皇宫大院。”陆展麟道,一边说话,一边将她放了下来,已经到家门口了,周围五十步就他这一间房舍,孤零零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刘沐连忙解释道:“你那么厉害,几句话就能让太平道的人这般怕你,你还敢偷他们头领的汗血宝马,这样算下来,你若想住好一点的宅子,不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儿嘛?”

        “呵…”

        陆展麟微微一笑,继而平静的说道。“你公主寝宫的床,我又不是没睡过?你不是总觉得那床有些小,你施展不开么?”

        “这你也知道?”刘沐大眼睛睁开。

        刘沐的确觉得公主寝宫的床太小了,这是因为她好动,睡觉也不老实,经常会跌下来。

        可…宫里是有规矩的,天子睡多大的床,公主睡多大的床都有规定,最多,她刘沐的床也不能超过皇后。

        而这总是让她觉得很难受,可这事儿,她从未对人提起过呀!

        惊讶,是有一些惊讶!

        只不过,这一次的惊讶,很快就戛然而止,好像是习惯了,免疫了…权且就当是这家伙真的轮回了一千多年吧。

        “不进门么?”

        见刘沐还在发愣,陆展麟问出一句。

        呃…顿了一下,刘沐牙齿咬着嘴唇,低下头,带着面颊上的一抹绯红步入了屋子里。

        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床…

        一张很大很大的床。

        倒不奢华…

        但就是很大,是她从小到大梦想着的床的样子,足够她施展开了,至少,一定不会掉到床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