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不像公主,倒像一个花姑娘

第十二章 不像公主,倒像一个花姑娘

        月夜朦溟,陆展麟与刘沐出品花阁时,一驾奢华的马车刚刚停在了品花阁门外。

        在一干魁梧男人的护卫下,从马车上匆匆下来一个女子,白色的纱布蒙着面颊,透出一股子朦胧的美。

        她姓“乔”,却不是那位让褚曼成、张牛角闻之色变的“乔”姑娘。

        她叫乔知妍,来自江东,是江东赫赫有名的商贾之家乔家的次女,也是这品花阁明面上的主人。

        方才她正在自家的马场审阅账簿,突然听到有人在品花阁惹事,其中一方还是太平道的人,所以第一时间就带人赶了过来。

        她走的很急,与陆展麟擦肩而过,她没有注意到对方,可陆展麟却注意到了她。

        连带着微微勾起了嘴唇,似乎是想到了回忆中某件有趣的事儿。

        不过…

        这一抹笑意戛然而止,陆展麟带着刘沐继续走到隔壁,就是方才褚曼成待过的那家取名“有间”的酒肆。

        陆展麟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绕了个弯进入了后院马厩。

        刘沐也跟了上去。

        因为刚刚,品花阁的动静太大了,许多酒肆的人都围观过去,就连跑堂的、看马的也去凑个热闹,当吃瓜群众,故而,整个后院马厩里只有马,却没有一个人。

        陆展麟直接牵出了一匹通体紫黑色的。

        翻身上马…

        刘沐有些惊讶。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匹汗血宝马…”

        喜欢微服出宫,行走江湖,刘沐自然懂马。

        单单看这马儿高大的样子,健硕的四肢,如撇竹般的耳朵,如鸟目般犀利的眼睛,鬣毛很轻很润,足够她断定这是一匹汗血龙驹。

        “这匹马名叫‘飒紫’,可不是我的,你方才那褚曼成的。”

        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信息量却很大…

        要知道,这种汗血宝马是很难驯服的,除了主人,其他人想要骑到它身上,那势必会疯狂的反抗。

        便是为此,古代偷马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偷汗血宝马的危险程度更是要高出十倍不止!

        可偏偏,陆展麟骑在这“飒紫”马的身上,它完全没有反抗,甚至…他很温顺,温顺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上马!”

        “啊?偷马呀?”刘沐一愣,下意识的开口。

        刘沐本还在愣神,她在嘀咕,这男人是怎么驯服这匹汗血宝马的?

        不等想明白,陆展麟已经向她发出了邀请,不…不是邀请,更像是“命令”,“三从四德”下,男人对女人的命令。

        刘沐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与这个神秘男人突然驾马驶离,自己的那位淳姓护卫是来不及追上的,也就是说,她会脱离保护…

        至于,这男人是带她去干什么事情,刘沐隐隐猜到一些。

        按理说,作为公主她不应该如此冒险,万一对方是坏人,万一这事儿传出去,退一万步讲,人家以为她太随便,怎么办?

        可…

        她太好奇了,对这个神秘的男人好奇到…整个人都要撕裂开了,尽管心里知道不应该跟他走,可向往“刺激”的身体却很诚实。

        她伸出手,被陆展麟一把拉上马。

        下意识的,刘沐的牙齿咬住了嘴唇,却是忍不住开口。

        “你可想好了,拐走公主可是大罪!”

        这句话不像是威胁,更像是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

        就类似于“你压住我头发了”,带着一丝倔强与坚守,却又对正在进行的事儿充满着期待。

        “有什么关系呢?”陆展麟平淡的回道。

        往往…

        轮回前的最后一夜,陆展麟都会选择一个女人与他一道在床底之间推演天下局势的变幻。

        这是因为,无论是多么平淡的一次轮回,陆展麟都希望留下点儿什么。

        单纯的记忆是很容易被忘记的。

        可这个特殊的时间,通过身体留下的感觉,却仿佛能烙印在他的记忆深处,虽不至于是刻骨铭心,却至少很难忘记。

        “用不了两个时辰,一切都会从零开始,我与公主也只是片刻的相识罢了!”

        “所以,我怎么会害怕,拐走公主呢?”

        依旧是平淡的语气,其中尤包含着面对轮回的无奈与彷徨…

        “这倒是…”刘沐轻轻点头。

        刘沐好像信了陆展麟的“鬼”话,但又不完全。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只要遇到感兴趣的男人,女人都会主动的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古往今来,都是这样。

        刘沐也一样,在她看来,就当是信了这男人的鬼话,谁让他这么有趣呢?接下来的事情会不会变得更刺激呢?

        “一切都会轮回,所以今晚本公主无论怎样,都无所谓咯!”

        听到这儿。

        陆展麟的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刘沐的心思,或者说是女人的心思,他太懂了,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渣男一句“我就蹭蹭,不…那啥”就足以得逞。

        还是那句话…

        大多情况下,只要女人对男人感兴趣,她会相信所谓男人的“鬼话”,会主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搂住我!”

        “啊…”

        陆展麟的声音再度传出,可不等刘沐反应过来。

        “驾…”

        “得得得…”

        飒紫马发出一声嘹亮的嘶鸣,紧接着“哒哒哒”的马蹄声在路上响彻。

        策马奔腾…

        刘沐吓了一跳,因为,她的脸,她的身子是朝着陆展麟的,换句话说,她骑乘的姿势不对!

        “喂,喂…”

        苍白无力的喊声…

        刘沐只能下意识的搂紧了陆展麟的腰,她的身子几乎贴到了陆展麟的身上。

        她紧咬着牙齿,心头一万次的埋怨,这家伙就不懂得一点怜香惜玉么?

        当然,刘沐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的姿势,身体几乎悬在空中,完全不占据马背上的空间,否则正常的姿势,会让陆展麟骑跨的位置靠后一些,这会影响到他的马术。

        而小小的一个影响,骏马的奔驰速度便提不上来…

        速度提不上来就会被追上。

        无论是太平道,还是皇宫的人,一旦追上他们后就会很麻烦,陆展麟不想把过多的时间耽搁在路上。

        再说了,这个姿势陆展麟是练过的,更夸张的姿势也练过。

        一千多世的轮回世界里,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极致追求的便是马术,以及在马上各种不可思议行为的亢奋与刺激。

        “哒哒哒!”

        马蹄声很急,速度飞快,这也让刘沐抱住陆展麟的手更用力了一分。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在撞击这男人的胸膛,偏偏这男人胸膛的硬实又让她感到格外的安心。

        起初,她还满是嗔怪,可…随着对这个姿势渐渐的习惯,她感觉好刺激呀!

        她感觉她并没有坐在马上,而是整个人飞在空中,宛若真的飞起来了一般。

        终于…

        马儿在洛阳城郊的一处农庄停下了脚步,这是陆展麟的家,只有他自己住在这儿。

        翻身下马,陆展麟是抱着刘沐回家的。

        而刘沐的面靥绯红一片,头更是深深的埋在了陆展麟的怀里,生怕有人看到她这娇嗔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今天…自己的行为太疯狂了。

        不像是一个公主,倒像是一个…一个品花阁里卖艺又卖身的…花…花姑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