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千年轮回,百年孤寂

第二章 千年轮回,百年孤寂

        “你调查我?”

        刘沐咬住嘴唇,死死的凝望着陆展麟。

        这种身体上的秘密,若非是身边极其亲近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那么…

        只有一种可能,这家伙收买了她身边的人,或许是丫鬟,或许是嬷嬷。

        可…

        能收买下皇宫里的人?又怎么会没有背景呢?

        “你是雀门的人?还是琅琊阁的人?亦或者是…江北盟?”

        这一句话,刘沐压低了声音。

        在这个世界里,能把眼线埋入皇宫,埋在她身边,那势必是首屈一指的情报组织,而在龙汉帝国,只有四个神秘的组织有可能做到。

        ——雀门、琅琊阁、江北盟…还有残兵。

        只不过“残兵”中人均身患“残疾”,刘沐直接排除掉。

        当然,雀门也不太可能,因为刘沐得到的情报里有一条,雀门中人均是貌美如花的女子!

        呵…

        面对刘沐的询问,陆展麟依旧是端起一碗酒,抿了半口后,方才说道。

        “不用紧张,我不是雀门,也不是琅琊阁、江北盟的人。”

        “方才我就告诉过你,我与公主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我那一千多次的轮回世界里,我与公主是老相识了。”

        呵…

        看着眼前男人那宛若湖水一般平静的眼眸,这次换作刘沐冷笑了。

        她索性坐回,试图戳破这男人的谎言。

        “一千多次的轮回世界?也就是说,你活了一千多年?”

        “何止是一千多年,准确的说是一千多世,每一世不止是一年,我曾经算过,大致是一万九千七百年!”

        陆展麟就像是与一个久别重逢的老友交谈一般,很自然。

        “呵呵…”刘沐冷笑一声,她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是她从小到大听过最离谱的事儿了。

        索性追问道:“这就是你们组织被人识破后,准备的话术么?这么离谱的故事?有人信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陆展麟又轻抿了一口酒水。“就像是这碗中三十五年的古井酒,我喝过的次数也有几百次了。”

        “真的?”刘沐乐了,她经常女扮男装出宫,见过的骗子有一箩筐那么多了,可像眼前这男人说谎时,脸不红气不喘,把谎言说得比真的还真,倒是头一次。

        一时间,刘沐对这家伙到底是属于哪个势力,很有兴趣。

        “一千多次的轮回?你就不怕我宣扬出去?世人会把你当成妖怪!”

        刘沐提起了酒碗,颇为豪放的也饮上一口。

        “妖怪就妖怪吧,有什么关系呢?”陆展麟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似乎…刘沐的话让他想到了某件无可奈何的事。“过了今晚就是我二十五岁的生辰,每一次的轮回,我最多只能活到二十五岁,之后…一切会重置,会重新开始!”

        “也就是说,当今晚子时到来之际,我会再度变成一个啼哭的婴儿,一切回到二十五年前,苍龙元年,一切从头开始!而那时,你还尚未出世,留下来的唯有我独自一人的记忆!”

        “越说越离谱了!”刘沐秀眉微簇,可偏偏,他对这个很“离谱”的男人好奇心更重了。

        或许…

        她只是好奇,这个男人接下来还会编出些什么?

        “即便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就没试过,去跳出这个轮回么?比如,不睡觉?比如…提前送死?”

        刘沐的话风也越来越离谱了,正常的人谁会去送死呢?

        哪曾想…

        陆展麟的回答依旧是一本正经。

        “这些我都试过,哪怕是熬夜,可子时一到,我还是会入睡,睁开眼睛时我还是会变成啼哭的婴儿,至于…送死,呵呵…”

        陆展麟冷笑了一声。

        在一千多个轮回世界里,他又怎么可能每一次都活到二十五岁呢?

        起初的一百三十次轮回,他都没有活到二十五岁。

        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这是一个民不聊生的世道,稍不留神就会死于非命,想活下去,极其困难。

        只不过,当每一次陆展麟死后,他依旧会变成啼哭的婴儿,从零开始,从头再来!

        在陆展麟的记忆里。

        是从第三百次轮回起,他才足够强大、足够“经验丰富”到能让自己活到二十五岁、

        这也是为何,一千多次的轮回,他却只活了不到两万年!

        只是…

        两万年,对一个被困在轮回世界的人而言,那是恐怖的、癫狂的、绝望的!

        曾几何时…

        当陆展麟第一次知道自己被困在轮回世界中,他是亢奋的,他可以一次次的试错,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儿。

        他曾扬名天下,将龙汉版图拓展到罗马;

        也曾肆意放纵,采花十万,夜夜新郎;

        他喊出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造反称帝;

        也迎娶过龙汉长公主,为龙汉帝国立下赫赫功勋!

        可无论他的成就如何?每到二十五岁那个夜晚的子时,他都会闭上眼睛,然后一切归于虚无!

        等睁开眼睛时,他听到的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一声啼哭,一声婴儿的啼哭,然后一切从头开始。

        陆展麟记得很清楚,从第五百次轮回起。

        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聊与孤寂,他开始歇斯底里,开始绝望暴走,开始做一些极致疯狂的事儿。

        他尝试着一个人去对抗百余名将;

        他尝试过率领八百精锐去劫百万人的营寨;

        他也曾单枪匹马杀入匈奴的龙城,一把火将龙城焚毁,然后…自己亢奋的冲向大火!

        他甚至跳过油锅,只为寻求那极致的刺激与癫狂!

        但,激情总有消散的一天!

        从第八百次轮回起,就连最疯狂、最刺激的行为,也让他无法再提起兴趣!

        金钱?权利?激情?热血…

        他已经体验过太多次了。

        至于女人,他睡过的超过十万个。

        不夸张的说,整个龙汉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子,都曾与他在床底之间推演过天下时局的变幻!

        除了那些“有趣的灵魂”能让陆展麟印象深刻外!

        空有一副皮囊的俏佳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工具!

        恰恰…

        眼前的这位龙汉长公主,算是陆展麟在前世轮回中好不容易寻找到的那“有趣的灵魂”中的一个。

        距离子时,还有三个时辰!

        让长公主刘沐陪自己度过,似乎也不错,聊胜于无吧?

        见刘沐低下头不再言语,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俨然…

        这一刻,她还是把陆展麟当骗子,且正在思索…怎么拆穿这个骗子的谎言。

        呵呵…

        陆展麟嘴角微微的勾起。“对了,忘记告诉你了,皇宫地下冰窖二层处,那两坛五十年古井酒,其中一坛是空的!”

        啊…啊…

        这话脱口,刘沐骤然抬头!

        那冰窖只有父皇最亲近的宦官首领才能进去。

        那两坛子贡酒,父皇更是特地要留在她刘沐大婚时取出。

        怎么…

        怎么可能其中一坛是空的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