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487章 康应乾的归宿

第487章 康应乾的归宿

        黄公辅使团一行十三人被齐朝以“修订盟约”为由,“挽留”了下来,全部软禁在徐州。

        跟随使团一路北上,搭顺风车前来徐州的江南名士张岱,因为自己的恣意妄为(让武定皇帝出面协助自己迎娶柳如是),被大齐刑部官员远远发配到了宁古塔,余生皆苦役,    与披甲人为奴,在白山黑水间完成了他罗曼蒂克才子佳人的美丽幻想。

        对于张岱的悲惨遭遇,同行各人皆敢怒不敢言,大家都知道张岱为人乖张,行为离谱,然而没料到这小子竟敢让天子做媒。

        武定皇帝特意修国书一封,    让堵胤锡带回给弘光皇帝,没错,齐国最后只放湖广巡抚堵胤锡一人回了南京。

        刘招孙在国书中告知朱常灜,    黄公辅、路振飞等人已经弃暗投明,投奔大齐,现在都被齐国委以重任,齐明本为兄弟之国,所以希望南明方面能好好善待他们在南京的家眷。最后武定皇帝不忘威胁说,若是黄公辅等人的家眷有什么三长两短,齐国便将视之为明国对徐州盟约的背叛,届时太上皇将亲率大军渡过淮河,重新占领合肥,攻占南京·····

        武定皇帝用他的所作所为,生动诠释了什么叫无耻。

        他判定,弘光朝廷绝不敢拿这几位“叛逃”的大臣家眷怎么样,朱常灜现已是完颜构附体,畏齐如虎,对齐军的恐惧丝毫不逊色于完颜构畏惧金国金兀术。

        江南多才俊,武定皇帝希望以后南明能像这样,定期成批量为大齐输送栋梁之材。

        ~~~~

        徐州会盟标志着齐明南北边界的确定,    战争渐渐远去,    大齐在南方的军事行动暂时告一段落,至少在短时期内,双方都没有继续开战的意思。

        穿越者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将是齐国内部建设与北方战役。

        如同1949年加入tg,襄阳之战后,新占领区内各路土豪劣绅牛鬼蛇神攫取政权的现象比比皆是,是时候将这些势力彻底清理出去了。

        按照刘招孙的构想,新一轮的大清洗很快又要开始,占领区内百姓将被有效组织起来,集中批斗整治那些对新政有异议(包括政绩不佳)的官吏和所有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

        在这场血雨腥风来临前,为大齐招徕一批可堪大用的干才,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这群自己上门的使臣,无疑是上好的人选。

        只要稍稍改造一下这些人的思想,他们便能成为帝国栋梁之材。

        太初二年十月初六日,南明礼部尚书黄公辅被带到太上皇行宫前,太上皇有意从此人入手,击破南明使臣的心理防线,    让他们全部归顺大齐,为自己效力。

        不过看样子要实现这个目标尚有些困难,    眼前这个黄尚书宁死不降,据说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跪下!”

        章东将人带到后,对黄公辅大声叱咤,喝令他立即跪下。

        黄死活不跪,反而指着面前左拥右抱的刘招孙破口大骂:

        “吾天朝大臣,岂拜小邦王子乎!刘招孙,你这禽兽,弑君篡权,屠戮缙绅,贪财好色,残暴无度,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不得好死!老夫看不到你死的那天,终会有人看到!”

        “大胆!”裴大虎哐当一声拔出重刀,猛地斩落下去。

        铛~~

        从御座上飞来一口茶壶,不偏不倚击中了裴大虎刀锋,禁卫军头领只觉虎口一阵发麻,攥紧的重刀竟然脱手飞出去。

        众人齐齐望向头顶,高坐在龙椅上的太上皇收起衣袖,抓起案几上另一只茶壶开始倒茶。

        在场几位武将被太上皇臂力震惊,刚才这随手一扔,又准又狠,竟然直接将重刀打落在地!

        御座之上传来武定皇帝沉稳有力的声音:

        “住手!”

        “让他骂几句,无妨。”

        说罢,太上皇轻轻推开一身华服的金虞姬和黛芙妮,从两位美人丰容盛鬋中起身,迅速整理了一下衣裳,走下台阶,三步并做两步,径直走到黄公辅面前,亲手为黄公辅解下身上绳索,充满关切道:

        “黄尚书,受惊了,请起。”

        南明历史上,黄公辅远没有史可法刘宗周等人出名,也没有熊廷弼袁崇焕那样干才。不过,此人完全算得上是明末文官忠烈的典型。

        永历十三年(1659年)正月初七,清平南王差人致书公辅,促其投降,公辅表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毅然自焚,终年83岁。后来,次子黄笃豫战死浔洲,长孙黄确则殉节广州。

        穿越者虽残暴不仁,然而面对这样的历史人物,多少还是有点敬畏之心。

        “跪下!”

        章东强按住黄公辅脖颈,逼迫老头向太上皇磕头行礼,黄公辅死硬的昂着头,斑白的鬓发下青筋暴涨。

        “跪!跪!快给老子跪下来!”

        刘招孙看不下去,上前一脚踢开章东,怒道:

        “够了!章麻子,下去!”

        见太上皇发怒,章东不敢迟疑,连忙起身往后退去,临走不忘朝东方祝使了个眼色。

        东方祝踮脚上前,轻轻扶起南明尚书,夹着烟嗓,低声劝道:

        “黄尚书,这是何苦呢?朱常灜背叛大齐,发兵攻打山东,杀死多少无辜百姓,我这条命根子就是因此折在临清,成了个不完整的男人······太上皇心怀仁慈,已赦免了你们的死罪,还要重用你们,你不赶紧向太上皇谢恩,这是要作甚?”

        黄公辅听公公这般说,再看东方祝已然泪流满面,他磐石一般的心顿时软了两分,然而一想起弘光皇帝对自己的知遇之恩,还是硬着头皮道:

        “弘光帝对臣有知遇之恩,食君禄,为君死,承蒙太上皇厚爱,老夫今虽处绝地,视死如归。”

        森悌劝道:“弘光皇帝并非神宗嫡系,乃是江北四镇与刘宗周擅立,他哪里配称得上皇帝,只有吾皇武定皇帝,乃是前朝天启帝禅让,此事天下皆知,襄阳之战,合肥之战,齐军所向披靡,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可知人心背向,天命所归!”

        旁边几位文臣还要继续劝说黄公辅,刘招孙摇摇手,下令将使团“安置北馆”,让其自行决定去留。

        此后数日,刘招孙先后派出马士英、森悌等人劝降。

        黄公辅只是盘腿打坐于客房中,一言不发,既不答应也不逃走。

        章麻子几次带人冲进来要砍人,谁料黄公辅竟“延颈承刃,始终不屈”。

        这般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特务头子也无可奈何。

        此外,黄公辅还以绝食对抗,以至“米浆不入口者七日”,大有以死殉国的意愿。

        那么如此倔强的黄尚书最后是如何投降的呢?

        关于黄公辅投降,史学界有三种说法。

        一是《太祖实录》记载,说诸文臣对黄劝降失败后,武定皇器亲自到软禁黄公辅的地方。黄公辅见刘招孙时立而不跪,他亦不在意。其时正值寒冬,武定皇帝见黄公辅衣服单薄,便解下身上大氅,亲自给黄公辅披在身上,并对他多有关切。于是感动了黄公辅,这才臣服于大齐。

        二是《大齐帝国年鉴·黄公辅传》记载,说武定皇帝想收服黄公辅,便命马士英劝降。马士英见到黄,没有提投降的事,只是谈古论今聊了半天。随后,马士英向武定皇帝汇报说,在聊天时,屋檐下的雪水溅落在黄公辅布鞋上,黄公辅急忙躲开。马士英判断,既让连鞋子都如此爱惜,必爱惜生命。刘招孙于是亲自探视,见黄公辅衣服单薄,便解下身上的貂裘披在他身上,一番嘘寒问暖,黄公辅大为感慨,于是下跪臣服。

        三是《太祖皇帝秘史》(齐国十九世纪中期历史小说)中记载,说黄公辅虽然一身正气,然而却颇好色,于是大齐司礼监秉笔太监东方祝亲自潜伏扬州,重金购得美姬,将美人送去劝降·····

        话说这这扬州瘦马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貌,床笫功夫却是从小便被调教好的,而且楚楚动人,直迷得黄公辅神魂颠倒,只是一劲地胡思乱想,一番敦敦善诱之后,黄终于放弃了殉国的念头,转而同意投降大齐。

        前两种说法皆有史可查,而东方祝用庄妃色诱一事,明显是小说家为吸引流量的杜撰。

        总之,在太初二年冬天来临前,十三名使者全部投降大齐,从此开始为武定皇帝效力。

        ~~~~~

        十一月初,大军准备返回北方前夕,王化贞为康应乾求情,乞求太上皇能允许康监军告老还乡。

        刘招孙这时才想起远在沈阳的康监军。

        康应乾失势后,原先那些把首相府门槛踩烂的人,立即树倒猢狲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家都远远避开康应乾,生怕自己和大齐首相发生任何联系,遭受牵连。

        只有乔一琦王化贞谢阳对这位老搭档不离不弃,对他多有照顾。

        武定皇帝在鲸油灯下翻阅奏折,细细读了几遍,转身便奏章递给慈圣太后。

        金虞姬朝裴大虎使了个眼色,家丁头子向皇帝请求道:

        “康监军和乔监军是跟随圣上多年的老部下,虽犯了些小错,却是心向大齐,康应乾六十有二,也不知还能活几年····”

        刘招孙冷冷道:“犯了些小错?说说,他犯了什么错?”

        裴大虎哑口无言,突然被太上皇这样问,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臣·······臣。”

        武定皇帝示意他起来说话。

        “准奏,朕非凉薄之人,让他们一琦告老还乡吧,从内务府调拨八万两银子,赏给康应乾和乔一琦,另外,允许他们带自己卫兵回乡。”

        王化贞与裴大虎齐声谢道:“陛下隆恩,臣替二人谢过陛下。”

        刘招孙表情复杂的望向窗外,外面寒风呼啸,阴彤彤的云朵像黑心棉一样低垂在淮扬天空,腊月间,随时都会下下来一场大雪。

        “要变天了,朕,又要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