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427章 武定皇帝的女人

第427章 武定皇帝的女人

        武定元年八月十五日,中秋月圆之夜。

        皇帝一人留在他的行宫之中,没有出去赏月游玩。

        今夜不适合出去看风景,因为临清城中四处都在杀人。

        城中靓丽的风景线是撞门、杀人以及搬运粮食。

        一些不甘坐以待毙的商户家丁们,做出最后的困兽之斗,他们装备精良,嗜血残忍。

        不过这些,在开原兵面前都没有什么意义。

        “杀!”

        刘招孙想象着街面上血流成河的画面,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残忍微笑。

        死的都是大齐的敌人,或者说是帝国潜在的敌人。

        他不在意杀一千还是一万,那些都只是数字。

        按照武定皇帝远期规划,临清屠杀只是开始,以后凡是大齐境内,所有城池,所有州县,都要推行这种模式:

        中产以上全部屠戮,重农抑商,重点打击官绅阶层……

        用皇帝的话来说是:

        朕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大齐。

        所谓干干净净是指天下只有一个皇帝,只有一个声音,只有一个神(真武神,也就是刘招孙自己)。

        关于后面两点,武定皇帝已经授意底下人去做,训导官和传教士忙得不可开交。

        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丧心病狂的造神计划,即将在大齐境内(目前暂时在临清)开展,未来也将推广全国各地····

        东方祝是个聪明人,他隐隐觉察到大齐王朝表现出来的恢弘气势(准确来说是一种摄人心魄的压迫感),所以当初皇帝刚南狩至临清,这位地头蛇便积极投靠,表现出极大的善意。

        这些天,药材商又是送钱,又是送拔步床,而且还送女人。

        他甚至安排自己的相好李桂姐,跑到药王庙,去说服那个立志为吴三桂守节的女人。

        不知李桂姐用了怎样的计谋,用她三寸不烂之舌,才让这刚烈忠贞女子放下杀夫之仇,主动前来钞关行宫。

        事后皇帝派章东查知,今晚陈圆圆在来行宫之前,已被人投了毒,服用一种类似女用金刚散之类的秘药,这药物可使女人催情·····

        尽管东方祝为大齐付出很多,尽管他出钱出力,甚至不惜动用女色,然而最终命运堪称悲惨。

        可能是东方祝手段太过下作,让武定皇帝震怒,也或许是这个不经阉割的地头蛇,留在临清终究会是个隐患,而且明显不符合武定皇帝“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防微杜渐的新策略。

        总之,最后,东方祝,被阉了。

        不过事后,他也得到了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权势,最后成了名动天下的东方公公(江湖人称东方不败)。

        这,或许就是人生吧。

        ~~~~~

        案几上摆着几盒还没拆开的五仁月饼,还有些叫不上名来的糕点茶果。

        往年到这时候,刘招孙会和一众部下在一起聚一聚,若是当天没在打仗,他还会和康应乾乔一琦孙传庭他们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可是今日,章东和蒲刚忙着满城缉拿牙商,李三光和其他民政官在仓库清点货物,而其他人,皇帝都不熟悉,所以就剩下他一个了。

        好在他渐渐喜欢深居简出,喜欢沉默寡言,喜欢渐渐冷漠。

        没得到召见,部下也不敢来叨扰这位性情暴躁的半神皇帝。

        钞关衙门冷冷清清,身边只剩两个挥之不去的美貌婢女。

        掌灯时分,皇帝走到屏风前面,捧着本微微泛黄的《吕氏春秋》,就着鲸油灯,边走边读。

        屏风上画着韩熙载夜宴图,雍容华贵,夜宴图左右各站一个丫鬟,便是琥珀紫鹃,两个少女皆是绝色,丰姿奕奕。

        这两个就是那晚唐突冒犯,企图色诱吾皇,登上龙床,成为武定皇帝女人的婢女。

        事后,她们遭到皇帝怒斥,差点被杀。

        这几天规规矩矩如履薄冰,不敢再有任何轻薄之举。

        可见皇帝一个人在床上,也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刘招孙本想把她们赶出行宫或者直接一锤子锤死。

        后来觉得身边留两个喘气的人也不错,端茶送水有个照应,而且,这两个丫鬟身形样貌着实不凡,都是冰雪聪明心思乖巧,虽比不上两位皇后,不过在临清地界,也算一等一的美人儿。

        不知是因为爆炸冲击波核辐射的影响还是吴又可临死前呈递给他的汤药有抹除记忆的副作用,总之,武定皇帝对原先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

        尤其对金虞姬和杨青儿的记忆,经常时断时续,有时甚至记不清还有这两个女人。

        只有在梦里,他才会依稀看见浑河的水,触碰到遍身是血靠在大松树下的朝鲜丫头。

        同样记不清的还有眼前这两个丫鬟,她们对自己原先的名字都记不得了。

        于是,武定皇帝亲自给两人赐名,那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的,叫杜鹃,另一个水蛇腰、削肩膀,身姿窈窕的叫琥珀。

        “琥珀,现在什么时辰了?”

        武定皇帝看也不看水蛇腰,不紧不慢问道:

        “回陛下,快寅时了。”

        刘招孙没有说话,因为耳聪目明,钞关衙门外面街道上的杀戮尖叫声,皇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人?”

        刘招孙神色平静,闪烁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

        皇帝放下《吕氏春秋》,骚了骚金丝冠下斑白的发髻,努力回忆起刚才读过的文字:

        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注释1],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不可不察也。

        “陛下,是个女子。”

        杜鹃望向正厅门口,不由睁大了美丽眼眸。

        三人注视下,服用了东方祝秘药的陈圆圆,此刻双目含春,烟视媚行,正一步步朝武定皇帝走来。

        注:

        1、靡曼皓齿:指美色。靡曼:指肌肤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