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402章 王师

第402章 王师

        阔别多日的马士英从库页岛回来了。

        当初带去的八百多人,一年半后,就剩下百十号人。活着的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看不出一点神采,走在路上很容易被人当成是流民。

        这队人马原本要去库页岛援救李三光他们——第一批探险队——没想到成了葫芦娃救爷爷,第二波队员接着被敌人袭击。

        袭击他们的,不仅是罗刹鬼,还有建州部派出的白甲兵。

        八百多人在罗刹鬼和建奴的夹击下,伤亡惨重,逃跑时队伍分成几支,最大的一支人马簇拥着主官马士英。

        一路风声鹤唳,历经半年惊险逃难,才终于回到辽东。

        康应乾和马士英关系匪浅,当年在开原时,两人臭味相投便称知己,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马士英口才了得,见多识广,既不像乔一琦那般口无遮拦,也不像孙传庭那样心狠手黑。

        和康应乾一样,马士英身上总是带有一点人间的烟火气。

        当晚,康应乾不顾老迈身躯,亲自前往马士英坐塌,和这位昔日好友秉烛夜谈。

        听到说王二虎、沈炼战死,武定皇帝在京师失踪,袁崇焕在九州殉国等事情之后,马士英陷入了沉思,康应乾见状,正要宽慰这位老友,却听马士英问道:

        “老康,你说爆炸是哪日发生的?”

        康应乾对那个日子刻骨铭心,脱口而出道:

        “五月初六日夜里寅时。”

        马士英诧异道:“怪哉!初六日那晚,我和江流儿在苦夷岛上,望见西边天际飞来一大玉盘,仿佛满月,悬停空中,然后绕岛盘旋数圈,朝京师飞去···”

        康应乾对这些怪力乱神之说向来不感兴趣,刘招孙生前便总在他面前神神叨叨,一会儿招魂一会儿求仙,老康也是受够了。

        没想到马士英也变成这样。

        “老康,不止我一人看见,好多人····”

        见康应乾不信,马士英信誓旦旦辩解,康首相岔开话题。

        “就是当年在沈阳杀死丁碧那个江流儿吗?”

        马士英被这一打岔,忘了大玉盘的事,回道:

        “是啊,转眼七八年光景,这个小孩儿都长大成人了,跟着大清宫的道士们学功夫,长得虎背熊腰去,身手好得很,还养了头老虎····”

        康应乾无语,再次打断马士英,他知老友这趟去苦夷岛伤亡惨重,得了失心疯,否则也不会刚说完会飞的玉盘,又扯什么老虎。

        “那孩子人呢?若是光绪能有这孩子一半就好了。”

        康应乾有个独子,名叫康光绪,这位康家大少爷自幼骄横跋扈,之前在开原便有恶少的名声。

        “和我走散了,或许还在宽甸·····”

        ~~~~~

        月色如水,照亮首相府邸前庭,空荡荡的院落中树影绰绰,只有值夜卫兵还在打着哈欠。

        康应乾吹灭案头蜡烛,打了个小盹儿,恍惚间梦到自己正在主持小皇帝刘堪的亲政大礼,康应乾恭恭敬敬站在小皇帝身边,颤巍巍将象征最高权力的玉玺呈递给皇帝。这时,从大殿外闯进来个熟悉面孔,周围卫兵也不去阻拦,走近一些,才发现那是刘招孙。

        “马兄,”

        康应乾揉揉惺忪睡眼,发现对面坐着的马士英仍然精神抖擞、

        “我有一事相求。”

        马士英身体前倾,认真望向眼前这位须发洁白的老友。

        “说吧,只要别再让我去苦夷岛,什么都行!”

        康应乾呵呵一笑,盯着马士英那双小眼睛,云淡风轻道:

        “好,去一趟南直隶,重金贿赂他们的阁臣,我知道你的路子广,务必要将刘宗周那老匹夫弹劾下来,不让他再北伐了。这刘起东(刘宗周字),没有岳武穆的命,却得了岳武穆的病!”

        “老康,你可知我刚刚逃离虎穴,现在又要我一头扎进龙潭吗?”

        “不怕,我以前在南直隶待过,那边的人,认钱不认人。对了,顺带去临清一趟,联系一下近卫第十四军的蒲刚……”

        马士英:······

        ~~~~~

        弘光元年五月,经历长达半年的徘徊观望后,南明朝廷终于不再等待,决心举兵北伐。

        此时河南山东等地齐军残部都向临清聚集,流贼在北省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加上各地接寨自保的大户,形势对大明变得越来越不利。

        更要命的是,各方对以正统自居的南明朝廷都不怎么待见。

        流贼残余兵力主要盘踞在河南,刘芳亮困守南阳,据说此人麾下还有上万人马。

        不过既然整个长江中下游已经基本纳入弘光朝廷统治范围,督师刘宗周也不急于消灭刘芳亮部——虽然闯军也是叛逆——而是集中精力攻击齐军残部,为天启皇帝朱由检报仇雪恨。

        在从扬州起兵时,刘宗周与幕僚诸将商讨北伐攻略,确定了北伐中原、恢复京师的决策和部署:

        先取山东撤其屏障,再移兵由淮入河,拿下河南破其藩篱,接着拔关陇扼其户槛,最后攻下北京。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条北伐路线和当年太祖北伐灭元的路线几乎完全一样。

        这倒不是刘宗敏的幕僚们为图省事,只是为了绕开南阳刘芳亮残部,避免和流賊爆发不必要的冲突。

        相比闯王李献忠等人,对南明朝廷来说,盘踞京师的伪齐皇帝刘招孙无疑更为可恶。

        刘宗周遵从儒教,以忠孝节义为自己行为准则,督师下定决心,如果能逮住刘招孙这个乱臣贼子,不仅要将他进行千刀万剐,而且还要挫骨扬灰。

        五月二十日,在王恭厂大爆炸发生后将近半个月,消息才从幸存流贼传回南阳,传到刘芳亮耳中,而北伐明军,知道这个消息是在五月底。

        京师突然遭此大难,困于京师城中的上万齐军,连同围困京师的十二万流贼,几乎全灭。

        这场疑似地外文明引发的超级大爆炸,威力是原本王恭厂大爆炸的十倍不止,爆炸造成京师百姓伤亡五十余万,仅有数万人侥幸生还,也已没了人样。

        爆炸造成整个帝国的文官精锐——无论支持大齐或是大明——全部消失,连带着北漕河漕运彻底瘫痪,漕运的终点和消费城市已不复存在。

        北地漕工失业者不下十万,权力真空下,失去生计的漕工或加入流贼,或加入残留的齐军。

        大爆炸引发的蝴蝶效应远不止此,整个京畿变成宇宙黑洞,将周围所有企图浑水摸鱼的势力朝黑洞吸引。

        明军由淮扬北上,绕过流贼占据的城镇关隘,推进顺利,刘芳亮和闯军其他幸存将领,很自觉的和北伐军打成了某种默契:双方互不攻击。

        对刘芳亮来说,固守河南自保无疑是最明智选择,围困京师的闯军主力已经不在,刘芳亮这支偏师,无论是返回陕西,还是继续和齐军死磕,最后都只是死路一条。

        于是,整个六月间,北伐军都在一路狂飙突进,收复失土。

        大军所过沿途城镇鸡犬不宁,时常有明军偷鸡摸狗奸·营妇女,不过,沿途大多数读书人尤其是地方大户,还是很明事理的。

        大家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王师来了,鹅城康城就太平了。伪齐制定的三成佃租的恶征便可废除了,被屠戮欺凌的衍圣公后代们也可以出来找泥腿子报仇雪恨了。

        河南、山东境内的残余齐军,在大爆炸之后纷纷向临清靠拢。临清,将已成为齐军在关内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据点。

        临清县始置于北魏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后历经各代演变,有明一代,至万历时期发展至顶峰。

        《大明一统志》中记载:

        洪武二年,迁治县北八里临清闸。成祖迁都后,政治中心远离经济富庶的南方,临清在南北转输中的地位日趋重要。

        宣德四年(1429年);恢复支运法。常、镇、滩、扬、凤、大、滁、和、徐民运粮二百二十万石于临清仓。

        景泰时在临清“开中”。令各地商输粮临清换取盐引。中洲附近,粮船、盐舟杂集,军民运输繁忙,工商业迅速发展。

        万历年间临清“北起塔湾、南至头闸,绵亘数十里,市肆栉此”。

        街市阎闾延伸到土城北三里以外。临清钞关征收船料商税为八万三千余两,比京师崇文门税收数量还要高,位居全国八大钞关之首,占当时全国税收总量的四分之一。

        刘宗周指挥五万北伐军将这座运河最重要的城市团团包围,日夜攻打,齐军奋起抵抗,明军久攻不下。

        史可法建议,为鼓舞士气,攻破此城,允许士兵抢劫三日。

        刘宗周对此不置可否,既没有接纳,也没有怒骂史可法铁石心肠草菅人命,不过随着战事陷入焦灼,督师的想法正在发生改变。

        此时临清城中盘踞两千多齐军,统帅为近卫第十四军长官蒲刚。

        蒲刚是泰昌元年的老兵,一直跟随武定皇帝东征西伐,齐国建立后,蒲刚率近卫第十四军驻守济宁。

        大爆炸后,山东、河南各地齐军纷纷向运河靠拢,抱团求生。

        蒲刚当机立断,既然回不去辽东,那就只能在临清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