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 188章 铜雀台

第 188章 铜雀台

        第三节:护二乔

        教坊司富乐院。

        沈炼披戴两层铠甲,蹬蹬爬上二楼,环顾四周,没发现镇抚司番子踪迹,他心中稍定,快速走过昏暗长廊,两侧厢房里传来阵阵丝竹之声,妖童歌女翩然起舞。

        京师教坊司永远是这样热闹。

        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搁在往日,沈百户必要上前和乐户们调笑几句,然而今天他在路上一言不发,上楼后便径直朝东面厢房走去。

        心心念念的乐户采莲就在东边厢房。

        沈炼大步向前走去,不时回头注意周围有无人跟踪,他很快便走到那间厢房门前。

        门上挂这个莲香线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每次闻到这香味,沈炼身上的血腥之气便涤荡一空,恍惚又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他还没来京师。

        屋内传来哀怨的埙声。

        “真是不巧。”

        沈炼喃喃自语,他站在门口四处张望,忽然抬头望见厢房牌匾上刻着“铜雀台”三字。

        沈炼望着这三个字,心中诧异。

        他来教坊司少说也有数十次,还从没注意到过这块牌匾。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今日为何让自己看见?

        沈炼等了会儿,不见有人出来,心中焦虑,顾不得多想,猛地推开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他没有立即进屋,只是站在门口四处张望。

        屋子里空荡荡的,屏风前摆着张八仙桌,采莲独坐在镜前,正在梳妆打扮。

        沈炼走进屋,脑袋探到外面,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跟上来,转身快速关上门,急急道:

        “收拾一下,赶紧走,随我出城!”

        “快走!”

        沈炼说着,箭步上前,抓住采莲玉手,不由分说便朝门口拽去。

        采莲抬头望向沈炼,黯淡的眼眸闪过一抹亮色,呆了半晌,才低声问道:

        “沈大人开好文书了?”

        沈炼不耐烦的摇摇头,半年前厂公便说帮他搞定此事,结果九千岁“一句话的事情”,一直拖到现在。

        “没文书,你愿不愿跟我走?”

        采莲一把抱住沈炼,双眼迷离,边哭边道:

        “妾等沈大人一年多了,日盼夜盼,大人总是在忙,忙于抄家,杀人。妾只愿早日逃离这铜雀台,和沈郎在一起。”

        采莲说到这里,忽然想起自己身份,她本是安南外番,不似汉女般矜持内敛,脱口而出道:

        “只是,沈郎在京师有那么红颜,为何带我走?”

        南镇抚司番子很快就会赶来,曾天星正在全程搜捕自己。

        沈炼心急火燎,采莲眼眸清澈如秋水,静静望向沈炼。

        沈炼心中沉静下来,如同那哀怨雄浑的埙声,铜雀台中的一切都让这个东厂杀人感觉灵魂安定。

        “因为我喜爱你·····喜爱你吹埙,上元节那晚第一次听见,我就喜爱。”

        沈炼思绪飘回很久以前,斩杀骆思恭那晚,他望着骆家小女孩在自己面前自刎,几乎成魔。

        若非那晚那曲凄厉哀婉的埙声,沈炼相信自己现在应该在和许显纯他们混在一起,杀人如麻。

        采莲望向沈炼,满眼惊喜。

        “妾也是这样,自从见你的绣春刀,便觉亲切·····”

        采莲说着,眼神忽然黯淡。

        “可惜家人,只剩下我一个了。”

        “走吧,以后我就是你家人。”

        沈炼边说帮她收拾衣物。

        若是离去,多少女子随你·····”

        沈炼哈哈大笑。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加上你,就两个女人,另一个是疯子,对了,还有我娘。放心了吧!”

        沈炼来不及和采莲多解释,望着安南女子身上马面裙,急道:

        “脱衣裳,快!”

        采莲俏丽脸蛋涨的通红,她虽久在教坊司,平日却是青竹管弦,从未让男人碰过。

        每隔五六日,有时是半月,沈百户便来教坊司一次,独自坐在窗前,听采莲吹奏土埙古音,偶尔会和她聊起以前在行伍中的趣事。却从没碰过自己。

        采莲娇羞的脱去外面裙袄,沈炼解下披风,将鱼鳞甲套在她身上。

        “我在京师得罪仇家,待不下去了。”

        采莲惊诧道:“你得罪谁了?有九千岁,谁敢动你?”

        沈炼端起桌上茶水,急急喝了口。

        “魏忠贤。”

        采莲哦了一声,转身端来茶壶,给沈炼杯子满上。

        “不喝了,东厂、镇抚司、五城兵马司都在追杀我,京师待不下去了,和几个兄弟回开原。”

        采莲一言不发,转到屏风后面,开始收拾行李。

        沈炼小声说了句,牵着采莲的手走出房门。

        采莲被沈炼牵着出了门,刚走了几步,赵奉銮带着两个司乐,挡在长廊前面。

        “沈百户,这是要到哪里去?”

        沈炼笑道:

        “带这位姑娘出去。”

        司乐连忙拦住沈炼,阻止道:

        “百户大人,可有礼部开具的赎身文书?”

        沈炼上前拍拍赵凤銮肩膀,桀骜不驯道:

        “沈某在京师两年,酒肉朋友数不过来,真正说得上话的,你老赵算半个,沈某往日在教坊司多有叨扰,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两个司乐都把头扭到一边,假装没有看见沈炼。

        沈炼冲两人点头示意,拉上采莲,快步朝楼下走去。

        赵凤銮站在身后,望着两人背影,招手让一名司乐上前,对他耳语几句,司乐点点头立即从后门下去。

        沈炼带着女人走下楼梯,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

        “这是哪位上官,火气这般大,东西砸坏了可是要赔的!”

        一群南司番子,各人手执小盾铁锤。

        赵奉銮撩开官袍就要上去迎候,只听下面喊道:

        “奉皇上和九千岁旨意,擒拿逆贼沈炼,闲杂人等都让开!否则,格杀勿论!”

        楼上正在宴饮游玩的京城达官显贵纷纷从楼上下来,朝两边楼梯逃去。

        镇抚司番子挨个检查赵奉銮望着从一瘸一拐的

        抬头望见沈炼,不由分说便举起短弩。

        沈炼扯过一张条凳,猛地朝楼梯下砸去,四名番子惨叫着滚落下去。

        后面锦衣卫立即补上,张开大弓朝楼上攒射。

        沈炼飞身扑倒采莲,两人躲在栏杆后面,短箭嗖嗖从头顶飞过,射中“铜雀台”牌匾,发出嗡嗡声。

        大声对安南少女吼道。

        采莲愣了片刻,

        赵奉銮见状,暗自叫苦,也顾不上再去问沈炼要文书,连忙带着司乐躲在一边。、

        “沈炼,我就知道你会来教坊司,果然来了!”

        “镇抚司打斗,不动刀子,动了刀子,今日就要见血了。”

        沈炼边说边缓缓拔出绣春刀,目光炯炯望向对面十多个南镇抚司番子。

        沈炼抬头望着楼下站立的曾天星,这个许显纯的外甥,刚被自己打折了一只胳膊。

        “曾总旗,你一条胳膊已经没了,剩下这条,也不要了吧。”

        “沈炼,我舅已经招呼兵马司韩指挥,封闭九门,今日你死定了,你要死,这个女人也要死!”

        “试试?”

        沈炼狂笑一声,抡起绣春刀往前冲去,迎面两个南镇抚司番子举起短弩朝沈炼射来。

        沈炼也不躲闪,挥刀荡开飞来的短箭,

        领着四人进去,沈炼在侧边厢房里换下飞鱼服,打扮成寻常客商,三个小旗也同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