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7章 赤壁鏖兵护二乔

第187章 赤壁鏖兵护二乔

        第一节:赤壁

        泰昌二年十月,奢崇明坐镇重庆,命令樊龙、奢寅率军数万分道向成都进发,叛军先后攻陷富顺、内江、资阳、简州等地。

        十月十八日,叛军包围成都。

        十月二十日,湖广郧阳府妖人张一经率境内白莲教徒起事,白莲教破房县,裹挟流民渡白河,过巫溪,进入重庆府,逼近奉节城,与土司叛军东西遥相呼应。

        泰昌皇帝担心白莲教与土司叛军合流,内阁紧急票拟,升朱燮元为四川巡抚,调派杨愈茂为四川总兵官,入川平叛。

        十一月初,石柱宣慰使秦良玉与其侄秦建勋率白杆兵一千进驻南坪关,阻断重庆叛军归路。

        十一月三日傍晚,嘉陵江南岸,南坪关下江滩上,白雾弥漫。

        石柱宣慰司秦良玉让侄儿秦建勋全权负责指挥此次夜袭。

        秦建勋经历开原之战、浑河血战,在血与火中得到历练,已经足够独当一面。

        “正南齐北(认真)给你们说,奢崇明这龟孙儿,日他仙人板板的,这莽拓(二愣子)敢打重庆府,还扬言要屠灭石柱兵,就因为咱们没和他一起造反!都说啷个办?”

        一众把总听了,纷纷攘臂怒道:

        “龟儿子的,让他来!”

        “铲铲,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

        秦建勋环顾四周,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一些人是他长辈,和他死去的父亲叔父是兄弟伙的。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背时砍脑壳儿的猡猡兵(注释1)在码头藏起火药硫磺,明日运去打成都,待哈儿先把火药点起,再去船上放火,等猡猡兵下来救火,给老子搞蹬腿(杀了)!”

        把总们立即四下散去,安排白杆兵准备好火折子,

        嘉陵江面停泊着连绵不绝的赤马船(注释2),秦建勋心中咒骂。

        “奢猡猡,你杀这么些人,还想当皇帝,老子今个就来火烧赤壁!烧光你们的船!看你女婿怎么回来!”

        冬季日短,日头西沉,薄雾散去,嘉陵江面升起一轮残月。

        月光笼罩南坪关,月色掩映下,一队队白杆兵持腰刀圆盾,朝望龙门码头潜行。

        冬夜寒气凛冽,秦建勋里面穿了层棉甲,外面又套层锁子甲,还觉得身上寒冷。

        望龙门码头位于佛图关与南坪关之间,是猡猡军运送粮草兵员的重要通道,奢崇明叛军主力已经开赴成都攻城。

        奢崇明计划攻下成都完全控制四川,然后北上攻略陕西,或向东进入湖广。

        望龙门码头上亮若白昼。

        几堆黑黢黢的帐篷旁边,猡猡叛军在码头上点起篝火,围在篝火旁喝酒吃肉,地上绑着些衣衫褴褛的汉女,其中很多已经没了气息。

        临近腊月,江边湿寒。

        不知今夜又有多少重庆百姓死难。

        对这些叛军来说,虽然有酒有肉有女人,很多人还是扛不住长夜寒冷,偷偷溜回城中。

        码头守卫的只有区区两三百人。

        秦建勋率领三百白杆兵渐渐摸到了望龙门码头边缘。

        远处传来女人惨叫声,秦建勋骂道:

        “这群背时砍脑壳儿的渣渣,拖着不去辽东打鞑子,留在重庆祸害百姓!”

        万历四十七年春,石柱白杆兵与永宁猡猡兵同时被朝廷征召援辽,白杆兵跋涉千里,如期抵达战场。猡猡兵却是一拖再拖,一直盘踞重庆,等各路人马全部北上,奢崇明乘机叛乱。

        白杆兵之所以在浑河伤亡惨重,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因为奢崇明为了一己之私计划叛乱,故意拖延行军。

        如果两万猡猡兵能按时北上,在浑河与浙军、白杆兵等强军汇合,与建州八旗全力一战,浑河战场最终胜负还很难说。。

        月色下,一个人影踉踉跄跄朝秦建勋走来,醉汉背对着篝火,趴在一颗大乌桕树上撒尿。

        秦建勋轻轻吹响口哨,猡猡兵听到哨声,顿时惊醒,不及穿裤子就朝篝火那边狂奔。

        他长大嘴巴,刚要呼叫,前排白杆兵扣动弩机。

        嗖!嗖!

        几支短箭急速射出,划破黑暗,撞入那人背心。

        五六步内,短弩轻松穿透叛军身上皮甲,将那人射死。

        篝火旁边,一个身材极为强壮的猡猡头领听见背后响动,猛地抓起篝火旁放着的狼牙棒。

        他约莫三十出头,是永宁土司麾下最强壮的双目凛然,朝藏匿在夜幕中的白杆兵望去,嘴角抽动,对身边两个猡猡兵道:

        “阿达拉,德哈,召集旗中(注释3)勇士,杀白杆兵了!”

        秦建勋指向篝火前黑黢黢的帐篷,拔出苗刀,对身后白杆兵道:

        “猡猡兵火药就在帐篷里,三十个人过去点火,三十个人去烧船,剩余人跟我去杀猡猡兵!”

        秦建勋眼前浮现起父亲大伯在浑河战场上惨死画面。

        父亲和大伯在浑河惨死,奢崇明绝对脱不开干系。

        今日便把国仇家恨一起报了。

        猡猡头领拎着把人腿粗细的狼牙棒,后面跟着十几个强壮的永宁土司兵,他们逆着火光,大步朝白杆兵走来,土司兵全身被火光照成血红色,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仙人板板的,杀光他们!”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苗刀撞向狼牙棒。

        秦建勋虎口一阵发麻,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连续后退几步。

        他刚要举起短弩,四周传来密集的爆炸声,岸边的火药被白杆兵引爆。

        猡猡头领抡起狼牙棒一路猛砸,狼牙棒虎虎生风,进攻凌厉刚猛,秦建勋被他震得虎口酸麻,只是举刀格挡,连连后退。

        一声爆炸从身后响起,正在搏命的这对土司兵被冲击波掀起,随风飞去。

        嘉陵江火光冲天,密集的船艇一艘接一艘被焰火吞没,发出噼里啪啦的木材爆裂声,船中昏睡的猡猡兵纷纷惊醒,尖叫着跳入冰冷刺骨的嘉陵江中。

        火光照亮佛图关南坪关上仓皇奔走的土司兵身影。

        望龙门码头上,无数兵刃碰撞折断,杀入对方身体。

        两支互为仇雠的土司兵,在地狱夜火映照下,不死不休交换生命。

        ~~~~~~~~

        第二节:鏖兵

        泰昌二年十月十五日。

        辽东,赫图阿拉,北侧高岗。

        汗宫尊号台。

        这个曾经作为后金权力中心,供后金大汗治理国政、发布政令、接待使臣的的大衙门,在浑河血战过去一年后,发生了一系列改变。

        努尔哈赤时代的御案已被撤走,换成一张普通的梨木案几,摆放在衙门大堂正中。

        御案下首摆放的座位,从五个增加到了六个,座位的主人也都发生了变化。

        从西往东,依次为正红旗主代善、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镶红旗旗主阿巴泰、正蓝旗主德格类、镶白旗旗主阿济格。

        两黄旗与正白旗由黄台吉本人统领。

        莽古尔泰、杜度等人,在浑河血战中或死或降,理所应当被踢出后金最高权力中心。

        已经死过无数次的阿敏,被发配到了叶赫城,在距离开原最近的孤城,坚守。

        自老奴时代建立的八旗制度,经过两代后金大汗发展,已经颇为成熟,各旗相互牵制,彼此独立,维持了后金权力中心的稳固。

        当然,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黄台吉现在还不是后金大汗。

        并非黄台吉实力不足,不能承受王冠,只是因为他一直坚持认为:

        求虚名而招大祸,不是智者应该做的事情。

        和刘招孙在辽东山东大张旗鼓如火如荼不一样,这一年多来,黄台吉一直很低调,甚至让开原那帮人误以为八贝勒已经眼疾爆发,不治而亡。

        泰昌二年,整整一年,平辽侯都忙着在四处奔波。

        从正月开始,平辽侯便开始内部整治,接着是成亲,然后急急忙忙到朝鲜,和朝鲜人乱打一通后,占据了朝鲜国的小岛和铁矿。返回辽东后不久,又开始剿灭闻香教,现在据说在忙着对付重庆土司叛乱。

        当刘招孙在山东高歌猛进,抢劫衍圣公时,却对辽东那个近在眼前敌人熟视无睹。

        浑河血战后,刘招孙与康应乾等人经过仔细评估,认定后金国力大损,各旗丁口在三年内也不能恢复从前。

        话句话说,刘招孙相信,三年之内不会有任何建奴敢向开原开战。

        基于这个判断,刘招孙将瞎了一只眼的黄台吉抛到脑后,把主要精力用在了种田开矿抢夺劳动力事情上。

        他遗忘了这个在浑河战场上最强劲的对手——虽然两人并未交手——忘了对这个位面之子好好照顾,重点关照。

        这个失误,将会让刘招孙付出生命代价。

        黄台吉孤零零坐在梨木案几上,双手打开一封刚从叶赫城送来的加急塘报。

        他将塘报平铺在案几上,仔细又看了一边,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下面坐着的代善见黄台吉眉头皱起,脸上表情不断变换,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大汗,阿敏说什么了?”

        黄台吉看他一眼,将塘报放下,他知道代善不识字。

        “刘招孙要来辽东扫穴犁庭了。”

        代善等人脸色疑惑,伸长脖子朝这边看,他们大都不识字。

        几位旗主中,只有济尔哈朗认识汉字,他担任镶蓝旗旗主后,更是刻苦学习,成为黄台吉重要心腹。

        济尔哈朗接过塘报,仔细念了起来。

        “刘贼兵分三路,一路向南,过抚顺,兵临辽镇;另一路准备攻打叶赫城,奴才恳请大汗派兵救援叶赫。”

        济尔哈朗喉头蠕动,他没空关心远在叶赫的阿敏。

        刘招孙分兵作战是要干嘛,须知无论什么时候,分兵都是兵家大忌。

        “最后一路·····”

        黄台吉伸手打断济尔哈朗,转身望向那个镶蓝旗巴牙剌:

        “回去告诉你主子,攻打叶赫城的,应该是刘招孙的偏师,让他不要害怕。刘招孙分兵,我们不会分兵,所以,你们要在叶赫城死守!拖住开原军。”

        黄台吉笑道:

        “我与他在浑河见过一面,好久不见,他还是年少轻狂,这些天让镶蓝旗故意示弱,没想到刘招孙竟然当真了,还想来扫穴犁庭。”

        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

        济尔哈朗沉思片刻,抬头望向黄台吉道:

        “大汗,刘招孙爱打哪儿就让他打,咱们野战打不过他,就守城。最后派人去一趟宁远,多送祖大寿些银钱,等这边打起来,让辽镇也敲敲边鼓,刘招孙不是想要辽南吗?祖大寿肯定愿意帮咱们。”

        黄台吉赞许点点头。

        “说得好,山东那边也可以弄一弄。”

        代善在旁边附和道:“真不愧是杨镐女婿,不到三万人马,也敢分兵三路,既如此,那就等着三路一起败亡吧!”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正在说话,汗王殿外面响起低沉的海螺号声。

        众人面面相觑。

        一名背插黄色背旗的巴牙喇冲到衙门门口大声道:

        “大汗,刘招孙亲率开原军来了!从抚顺过来的,正在攻打西门。”

        “好,来得好!”

        黄台吉抚掌大笑,右眼的伤痕拉扯着他的痛。

        他回忆起开原城下刘招孙赠送自己的惊喜。

        “下令让乌真哈超好好准备,这次我也要给刘招孙一个惊喜。”

        范文程为训练乌真哈超燧发枪兵,前后耗费了大金十五万两银子。

        燧发枪装备乌真超哈,曾受到代善等人的坚决反对。

        最后在黄台吉的强力推动下,燧发枪兵的训练才得以推行下去。

        除了武器的改进,后金在兵力和物资上,也是竭尽全力。

        他们只为活着。

        一年多来,八旗勇士翻山越岭,去更北方的苦寒之地,去那里捕捉生女真,补充各旗丁口,用以将来与刘招孙的真正决战。

        代善和几位旗主,在重兵护卫下,跑了好几趟科尔沁朵颜等蒙古部落,通过友好协商,向这些穷亲戚们索要粮食人口。

        黄台吉刻苦隐忍,取消后金汗号,增加汉人权力,通过肉体消灭,干掉了十几个不听话的牛录额真和甲剌额真。

        为了巩固权力,他甚至连自己的福晋都不放过。

        付出这么多,就是为了建州女真能继续活着。

        如今,平辽侯犯错了。

        这样以来,建州不仅可以活,而且可以好好活。

        注释:

        (1)旧时对彝族的称呼。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云贵交趾》:“爨蛮之名,相沿最久,其初种类甚多。有号卢鹿蛮者,今讹为猡猡。”奢安之乱中,奢崇明叛军主力为猡猡兵。

        (2)四川、重庆流域一种小船,缚布为帆,船体较小。

        (3)永宁、(恩)施南等地土司,土兵军事建制为旗,每旗十数人至数十人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