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名字

第179章 名字

        在银子和女子刺激下,乱民们低迷的士气顿时高涨起来。

        孔府陷入一片混乱,丫鬟和家丁像没头苍蝇似得在花园和走廊上到处乱跑。

        一些想要逃走的家丁被闻香教乱民挥刀砍死。

        大小头目指挥乱民,三百多人一起动手,把几十万两银子从孔府各个房间里搜刮出来。

        白花花的银子被乱民们摆放在院子里,在衍圣公面前堆成一座座银山。

        “啧啧,孔老爷真有钱,怕是把山东的银子都搬到他家里了!”

        “快点搬!别废话,等开原兵追上来了,一两也拿不走!”

        抢来的马车整齐停靠在孔府大门口,银子很快塞满马车,压得车辙深深陷入泥土。

        十五辆马车装满后,地上还剩厚厚一层的银子。

        “大柜,里边还有几个地窖,搬不搬?”

        一个身材魁梧的头目兴冲冲跑到院门口,左手抓着一把珠宝,右手胳膊夹着个丫鬟,衣裳已经破开。

        徐鸿儒怒道:

        “搬什么搬!马车拉不了那么多,追兵就在后边,赶紧走!毛老三,老子不是说了,不带女人走,你他·妈没长耳朵?!”

        大柜瞟边说边瞟那丫鬟一眼,发现这丫鬟颇有几分姿色,转身对卫士道:

        “这次先饶了毛老三,我看这丫鬟有些慧根,大概与黎山老母有缘,带到老子马车上!晚些给她传习闻香教义。”

        徐鸿儒说罢,忽然瞥见二柜还站在衍圣公面前,嘴里叽叽咕咕不知在说什么。

        徐鸿儒不由勃然大怒,这都什么时候了,二柜还不赶紧去搬东西。

        衍圣公被绑在树上,手脚不能动弹,二柜把自己的袜子堵到了孔胤植嘴里。

        装扮儒雅的孔衍植立即睁大眼睛,昏死过去。

        二柜抡起巴掌打在孔胤植脸上,将他打醒,怒道:

        “老子悬梁刺股十年寒窗,到头来只是个秀才,妻离子散,被逼得成了闻香教,你这狗日的,天天玩女人杀佃户,还能当圣人!我呸!”

        和康应乾一样,读书出身的二柜对眼前的孔圣人后代竟没有一丝敬重,把臭袜子狠狠塞进衍圣公嘴里,左右开弓,一脸打了孔胤植十几个大嘴巴。指着院子里堆满的金银珠宝。

        “你们这群硕鼠,贪得无厌,把山东掏空,把大明掏空,现在满意了吧,辽东在打仗、西南在打仗,山东工业在打仗,鞑子是你们闹出来的,土司是你们闹出来的,闻香教也是你们闹出来的!今日,老子便替天行道!给你开膛破肚!祭奠大明死难的百姓。”

        秀才出身的二柜,对着衍圣公发表完一番长篇大论,举起腰刀就要动手。

        二柜是闻香教中为数不多的读书人,他对大明局势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所以才选择跟着徐鸿儒造反。

        从兖州一直走到这里,他和他信仰的闻香教,即将彻底覆灭。

        极度绝望的秀才举起了腰刀,对着身形肥胖的衍圣公,像是屠户杀猪,准备给孔衍植开膛破肚。

        孔胤植眼中充满惊恐,双脚拼命乱蹬,额头上布满汗珠,喉咙里发出咕咕声响。

        这时,远处传来熟悉的步鼓声。

        “开原兵来了!”

        闻香教众纷纷大乱,正在搬运银子的乱民,丢下银子,慌忙向四周逃走。

        ~~~~~~

        千总邓长雄王二虎戚金连同中军卫队金丰、镇抚兵将官若干,抽调各部精锐,凑成两千人,攻入孔府。

        哦,他们的名义是保护衍圣公。

        残余的三百名闻香教乱民,或被杀死,或向开原军投降。

        大柜徐鸿儒被俘,二柜自杀,其余的十二个大头目全部投降。

        活着的乱民全部被就地斩首,包括那十二个大头目。

        昏迷多时的衍圣公和即将昏迷的徐鸿儒,被金丰等人押送至曲阜县衙,等候平辽侯处置。

        康应乾乔一琦原崇皇等人率领驻守文登的大小官吏,数百文官全员出动,前往孔府清点缴获。

        单是被闻香教搬出来的银子,就有上百万两。

        ~~~~~

        在总训导官森悌的建议下,王二虎命令第二千总部的一部分新兵下入地牢。

        新兵们将负责把这些关押在孔府下不见天日的佃户解救上来。

        训导官想通过这种方式,收揽曲阜民心,揭露衍圣公暴行,更为激发新兵们愤怒,让大家知道,平辽侯对敌人太过仁慈,这个孔胤植罪该万死,应该多杀这畜生几次。

        杨通领着手下四名兄弟,走在潮湿冰冷的地道里。

        距离五人头顶不远的地面上,战兵们正在孔府大院热火朝天搬运金银珠宝。

        然而在这条阴森泠人的地道里却是静悄悄的,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五人的脚步声和身上铁甲甲叶发出的摩擦声。

        五个火铳兵同属于第二千总兵第一旗队序列,杨通是伍长,伍长是开原军系统中最基层的军官,再上面是队长,旗队长。

        上次开原守卫战中,火铳手未能给正白旗造成足够杀伤,战后王千总抱怨新兵火铳手胆量不够,需要磨练磨练。

        于是,这次地牢救人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了他们这些新兵火铳手。

        五个大男人走在昏暗死寂的地道里,感觉要比战场上还恐怖。

        “知道不?曲阜的老人儿说过,孔家的佃户交不起租子,都埋在这儿地,活埋的····”

        “孔家从宋朝就有了,你说要埋多少人?”

        “你他妈的少说两句,死人都被你们叫醒了!”

        杨通听着几个新兵喋喋不休,知道他们是在给自己壮胆,也不去过问他们。

        地道越往里面走越昏暗,很快便看不到周围人的脸。

        杨通从鸳鸯袄中取出火折子,把火把点亮,照亮坑坑洼洼的地牢。

        “这是?”

        低矮逼仄的土墙上伸出根手指,杨通连忙往后退去,猛地拔出腰刀。

        仔细看时,原来是根枯骨,众人举着火把看了会儿,才发现原来是墙壁里埋着个死人,不知有多少年月,尸体化作白骨。

        又往前走了几步,周围白骨越来越多,众人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终于,地道拐角出现几个栅栏,杨通估摸着,这就是孔府地牢了。

        他忽然停住,示意众人别再说话。

        “都把火折子点亮,火把举起,看仔细了,活的死的,都要带上去,给战兵们看,给曲阜百姓看。”

        杨通说完,走到最近一个牢房前,举着火把对里面张望。

        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子,像猫一样蜷缩在草堆里。

        “喂,你还活着吗?你叫啥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