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硕鼠硕鼠

第178章 硕鼠硕鼠

        “刘总兵一定要杀衍圣公?”

        “对,孔胤植必须死。”

        康应乾早知是这个结果,平辽侯好像对新任衍圣公有种莫名仇恨,而且这仇恨不可调节。

        “老夫记得刘总兵是襄阳府人,距离山东,何止千里,大人与这曲阜孔家到底有何仇怨?可否讲来给老夫听听。”

        刘招孙摇摇头,他和衍圣公无冤无仇,甚至,从未见过孔胤植。

        只是,之前在刘家村的所见所闻,深深刺痛了自己。

        而历代衍圣公所为,都与刘招孙倡导的大道相抵触。

        六十四代衍圣公孔胤植,需要为他的父辈祖辈买单。

        “本官与孔家无冤无仇,衍圣公以孔圣人后代自居,享受诸般好处,却行若禽兽,这便是1不公平。”

        刘招孙说罢,抬头认真望向康应乾。

        “康大人,你还记得打败建奴后,本官在沈阳城下给你说过的话吗?”

        康应乾想了一会儿,刘招孙对他说过很多话,他想了一会儿,尝试问道。

        “等吞并辽东,让老夫接管所有青楼?”

        刘招孙呵呵一笑,正色道:

        “本官当时给你说,我们的战斗不会停歇,消灭建奴只是第一步。”

        康应乾沉默不语,脸上露出困惑表情。

        理智告诉刘招孙,把孔府洗劫后,最好以保护衍圣公的名义,将孔胤植送到文登,置于自己监控之下,把他当成一个吉祥物供养起来。

        有衍圣公在,便可吸引天下士人前往文登,为己所用。

        相比直接干掉,豢养明显更为高明,所收效果也更好。毕竟这个时代,权力都集中于读书人手中,有了他们的支持,造反也好,篡位也罢,都会顺利很多。

        只是,刘招孙从来都不是精于算计,考虑利益得失的人。

        他能接受自己和一群官吏苟且,和他们进行各种政治交易,却不能接受衍圣公这个怪胎继续存在。

        这个压榨百姓,跪舔满清,带头号召剃发易服的禽兽,如何还有脸称自己为孔子后人?

        康应乾还要劝说,刘招孙道:

        “不必多说,此事就此定下。刚才夜不收禀报,战兵已经进入孔府,待会儿孔胤植便押到县衙,我会亲自杀了他!康监军负责帮本官处理后面的事情,全部推给闻香教。”

        康应乾无奈的点点头,他虽然极不赞成杀衍圣公,不过看刘招孙这种态度,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对了,蒋知县如何了?他肯帮本官吗?”

        康应乾见终于说到曲阜知县,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眉飞色舞道:

        “当然肯帮,蒋知县与衍圣公关系不睦,两人可说是势同水火。老夫按照刘总兵的意思,给他送了两千两银子,他得罪了孔家,在曲阜也捞不到钱,见到咱们送的银子,眼都直了。”

        蒋方在曲阜当了三年知县,今年本可升上去,不知怎么就得罪了新任衍圣公,孔胤植刚继承衍圣公,便给京师言官打了招呼,弹劾蒋知县贪墨暴虐,蒋方的考绩名列下等,失去了升迁机会。

        “这衍圣公也是欺人太甚,传说孔胤植在县衙大堂打过蒋知县耳光,还唆使家丁侵占曲阜三百多亩公田,县衙典吏都被孔家买通,蒋知县这个外来户气得干瞪眼,这才知道曲阜孔家的厉害。”

        刘招孙听得啧啧称奇,没想到在满清面前摇尾乞怜的孔胤植,竟然这般武德充沛,当众扇知县耳光。

        “所以,他就答应了?”

        康应乾听了,有些急道:

        “当然答应了!蒋知县对衍圣公恨之入骨。他如今最怕的就是孔胤植上疏弹劾,说他被闻香教攻破城池。老夫估摸着,孔府弹劾的奏疏早已呈递上去。锦衣卫缇骑快来山东了,按大明律,主官丢失城池,是杀头的大罪,这位蒋知县看起来就没什么背景,又没银子打点,杀头是逃不了的。”

        刘招孙点头称是,蒋方的遭遇再次刷新了他的三观。

        看来明代也不是所有官员都能成为贪官,贪官是需要一定资本的。

        有些人想贪苦于没有门路,还有些人,因为得罪了当地大族,就像蒋知县这样,别说是捞钱,能把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所以他把平辽侯当成救命稻草,想要咱们分点军功给他,保住他的乌纱帽。他的意思是,只要这次能拉他一把,保住他们全家性命,以后对大人唯命是从,留在山东也不走了,和咱们一起糊弄朝廷。”

        刘招孙呵呵一笑,看来蒋知县是真的急了。

        康应乾神秘笑笑,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又开始卖关子。

        “刘总兵,蒋知县说,还要给你送份大礼。”

        “哦,什么大礼?”

        刘招孙一脸的漫不经心,他不觉得这位落难知县能有什么贵重礼物送给自己。康应乾见平辽侯这副表情,连忙压低声音道:

        “孔林。”

        ~~~~~~~

        徐鸿儒终于走上了绝路。

        他和他的最后三百多名死党,被开原军困在了孔府。

        这次,闻香教暴徒竟然没有放火,因为他们已经无路可走,放火的话就是自焚。

        三个千总部近万战兵,连同布尔杭古率领的部分骑兵,将孔府围的严严实实,从内到外共围了三层。

        平辽侯给三位千总下了死令,孔府中一个人也不能放走,否则军法从事。

        闻香教闯入孔府时,衍圣公仍旧保持着万世师表的风度。

        毕竟千年家风的耳濡目染,不是普通常人能理解的。

        衍圣公腆着大肚子,亲自拜见徐鸿儒,向这位穷途末路的中兴福帝表忠心。

        孔衍植摸着良心表示,从今往后立即改信黎山老母陈抟老祖,说着不顾家丁阻拦,就要去祠堂中把孔圣人雕像砸烂。

        衍圣公大义灭亲的行为艺术,所传达的对黎山老母的虔诚信仰,深深打动了闻香教大柜,让徐鸿儒感觉自愧不如。

        大柜忽然抡起根大棒,对着衍圣公后脑勺招呼一下,他是出于好心,像帮眼前情绪失控的孔衍植稍稍冷静一些。

        “妈的,连孔圣人的像都要砸,简直比闻香教还要闻香教!”

        “把孔老爷拉到后院,绑在树上,派人好好看着,不能让他死了。”

        徐鸿儒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开原战兵马上就要打进来。

        孔老二的后人当人质正好合适。

        在徐鸿儒的认知里,大明上到皇帝,下到流民,没人敢不给这位衍圣公面子。

        他平辽侯再厉害,能比皇帝厉害?敢动衍圣公一根汗毛?

        “你们几个别盯着女人看,都给老子记住,要保护还孔老爷,他现在是俺们的护身符,不能让他信闻香教,不能让他再发疯!”

        “等抢完银子,就带孔老爷冲出去,去河北,找咱们兄弟!从头来过!拜黎山老母,大块吃肉!睡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