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26章 走啊,我带你们回家

第26章 走啊,我带你们回家

        死去的人已经永眠,活着的人还得活着。

        东城贝勒金台吉和西城贝勒布扬古皆来自海西,拜刘招孙所赐,这两位难兄难弟,今天摘了个大桃子。

        按照杨镐在沈阳和叶赫人吵了半个月才吵出来的作战计划,两位贝勒和他们率领的叶赫勇士,十日前便应该出现在宽甸,然后与刘綎合兵,向和赫图阿拉进兵。

        和原本历史位面上一样,叶赫人迟迟不到,直到东路军耗尽最后一滴血他们才出现。

        刘招孙对朝廷和叶赫的联盟不抱希望。

        严嵩、徐阶、张居正当政时,对蒙古鞑靼、女真各部采取羁糜政策,当时大明有这个实力,到了万历末期,朝堂大佬们还想要以夷制夷,可惜时过境迁,最后就玩脱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叶赫部已经不算是棋子,他们对后金的牵制作用越来越小。

        他们和努尔哈赤打了三年,输了三年。

        布扬古的老爹,叶赫部最凶猛的勇士,叶赫那拉·布斋,生前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组织八个部落围攻建奴。

        八大联盟不出意料的被努尔哈赤击败。

        这位倒霉的布斋首领被后金生擒回赫图阿拉。

        努尔哈赤念在亲家的情分上,亲自将他尸体砍成两半,一半留下留作纪念,另一半遣人送回叶赫。

        多说一句,努尔哈赤最擅长的就是以少胜多,好像除了这个其他都不会打了。

        萨尔浒之后,努尔哈赤率重兵围攻宁远,兵力在明军之上,却被袁崇焕打败。

        叶赫部对后金恨之入骨,也畏惧如虎。

        明国召集叶赫攻打后金,海西叶赫和朝鲜人一样,向明国要钱要粮要装备。两大贝勒好不容易到了辽西,听到杜松战败,便立即退兵,一路狂奔逃回海西。

        刘招孙派家丁反复劝海西叶赫,信誓旦旦向两大贝勒保证,镶蓝旗已被刘老爷击破,嘴皮都要磨破,布扬古才派白甲兵来浑江看看形势。

        结果白甲兵就看到了明军夜袭镶蓝旗大阵的盛况。

        消息传回海西,叶赫贝勒们见明军如此骁勇,镶蓝旗不堪一击,觉得还是可以去打打秋风的。

        于是就召集所有战兵,凑了五六千人,潜伏行军,只用了四天时间,便突然出现在浑江。

        和明军鏖战一日后,战力接近极限的镶蓝旗,被这股生力军突然冲击,阿敏顿时慌了手脚,他知道落到布扬古手里是什么下场,于是连反击的想法都没有,立即逃走。

        布扬古率兵追击镶蓝旗,在后面斩杀了几百名步兵,直至董鄂路大营,远远望见浑江边升起一条正蓝旗织金龙纛。

        见是老对手正蓝旗来了,布扬古立即撤退回来。正蓝旗与镶蓝旗合兵一处,徐徐向赫图阿拉退走。

        明军清理完战场,此战共斩获镶蓝旗真夷战兵一千三百人,打死包衣超过三千人,有一百多受伤不能逃走的真夷甲兵被俘虏,约有一半人被愤怒的明军当场砍成肉泥。

        康应乾和叶赫两位贝勒谈判的结果并不理想,叶赫部要求明军将一半首级交给他们。

        布扬古发誓要给他阿玛筑一个京观,全部都是镶蓝旗人头,放在海西城,让叶赫人都看看努尔哈赤奴才们是什么下场。

        刘招孙抬头望向眼前两个姗姗来迟的盟友,双眼像猛兽一样血红,他用生硬的叶赫语对两个贝勒道:

        “东路军三万大军,现在只剩下一万人,我欠下这么多人命,只有用奴贼命来还,死人和活人都在看我,你们要是想拿首级,就先拿我的去!”

        刘招孙这话说完,黑压压的明军战兵像潮水涌过来,一个受伤镋钯手一瘸一拐走到刘招孙身前,举起血淋淋的镋钯,护住把总。

        站在对面的金台吉清楚看见,那个镋钯钯齿上,还挂着半张真夷的脸。

        布扬古怒气冲冲,他回头望向身后那些杀红眼的勇士们,准备杀掉这群明军,被金台吉抢先一步道:

        “好!照女真人的规矩,在长生天前盟誓,首级给你们,活包衣给我们!”

        布扬古的父汗让努尔哈赤砍成了两半,这事儿是镶黄旗干的,和镶蓝旗没关系。

        不过布扬古能打赢的,只有阿敏这杀才,而且下次见面就打不赢了。

        东路军鏖战数日,进军赫图阿拉不用想了,就像刘招孙说的那样,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在指望建奴的首级。

        人要有念想才能活下去。

        看来这次大明和叶赫部的联盟不怎么靠谱,或者说从来就没靠谱过。

        刘招孙上前一步,高大魁梧的身材显得咄咄逼人,布扬古身边一个戈士哈拔刀就要来拦,被刘招孙一脚踹翻。

        “咱们两边底下人脾气都不好,我义父刚刚战死,我贱命一条,你想要,随时可以拿去,如果不杀我,就按这位贝勒主意,盟约!”

        金台吉哈哈大笑,走到刘招孙身前,撞了下他肩膀,算是表达了善意。

        布扬古恨恨不语,无奈之下,极不情愿撞了下刘招孙。

        天色渐暗,明军与叶赫部大营都燃起了篝火。

        残存的明军按照戚家军操典,在残破不堪的沙尖子大营继续扎营。

        叶赫部几千人马在明军东北三里外扎营,他们营地要简单很多,将牛车马车堆在外面,马兵躺在战马旁睡觉。

        刘招孙率家丁夜巡,金应河在营地周围安排了暗哨,朝鲜弓手视力极佳,提防夜袭极为得力。

        两边相互戒备,一直到三月初八日天明。

        次日清晨,明军与叶赫部列阵对立,两军正中,立起一个金黄色的大伞盖。在上万人注视下,刘招孙带着康应乾,与金台吉、布扬古四人,同时从各自军阵出发,走入伞盖之下。

        在明军、叶赫部上万人紧张对峙下,四位大佬又经过激烈而友好的协商,折腾了半个多时辰,最终敲定划分首级方案:

        一千三百颗真夷首级,明军拿走一千,剩余的三百给叶赫;

        真夷俘虏归明军;

        包衣俘虏给叶赫;

        一匹受伤的白马被杀死,刘招孙亲手将马头斩下,叶赫贝勒折断四根箭杆,插在地上。

        四人用瓷碗盛满马血,跪在断箭前,将马血一饮而尽,算是歃血为盟。

        盟约完毕,刘招孙信步走回大阵,康应乾心情激动,忍不住道:

        “刘把总,此战之后,你当升任千总,甚至是游击!前途不可限量!”

        刘招孙望向康应乾,淡淡道:

        “多谢监军大人提携,兵都死光了,便是真如你吉言,当了游击,手下也没兵了,”

        康应乾摇摇头,微微笑道:

        “这是哪里话?咱大明最不缺的就是兵,你若不想待在辽东,我找陈大人活动,咱们回南昌,有了兵额,还愁没兵啊!”

        刘招孙有些惊讶的望向眼前这位监军大人,听他刚才的意思,是要屈尊跟自己一起了。

        康应乾好歹也是堂堂朝廷命官,虽是五品散阶,外放出去,至少也是知府级别的诸侯。

        不知是他脑子抽了还是被建奴吓傻了,竟要和自己这个没名没分的把总混。

        康应乾见刘招孙这副表情,连忙解释道:

        “刘把总,这几日本官看你用兵做事,皆非常人,四路大军,三路皆败,只有咱们全身而退,哦,只有东路军击退建奴。别人不知道,本官一路看来,都是你的功劳,眼下这上万士卒,皆以你马首是瞻,靠的也不只是兵饷,是你有将才!实不相瞒,本官原想留在辽镇,混个巡抚,现在看来,哈哈,辽东不是久留之地,将来回江西,你我也好互为奥援。”

        “哦哦,好,”

        刘招孙没心思听这文官絮絮叨叨,讲些云里雾里的东西,心里想的是怎么快点带士兵们回辽东,鞑靼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刘招孙对叶赫部也不抱什么幻想。

        当天中午,康应乾向叶赫部借五百石粮草,康应乾信誓旦旦的表示,约定返回沈阳后便还给海西。

        嘴上歃血还没擦干净,叶赫部就说自己粮草也不够用。

        刘招孙知道,叶赫的粮草是他义父生前找朝廷要的,现在义父不在,这群孙子都成了白眼狼。

        刘招孙和两位监军商量一番,决定用银子买。

        好容易凑够一千两银子,叶赫人拿了银子,丢下几十袋粮草,押着包衣俘虏,满载而归。

        刘招孙脸上神色变动,双拳攥紧,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地不能久待,带上首级和俘虏,赶紧回沈阳!”

        刘招孙望着眼前惨烈的战场,望着士兵们充满期待的眼神,心中百感交集,大声道:

        “走啊,我带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