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25章 刘綎之死

第25章 刘綎之死

        刘綎战死了。

        和原本历史位面一样,老总兵最后马革裹尸,死在了辽东战场。

        浙兵覆灭前夕,两个巴牙剌绕过明军大阵,偷偷从后山悬崖摸到了总兵中军大帐。

        家丁们都在前面援助浙兵,只留下两个亲随陪着老总兵不动如山,鼓舞大军士气。

        两名亲随死战不退,拼死护卫老主人,最终被巴牙剌杀死。

        刘綎挥舞那把一百二十斤重的镔铁大刀,将一个受伤巴牙喇半个身子砍掉,再扬刀时,一支重箭射中了他胸口。

        他强撑着追杀另一个建奴,那个凶悍的巴牙喇被老总兵气势震撼住,呆在原地,刘招孙带着家丁杀到,巴牙喇转身赶紧逃走。

        义父已到弥留之际,望见小十三,原本黯淡无神的眼睛,忽然变得明亮,他艰难的抬起手,捧着义子的脸,断断续续道:

        “十····十三,回沈阳,给经略大人说,说····”

        刘招孙红着眼睛,泪水顺着脸颊上干结的血迹,不住的往下流。

        义父声音越来越微弱,呼吸渐渐平缓。

        康应乾站在身边,神情焦虑,大声喊叫:

        “刘总兵,让我们给杨镐说什么!他是不是有把柄在你手里!”

        老总兵神智不清,脑袋有节奏的轻轻摇摆。

        “给杨镐说什么!!”

        刘招孙一脚踹开贴着义父耳边大喊的康应乾,双眼血红,对他怒道:

        “闪开!”

        康应乾从地上爬起身,还要上来继续问,见刘招孙手上还握着沾满人血的顺刀,气的狠狠剁脚,用手指向刘招孙,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一把推开簇拥的家丁,忿忿而去。

        他刚走出人群,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痛彻骨髓的哭喊。

        “义父!”

        家丁们手中兵刃叮叮当当落在地上,所有人都低下头,望向抱着义父尸体嚎哭的刘招孙。

        镶蓝旗退了,叶赫部还在追。

        幸存的明军忙着打扫战场,火兵们忙着砍下建奴首级,装进挑筐,几百只筐子里很快装满上千个面目狰狞的真夷战兵首级。

        一些未死被俘获的后金军,成为明军发泄仇恨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受伤不能逃走的包衣阿哈,很多被当场乱刀砍死。

        那些受伤注定活不下来的同袍,只有无奈给他们补上一刀,用以减轻伤兵们的痛苦。

        刘綎死了,刘天星死了,邓起龙也死了,总兵大人的家丁快死光了,七百人剩下一百个不到,邓起龙带来的五千浙兵,剩下两千三百人。湖广、广东等地增援的八千战兵,大部已经逃走,只有两千多人还听刘招孙指挥。

        东路大军三万多人马,现在还能收拢回来的,只剩下这五六千人。

        哦,至于参战的一万三千名朝鲜兵,现在除了金应河带着的一千多个弓手,其他人或是逃走,或是躺在地上成了死尸。

        逃走的溃兵是死是活,刘招孙现在没精力过问,也没这个心情。

        这冰天雪地的,又是远离后金城池,入夜后气温在零下十几度,撒尿都能结冰,只能期望这些溃兵生命力足够强大,能够像贝爷那样完成绝地求生。

        付出如此惨重代价,东路军终于击退了镶蓝旗。

        刘招孙没有任何兴奋,和南兵一样,阿敏是后娘养的,镶蓝旗是八旗中最弱的一支。

        这次回赫图阿拉,阿敏这个固山额真是做不下去了,或许还会搭上条命。

        刘招孙想让金国二贝勒给义父偿命,在原本位面上,崇祯二年己巳之变,阿敏率镶蓝旗攻克永平,在永平屠城数日,杀的尸山血海血流成河。

        这样的屠夫,刘招孙当然不会放过。

        刘天星也战死了,被巴牙剌用箭射死,刘綎身边的五个义子,现在就剩刘招孙一个。

        老总兵的两个亲儿子,现在还在南昌老家赋闲,两人对行伍之事不感兴趣,兴趣在于功名之上,基本不会对刘招孙构成威胁。

        力战镶蓝旗,给予阿敏重创,此战之后,刘招孙必然名望大增,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残余家丁以及老总兵的旧部,都将追随自己。

        众人见证下,刘招孙开始给义父收敛尸体,他用刀割下自己鸳鸯战袄上的红布,翻开干净的一面,给义父擦掉身上血迹。

        哀伤如迷雾在人群中蔓延。

        作为穿越者,他和刘綎接触时间虽然不多,除了身份利益等因素的影响,老总兵身上流露出的将帅气质也深深吸引了刘招孙,自始至终,刘綎对自己都是充满信任,将他当做心腹。

        刘招孙的前世是个重感情的人,父母和家人是他的全部。

        穿越到这个世界,他遇到的第一个亲人就这样走了,而且自己无能无力,眼睁睁看着义父被人杀死。

        这种深沉的失落感负罪感,比白甲兵的重箭还要凶狠,把刘招孙内心射成千疮百孔,血流不停。

        悲伤弥漫过后,路还要继续走,剩下的一万多人还要活下去。

        镶蓝旗退走了,叶赫部也不是什么好鸟。

        康应乾在和海西贝勒们讨价还价,关于建奴首级的分配,两边显然有不同看法。

        乔一琦望着刘招孙,这几日刘招孙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乔公子刮目相待,再不敢将刘招孙看做是一个只会打仗的武夫。

        “义父生前便想落叶归根,我会将他运回南昌老家,等朝廷抚恤下来,再给他老人家风光大藏!”

        剩余的家丁和浙兵都已将这位忠勇节义的把总当成他们的主心骨,乔一琦在旁边附和道:

        “诸位放心,总兵大人为国捐躯,朝廷必不会亏待!”

        刘招孙却一点也不放心,朱家皇帝对武将苛刻之深,有目共睹。尤其是后来的朱由检,对武将刻薄寡恩,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对万历皇帝,刘招孙的了解仅限于前世有限的历史资料,其中有多少偏颇,他也不知道。相信以后肯定有机会亲自面见这个大胖子。

        “义父好不容易拼凑的炮手,失散大半。乔大人,你赶紧带人去收拢!”

        相比其他兵种,炮兵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人才,擦掉眼泪,刘招孙最先想到的就是他们。

        乔一琦今天抽了炮手好多鞭子,也帮他们抗住了白甲兵冲击,炮手们都服气这个脾气火爆的乔公子。

        一万三千朝鲜兵伤亡不过两三千人,除了金应河和几百弓手,剩余的人都跑得没影儿。

        这冰天雪地的辽东荒野,异乡人无依无靠,只有建奴冰冷的箭,不知道朝鲜人是不是想上演荒野求生的游戏。

        此战之后,光海君希求自保的愿望彻底落空。

        一万多人跟着姜弘立来打打酱油,没想到损失如此惨重,让朝鲜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不,国家,更雪上加霜。

        光海君怕是恨死了刘綎和金应河,当然还有罪魁祸首的万历皇帝。

        好在这个庶子在朝鲜并不占优势,暂时不会威胁到刘招孙,不过,两边梁子算是结下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刘招孙一定会在汉城搞一搞颜色革命,换一个更强硬的国君上台。

        而这个背后捅刀子的光海君,他是一定要除掉的,不为别的,只为他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