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九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降肥差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降肥差

        方贵在这尊府的小日子,过的简直太舒服了。

        来尊府的时间还不长,也轮不到他办差,所以平日里清闲到了极点,每日里只是考虑着如何修行便是,而有了青云间帮着买回来的紫玉神金,他太乙金剑诀的修行自然顺畅,每日里汲需一丝金气炼化,修为便在稳中有升,虽然不像修炼上清玄诀时那般快,但也进境显著,想必再有一段时间,便可以完全修炼成太乙金气,然后开始第三道玄诀的修炼了……

        除了修炼之外,则是受青云间等人之邀,终日里谈法论道,饮酒品茶,聊些修行界里的奇事,或是看些神玄城里的奇景,轻轻松松,就把尊府的俸禄拿了,而除了俸禄之外,再每隔三四天,便抽时间教导一下青云间带来的那几位尊府少年,另一份外块也就到了手。

        这样的生活,却是连同在一谷的赵虹与陆道允等人都羡慕了起来,虽然他们都是在尊府厮混了若许年的老人,可要论起这在尊府里活的自在,居然都远远的比不上方贵。

        而将方贵的逍遥看在了眼里,他们也当真满心不是滋味,却又不好说些什么。

        没办法啊,谁能想到方贵在这尊府居然混出了这等名头?

        一开始因着方贵连下重手伤了赵虹与魏江龙的事情,使得陆道允脸上很是不好看,身为在尊府厮混了许久的老人,实在是看不惯方贵的骄狂,再加上他们又觉得方贵不是神道筑基,更有些轻视,一直对方贵冷冷淡淡,更后来,听说了方贵在藏经殿里与尊府血脉辩法论道,连骂了几人,他们更是觉得方贵这是在自找麻烦,早晚都会惹祸上身的下场。

        在这时候,就更是懒得理会方贵了,躲着他还来不及。

        可谁能想到呢,后来的形势急转直下,让他们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在尊府这个屋檐下却不懂得低头的方贵,非但没有惹祸上身,反而获得了尊府血脉的敬意,倒是成为了人家的座上宾,连尊主都亲自降旨夸奖,还将他提升成了金镂银甲!

        现如今,这偌大西方神殿,谁不知道楚国小天骄方贵方老爷的名声?

        意外之余,陆道允则显得有些尴尬了,他是神道筑基,在尊府效力已有七年,积功而升金缕银甲,也就是说,再立些功劳,或是修为进入了筑基后境,那便可以成为金甲了,已经是很不错的地位,但是方贵呢,这才来到了尊府多久,居然便直接与自己齐平了……

        名义上,这一谷之人,还是以他为首,方贵也是需要听他指挥的,可平时根本就没什么差事,他那点子权力,又能怎么用到方贵身上?

        再说了,以着方贵如今的风光与人脉,他也真不敢给方贵穿什么小鞋。

        于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们有意无意,倒开始躲着方贵了。

        对于这谷内的微妙变化,方贵却都没感觉到,或是说感觉到了,只是懒得理会,如今自己玉面小郎君方贵方老爷,可是尊府里的红人,要朋友有朋友,要资源有资源,虽然修为未成,但却到了哪里,都受人尊重,这几个货天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给谁看呢?

        他们躲着自己,那自己也不搭理他们就是了。

        于是,双方虽在一谷,却一直都是这么种不尴不尬的气氛,持续了很久。

        陆道允也觉得有些难受,但却没有什么办法。

        之前与方贵之间的不隙,是他们先做出来的,如今再让他们拉下脸来去缓和关系,却有些抹不开面子,继续这么下去,看着方贵的风光,又更显得自家寒酸苦闷了……

        “哼,也不过是攀上了尊府血脉的高枝,有什么可炫耀的?”

        “不错,我们是凭了真本事,一刀一枪搏来的功劳,哪里像他那般靠嘴皮子?”

        “修行之事,还要看个人的本事,就算各种玄法道理讲的再好,自身修为达不到,又能有什么用处?呵呵,若真是天资过人之辈,恐怕在筑基的时候,就不会是中品地脉筑基了!”

        心间这复杂的感觉,也不知该与谁说,只能在私下里饮酒时,偶尔说上几句罢了。

        ……

        ……

        “天南道流匪肆虐,冒犯神威,着尔等奉神谕出城,清剿匪患……”

        也就在陆道允等人,直觉得自己留在了这山谷中,简直像是被人遗忘了之时,忽然间一道宣诏降临了他们这一谷,这却顿时让陆道允等人大喜过望,欢天喜地的接了差事。

        “大喜事,居然有差事交过来了?”

        对于他们这些进入了尊府的仙门弟子而言,平时的俸禄,自也不少,低阶玄甲,每月也有三百灵精,已经是非常高的了,比大部分小仙门的长老们都要高。

        但是对他们这些天骄弟子而言,这些灵精,却显得有些不够用。

        身为天骄之辈,天资过人,对资源的消耗也远比普通修士要多,这三百灵精,最多也只是勉强维系自己平日里最普通的修行所需而已。

        所以,他们最喜欢的,便是办差!

        每当尊府有差事落到了他们头上,便等于要有额外的赏赐下来了。

        尊府造化机缘无数,但想得到,便只有尽心效力,立下功劳。

        而想立下功劳,那起码也得有功劳可立才行啊……

        尊府也不是天天都有差事交给他们的,他们这一谷里,并无太多出色人物,地位也只是普通,真正的美差,早早就被人抢去了,平时轮到他们头上的,也只是些普通差事。

        不过,仿佛是老天保佑,也就在陆道允等人看着方贵的风光,心生艳羡之意时,却忽然来了一份好差事,尤其是知晓了这差事的内容时,陆道允等人更是大喜过望!

        ……

        ……

        尊府里的差事,也分三六九等。

        有些差事,白白忙活几日,却根本没多少赏赐可拿,只是浪费功夫,算是最次的!

        另有些差事,则是赏赐丰厚,但却异常凶险,要拿命去搏,也无人喜欢!

        而最好的差事,则是办起来轻松,却又丰厚赏赐,更容易立下功劳,这样的差事那就是典型的肥差了,而如今交到了他们的手上的,正是这么一件肥差,属于平时陆道允等人想也不敢去想的好差事,倒是没想到,人在谷中坐,这样的肥差就忽然落到脑袋上来了。

        “我就说呢……”

        看到了这道神旨,陆道允已是大喜,道:“我们一直忠心为尊府办事,便是轮也该轮到我们发一次财了,说不定这一次差事办得漂亮,以后还会源源不断有好差事交过来呢!”

        另外几人心里也是这般想法,当即磨拳擦掌,议论纷纷。

        也就在这时,赵虹忽然眉头微皱,道:“那这次差事,带不带那位?”

        听得此言,陆道允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自然知道赵虹指的是谁,平时虽在一谷,但却与他们来往不多的,除了尊府血脉青云间,便也只有刚来不到半年的方贵了。而这样的差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舍下青云间的,可是要不要带上方贵,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了,他乃是一谷队首,正有这个权力!

        微一沉吟,他冷淡的道:“他如今来尊府的时间,还远不到一年吧?”

        听了他这话,赵虹顿时大笑了起来,道:“陆道兄说的有理,别的地方,新人来了尊府,头一年都是没有差事的,甚至还要好生伺候谷里的前辈,洗衣请酒跑腿办事,苦劳够了,才有资格跟着出去一起赚功劳,而咱们谷里来的这位新人,脾气大,架子大,又攀了尊府天骄的高枝,我们自然不会指使他办这些事,但他如今资历不够,这样的差事,也轮不到他!”

        旁边几人闻言,没有多说什么,但也都点了点头。

        出去办差的人自然人数越少,分到手的好处越多,况且这次的任务本来就非常简单?

        因此,这个决定其实并不难做出来……

        不过,也就在陆道允沉吟良久,打算说出自己的决定时,他无意识的翻着手里上面刚刚交过来的卷宗,却是看到了卷尾特意标注的一句话:“着新人随之出使,以为历练!”

        陆道允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没想到上面居然还有这层意思?

        如此一来,他自然也不可能扔下方贵不理了。

        上面都说了要历练新人,他们又哪还有借口把新人扔下?

        ……

        ……

        “恭喜方小仙师了……”

        也就在陆道允等人大失所望,万般无奈的准备通知方贵时,方贵的小楼里,却也已经迎来了一个客人,来的正是赵通元府上那位老管家,他一进门,便客气的笑道:“上次酒宴,我家老爷见方小仙师正因着修行资源不足犯愁,所以特地托了点关系,让上面给你们派了点差事,考虑到之前方小仙师第一次办差,还特意让我送个卷宗过来,也好做些准备!”

        说着话时,便将一道卷轴放到了方贵身前的案上,满面笑意。

        “咦?”

        方贵拿起了卷轴,展开一看,倒有些意外:“上次跟老赵借钱,他话说的漂亮,却是小气的厉害,没想到这还真是个说了话就办事的,虽不直接借钱,倒给我安排差事了……”

        老管家笑道:“借钱给小仙师,终非长久之际,哪有外出办差来得便宜,这一趟差事,可是我家老爷特意给方小仙师请下来的,一趟下来,想必就足以解了小仙师燃眉之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