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二章 退避三舍

第六百八十二章 退避三舍

        巫铁跳下城墙,落地的一瞬间,他面前的十几个大武将领同时后退。

        刚刚出言挑衅的黑毛大汉左手一挥,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件猛地飞出,巫铁看得清楚,那正是一件大魏墨家打造的随身洞府,看造型是一座二层的小小楼阁。

        不过,大魏卖给大武的器具,价高,质次。

        墨家自用的随身洞府,就算是容纳数千上万人都可以,而这座闪耀着淡淡黄光的小小楼阁,里面大概只能容纳十几二十人,就到了内部空间承纳的极限。

        ‘嘭’的一声闷响,十名气息可怕的大武老祖震碎了小小楼阁,凭空出现在巫铁面前。

        一杆蟠龙戟带起一道恶风,伴随着刺耳的龙吟声,重重的轰向了巫铁的眉心。蟠龙戟上雷光缠绕,更有黑风、玄冰喷涌肆虐,刺耳的龙吟声犹如万雷齐震,震得四周虚空一阵摇晃。

        突袭来得如此猛烈,巫铁依旧反应了过来。

        实在是大武的这群糙汉子,他们不会演戏。

        区区十几个半步神明境的将领,哪怕他们能够借用至尊神器的力量,能够让他们拥有神明境的战力,可是如今军城中汇聚的各家老祖,单单明面上的就有百人之众,更不要说隐藏在城内的,已经投靠巫铁的十三门阀的老祖们。

        十几个神明境的战力,当面挑衅上百神明境老祖?

        大武的这群糙汉子,就不适合做这种精细的活计。

        ‘叮’的一声脆响,巫铁右手猛地举起,五指如铁钩,死死扣住了蟠龙戟的戟杆。

        碗口粗细的戟杆剧烈的震荡着,手持蟠龙戟的大武老祖浑身肌肉凸起,额头上青筋乱跳,声嘶力竭的大吼着,通体喷涌着血光,倾尽全力向前猛刺。

        戟杆弯曲,巫铁手指和戟杆剧烈摩擦,溅起大片火光。

        巫铁猛地一甩手,手持蟠龙戟的大武老祖连人带戟被巫铁挥动,另外九柄长矛、长槊之类的重兵器齐齐袭来,道道寒芒和蟠龙戟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

        手持蟠龙戟的大武老祖发出痛苦的呼喊声,巫铁促狭的用他当盾牌去抵挡另外九位大武老祖的攻击,有两位大武老祖来不及收力,兵器打在了自家同伴身上。

        十方屠灭甲的投影分身被打得火光四溅,甲胄上眼看着裂开了无数裂痕,手持蟠龙戟的大武老祖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气得破口大骂。

        巫铁一声大喝,双手握住蟠龙戟,挥动着长戟,将那大武老祖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军城附近的数十座山头同时震荡了一下,饶是有决斗战场浓郁的血光遮护,大地依旧裂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痕。手持蟠龙戟的大武老祖浑身甲胄迸裂,浑身骨骼发出刺耳的碎裂声,骨头起码碎成了数千片。

        巫铁一脚将这大武老祖踢飞了出去,手中蟠龙戟发出刺耳的哀鸣声,被巫铁紧握着,舞成了风车一般,和另外九件重兵器疯狂的冲撞碰击。

        撞击声震得军城上观战的青丘、大魏各族族人头昏目眩,包括李广、赵襄在内的神明境老祖,无比骇然瞪大眼睛,看着巫铁以一人之力,对抗九位大武老祖的围攻。

        一个半步神明境的小家伙。

        硬扛九个神明境的老家伙。

        而且那九个老家伙,在大武神国也是中坚战力,自身修为都在神明境三重天以上,得到十方屠灭甲加持后,他们的战力飙升,绝对都有了神明境五重天以上的战力。

        但是巫铁一人,居然依靠蛮力,打得九个大武老祖身形摇晃、双臂颤抖,不断的向后倒退。

        十件重兵器发出刺耳的哀鸣声,巨大的冲击力让这十件天道神兵都承受不住那可怕的力道,好几件长矛、长槊在沉重的冲击中迸裂了大量的碎片,枪杆上出现了大量细微的裂痕。

        巫铁周身热力喷涌,他身后一道明光冲起来数千丈高,明光中有长戟、长枪、长棍、长槊等诸般兵器虚影若隐若现,他手中蟠龙戟点、扫、敲、刺,招数变幻多端,将诸般长兵器的巧妙尽数融合了过去。

        蟠龙戟在巫铁手中,就好似一条真正的活生生的蛟龙,角顶、牙撕、爪裂、尾甩……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笼罩了九位大武老祖,巫铁一人的攻击频率,居然比对方九人加起来还要快。

        “这厮的武道……如此精湛?”远处山头上,血色大旗笼罩下,端坐在皇座上的武霸骇然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巫铁。

        哪怕是大武年龄最长、修炼时间最长的、现今还留在大武神国内坐镇的太上,他们一辈子,一般也只会修习一种兵器对应的武道。

        如巫铁手中那柄蟠龙戟的主人,这位老祖一辈子就只修炼戟法,其他的各位老祖,使枪的就用枪,用槊的就修槊,使狼牙棒的,更是绝对不会去修炼相对轻灵、变幻的枪道。

        毕竟,天道神兵有限,先天灵兵更是稀罕,诸多老祖一辈子也只有一杆趁手的神兵利器,谁会没事将十八班兵器真个全部修炼一遍?

        可是巫铁的表现,实在是怪胎一般。

        看他身后明光中诸般兵器虚影,明显他将诸般兵器对应的武道都修炼到了‘神而明之、神明自现’的‘入道’之境。

        武道若是到了‘入道’境界,随意一招都有天地巨力伴随,能够在战斗时爆发十倍、百倍的杀伤。

        可是,任何一门武道真个想要‘人道’,正常的神明境老祖,起码也要耗费数千年时间打磨武技,并且在战场上经历无数场血腥厮杀才能做到吧?

        巫铁小小年纪,他如何做到的?

        “这种怪物,嘿,不提诸神有令要诛杀他,朕也容不得他。”武霸抚摸着下颌的胡须,喃喃道:“大武神国,容不得这样的人活着,除非是朕的亲儿子。”

        摇摇头,武霸沉声道:“传令,再调一支人马过来,给朕平了这军城。”

        正在和九位大武老祖硬碰硬的巫铁只觉浑身滚烫,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有一种活过来的雀跃感。巨大的压力,让他体内不断爆发出更强大的反抗力量。

        长枪、长矛、长槊、长棒……诸般长兵器的奥义在心头缓缓流淌而过,骤然间,巫铁身后明光内诸般兵器身影同时消失,只有一根顶天立地犹如天柱的巨-棒虚影一闪而过。

        蟠龙戟发出绝望的哀鸣。

        巫铁体内所有的法力在这一刻尽数注入蟠龙戟。

        一如之前巫铁爆发出的那一拳。

        一如巫铁之前爆发出的那一剑。

        此刻巫铁双手紧握蟠龙戟,犹如握着一根撑天的巨柱,倾尽全力的向前一棒砸下。

        一声巨响,无数条雷龙从高空降落,密密麻麻的将方圆百里的山岭洗涤了一遍;一根根黑漆漆的羊角飓风从地下冲天而起,带着凄厉的鬼啸声直冲高空;羊角飓风和高空的血雾、浓云急骤的摩擦撞击,一层层青蓝色的天火顺着巫铁手中蟠龙戟荡起的虚影就向地面扑了下来。

        蟠龙戟粉碎,化为一道笔直的棒影。

        巫铁狂啸,神胎后,玉碟投影边缘,八万四千小莲叶上,都有一道棒影一闪而过。

        天地大道,全部融入了这一棒击中。

        日月星辰,山川河岳,花鸟虫鱼,春雷秋雨……这一棒中,有剑气,有刀芒,有枪劲,有拳罡……更有亿万黎民的怒吼咆哮,有亿万生灵的悲鸣嘶吼……

        一棒,包容一界。

        巫铁双臂的皮肉尽数撕裂,大片鲜血犹如岩浆,喷吐着高温向四周飞溅。

        巫铁的热血落在正对面九个面容扭曲的大武老祖身上,直烧得他们的皮肉‘嗤嗤’作响,大块大块的血肉被巫铁体内热血烧成了青烟,更是透入了他们的骨骼中去。

        九位大武老祖,还有那位躺在地上,浑身骨骼碎裂,半天没能站起身来的老祖,无论他们修习的是那一门武道,他们的神胎都在震荡,在战栗,他们的武道,甚至是他们领悟的无论是雷霆、罡风、玄冰、大地诸般天地道理,都在摇晃,都在动摇。

        巫铁轰出的棒影还没碰触他们的身体,他们的‘道’已经开始碎裂。

        他们的神胎,在崩解。

        他们的身体,在崩碎。

        一声巨响,巫铁一棒重重的抽在了地上。

        一道棒影冲出百里长短,沿途所有的山头瞬间湮灭,地面上留下了一条笔直的宽里许、长百里、深达万丈的印痕。

        十位大武老祖,十几名大武将领,灰飞烟灭。

        同样挡在巫铁面前的,那数百两国老祖、万多两国将领的头颅垒成的京观,却是丝毫无损,静静的悬浮在印痕上方。

        这一棒,如此暴虐。

        这一棒,如此温柔。

        极致的暴虐和温柔凝成了这一棒,‘杀’、‘存’随心,这一棒已经极近于‘天道’。

        轰出了这一棒,巫铁浑身衣衫尽碎,他的双臂、他的上半身,所有皮肉都撕裂开,密密麻麻的裂痕密布全身,他的身躯好似随时可能崩解一般。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血、喷汗。

        大量拇指大小的,色泽鲜艳、光泽明丽的血珠悬浮在四周,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些从他体内流出来的血珠宛如一颗颗宝珠,不断的飞回,顺着他体表的伤口重新融入身躯。

        这些血珠撞击身躯的时候,发出的竟然是‘叮叮’脆响。

        武霸骇然,武霸身边的众多大武老祖骇然,无数大武的半步神明境将领一个个面孔扭曲,看着巫铁犹如见鬼一般。

        有不信邪的大武将领偷偷拔刀,给自己的胳膊、大腿上狠狠来了一刀。

        大片鲜血喷出,他们学着巫铁的样子,用法力控制自己的鲜血凝成血珠,然后将其吸回体内。

        他们的鲜血撞击身躯时发出的,赫然是‘噗噗’闷响,或者‘滴答’之声,根本不可能和巫铁一般,血珠撞击身躯的时候,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叮叮’不断。

        “那厮的身躯,如何淬炼到如此地步?”

        不只是半步神明境的小辈在偷偷摸摸尝试,起码有二十几个大武老祖也在做这般的试验。

        他们都是体修,他们的神躯都是打磨熬炼了数万年,双臂一晃可以撼动沧海,一滴血可以崩碎山岳。可是他们的鲜血,也无法像巫铁这般,有如此的异兆。

        很显然,巫铁只是半步神明境,但是他的身躯……远超这些大武老资格的神明境老祖。

        巫铁深深呼吸,所有流逝的鲜血重返体内,庞大的精血能量翻滚,体表崩碎的裂痕在快速的愈合。他手一挥,两座京观就飞上了城墙,自然有各族子弟将这些头颅妥善处理。

        “武霸,你们说,这次谁能赢?”巫铁看着百里外山头上的武霸等人,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你们觉得,我们谁能赢?”

        武霸沉默了一阵,突然向巫铁笑了起来:“安王霍雄,果然好汉,可惜,你不是我大武臣子,否则朕定然招你为婿……啧,可惜,可惜,你们注定是要死的。”

        武霸猛地拔出佩剑,狠狠一剑将自己的王座劈成了两片。

        “传朕旨意,碰上安王霍雄,暂且退避三舍……嘿嘿,等屠光了大魏、青丘的那些人,以大武倾国之力,灭杀安王霍雄。”

        武霸指着巫铁笑道:“安王霍雄,你是注定要死的。你能杀死十个神明境高手,你能杀死一百个,你能杀死一千个……可是我大武此番进入战场的,神明境大能有四千许,半步神明境的儿郎几近十万!”

        “十万儿郎,得至尊神器加持,个个都有神明境的战力!”

        “你,能杀死十万神明么?”武霸大声吼道:“你能么?”

        巫铁沉默不语。

        刚刚那一棒,已经倾尽他全部力量。

        一棒击杀十位大武老祖,已经是如今巫铁能做到的极限。

        若是他再多用一点力气,若是他汇聚的大道之力再多持续些许时间,他的整个身体都会崩解。

        《元始经》的强大和可怕,正在缓慢的凸显。

        但是这种强大和可怕……如今的巫铁,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承载。

        如今的巫铁,如果大武神国真个调动十万神明境高手围杀,他能杀死十人,百人……但是千人就已经不可能……

        面对大武,巫铁没有胜利的信心。

        想要对抗大武,必须汇聚青丘和大武两国之力。

        十条光柱在巫铁面前冲天而起,闪烁不定的神光让巫铁的影子投放在军城的城门上,影子乱晃乱闪,扭曲狰狞犹如恶鬼。

        巫铁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掏出一条披风,胡乱裹住了身躯,巫铁撒开腿就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这会是一场残酷的血战,当诸神开始直接插手决斗,巫铁也不知道,这场决斗最终的结果会如何。

        他只能尽全部的力量,尽全力争取最后的胜利。

        他想到了老铁,想到了裴凤,想到了巫战,想到了巫金、巫银、巫铜,想到了那些巫家儿郎,那些巫家族人,还有巫狱、羲不白这些老家伙……

        “武霸,老子不会输!”

        巫铁的吼声震动虚空。

        武霸面孔扭曲,咬着牙说道:“调人来,攻城……屠城……另外,传令,见到安王霍雄,百人以下队伍,严禁和他交手。”

        “暂且……退避三舍……让他暂时猖狂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