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一章 京观

第六百八十一章 京观

        决斗战场内,雷声响个不停。

        而且尽是夏天夜里,那突如其来的雷暴雨一般的暴雷声。

        就在头顶,就在耳边,‘轰隆隆’撞来撞去,震得大地一阵阵的颤悠,透着一股子让人心悸不安的肃杀味道。

        陨落的神明境老祖越来越多。

        他们的神魂和血脉精华被诸神收取,他们体内少则数千年、多则十万年积蓄下来的庞大法力,还有他们强悍的身躯融合的大道道纹,都在崩解、消融、反哺天地。

        这一块决斗战场,被诸神下了禁制,天地元能稀薄得很。

        陨落的神明境老祖就好像一个个喷泉泉眼,庞大精纯的天地元能从他们陨落留下的光柱中喷出来,化为飓风向四周扩散。

        相距较远的光柱还好,相互没有影响。

        若是两根光柱距离在百里之内,奔涌的天地元能就会相互冲击,搅扰得天地变色、风云汇聚,更有一道道狂雷迸溅出来,炸得虚空乱晃、大地震摇。

        有时候,有好几个神明境老祖在同一处地方陨落,数根光柱同时冲上天空,光柱相互摩擦,溅起的雷龙粗达数里,‘嗤嗤’的向四周乱打,直打得风云变色,奔涌而出的元能狂潮犹如无形的刀子在虚空中乱划。

        决斗战场的环境,在急速的恶化。

        空气中充盈着崩解脱落的大道道纹,道纹无形却有质,一条条道纹在虚空中急速穿梭,好似飞刀,修为稍弱一点的人磕着碰着,身上立刻就是一道血痕。

        巫铁站在军城唯一的城门楼子上,身后是高达三百丈气势巍峨的城楼,里面站满了金甲、银甲的战傀,在他左右手处,各自有一座高达五百丈的炮台,上面分别杵着一门墨家秘制的重炮。

        这炮以墨家不知道从哪里采集的,自带先天阴阳属性的奇异晶石为核心,以墨家最新研发的巨型元能熔炉为动力,化后天为先天,以先天阴阳之力龙虎交兑,能激发一道带着一丝混沌气息的先天神雷杀伤敌人。

        这是‘先天阴阳混沌雷光冲’,墨家如今能拿出的杀伤力最大的军械。

        以墨家的底蕴,他们也只找到了两块充当核心的营养晶石,耗费上千年,也只锻造了这么两门雷光冲出来。他们从魏都将这宝贝带来三国战场,本来是琢磨着想要轰巫铁一炮,如今却成了巫铁的助力。

        剑,一柄柄长短不一、宽窄不同的剑悬浮在巫铁身边。

        欧冶子,还有欧氏的二十几位老祖,近千名半步神明境的家族精英,他们每个人都擅长炼剑。

        每个欧氏老祖,每个人最少都给巫铁献上了十柄堪称神兵的利剑。

        而那些半步神明境的欧氏精英,他们也都向巫铁分别献上了两三柄品质不凡的得意之作。

        千多柄寒气森森、杀气腾腾的利剑悬浮在巫铁身边,巫铁身后一团明光悬浮,明光中有亿万道剑芒升腾起伏,有无量剑意不断涌出,缓缓的沟通这些神兵利剑。

        前几日,巫铁一剑挥出,连寒江剑都彻底崩碎,这才斩杀了一名大武老祖。

        在找到一柄足够承受巫铁至高剑道的神兵之前,巫铁每挥出一剑,大体是要毁掉一柄剑的。所以,巫铁让欧氏献出了这么多品质非凡的利剑,就是做好了周全的准备。

        若有敌人,挥剑就是。

        每一剑挥出,就会崩碎一剑……以欧氏锻造这些神兵所耗费的成本,啧,每一剑挥出,基本上相当于玉州数百年的赋税就被巫铁丢水里去了。

        想到这些神兵利剑的巨大成本,巫铁不由得浑身发烫——这种用钱砸人的感觉,不坏啊。

        呵呵!

        巫铁回头看了看城门楼子上站着的欧氏族人,他们都从李玄龟那里听闻了巫铁之前那一剑的光辉事迹,他们一个个如丧考妣般,目光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锻造出的利剑。

        欧氏族人,对于他们锻造出的剑,是有着深厚感情的。

        巫铁无奈的向他们摊开双手……剑固然是好的,但是人命更重要的。

        远处山头上,那一支大武人马还在张望,沉闷的雷鸣声中,有战鼓声‘隆隆’传来。那一支大武人马在山头上竖起了一杆大旗,血淋淋的大旗迎风飞舞,配合着鼓声、雷声,凭空为天地增加了百倍的寒意、煞气。

        另外一个方向,几个赵氏的老祖气喘吁吁的,浑身是血的带着百来个青丘将门的子弟朝着这边跑来。

        在他们身后,只有两个大武老祖带着十几个半步神明境的将领衔尾追杀。

        但是很显然,赵氏老祖们落了绝对的下风,巫铁看到他们的时候,一名大武老祖手一挥,一名赵氏老祖手里积蓄的雷法还没能发出,就被一刀劈断了手臂。

        那一侧的城墙上,赵襄气得跳脚怒骂:“武尊喉,赵某人入你-娘-亲!”

        那挥刀劈掉赵氏老祖一条手臂的大武老祖仰天长笑:“吾娘已死数万年,想入者,自去挖坟同眠就是。嚇,只是吾娘修为低微,如今陵寝中,怕是白骨都找不到一根哩。”

        如此不要脸的话,巫铁都不由得垫着脚,朝那武尊喉望了一眼。

        “老墨!”巫铁看了武尊喉一眼,朝他指了一指。

        站在城门楼最高一层的墨云双手云牌轻轻一拍,‘啪’的一声脆响,两尊阴阳混沌雷火冲就快速的转过炮口,刺目的雷光在炮口闪了闪,两颗水缸大小的雷光就无声无息的喷薄而出。

        先天阴阳混沌雷光在血雾中撕开了两条笔直的透明甬道,瞬息间到了武尊喉面前。

        武尊喉举刀,大咧咧的一刀劈在了一颗雷火上。

        一声闷响,武尊喉怪叫了一声,雷火顶着他的身体向后疾飞数十里,然后‘嘭’的一声闷响轻轻炸开。

        无数条灰色雷光笼罩了方圆里许的虚空,血雾消失,血光湮灭,地面无声无息的被蒸发了一个直径里许的大坑,武尊喉身上神光闪耀的甲胄彻底消失,浑身血肉消失得干干净净,体内骨架也被雷火摧毁大半,只留下一颗颅骨和大半截脊椎悬浮在空中。

        “墨云!”武尊喉歇斯底里的咆哮了一声,化为一道血光狼狈的向后逃窜。

        只是在这决斗战场中,遁光的速度实在是慢了太多太多。

        另外一颗灰色雷光重重落在了武尊喉身上,灰色电芒闪烁,硬生生将武尊喉化为乌有。

        军城内一片欢呼,远处山头上,看到这一幕的大武众人则是齐声惊呼。

        巫铁也不由得摸了摸下巴,雷光冲的威力实在是超乎想象,居然连已经引动了至尊神器投影降临附身的大武老祖,也承受不住这两尊雷光冲的攻击。

        奈何,只有两门。

        奈何,这雷光冲充能的效率太慢,蓄势半个时辰,才能爆发一次攻击,用来做战略威慑是够格的,用来在战场上进行常规攻击,可就没这么便利了。

        大武老祖被击杀,一根光柱冲天而起。

        军城内,李广带着一众族人乱箭齐发,加上城内一尊尊重型光炮齐射,顿时打乱了追杀的大武众人的阵脚。几个赵氏老祖掩护着一众将门子弟,气喘吁吁的撒腿狂奔,连蹦带蹿的跑进了军城,然后一个个就瘫倒在地,浑身汗如雨下,半天动弹不得。

        喘息了足足有半刻钟,一名赵氏老祖才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朝着赵襄连连摇头。

        “伯祖,惨,太惨了……咱们赵氏,就剩下咱们几个歪瓜烂枣了。”

        赵襄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三五个本家的神明境老祖,再看看逃进城内的四个本家神明境,额头上大片冷汗渗出,顺着面颊不断的流淌下来,很快他胸口的衣衫就湿了一大片。

        沉吟片刻,赵襄看向了巫铁,当着众人的面,朝巫铁抱拳深深一礼:“主上,还请主上为我赵氏做主。”

        新逃进军城的四个赵氏神明境老祖骇然瞪大眼睛,一众来自七八个将门的半步神明境将领也都傻眼了。

        开什么玩笑?

        赵襄称呼‘安王霍雄’为‘主上’?

        这是……要么城里的这些人疯魔了,要么就是他们这些新进城的人疯魔了,总之,都不是好事。

        刚刚衔尾追杀的两位大武老祖,武尊喉被雷光冲击杀,剩下一位老祖悻悻然的看了一阵军城的方向,带着麾下一批大武将领绕了个圈子,跑到远处那座山头和大武众人汇合。

        巨大的血色军旗下,一行人商议了一阵子,很快就有一队十几名半步神明境的大巫将领朝军城的方向赶了过来。

        他们在山岭之间一阵蹦跳,犹如一队大跳蚤般赶了过来,很快就来到了军城下。

        他们朝着城头站着的巫铁望了一眼,开始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一个个圆溜溜的物件。

        巫铁眼尖,看清了这些物件是什么,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些大武将领动作很快,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们就用那些圆溜溜的物件,在军城外摆下了两个金字塔。城墙上骂声四起,所有人都看清了,那两个金字塔,是人头垒成。

        这是两座人头京观。

        一座人头京观大概用了五百颗人头,看那眉目面孔,分明是青丘和大魏两国的神明境老祖的人头。

        另外一座人头京观则是用了一万多个人头,那都是青丘、大魏参与决斗的半步神明境的各家子弟的人头。万多个面容扭曲、血肉模糊的人头堆积在一起,京观的体积颇大,看上去格外瘆人。

        巫铁向前走了两步,双手放在城墙垛儿上,俯瞰着下方。

        “尔等……挑衅?”巫铁肃然问那一队大武将领。

        “然也……不然,出城一战。”一名遍体黑毛,身高将近两丈的壮汉披挂着重甲,拎着一柄重刀,大踏步的向城墙反向走近了数十丈。

        “安王霍雄……要不,出城来,咱们玩玩?”

        大武的武家子弟,似乎体毛都格外丰盛,巫铁之前一拳毙杀的那黑毛大汉,已经毛茸茸犹如黑熊。而如今城墙下站着的这家伙,他脸上的大胡子、脖子上的黑毛,居然能够在风中飘动!

        黑胡须飘啊飘,这大汉扛着刀,昂首挺胸的指着巫铁。

        “这里面,有你的亲眷族人么?”大汉笑得格外灿烂:“安王霍雄,有胆,出来吃我两刀?”

        大汉身后,一名胡须泛红的汉子‘嘎嘎’笑着,拎着发髻,抓起了一个老人的头颅。他高高举起头颅,然后手一松,‘嘭’的一声脑袋掉在了地上。

        “啊哟,对不住,这是哪家的先人?老子手滑了。”

        老人头颅‘咕噜噜’的顺着斜坡滚出了十几丈远,滚到了一个污水坑中。

        巫铁身后,一名青丘尉氏的青年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甚至巫铁都来不及制止,这青年就犹如疯魔一样窜出了城墙。他凌空跃起百来丈高,然后一刀向着那放声大笑的红胡须汉子劈了下去。

        红胡须汉子身上神光缭绕,十方屠灭甲的投影冉冉显出,他伸出左手,一巴掌轻松接住了尉氏青年的大刀,手掌随意一扭,天道神兵级的大刀就被他随手折断,半截刀身被他用力插进了尉氏青年的胸膛。

        尉氏青年重重的摔倒在地,他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一边吐血,一边看向了滚落污水坑的老人头颅。

        “老祖……老祖……”

        几个大武将领走了上来,手中刀枪剑戟各色兵器齐齐落下,将那尉氏青年斩杀当场。

        一颗新鲜的头颅被码放在了那座较大的京观上,一众大武将领相互看看,同时‘哈哈哈’的疯狂大笑起来。

        “城里的,这里面,或许有你们家的先人,你们就不出来好生认认亲?”

        黑胡子大汉笑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他指着城墙上站着的巫铁,放声笑道:“你们,就不出来,给这些废物收拾收拾?”

        巫铁按着城墙垛儿,冷冷的看了看这些大武的汉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你们,不许出城,据城死守。”

        “本王,出城接应各家族人……嗯,赵襄、李广,你们这些各族长辈,约束好这些小家伙。不管他们是哪家的,谁敢出城,只管往死里揍。只要不打死,随便打就是。”

        冷笑一声,巫铁‘噌’的一下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冷然道:“本王出来了,你们想怎么玩?来,本王陪你们玩玩。”

        两座京观,真正触发了巫铁的怒火。

        生死决斗,双方别无选择,只能是你死我活……但是,砍下人头垒成京观,这就太过分了。

        大武。

        巫铁怎可能让这样的国家赢了这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