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章 结城

第六百八十章 结城

        寒江剑出,剑芒如龙,笼罩百里。

        一如之前的那一拳,巫铁只出了一剑,剑芒中却有日出月落,有星辰列张,有山川河岳,有春秋轮回,更有刀山剑林,有火海油锅……

        天地间,凡人所能想、所能知的,都在这剑芒中若隐若现。

        巫铁已经彻底融入本身法体的,自然就清晰如实物;那些尚未融入法体的,则是飘忽飘渺,犹如幻梦。

        一剑出,如一座包容万象的小世界笼罩下来。

        一剑出,顷刻间巫铁体内所有法力消耗殆尽。

        一剑出,万丈神胎也变得光芒黯淡神光不复。

        这是倾尽全力的一剑。

        ‘咔嚓’一声,一如巫铁之前的手臂一样,寒江剑堂堂一件品级不凡的先天灵兵,居然无法承受巫铁注入其中的大道奥义,硬生生从剑尖到剑柄,崩开了一条笔直的裂痕。

        百里内,一众大武神国的神明境老祖身体僵硬,面带惊惧之色看向了天空。

        打神鞭高悬虚空,紫气金光笼罩百里,禁锢了虚空和时间,让他们的动作变得极其的缓慢和僵硬,好似生锈的铁傀儡一般,动作透着一股子荒谬滑稽的味道。

        寒江剑卷起漫天剑芒落下,刺耳的剑鸣声震得四周山峰剧烈震荡,一层层笼罩在山峰、大地上的血光被剑芒削去,大片血雾血气升腾而起,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下一瞬间,两道光柱冲天而起,两名大武老祖被一剑枭首。

        数十名半步神明境的大武将领则是在剑芒中粉身碎骨,连一声惊呼都没能来得及留下。

        唯有修为最高的一名大武老祖歇斯底里的,通体燃烧着血色烈焰,硬生生的燃烧神魂和精血,从体内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反噬力道。

        巫铁的一缕剑芒落下,血色烈焰硬生生化为一团血色莲花托住了剑芒。

        剑芒一旋,三片血色莲花瓣飘落,这个大武老祖的脸色骤然变得憔悴异常,浑身毛孔都有粘稠的血浆缓缓渗出,弹指间就变成了一具血人。

        就是阻碍了剑芒这短暂的一瞬间,这大武老祖抬头,望天,向天空低沉的嘶吼,念诵了一声咒语。

        他头顶一道光流冲天而起,他直接献祭了自己一半的神魂。

        惨厉的嘶吼声中,极高的天穹之上,一道流光快若闪电呼啸落下,‘轰’的一声落在了他的身上。一圈圈神光、气浪朝着四周疯狂的扩散开来,巫铁挥出的剑芒一缕缕的崩碎、消散,打神鞭也被震得摇摇晃晃的飞起来老高,紫气金光被一扫而空。

        巨大的爆炸将两个重伤的伍氏老祖撕扯得支离破碎,又是两根巨大的光柱冲天飞起。

        巫铁、李广、赵襄等人首当其冲,被神光、气浪冲得宛如风中落叶一样,身不由己的向后飞起,一路翻滚着向后飞出上百里远。

        献祭了一半神魂的大武老祖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发出濒死野兽一般难听的痛苦嚎叫声。他哆嗦着,身上凭空出现了一套黑底血纹的瑰丽战甲,其造型狰狞而邪异,充满了扭曲怪异的异族风情。

        ‘咯咯咯’的怪笑着,大武老祖忌惮异常的看了一眼巫铁等人飞出的方向,大踏步的朝着刚才被追杀的几个大魏老祖冲了过去。

        手起拳落,拳头上锋利的尖锐凸起狠狠的轰在了几个大魏老祖的身上。

        又是几根光柱冲天飞起。

        小小的山谷中,一根根光柱如龙直冲高空。极高的穹顶之下,隐隐传来了惊喜若狂的欢呼声,那是所谓的神灵正在收割这些战死神明境老祖的神魂。

        “安王……霍雄……老夫记住你了。”大武老祖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双眼瞳孔时而收缩、时而扩散的,身体摇摇摆摆的向着远处撒腿狂奔逃窜。

        为了自救,瞬间献祭一半神魂,换取了蛮神一族至尊神器十方屠灭甲的全力救援。

        至尊神器的投影瞬息间降临,果然逼退了巫铁等人,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一半神魂的损耗,让这大武老祖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边逃跑,一边将一瓶一瓶的大道宝丹磕豆子一样倒进嘴里,大武老祖眉心一点血光闪烁,狂暴、混乱的神魂波动朝着四周疯狂的叫嚣着:“安王霍雄,等着瞧……老夫和你不死不休……等老夫纠集族人,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得到十方屠灭甲的加持,这个大武老祖的神魂波动变得极其强横,轻松穿破了决斗战场上密布的血雾,传出了上千里。

        巫铁等人被十方屠灭甲降临时爆发的冲击轰出百里之遥,他们好容易稳住了身形,就猛地听到了这大武老祖充满怨气和仇恨的宣言。

        巫铁看了一眼右手已经裂开的寒江剑,冷然一笑。

        “是么?本王也是这般想的。”巫铁厉声高呼:“不过,本王不需要纠集族人。”

        深深一吸气,巫铁身边的光线就骤然一暗。决斗战场的天地元能稀薄到了极点,就算是一个普通命池境的修士,都会一次搬运就吸光方圆百里虚空中的游离元能。

        巫铁全力呼吸,头顶就隐隐出现了一个稀薄的云旋,可见一丝丝稀薄的天地元能不断的被他一口吞下。

        下一瞬间,巫铁脚下的大地硬生生消失了数十里大小、厚达里许的一大块。

        大地,岩石,戊土属性,乃后天戊土之力凝聚成形……巫铁身后黑白二色灵光大盛,先天阴阳二气化为一个巨大的磨盘,将这一块大地生生磨得粉碎。

        化后天为先天,化有形为无形,化物质为能量……

        逆转先天后天,硬生生以五行轮回生克之大道,将这一大块岩层化为一团精纯磅礴的天地元能。

        光芒黯淡的神胎骤然亮起,这一大团天地元能被巫铁神胎一口吞下,随后一股狂潮般的精纯法力从神胎中喷出,瞬间充斥全身。巫铁身后黑白、五彩,一共七色神光亮起,随后一缕缕神光顺着他的手臂,疯狂注入了寒江剑。

        “剑!”巫铁长啸一声。

        这些日子,他领悟的剑道全盘铭刻在了寒江剑中。

        这些日子,他借助巫金、巫银、巫铜,还有十二万本家兄弟的力量,参悟出的天地大道全部注入寒江剑中。

        天地万物,都可为剑。

        神胎后,玉碟投影上一抹剑影若隐若现,玉碟边缘一片片莲叶无风自动,爆发出无量神光,每一片莲叶上都有一抹剑影铿锵轰鸣。

        “天地,为剑。”巫铁眯着眼微笑:“此剑之名……诛、戮、陷、绝……四剑合一。”

        源自血脉深处,曾经有过的记忆。

        源自《元始经》,包容万象的元始经。

        一门曾经在太古神话时代出现过的无上剑技,在这一刻,跨越无穷的岁月长河,借助巫铁之手,通过巫铁之躯,驾临铿锵震鸣的寒江剑。

        可怜寒江剑,他不过是一柄品质不错的先天灵兵,如何承受得这股可怕的、足以毁灭万物的剑意?

        天地万物凝聚成这一剑。

        天地万物,也会被这一剑摧毁。

        这是一门将剑道的毁灭和杀伤力推演到极致,追求至强杀伤的剑技。

        巫铁……不过初窥门径。

        他的血脉记忆中,有关这门剑技的零星记忆在苏醒,一股神奇的造化之力,正在让这些零星记忆不断完善、不断复原,从而极大的增强巫铁手中凝聚的剑意。

        寒江剑终于崩碎,从有形有质的先天灵兵,崩解成了最细微的粒子。

        无数细小的粒子充斥着可怕的力量,爆发出夺目的神光,而神光被巫铁释放的剑意禁锢着,依旧维持着寒江剑的形态。

        体内刚刚恢复的法力再次消耗一空,巫铁紧握光芒化的剑柄,可怕的剑意从剑柄中喷出,他的手掌血肉被硬生生磨灭,剑意摧折手掌骨骼,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大片火星不断冒出来。

        李广、赵襄等人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巫铁。

        这等情况,他们并不陌生——各大将门,各大门阀,有那惊才绝艳的天才,将自身血脉挖掘到极致,将祖传的血脉提炼到极致时,总能有人从血脉记忆中获取一些太古先祖曾经拥有的逆天神通、恐怖秘术。

        但是巫铁究竟是从他的血脉记忆中得到了什么?

        这一剑还没斩出,已经让李广、赵襄等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剑,这剑中的剑意,似乎就是‘毁灭’的本尊所化,他们正在面对‘毁灭’一道的本体。

        “去!”巫铁变异了不知道多少次,先天灵兵都伤损不得的指骨终于裂开,剧痛袭来,他的眼前骤然一黑。

        这一剑若是再不斩出去,巫铁怕是就无力斩出。

        到时候剑意爆发,巫铁或许还能幸存,他身边的李广等人都会被爆发的剑意干掉。

        只是,巫铁的手想要动弹,却无力挥动一下。

        “助我一臂之力……我无力挥剑。”巫铁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莫名尴尬的境界——他从没想过,他将自己领悟的天地大道全部融入自己参悟的剑道,居然会引发如此尴尬和恐怖的场景。

        李玄龟、袁麒麟第一时间冲到巫铁身后,两人手按巫铁肩膀,倾尽全力的,瞬间将自身的全部法力注入巫铁体内。

        巫铁身躯膨胀起来,两道庞大的法力让他的身躯骤然膨胀到十丈高下,李玄龟、袁麒麟十余万年苦修积蓄的庞大法力充满了巫铁干瘪空虚的身体,让他重新充满了力量。

        “去!”巫铁嘶声长啸,倾尽全力挥动右臂,朝着那大武老祖神魂波动传来的方向投掷了过去。

        一道黯淡的剑光冲天飞起,然后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带起一道华丽的弧线,带着可怕的破空轰鸣声直入高空,随后朝着那正在踉跄逃窜、大声咒骂的大武老祖狠狠落下。

        剑光落下的一瞬间,虚空中好似多了一颗太阳。

        逃窜的大武老祖嘶声尖叫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头顶那落下的一抹剑芒。

        ‘噗嗤’一声,淡淡的剑芒穿透了大武老祖头上那造型奇异,狰狞邪异的十方屠灭甲的重盔,在头盔正中打出了一个细小的剑痕。

        ‘噗’的一声脆响,大武老祖的神躯瞬间湮灭。

        一套十方屠灭甲的投影分身空荡荡的,呆呆的杵在地上,过了大概能有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就听刺耳的碎裂声传来,这套投影分身居然一丝丝的崩解,最终化为无数光点崩散天地之间。

        黑漆漆的无垠虚空中,传来了炽巟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蛮神一族至尊神器十方屠灭甲,居然被湮灭了一丝本源……虽然相比威力无穷的十方屠灭甲,这一丝本源的损耗微不足道,只需要少许时间就能恢复,但是居然有人胆敢冒犯蛮神一族的至尊神器!

        炽巟将巫铁列入了必杀名单,歇斯底里的赌咒发誓,一定要将巫铁挫骨扬灰。

        决斗战场上,巫铁看着李广、赵襄、项飞羽等人大把大把的发出预警的令信,一条条火光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飞出。

        逐渐的,就有李氏、赵氏、项氏的族人,连带着其他的青丘将门的族人朝着这边赶来汇合。

        巫铁挑选了一处易守难攻的山地,墨家老祖墨云亲自出手,连同一众墨家族人,将他们炼制的数百套随身军城串联一体,化为一座恢弘的雄城,将好几座大山都包裹在了里面。

        巍峨的军城绵延数十里,内有无数机关、禁制,密布无数陷阱、阵法,更有大量战傀隐藏其中。在军城内外,一座座墨家秘制的重型军械隐藏在厚厚的金属城墙内,这些重型军械都是墨家高手锻造而成,甚至有着威胁神明境一二重天大能的威力。

        这样的重型军械数以千计,若是上千军械齐齐发动,就算是神明境三四重天的老祖,也不敢正面对抗。

        以七大散人为代表的七大门阀,其中的郦氏精通水脉牵引之术,和上通天文、下识地理的袁氏一并,两家联手,将四周水脉一一牵引了过来,在军城附近布下了一座气势恢宏的万龙治水大阵,大阵和军城融为一体,大片水汽升腾,隐隐有鱼龙曼妙之相。

        零零散散的,被大武神国打得焦头烂额的青丘、大魏逐次有人来投,进驻这座军城。

        数日后,军城中外来的神明境老祖已经有数十人之众,而半步神明境的各家子弟,则是有了八九百人之多。

        而且大家呼朋唤友的,不断发放令信,还有更多的人向这边汇合过来。

        这一日,一声惊雷响起,一支大武神国的队伍出现在军城百里外,他们肆无忌惮的站在一座大山之巅,朝着军城的方向张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