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困境

第六百七十九章 困境

        巫铁一拳打出的时候,神胎放出无数道神光,丝丝缕缕照得识海通明。

        神胎后方,玉碟投影剧烈震荡,三千大莲叶、八万四千小莲叶齐齐亮起,一缕缕玄妙玄奥的道韵化为龙形光影,围绕着玉碟投影急速飞舞。

        浑身筋骨震荡,如铜钟,如雷鸣,如海啸,如天崩地裂,如天柱倾塌,如宇宙崩灭,就听一声巨响,巫铁面前的黑毛大汉一声惨嚎,身上甲胄被巫铁体内传出的巨响震得粉碎。

        除开自身的那件九炼仙兵级的甲胄,黑毛大汉身上,还披挂着蛮神一族十方屠灭甲的投影。

        这投影的甲胄,让黑毛大汉以半步神明境的修为,拥有了神明境五重天的力量。

        这投影,也被巫铁体内一声巨响炸得支离破碎,化为点点萤火幽光四处飘散开。

        巫铁握拳,一拳打出。

        黑毛大汉瞪大眼睛,浑身僵硬看着巫铁的拳。

        空间凝固,时间冻结,虚空在崩碎,五行在崩解,这一拳轰出的时候,好似天地间所有的大道法则都集中在了这一拳上。

        这是如此圆满的一拳,圆满到巫铁的拳头都承受不住这‘拳劲’和‘拳意’,黑毛大汉看到巫铁的拳头上,皮开肉绽,露出了暗沉沉宛如琉璃的骨骼。

        下一瞬间,巫铁的拳头消失了。

        黑毛大汉的两颗眼珠直接湮灭。

        巫铁的拳意摧毁了他的眼珠,无形的拳劲透过他的眼眶,侵入了他的身体。

        黑毛大汉‘看到’了一座山,一座弥天极地、好似撑起了整个天地宇宙的大山。

        山上有刀,有枪,有剑,有弓,有天地间寻常人所能想象到的所有兵器,还有无数奇形怪状的兵器虚影在山峰上若隐若现。

        这一拳轰下来,不像是一拳轰下来,而是好像天地间无数的兵器,同时朝着这黑毛大汉发出了凌厉一击。

        一声脆响,黑毛大汉消失了,彻底消失,湮灭得干干净净,连一缕青烟都没剩下。

        巫铁的拳头上喷出一抹黯淡的光影,笔直的向前飞出。

        拳影所过之处,虚空凝固,时间冻结,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都好似在崩毁,在湮灭,在破碎成最原始最细小的微粒后,重新组合在一起,组合成一种无上的‘道’。

        黑毛大汉的两个同伴目瞪口呆的看着巫铁挥出的,朝着他们扑面袭来的拳影。

        他们身上的十方屠灭甲的投影,他们自身的甲胄,他们身上所有的防御秘宝,连带着他们的身躯,他们的神魂,他们的一切,被拳影微微擦了一下,就此消失了。

        拳影破空,向前突袭十里,巫铁的胳膊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他心念一动,竭力收拳。

        拳影消散,虚空中留下了一条长达十里,肉眼清晰可见的拳痕烙印。

        虚空好似凝胶,拳痕烙印就好像有人用烧红的老铁,在凝胶中烙出了十里长的瘢痕。

        巫铁收拳,拳影消散后,这条拳痕烙印在虚空中顽强的存在了足足三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缓缓的消散。天地间罡风皱起,四面八方的天地元能翻滚着袭来,不断的填补进拳痕原本所在的虚空。

        巫铁这一拳,将那拳头粗细、十里长的虚空彻底毁灭。

        天地元能带着无数道韵法则翻滚而来,这是这一方天地在自行修复巫铁在虚空中打出的伤口。

        飓风翻滚,小小一条拳印吞噬天地元能造成的巨大动静,令得李玄龟、袁麒麟都有点立足不稳,他们毕竟是法修,肉身可没有项飞羽他们这么结实。

        刚刚被踩在地上挣扎的阿磐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啪嗒’一声,一个鞋底从他头上掉了下来。

        刚刚踩着他脑袋的大武将领,彻底的烟消云散,这个鞋底子,是他留在人间的唯一遗物。

        阿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巫铁对拳意的控制是如此的精妙,如此的完美,如果刚才巫铁的那一拳,只要拳意稍稍的向下划过三寸,阿磐的脑袋也就随之湮灭了。

        赵襄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巫铁。

        黑毛大汉在内的三个大武将领,他们得到十方屠灭甲的加持后,他们的战力,绝对是神明境五重天的标准。

        虽然因为他们自身体质的缘故,他们或许无法将这股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可是,巫铁一拳摧毁了三个神明境五重天的战力,这也太离谱、太不讲道理了一些罢?

        “九转玄功,有这么霸道?”李广差点失手将手中的箭轰了出去。

        “没听说啊,怎么可能呢?”赵襄干巴巴的笑着:“太古禁忌功法虽然难得,可是,这么多年来,无论之前的大晋皇族,还是各大将门,每隔数百年,总还有三五个幸运的小家伙,得到太古禁忌功法的修炼法门……”

        “没这么离谱啊。”赵襄觉得自己有点头晕。

        三个神明境五重天的强战力,放在三国也是高端战力了,各家的太上老祖,差不多实力最强的也就是这个水平,结果呢,被一拳轰爆了。

        也就是说,巫铁也能一拳轰杀他们?

        骤然间,赵襄、李广、项飞羽、项飞邪几个,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这精气神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一个个傻呵呵的相互挤眉弄眼的笑着。

        如此实力……如此恐怖的实力……做他们的主上,他们心中是没有半点儿怨气了。

        嘿,或许,这还是他们各家的一个机会?

        李玄龟很得意的向袁麒麟、马良抛了个媚眼:“如何?老夫的卜算,是万万不会错的,主上神威,真正是,匪夷所思啊。”

        感慨了一声,李玄龟赞叹道:“一拳轰出,不仅能击杀强敌,还能将自己的胳膊弄得重伤,啧……主上,老夫这里有极品的伤药,哎,这可是扁氏的太上老祖亲自炼制的‘补天膏’!”

        拎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玉瓶,李玄龟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巫铁身边,小心翼翼的将一瓶子淡青色、犹如玉髓的膏药涂在巫铁的右臂上。

        巫铁刚刚一拳轰出,他的右臂从肩膀到拳头,肌肤崩裂犹如破碎的瓷器,横七竖八出现了上百条深可及骨的伤口。

        那一拳的拳意过于强大,过于‘圆满’,几乎包容了整个天地宇宙所有的大道法则,巫铁的那一拳,妄图以一己之躯包容天地,他如今的身躯,哪里能够承受这样的力量?

        如果不是他收敛得快,刚刚被轰爆的不仅仅是那三个倒霉蛋,就连巫铁自己的胳膊,都要被彻底湮灭了。

        补天膏涂抹在伤口上,凉沁沁的颇为舒适。

        眼看着膏药一丝丝沁入伤口,伤口附近的血肉蠕动着,一点点的缓慢愈合。

        巫铁眯着眼,默默的催动神魂之力,收敛伤口附近残余的拳意。一丝丝大道道韵被神胎收回,伤口愈合的速度开始迅速提升。

        “带上他们,然后……你们赶紧想办法,召集各家的族人。”巫铁沉声道:“三个半步神明境,就能提升到神明境五重天的修为……那么,大武神国的那些神明境老祖,他们会得到多大的提升?”

        赵襄、李广、项飞羽等人脸色骤然惨变,他们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看着趴在地上的阿磐,看着他身上被暴力撕扯掉手臂留下来的伤口,只觉一股寒意从头顶直冲脚底,浑身骨髓都差点冻结了。

        “我们的族人……大武神国的这群……杂碎。”

        李广说话的时候,声音哆嗦得厉害。

        大家进入决斗战场,各家族人都被随机传送到四面八方……如果他们的族人,都和赵氏的阿虎、阿磐一样,碰到了大武神国的这些家伙,怕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也顾不得慢悠悠的踏云飞行了,包括李玄龟、袁麒麟,也都脱去了宽松的道袍,换上了紧身的战袍,披挂上了甲胄,一溜烟的跟在巫铁身后撒腿狂奔。

        在这决斗战场,依靠肉体力量奔跑,实在是比遁光快了太多太多。

        阿虎、阿磐几个赵氏的年轻人受了重伤,服药后伤势也一时不得痊愈,巫铁干脆将他们收进了墨家打造的随身洞府,让他们和大魏十三门阀的人蹲在了一块儿。

        反正赵襄已经投奔了巫铁,赵氏满门也逃不过巫铁的掌握,大家未来都是一家人,让这些赵氏的年轻人先和大魏的这些人熟悉一下,也是好事。

        向前狂奔了不过两百来里地,巫铁等人的正前方,不过十几里远的地方,就在一座山头后面,一道光柱冲天飞起,随之传来了一阵疯狂的大笑声。

        巫铁等人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急忙再次加快了速度。

        ‘呼呼呼’三声响,又是三根光柱冲天而起,巫铁等人不由得相顾骇然。

        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一下子陨落了四个神明境的高手?

        巫铁一声长啸,猛地跃起千多丈高,一步跨过了前方山峰。

        身体还在向下坠落的时候,就看到下方三名大武神国的神明境老祖,正在攻击两名青丘伍氏的老祖。

        山脚下是一个小小的山谷,四根光柱几乎笼罩了整个山谷,两名伍氏老祖遍体鳞伤,有一人的胸腹被破开了一个水桶粗细的透明窟窿,动作变得极其的僵硬缓慢,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

        明摆着,刚才是三名大武神国的神明境老祖,他们以三对六,悍然斩杀了四名对手。

        以少打多,却能有如此战果,甚至六位神明境老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

        “打!”巫铁一声大喝,打神鞭抖手打了出去。

        比打神鞭更快的,是五行神光,就看到五色神光洪流犹如天河倒卷,呼啸着当头砸了下去,朝着三名大武老祖就是重重一卷。

        三名大武老祖身上喷出浓郁的血光,他们同时低沉的呼啸了一声,五行神光将他们硬生生提起来百来丈高,但是他们猛地一挣,巫铁身体一震,他们三人又重新落回地面。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李广紧跟在巫铁身后窜了过来,他站在山顶,弹指间就是三支箭矢脱弦而出。

        三支闪耀着符文光芒的箭矢化为流光,刁钻狠辣的直刺三个大武老祖的喉结要害。

        两名身受重伤的伍氏老祖齐声欢呼:“老李,干得漂亮……该死,小心他们……他们实力有古怪。”

        箭矢呼啸而去,三名大武老祖齐声冷笑,他们不闪不避的,任凭三支箭矢命中自己喉结。只听巨响声中,三支箭矢炸开,纯金属种铸造的箭杆炸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他们的喉结上却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李广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瞪大眼犹如见鬼一样盯着三个敌人。

        以他的修为,他射出的箭矢,就算是实力比他强得多的敌人,也不敢硬受。但是眼前这三位,那是李广的老熟人,往年在三国战场上交手过的老对手了。

        三人的修为,比起李广还弱了一筹,李广的箭,怎可能连他们的油皮都伤不到?

        “此战,尔等当亡。”三位大武老祖齐声狂笑,笑声无比的猖狂和暴虐。

        打神鞭已经当头落下,紫气金光笼罩虚空,禁锢了空间,冻结了时间。

        打神鞭重重的一击落在了一名大巫老祖的头顶,就听一声巨响,这老祖被硬生生砸得跪倒在地,七窍中缓缓有鲜血流淌出来,但是他摇摇摆摆的,居然硬生生的又站了起来,站直了身体。

        “有神灵庇护,小儿,你如何能伤我?”那被打神鞭猛砸了一记的大武老祖歇斯底里的笑着。

        他迈开大步,拎着一柄重剑直奔巫铁而来。

        而另外两位大武老祖,居然就没把巫铁和李广放在心上,他们挥动兵器,继续朝着两个伍氏老祖冲了过去。

        五行神光再次落下,三位大武老祖的动作骤然一僵。

        五行神光配合打神鞭的禁锢之力,四周被血光笼罩的山峰都剧烈的摇晃起来,一座座山峰大有被连根拔起之势。三位大武老祖面色惊骇、同时满心无法理解的看着巫铁——区区半步神明境,哪里来的如此神通,如此伟力?

        ‘咚’的一声巨响传来,四五个浑身是血的大魏老祖踉跄着,相互搀扶着绕过一个山脚,摇摇摆摆的朝着这边跑来。

        在他们身后,数十名修为只有半步神明境,但是身上气息强得可怕的大武将领大声狂笑,趾高气扬的犹如出游狩猎一般,拎着刀枪剑戟,不紧不慢的,带着十成十的恶意和戏谑,跟着几个大魏的老祖追了上来。

        “老家伙,跑,往哪里跑?”

        “你们跑到哪里,都是死定了……”

        “嘿,看我这一箭,中!”

        一名大魏老祖一声惨嚎,一支箭矢带着一抹寒光洞穿了他的小腿,将他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李玄龟和袁麒麟翻过山头,来到巫铁身后。

        看着远处被人当做猎物戏弄、猎杀的大魏老祖,两人同时哀鸣了一声。

        物伤其类,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