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诸神的追杀令

第六百七十八章 诸神的追杀令

        一条小小的飞舟慢悠悠的向前飞行,巫铁坐在船头,李玄龟、袁麒麟在烹茶,项飞羽、赵襄、李广在喝酒,马良手持一支毛笔,神经叨叨的在空气中写写画画。

        项飞邪和赵家一位老祖控制着飞舟,漫无目标的在离地数百丈的高度向前飞行,绕过一座座巨大的山岭。

        战场中,这些山峰最矮也有千丈高下,最高能有近万丈高,小小的飞舟只能算是在山脚附近的低空航行。

        狂风呼啸而过,高处血雾翻滚,重重山峦之间,浓密的丛林随风乱舞,偶尔有山间老猿发出尖锐的嘶吼声,引起无数飞禽惊慌失措的嘶声鸣叫。

        空气中充斥着近乎实质的杀意,四面八方都隐隐有震波传来,到处都有人在交手。

        血雾屏蔽了神魂之力,以巫铁的神胎之强,他的神魂之力也只能外放数百丈,李玄龟他们这些神明境的老祖,神魂之力居然只能扩散出百丈不到。

        谁也不知道在远处交手的人都是谁,飞舟只能随意乱飞,‘随缘’的去找人。

        飞舟上,一座座小型的阵法禁制浮现,犹如齿轮一样紧密抱在一团的阵法禁制急速的旋转着,快速消耗着元能熔炉中的元晶。

        饶是如此,飞舟的速度也只是比施展遁法稍微快一些,大概能达到日行三千里的水平。

        飞舟内的飞行阵法,有九成以上的动力虚耗,被弥漫在空中的血色雾气给凭空吞噬了。

        向前飞行了数十里地,几条慢悠悠的灵光从上方坠落下来,赵襄一挥手,灵光就自行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凝神朝着手中的几枚玉符望了一眼,急忙说道:“主上,赵氏有几个儿郎,在前方遇敌。”

        赵襄悻悻然的骂了几句。

        这该死的决斗战场,不仅仅是遁光速度被极大的压制了,就连预警求救的令信的速度,也被压制到了极致。几个赵氏儿郎就在数十里外遇敌,这令信居然飞了一盏茶时间。

        平日里,这种最紧急的求救令信,瞬息万里不过是最普通平常的事情啊。

        巫铁一声唿哨,大袖一卷,就收起了飞舟。

        包括李玄龟、袁麒麟和马良在内,大家也都放弃了遁法,撒开双腿朝着令信飞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马良一边狂奔,一边挥动着毛笔,在面前空气中写写画画,同时‘叽叽咕咕’的抱怨着:“要说,老夫好些年没有用双腿赶路过了……这破地方,诸神何其不公?”

        话没说完,马良一脚绊在一块大石头上,‘啪’的一下摔了个结结实实、清脆异常的狗吃-屎。

        堂堂大魏马氏的太上老祖,四肢摊开,平平的镶嵌在了泥地中,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巫铁一行人没回头,也没一人看向马良,只是项飞羽几个青丘将门老祖同时露出了矜持的、微妙的笑容。

        马良利索的翻身而起,收起了毛笔,也不在空气中写写画画了,而是老老实实的,紧跟在巫铁身后,很卖力的凭借体力向前狂奔。

        虽然是法修,但是毕竟是神明境三重天以上的修为,神躯淬炼得也颇有几分力量,奔跑的速度虽然不如巫铁等人,倒也不慢,起码比施展遁术慢吞吞的凌空飞行快多了。

        狂奔数十里,绕过前方一个山脚,‘轰’的一声响,一条人影破空飞来,就在巫铁前方百来丈的地方,一头撞在了一块大石上。

        大石上血光闪烁,人影身上甲胄崩裂飞溅,碎片打得山石‘砰砰’直响。那人的两条胳膊奇异的扭曲着,手中紧握的长枪闪烁着刺眼的光芒,赫然已经从正中断裂开来,双手只是分别握着一截枪杆。

        “阿虎。”赵襄怒骂了一声,一个箭步抢到巫铁前面,闪身到了那人影身边,小心的托起他的上半身,将一颗大道宝丹喂进他的嘴里。

        “太伯祖……”那被赵襄称之为阿虎的青年身体微微抽搐着,浑身上下起码有数十个地方在不断的流出血来。

        只是将门体修肉身强横,五脏六腑崩碎了都一时不得死,加上赵襄喂下去的一颗大道宝丹,这青年阿虎的气息逐渐稳定下来,然后从奄奄一息迅速的增强。

        “太伯祖……大武的这群杂碎,他们古怪得很。”阿虎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丢下手中两截断枪,双臂一抖,折断扭曲的手臂骨骼‘咔咔’几声拼凑上,然后借助宝丹之力开始修复骨骼。

        ‘咚咚咚’连续三声响,三条人影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和阿虎一样被重击打飞,一头撞在了山石上。

        三个被打飞的青年年龄和阿虎都差不多,修为也相差仿佛,都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

        他们同样是浑身甲胄崩碎,手中兵器断折,浑身受创数十处,一边流血,一边吐血,躺在地上浑身微微抽搐,却半天都行动不得。

        这三个青年,也都是赵氏子弟,赵襄急忙冲过去,给他们也灌下了一颗救命的宝丹。

        “呵呵,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不过,你们青丘的人,不行。”一个讥诮的声音从数百丈外传来:“当年,大晋还在的时候,你们乃抗揍一些……大晋没了,换成你们青丘,你们怎么一下子就变软蛋了?”

        巫铁看了过去。

        数百丈外,三名大武将领正‘桀桀’怪笑,其中一人的脚下,赫然正踩着一个赵氏的青年子弟。

        那青年的伤可比阿虎重太多了,他的两条手臂都是齐着肩膀断折,看伤口粗糙的模样,分明不是被利器斩断,而是被人暴力的将手臂硬生生撕扯了下来。

        伤口血如泉涌,那赵氏青年却也悍勇,虽然被人踩着脑袋硬生生踩在地上,他的身体还在疯狂的扭动挣扎,嘴里更是破口大骂不止。

        “小子,你们胆量很大。”赵襄救治了四个本家晚辈,这才站起身来,看向了那三个大武将领。

        见到被踩在地上,手臂被人暴力扯下来的本家儿郎,赵襄冷然一笑:“阿磐啊,忍着点痛,等会儿,太伯祖让你亲自报仇……呵呵,他们怎么断你双臂的,你就如何断了他们五肢。”

        巫铁停下脚步,站在一块大石上,冷眼看着那三个大武青年。

        李广站在巫铁身后百来丈的地方,慢悠悠的掏出长弓,将三支长箭搭在了弓弦上。

        项飞羽、项飞邪一左一右,相隔数百丈远,犹如老虎钳子一样,将那三个大武将领钳制在了中间位置,他们任何一人只要一个飞扑,就能轻松攻击到三人。

        李玄龟、袁麒麟和马良则是远远的站着,相隔数百丈,站在一座小山的山脚下,朝着这边笑着比划着。

        分明已经是陷入重围的样子,赵襄也好,李广也好,乃至项飞羽、项飞邪他们,任何一人都能反掌之间轻松灭杀那三人。

        可是三位大武神国的半步神明境的青年将领,他们丝毫不惧的,好整以暇的在那里笑着。

        “老家伙看着有点面熟啊……嗯,想起来了,咱们从小被逼着背诵的大晋将门谱系中,有你这个老家伙的画像。赵氏太上赵襄……嘿,没错吧?”

        一名身高一丈五尺左右,生得遍体黑毛犹如黑熊成精的大汉大笑了起来,他指着赵襄说道:“嗯,没错,你是赵襄……果然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笑着摇摇头,这大汉又朝着李广等人指点了起来:“嗯,手持长弓,李广,李家太上……还有项飞羽、项飞邪两位老爷子,你们大名鼎鼎啊,我们以前在战场上,偷偷摸摸从远处见过你们几次。”

        “不过,比起身份,你们两位项家的老爷子,差了点。”

        “啧,啧,大阵仗,真是……唷,这位是……安王霍雄吧?发达了,发达了,真是发达了!”

        黑毛大汉兴奋异常的指着巫铁大吼了起来:“两位兄弟,看好嘿,大肥羊,大肥羊,安王霍雄在这里……这话是怎么说的?天上真会掉馅饼下来。”

        赵襄等人同时冷哼了一声。

        这三个大武的青年将领,未免太狂妄了一些,面对四位神明境老祖,他们居然敢如此放肆的指指点点?而且语气之间丝毫不见任何尊敬,果然大武的这群野蛮人,他们的家教很成问题。

        巫铁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本王?大肥羊?天上掉馅饼?三位,你们……喝多了吧?”

        赵襄、李广等人同时笑了起来,就连李玄龟、袁麒麟这两个平日里轻易不动颜色的老神棍,也都‘呵呵呵’的笑得无比的开心。

        三个半步神明境的小家伙,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的‘主上’是大肥羊?

        这就好像三只小兔崽子,当着一群猛虎的面,说这群饿狼环卫的一头恶龙是天上掉下来的胡萝卜一样。

        可笑!

        “荒唐。”赵襄突然大喝了一声:“武霸是怎么教训自家晚辈的?就算我们是敌国关系,应有的上下尊卑,你们也一点儿都不懂么?”

        “上下尊卑?”遍体黑毛的昂然大汉狂笑了起来:“你们也配?”

        一声大吼,黑毛大汉身边空气突然炸开,他脚下大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一步横跨虚空,然后一拳朝着巫铁的胸口打了过来。

        这一拳袭来,虚空扭曲,大地震荡,漫天血雾被他这一拳牵扯,化为一头狰狞的魔兽头像,发出刺耳的、勾魂夺魄的惨烈嘶吼声,当头朝着巫铁吞噬了下来。

        巫铁只觉眼前骤然漆黑。

        天空好似崩塌了,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彻底消失,唯有一个巨大的拳头带着无边的杀意袭来。

        这不是半步神明境应有的能耐。

        这一拳,完全逼退了巫铁身边所有的有形、无形的存在,天地大道都为之混乱不堪,天地之间,好似只有这杀意冲天、无比霸道的一拳。

        狂暴的力量,绝对的力量,至高无上的力量!

        最纯粹的肉体的蛮横暴力,化为这足以泯灭万物的一拳朝着巫铁打了下来。

        “这不是……”巫铁想要说这不是这个黑毛大汉应有的力量。

        但是飓风扑面而来,巫铁只能勉强出口三个字,就被飓风将剩下的话逼回了嘴里。

        巫铁恼怒的举起了双臂,手臂交叉护在了胸前。

        一声巨响,重拳轰在巫铁交叉的手臂上,一股匪夷所思的巨大力量袭来,巫铁脚下的巨石轰然碎裂——就算被决斗战场的血光牢牢保护着,这块巨石依旧被震得碎裂爆开。

        巫铁的身体化为流星,朝着后方笔直飚射,瞬息间划过数里距离,一头撞在了身后的大山上。

        大山表面血光剧烈的震荡着,不断发出沉闷如雷的巨响。

        巫铁的身体撞碎了血光,一头扎进了大山山体,然后洞穿山体,从山峰的另外一侧飞了出来。

        黑毛大汉站在巫铁刚才所在的地方,不由得仰天大笑:“这种力量,这种绝对的力量,安王霍雄,杀你可否足够?”

        赵襄等人脸色惨变。

        这种力量……这黑毛大汉自身修为分明只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比起赵襄口中的阿虎、阿磐几个赵氏儿郎还要略差了一丝的修为,但是他们爆发出的战斗力,分明达到了神明境五重天的水平。

        神明境五重天,这在三国的老祖当中,也算是顶尖的存在了。

        “主上……”项飞邪脾气最为火爆,也最为焦躁,他当即大吼了起来。

        黑毛大汉和他的两个同伴同时呆了一下。

        啥情况?

        项飞邪叫‘安王霍雄’为‘主上’?

        呃,按照常理来说,青丘的将门将领们,他们只有也只能有一个主上,那就是青丘神皇令狐青青啊!

        项飞邪称呼巫铁为‘主上’……他们这是要造反不成?

        巫铁被一击打飞,身体撞穿了一座大山,他只觉得浑身震动、皮肉有点发麻,除此之外,右臂被打出了一个深深的拳印。

        庞大的精血能量冲刷着右臂上的拳印,漆黑的、几乎直透骨骼的拳印快速的消散,皮肉又恢复了应有的正常血色。抖抖手,手臂不酸不麻,没有留下丝毫后遗症,就连皮肤上些许崩裂的血痕也都愈合。

        脚踏狂风,翻过山头,巫铁从山头一跃而下,重重落回地面。

        抖抖双臂,巫铁看着黑毛大汉:“这不是你的力量……你借用了天神器之力?唔,好大的手笔,看样子,你献祭的祭品蛮惊人的。不过,你见了本王如此欣喜,是为何?”

        黑毛大汉肃然看着巫铁,刚刚自己那一拳,已经将借来的天神器十方屠灭甲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居然没能一拳打死巫铁。

        “安王隐藏得好深,你半步神明境的修为,但是肉体强度,居然堪比资深的神明老祖……不,你或许还要更强。”黑毛大汉有点焦躁不安的看着巫铁。

        出自本能的,黑毛大汉感觉到了隐藏在巫铁体内的可怕力量。

        出自本能的,黑毛大汉感觉到了巫铁自身的恐怖。

        那感觉,就好像站在恶龙面前的小兔崽子,虽然没能窥破恶龙的真身本体,但是他能感受到那种可怕的气息。

        “蛮神一族下了对你的追杀令……杀死你的人,可称为下一任大武神皇。”黑毛大汉眯着眼,警惕又谨慎的看着巫铁,一步一步的向后缓缓退去。

        “不过,很显然,我们没这个实力杀死你……所以,我们交出那小子,然后,让我们安全离开,如何?”黑毛大汉指了指被踩在地上的阿磐。

        巫铁笑了起来:“我觉得,不好……你也,吃我一拳。”

        巫铁一声大吼,四周天地骤然变色,他依样画葫芦的一拳朝着黑毛大汉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