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滚雪球

第六百七十六章 滚雪球

        武三屠本来想速战速决,斩杀项飞羽。

        但是,他还没出手,又有几个巫家的神明境长老,带着百来个半步神明境的子弟赶了过来,武三屠的念头就变了。

        经常有人说他们大武人,都是一群粗胚,一群脑壳里都长满肌肉疙瘩的蠢货。

        武三屠听腻了这样的抨击之词,所以他想做点改变。

        清点一下人数,加上自己,这里汇聚了十一名大武神明,一百三十五个半步神明境。

        武三屠想到了之前他收到的情报——关于青丘神国的安王霍雄,是如何用计策埋伏击杀十二名大魏神国神明境老祖的战报。

        “老夫不屑于用计策……但是,似乎,学着这小儿辈的把戏玩一玩,也不错。”武三屠笑着,他让两个后辈制住了被他偷袭重伤,半天爬不起来的项飞羽,然后用一柄匕首,亲自割掉了项飞羽的舌头。

        项飞羽满口喷血,怒视武三屠。

        武三屠拔出一柄狼牙棒,朝着项飞羽勾了勾手指:“你应该知道,老夫想要做什么了。没错,围点打援,嘿嘿,老夫现在兵强马壮,这买卖,做得过。”

        “来,老夫给你一个公平决死的机会。”武三屠大声笑着:“你猜猜,会不会有人来救你?”

        武战魔武战灵等武家神明冷笑着,快速向四周狂奔而去,藏在了不远处的山岭之间。

        项飞羽哆嗦着,他掏出一瓶疗伤宝丹吞进嘴里,默默回气了一阵子,然后狠狠一跺脚。一声大吼,项飞羽化为百丈高下,身后肌肉急速蠕动着,重新化为三头六臂形态。

        伤得越重,回复后力量越强。

        不是暂时性的加强,而是永久性的力量提升。

        这就是项家所传承的,所谓‘霸王血脉’的可怕之处。

        身后隐隐有一个巨大的人影浮现,巨人的双臂上扛着一口通体漆黑,却被烈焰雷霆飓风冰霜包裹的大鼎——这是项家血脉天赋激发后的异兆,大鼎是根本,而那些烈焰雷霆飓风玄冰,就是修炼《霸王扛鼎诀》的项家儿郎,说领悟的其他大道法则的外在表现。

        除了自家根本的力量之道,项飞羽居然还领悟了其他十二门大道之力。

        放在项家,这样的天赋算是极高的,难怪项飞羽在项家的一众长老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六条手臂挥动着三柄车轮大斧,身体旋转着,带起刺耳的破风声向武三屠斩了过去。

        重伤之余,力量虽然增加了不少,但是骨骼经络并没有完全愈合,项飞羽飞斩之时,浑身剧痛,身上更不断有裂口出现,大片鲜血不断飞溅出来。

        项飞羽咬着牙,双眼通红的盯着武三屠。

        战……死战。

        要么杀死武三屠,要么被他杀死在这里。

        项飞羽的骄傲,不容他成为诱饵,让自家族人,或者青丘神国其他将门的老祖来这里被人硬生生的埋伏击杀。

        武三屠则是好整以暇的,挥动着狼牙棒,轻描淡写的招架着。

        他的战技比起武战魔可强悍了太多太多,比起项飞羽也强了一筹不止。他的狼牙棒并不和项飞羽的车轮大斧硬碰硬,每一击,他的狼牙棒都点在了车轮大斧的斧面上,避开了大斧的锋芒,每一击都恰恰让大斧的攻击偏移开来,避开自己的身体。

        任凭项飞羽如何猛攻猛打,雷霆轰顶也好,烈焰焚烧也罢,武三屠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很轻松的应付着他的攻击。

        时不时的,武三屠的狼牙棒会突然轰出,重重的击打在项飞羽的身上。

        项飞羽身上的残破重甲被打得大片粉碎,不断剥落。狼牙棒敲击着他的四肢关节,发出沉闷巨响,打得项飞羽的关节骨骼寸寸碎裂,不断凹陷。

        项飞羽也是蛮横无比,他舌头被割掉,一时半会无法生长出来,他张开嘴‘呵呵呵’的大吼大叫,六只眼睛喷吐着血光,歇斯底里的狂攻烂打。

        大斧撕裂空气,带起一条条数十里长的寒芒。

        项飞羽神明境的战力彻底爆发出来,他甚至偷偷的燃烧了一缕缕精血,让他的斧头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三柄车轮大斧爆发出的精光笼罩百里虚空,隐隐有斩破万物的恐怖气息。

        武三屠的实力,还是比项飞羽强出了太多太多。

        他轻松的招架着,不断给项飞羽制造各种不轻不重的伤害,同时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放声大笑:“反抗有什么用?负隅顽抗,只会给你自己带来痛苦。”

        “项飞羽,你还不放下兵器,跪地等死,你还等什么?”

        “莫非你等人来救你?”

        “谁会来救你?”

        “老夫武三屠在此,谁敢来救你?”

        “老夫就问三声……老夫武三屠在此,谁敢来救你?”

        巫铁带着李玄龟袁麒麟和马良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战场附近,看到武三屠和项飞羽的疯狂劈杀,再听听武三屠的猖狂笑声,巫铁眉头一挑,顿时大吼了起来。

        武三屠,休要张狂。

        巫铁一声大吼刚刚出口,武三屠微微一笑,当胸一狼牙棒轰得项飞羽大口喷血,胸口骨骼凹陷下去,五脏都被震得四分五裂。

        一击重创,项飞羽沉甸甸的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武三屠转过身来,冷眼看着巫铁,正要开口,突然心头一跳。他愕然看着李玄龟和袁麒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猛地揉搓了好几下自己硕大的眼珠。

        “老乌龟,老灰狗,你们,你们……”武三屠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们怎么和青丘的小儿辈混在一起?”

        武三屠脑子里一片混乱。

        李玄龟和袁麒麟的辈分比他还要高出许多,修为同样比他高出许多——虽然大魏李氏和袁氏不擅长正面战斗,但是天下有资格知道的人都知道,这两位若是发狠,他们背后算计起人来,他们杀伤力可比他们的真实修为可怕多了。

        辈分放在这里,修为摆在这里,出身的门阀地位也明摆着,他们两位老怪物,根本不可能和巫铁有任何交集,有任何交情。

        他们走在了一起?

        “你们,俘虏了这厮?”武三屠很聪明的想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唔,这小子心狠手辣奸诈险恶,也只有你们两个老怪物,能够奈何他了。”

        眨巴眨巴眼睛,武三屠深深的看了看李玄龟和袁麒麟一眼,然后摇头叹息:“咱们老祖宗说了,你们大魏的人,除了美人,其他一个不留……你们一个算命,一个看风水,嘿嘿,两个老白脸,最是浪费粮食。”

        “只能没什么用,只能杀了。可惜,老夫在大武的地位已经固定,杀了你们,对老夫也没什么好处。”

        李玄龟和袁麒麟目光诡秘的看着武三屠,两人装模作样的,很微妙的笑着,很微妙的轻轻摇头。轻咳了一声,李玄龟很神棍的向武三屠指了一指:“安王,老夫算得,这老匹夫今日当有血光之灾……老夫从不轻易出手,你去将他斩了。”

        武三屠在李玄龟伸手一指的时候,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猛地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身边猛地有两块厚重犹如城门的巨盾呼啸着冒出来,一前一后的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见到李玄龟只是轻轻一指,并没有其他的动作,武三屠的面皮微微一红,撤开面前的那块巨型盾牌,朝着巫铁朝着李玄龟狞笑了起来:“老乌龟,你这是老糊涂了……这小子就算有几分手段,他的修为放在这里,他能奈……”

        武三屠正准备放肆嘲笑巫铁的修为,巫铁已经一步迈出。

        空气震荡,大地微微一晃,空气被撕裂,发出可怕的龙吟雷鸣声,巫铁带着一团气爆猛地到了武三屠面前,左手打神鞭狠狠一击抽在了他的肩膀上,右手寒江剑喷放出了万道剑芒。

        打神鞭何等威力,紫气金霞翻滚,武三屠的身体骤然一僵,一时间动弹不得。

        打神鞭重重落在肩膀上,就听一声巨响,武三屠身上的甲胄轰然粉碎,露出了他黑漆漆宛如金属铸成的雄壮身躯。

        巫铁御剑,寒江剑喷出万道寒芒,犹如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江大河,呼啸着刺过武三屠的身体。

        瞬息间,寒江剑在武三屠的身上穿透了数万次。

        巫铁的肉体力量何等强悍,肉体机能何等强大,他御剑刺击的速度,比公孙秀娘和盗逍客的出剑频率可要高出太多太多,毕竟那两位的肉体力量,根本不可能和巫铁相提并论。

        瞬息间数万剑,巫铁有意避开了武三屠的致命要害,寒江剑切割身躯,依旧给武三屠造成了可怕的伤害。

        他的身躯喷出大片血雾,几乎在瞬间被巫铁肢解。

        神明境老祖强悍的生命能量爆发,身躯几乎崩溃的武三屠嘶声长啸着,他的身躯快速的愈合,所有伤口都喷吐着血光,伤口瞬息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给老子……杀!”武三屠拿大,丝毫看不起巫铁的手段,一不小心被打神鞭禁锢了,他此刻浑身动弹不得,就连气血流转都缓慢了许多。他丝毫无法反抗,只能扯着嗓子大吼下令。

        藏在附近山岭中的大武神明和半步神明境的武家子弟冲杀了出来,神明们大踏步的冲上前来,而半步神明境的子弟们则是结成了一座军阵,身后煞气军魂呼啸着冲天而起,化为一头背生双翼的凶横老熊。

        “杀了这小子,把他剁碎了喂狗。”武三屠看着巫铁,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多少年了,他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了。

        寒江剑的剑锋极其阴寒刺骨,剑身一次次的穿透他的身躯,感受到那种异物在体内穿梭的可怕感觉,尤其是剑锋一次次的贴着他的心脏,贴着他的致命要害穿梭而过,这种死亡迫在眉睫的怪异感觉,让武三屠差点发疯。

        一众大武的高手冲杀了过来。

        巫铁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等到这些神明半步神明境冲到了自己身前,他左手袖子一抖,大片人影冲了出来。

        大魏的法修们,在这一片决斗战场,他们的实力的确被压制到了极致。

        可是就算再压制,数百神明围殴……其中还有墨家的军城和战傀,有欧氏的利剑和神兵,有其他各大门阀的奇门术法狂轰滥炸,武三屠一行人,只坚持了半盏茶时间,就被彻底打爆。

        一道道光柱冲天飞起,巫铁很不客气的将武三屠等人的随身储物秘宝搜刮一空。

        项飞羽又服下了一瓶保命的宝丹,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一脑壳雾水的看着巫铁。

        “安王,您这是?”项飞羽眨巴着眼睛,不知所措的问巫铁。

        巫铁一时间没吭声,欧冶子等人已经悄无声息的额,将项飞羽团团围了起来。

        李玄龟和袁麒麟笑呵呵的走到了项飞羽面前,很仙风道骨的向他打了个稽首。

        项飞羽的眼珠子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精通卜卦的李玄龟,妙悟天地的袁麒麟,这两个老怪物,在三国当中,那都是独一份的人物。

        看着四周将自己团团包围的大魏强者,项飞羽干笑了一声,六条手臂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大斧头,一嘴巴苦涩的干笑着:“两位……前辈……你们这是……”

        李玄龟很认真的看着项飞羽,双眸闪烁着宛如黑夜灯塔一般明亮的光芒,他身上有一股浓郁的气韵滋生,莫名的给人一种很强的信服感。

        “你是项家的哪个小子……嗯,这不重要。”李玄龟摆了摆手,指着项飞羽,很严肃的说道:“刚才,老夫说武三屠有血光之灾,你听到了?”

        项飞羽呆呆的点了点头。

        “老夫从来不蒙人,老夫说他有血光之灾,他就有血光之灾……你看,他现在骨肉成泥,已经回归天地了。”李玄龟很认真的朝着一脸漆黑的项飞羽说道:“小项啊,老夫和你家老祖宗项无畏很有几分交情……所以,老夫看你今天,也有血光之灾。”

        项飞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六条手臂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他刚刚一动,起码有两百多柄神兵利器,数百张威力巨大的符箓,上千颗爆发力惊人的雷火,还有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但是无不威能惊人的秘宝神兵锁定了他。

        那些神兵利器之类的,更是紧紧贴住了他的身体,将他变得和刺猬一般。

        “你若是不听老夫的话,血光之灾就在眼前啊。”李玄龟老神在在的向项飞羽摇头晃脑的说道。

        项飞羽差点没哭出来,他娘的,数百神明境,其中大半人修为比他都高出最少一重天的神明死死围着他,这么多兵器贴着他,要说他没有血光之灾,他自己都不信啊!

        “老前辈……可有化解之道?”项飞羽想哭。

        “你与我家主上有缘……若是投靠主上门下,不仅是你,你整个项家,都发达了!”李玄龟很热情的抓住了项飞羽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你看,我家主上生得如此英明神武,的确是罕见的明主,不如,你拜入我家主上门下?或者,你试试今日的血光之灾?”

        十几柄出自欧冶子的神剑,悄无声息的刺进了项飞羽体内三寸深。

        小半刻钟后,巫铁再次出发。

        这一次,他的队伍中多了一个项飞羽。

        三个时辰后,巫铁的队伍中多了一个项飞邪。

        没过多久,巫铁的队伍中又多了一个李广……

        随后是赵襄……

        巫铁的队伍,就这么慢悠悠的,滚雪球一样的逐渐壮大。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