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大武的优势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大武的优势

        一道狂雷从天落下。

        数十丈粗细的紫色雷霆包裹着一柄牛角重斧,狠狠劈在项飞羽的左肩上。

        项飞羽身披一套饕餮纹锁子重甲,雷霆裹着重斧劈得他左肩的饕餮头护肩崩裂,他不管不顾,双手抡起车轮大斧,一声大笑劈向了数里外的武战魔。

        武战魔,大武太上老祖之一,神明境三重天的修为,和项飞羽修为相当。

        头戴牛角盔,身穿连环甲,身后披着血色披风,身边有六块厚达三尺的巨型山盾盘旋飞舞,武装到牙齿的武战魔大声的咆哮着,左手朝着虚空一抓。

        带着雷霆从天劈下,给了项飞羽狠狠一击的牛角重斧飞回武战魔手中,他双手分别握着一柄单手重斧,和项飞羽一般,面容扭曲、嘶声大吼着冲向了敌人。

        一柄车轮大斧、两柄牛角重斧重重的撞在一起,火星四溅,声震四野。

        ‘咚咚咚’十几声响后,就听一声巨响传来,武战魔手中的牛角重斧轰然粉碎,只剩下两根孤零零的手柄握在他手中。

        项飞羽大笑,车轮大斧一个横扫,一击将两块巨型山盾劈成了四片,大斧扫过武战魔的胸膛,撕开了他身上厚厚的连环重甲,在武战魔身上留下了一条可以看到蠕动内脏的惨烈伤口。

        武战魔吃痛,急速后退。

        项飞羽得势不饶人的大步追赶,同时放声讥嘲:“老武,不是老子说你们,要论手段,你们大武的这群家伙,个个都能算是好汉子。”

        “可是,你们用的都是什么破烂玩意儿?你这是第几次被老子劈碎了兵器,被老子打伤了?”

        武战魔双手捂着胸口不断喷血的伤口,仰天怒啸,同时全速向后逃窜。

        项飞羽放声大笑:“以前大家打着玩儿,谁也不想真个拼命,可是这次嘛……不好意思,老武,你的脑袋,老子收下来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项飞羽追上了步伐有点蹒跚的武战魔,大斧朝着他的脖颈劈了过去。

        “老子要是死了,一家子老小,可就没了依靠。”

        “最终若是大魏获胜……我家子孙,还有为奴为仆的机会,毕竟大魏那群老白脸,他们还讲道理。毕竟,所谓名士风流,管他们是不是虚伪、装样,他们是要脸的。”

        “可是你们大武嘛……老子可不想老子的子孙,直接被你们下了鼎鑊、汤锅。你们大武,就算是那些所谓的顶级门阀,都是你们武家的奴隶……不,是你们武家豢养的牲口……啧,老子的子孙,为奴为仆已经足够委屈了,怎能做待宰的羔羊?”

        大斧狂舞,短短几句话间,武战魔的四块山盾也被项飞羽暴力劈开。

        大斧撕开武战魔身上战甲,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条条惨烈的伤口,殷红、带着一丝电芒的神血不断喷洒出来,落在地面上,砸得大地‘轰隆隆’直响。

        决斗战场的地面疯狂吞噬着武战魔体内流出来的神血,四周山岭喷出的血光越发强烈,战场的地面也变得越来越坚固,四周的禁锢之力也越来越强。

        武战魔一声大吼,他百忙中掏出一瓶救命的大道宝丹,连药瓶一起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碎了吞了下去,他左手拔出一柄奇形的三角盾,右手挥出了一根奇形金龙钩,恶狠狠的一钩挥向了项飞羽。

        项飞羽背后几个硕大的肉球隆起,他化为三头六臂战斗形态,新生的四条手臂分别紧握两柄重剑、两柄长刀,连同原本的车轮大斧一起,劈出了无数条寒光,劈得武战魔浑身血水四溅。

        兵器的锋芒和武战魔的骨骼撞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武战魔痛得嘶声惨嚎,眸子里不断喷出凶狠歹毒的火焰,他死死的盯着项飞羽,不断发出恶毒的诅咒。

        项飞羽一边猛劈武战魔,一边冷声道:“怪不得老子心狠手辣……这决斗战场的环境如此诡异,大魏的那群老白脸,怕是活不下来。”

        “这次决战,要么你们,要么我们,能活下来的,最终能赢的,要么青丘,要么大武。”

        项飞羽压低了声音:“老子虽然脾气暴躁,可是老子并不真的蠢啊。”

        “哎,大魏的那群家伙,他们分明是和当年我们的那位故太子一般,犯了诸神的忌讳。”

        “听听大魏的那群家伙的口号,呵呵,复兴百家,传承文明……嘿嘿,一个个都得意忘形,忘了自家的根本了……老子可是明白得很,咱们的祖传功法,都被诸神做了手脚……”

        “复兴百家?也要人家乐意啊!”

        “看看这决斗的战场,看看……老武啊,分明就是不给他们大魏的人活路呢,这是一定要他们死呢。”

        “丢开大魏,要么你们,要么我们……”项飞羽突然一声大吼,他腰间脊椎后面两个拳头大小的肉球隆起,他在三头六臂之外,在腰间突然又生出了两只新的手臂,两手紧握两柄淬毒的匕首,快若闪电的在武战魔的身上疯狂穿刺了数十记。

        武战魔的面皮急速的发黑,黑气中隐隐还有五颜六色的斑点浮现,他的面皮,顿时变得和剧毒的毒蘑菇一般。

        “想不到吧?老子一辈子耿直,一辈子直来直去的和敌人正面拼命……居然学坏了,学会了偷袭,学会了用淬毒的兵器。”项飞羽朝着破口大骂的武战魔狂劈了上百斧头,劈得武战魔浑身是血的向后飞退。

        “嗯,老子一直以来,都是个耿直的汉子……可是这一年多来,老子跟着一个小家伙学坏了。”

        项飞羽笑得格外灿烂:“那小子身边,有个奇怪的年轻人,他的天赋神通是剧毒……老夫给了那小子一点好处,就从他那里弄来了一点本命精血之毒。”

        “嘿嘿,滋味怎么样?看样子是毒不死你,但是起码能削弱你几成战力吧?”

        项飞羽猛地一声大吼,身后两刀两剑犹如旋风一样劈出,就听几声巨响,武战魔手中的盾牌和金龙钩硬生生被他的刀剑劈碎。

        一如项飞羽所言,大武神国的这些神明境老祖,他们的修为都是极强的,可是他们使用的兵器,实在是比他弱了不止一筹。

        这也是大武神国的老毛病了,三国之中,大武神国的个人战力最强,但是在铸造、符箓、阵法、丹药等学问上,他们实在是落后了太多太多。

        被劈飞数百丈的武战魔狼狈的落地,他双足一软,居然直接摔倒在地,向后滚出了老远。

        项飞羽所说的小子,自然是巫铁身边的魔章王。

        随着修为不断变强,魔章王的血脉神通也是越来越可怕,他如今释放的剧毒,虽然还无法直接杀死神明境的老祖,但是已经足以极大的削弱神明境老祖的力量。

        重伤之余的武战魔被魔章王的剧毒入体,居然连站稳都变得无比的艰难。

        项飞羽大踏步的朝着武战魔追了上去,他沉声说道:“你们大武的风格,太粗暴,太野蛮,老子的子孙,若是落入你们大武手中,怕是活不过三个月……”

        “还有,老子家里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小媳妇,若是落到那群老白脸手中,他们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可惜你们么,每年被你们凌-虐而死的民女都有多少?”

        “所以,为了咱家的子孙后代,还是请你们去死吧!”

        项飞羽走到武战魔身边,高高举起了手中大斧头:“这次,老夫杀人,是生平第一次不是为了荣华富贵,生平第一次不是为了实力增长,生平第一次不是为了满足老夫心头的杀意。”

        “老夫这次杀人,仅仅是为了子孙后代求一条生路!”

        大斧头重重的劈下,项飞羽大吼道:“谁敢阻我,杀!”

        一条雷光,一座大山,同时从项飞羽身后呼啸袭来,一声巨响,雷光中包裹的一柄长有两丈许的重型三棱锥狠狠扎在了项飞羽后心上。

        项飞羽身后的甲片被重型三棱锥轰得粉碎,那座高有三千丈的大山则是在靠近项飞羽的身体时,骤然从三千丈高下化为三尺大小,带着一声沉闷可怕的呼啸声轰在了项飞羽袒露的后背上。

        一声巨响,项飞羽的脊椎骨传来刺耳的碎裂声。

        他的三头六臂神通被这一击打得粉碎,后背的两个头颅、四条手臂都被三尺高的小山彻底崩碎。

        项飞羽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体犹如风中的落叶一样,轻飘飘的向前飞去。

        他飞出了上千丈远,一头撞在了一座小山上,大半截身体都镶嵌在山体内。

        两名身披重甲的大武老祖狂奔而来,其中一名满脸红色大胡子的大汉大声咆哮着:“武战魔,你这驴-攮的废物……老子当年就该把你丢进水缸里淹死。”

        “混蛋,你居然被项飞羽这废物打败!”

        “你,你,你以后不要说是老子的儿子,老子没你这个种!”

        项飞羽艰难的从山体内拔出了半截身躯,咬牙切齿的看着背后偷袭的两个大武老祖。

        “武三屠,你还要脸么?”项飞羽指着武三屠嘶声咒骂:“你可是……”

        满面红胡子的武三屠一脚将武战魔踢得‘嗷嗷’惨叫,随手丢了一瓶救命的宝丹给武战魔,然后挺起胸膛,指着项飞羽,暴力打断了他的咒骂声:“老子是你-亲爷爷,老子的儿子是你-亲爹……哈哈哈,这一片战场,实在是老天恩赐……不要废话,宰了他!”

        武三屠兴奋得大声咆哮,他身后一重重山影重重叠叠的冒了出来,他双手掌心,分别冒出了一座闪耀着各色奇光,被狂风雷霆包裹着的大山虚影。

        “宰了项飞羽……然后,跟着老子去屠了大魏、青丘的软蛋……等我大武一统天下,武战魔,你这孙子,你亲手去屠了项家!”

        服下了武三屠丢下的宝丹,武战魔‘咯咯’狞笑着,一点点的爬了起来,浑身伤口不断向外流淌五颜六色的毒血,同时伤口急速的蠕动着,一点点的快速愈合着。

        “爹,您放心,保证杀个干干净净,连一只耗子都不会剩下。”武战魔低沉的笑着:“这三国,有我武家一家独大就好,其他人,做奴隶就很好,很好……而项家,项飞羽,你们项家想要做奴隶都没资格。”

        武战魔伸手摸了摸胸口连内账都露出来的惨厉伤口,嘶声吼道:“你砍得老子,好痛!”

        武三屠、武战魔,还有另外一名和武战魔同辈的大武老祖武战灵齐声大笑着,撒腿狂奔朝着项飞羽冲了过来。

        项飞羽面孔扭曲,咬牙切齿的盯着武三屠等人。

        在这可怕的决斗战场,大魏的那些法修受到极大的压制,青丘神国众多将门的老祖们,他们唯一的敌人就是大武神国的强敌。

        大武神国,蛮横、霸道、原始、野蛮,他们走的就是纯粹的体修路子。

        而且,大武神国唯有武家一家独大,其他少少的一些门阀士族,是他们的奴仆,是他们的管家,仅仅是为了辅助武家统治庞大的疆域而扶植起来的走狗而已。

        大魏富庶风流,青丘平衡稳定,唯有大武神国疯狂的压榨天下,倾尽天下之力以供养一族。

        所以,大武神国无论是文明、经济,乃至国内的民生等等,全都一塌糊涂。

        偏偏大武神国的神明境老祖的数量,是三国最多的。

        当然,放在平时,神明境老祖的数量再多,大武神国也没有占据什么战略优势,实在是他们除了人数众多,就找不出其他的优点了。

        比如武战魔,他的随身兵器被项飞羽一通乱劈就劈成了粉碎,这样的神明境老祖,数量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在这该死的决斗战场……体修占了绝对的便宜,数量上的优势,可能就能演化成最后的胜局。

        武三屠三人还没走到项飞羽身边,远处就传来一声长啸。

        几条血光狂奔而来——他们没有御空飞行,而是直接狂奔了过来。

        那是五名大武神国的神明境老祖,他们一路仰天欢啸,其中三人手中,都拎着血淋淋的人头。

        “哈哈哈,三屠,你这里还没解决掉这小儿辈?”

        “看看咱们,运气如何?一进来就碰到了三个大魏的老白脸……哈哈哈,他们的阵法、符箓,还有他们的随身军城,都变得如此之弱。”

        “老子只用了一盏茶水的时间,就剁了三个。”

        项飞羽浑身冷汗,他朝着五个大武老祖狂奔而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哪怕虚空中被浓郁的血雾充斥,视线被削弱到了极致,他依旧可以看到,在数百里外,隐隐可见三条光柱冲天而起!

        武三屠大咧咧的笑着:“好了,好了,就是一刀的事情……给兄弟们、孩儿们说一声,大家组队厮杀,可不要落了单,被人占了便宜。”

        “此次我武家有四千余长老进入决斗战场……嘿嘿……赢,这是赢定了,可不要损失了太多族人,那就太丢人现眼了。”

        项飞羽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四千多长老……

        大武的这群疯子!

        他们一家的神明境老祖的数量,就堪比大魏、青丘加起来的总数。

        虽然,在绝对数量上大武还是要比两国联手少了一些……问题是,在这该死的决斗战场中,大魏的那些法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武的战力,占了绝对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