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机会

第六百七十三章 机会

        “主上,老夫的……剑?”欧冶子有点狼狈的看着巫铁,小心翼翼的问他夫差剑的下落。

        或许是因为巫铁心头炽烈的,几乎凝成实质的杀念。

        或者因为李玄龟在大魏神国,这么多年养成的名望。

        总之,欧冶子自愿的放开一切,让巫铁植入了禁制,从此生死就在巫铁一念之间。虽然巫铁笑着对他说,他是安王府的客卿……可是欧冶子心知肚明,他已经是巫铁的私人奴仆。

        感受着体内隐藏的,那股随时可能让自己灰飞烟灭的恐怖禁制,欧冶子犹豫了许久,还是壮着胆子开口了。

        夫差剑,这是他们欧氏一族的镇族至宝,品质比一般镇国神器还要强出许多的至宝,他本来用这宝贝去斩杀巫铁的神胎,就这么莫名的不见了。

        欧冶子,心痛啊。

        眼巴巴的看着巫铁,欧冶子就好像弄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差点没哭了出来。

        “唔,天下至宝无数,以后,本王给你淘换一件更好的。”巫铁无奈,轻轻的拍了拍欧冶子的肩膀,干笑了几声:“那个,实在是,现在让本王想要还给你,也没奈何了。”

        欧冶子瞪大眼,直勾勾的盯着巫铁发了半天呆,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吐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委顿了下去。

        “还好,还好,老夫是太上长老,老夫是太上长老……没人能询问老夫夫差剑的下落,否则,否则……老夫如何向列祖列宗交待啊?”欧冶子翻来覆去的念叨着,一如被狼吃了小孩儿的妇人,翻来覆去的念叨着。

        “你保全了欧氏,这就是你最大的交待。”李玄龟手中把玩着那两片一黑一白的龟甲,满脸是笑的对欧冶子说道:“否则,进了这绝境,以我大魏各门阀的做派,你觉得,我们能活着出去?”

        欧冶子闭上嘴,不说话了,委顿的面皮上逐渐多了一丝神采,眸子里也多了一丝精光。

        “这就很好了……我们活下去,我们在外面的族人,子孙,就能活下去。”李玄龟很认真的看着欧冶子说道:“不然,你以为,无论青丘还是大武,他们最终获胜后,他们会放过我们的家族?”

        “大魏,过于富庶丰腴,大魏的这些顶级门阀,那就是一块块大肥肉。”李玄龟说的很质朴:“有我们这些老家伙镇守着,我们就是一头头看家护院的老猎犬,没人敢对这些大肥肉伸手。”

        “我们若是陨了,家族,就完了。先祖筚路蓝缕开创的基业,无数代族人辛苦积攒的家当,尤其是,我大魏冠绝三国的文明……那些心血智慧的结晶……可都毁了。”

        李玄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肃然向巫铁稽首行了一礼:“安王,吾等投靠,不是怕死……”

        巫铁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玄龟。

        李玄龟沉默了一会儿,干笑了起来:“好罢,老朽承认,我们有点怕死,谁不怕呢?”

        摇摇头,李玄龟很严肃的说道:“但是还请安王……不,请主上相信,我们之所以愿意投靠,不做丝毫反抗的投靠,也有一份保全大魏文明,保全历代先祖心血的心思在里面啊。”

        长叹一声,李玄龟的眉心裂开,同样一缕缕神光透了出来。

        他很果决的,向巫铁敞开了身心,任凭巫铁在他身上加持了禁制,从此他和欧冶子一样,生死荣辱,就在巫铁的一念之间。

        比起欧冶子更多是因为被巫铁的杀意震慑,被逼着投靠,李玄龟的这种决然、这种平淡、这种谈笑风生间就将自己‘献祭’的做派,让巫铁也不由得悚然赞叹。

        “李玄龟?在军部的情报库里,你的档案,能装满好几个大厅。”巫铁肃然看着李玄龟:“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你放心,只要你和你的族人心甘情愿的投效,未来……一切都有可能。”

        李玄龟很灿烂的笑了起来,他手持龟甲,两片龟甲轻轻的敲击着,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微笑道:“老朽为的,就是未来的那一丝可能……老朽,很沉醉于那一丝可能。”

        欧冶子没好气的喝道:“老乌龟,你看到了什么?你,还有袁家的那披鳞带角的家伙,神神道道的,都不是好人。”

        “说不得。不能说。说了,就会变,所以,打死都不说。”李玄龟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老欧,你知道的,我们李家的人,口风最紧的,是真的打死都不会说的。”

        欧冶子冷哼了一声,侧过头去懒得再看李玄龟。

        李玄龟则是向巫铁做了个手势,架起一朵青云,慢悠悠的带着巫铁和欧冶子向远处飞去。

        李玄龟脚下的青云,显然是一门很不错的腾云之术,他的飞行速度比起欧冶子可快了不少,甚至比起巫铁的纵地金光法在这战堡中的速度也只是慢了一线。

        巫铁和欧冶子同时看向了李玄龟脚下的青云。

        李玄龟在前方带路,他就好像后脑勺上长了眼睛一样,头也不回的笑道:“我大魏李氏,精通卜算之道,却不善战斗,所以,各种脚底抹油、临阵逃跑的逃命本事,我们是极擅长的。”

        巫铁就笑了。

        欧冶子也连连冷笑。

        不善战斗?不善战斗的话,刚才是谁一出手,就将已经发动的虚空大挪移神符都给停了下来?

        你李氏不善战斗,但是你们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可比三五个猛将更让人头疼,更让人恶心!

        这一片决斗战堡长宽万里,地域颇为广大。

        遁光速度被压制得极其缓慢,李玄龟带着巫铁、欧冶子在山岭之中绕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来到了一片巍峨群山包裹的小小山谷中。

        在这里,居然已经建起了一小片宫殿园林,山谷的出入口处,居然还架设了一座墨家的随身军城,左右两侧的山峰上,更是被布置了数十座墨家的机动炮台,地下还布置了数十重防御阵法,小小的一座山谷,防御力比起普通的封国王城也不弱了。

        山谷中,一座华丽的大殿内,李玄龟刚才所说的那些门阀的首脑,齐齐向巫铁稽首行礼。

        巫铁看向了站在李玄龟身边的袁麒麟。

        大魏李氏,以李玄龟为代表的李氏族人,精通各种卜算推定之术,能洞彻天机,断人前程,拥有各种玄妙。

        而袁麒麟为代表的袁氏,他们上通天文,下明地理,擅长布阵,更精通阴阳风水之术,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最是神奇不过。

        比如说,在三国战场上,如果青丘或者大武的某个军团,突然遭遇地震、山崩、泥石流、洪水等天灾,莫名其妙的损失惨重,那不用问,定然是袁氏的晚辈们偷偷摸摸下的手。

        而袁氏的神秘不仅如此。

        巫铁等人进入决斗战堡,巫铁刚刚碰到欧冶子,刚刚打了一场架的功夫,李氏、袁氏、孔氏、孟氏、墨家、公输氏,还有所谓的七散人门阀的这些族人,居然凑齐了。

        这就是袁麒麟的手段了。

        这些门阀的神明境老祖和半步神明境的族人进入决斗战场前,他给人每人一张天机符。

        就是凭借着天机符的指引,他们进入战场后,只用了一盏茶时间,就全部聚齐在这里。

        和李玄龟一般,袁麒麟也是生得仙风道骨,周身清气隐隐,宛如神仙中人。

        只是和李玄龟不同的是,李玄龟总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似乎他的一切都不可推测,所以朦朦胧胧的,让你难以亲近,难以靠近。

        而袁麒麟么,他则好似融入了这一方天地宇宙中,你想要靠近他,接近他,你就要想办法去拥抱整个天地宇宙才行……但是天地宇宙如此广大,你的手臂才多长?你怎可能将他拥抱在怀中?

        所以,想要接近袁麒麟,也是极其艰难的一件事情。

        很认真的打量了一阵面如秋月、仙风四溢的袁麒麟,巫铁看向了墨家刚刚推选出来的新的太上老祖,也就是之前陨落的墨家老祖的嫡亲二弟墨云。

        “本王和墨家,是有仇怨的。墨家何以投奔本王?”

        巫铁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墨云肃然向巫铁稽首一礼,沉声道:“家族传承,重于一切。”

        巫铁沉默了一阵。

        在过去的大晋,如今的青丘,将门的武将们,他们有一种宁死不降的骨气,或者说一种哪怕脊梁骨被打断了,也要硬挺着站直腰身的蛮横匪气存在。

        比如项飞羽啊、项飞邪啊这些项家的武将,他们是好人么?他们很难说是好人。

        他们招人喜欢么?很难有人说自己会喜欢这群暴力的武疯子。

        但是他们在面临国战的时候……他们是英雄么?

        或许,他们真的是英雄。

        起码巫铁翻阅了这么多年的军部典籍秘档,项家历代,战死的族人无数,而且多为身陷重围被人活生生殴毙……但是他们从没有一个族人主动投降。

        偶尔有几个俘虏,那也是力竭之后,想要自杀都无法完成,被人暴力打晕后被生擒活捉的。

        所以,项家,以及以项家为代表的这些将门子弟,他们或许不能算是常规意义上的好人,但是他们在某些时候,能够被称之为‘英雄’。

        而眼前大魏的这些门阀首脑们……

        或许……用极度精致的利益生物来形容他们,更加合适吧?

        他们考虑的,永远是家族,是传承,是保全,是一种延续。

        你可以说他们骨头软……

        但是有时候……低头或许比挺直了脊梁骨,更艰难。

        死,并不可怕,死,很容易。

        艰难的是,如何背负着更沉重的东西,卑微的活下去。

        巫铁不知道李玄龟和袁麒麟纠集的这些门阀首脑,纠集起来的这些门阀族人,他们究竟是软骨头的投降,还是很伟大的卑微的存活……巫铁不知道。

        他也不关心。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巫铁哪里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考究他们投靠自己的前因后果,考究他们投靠自己的真正目的。

        微微一笑,巫铁向墨云老祖点了点头:“如此,委屈你们了……不过,跟着本王,本王不会亏待你们。只是现如今,大家都明白,大家初次见面,就算有了一份投名状,还请诸位……”

        李玄龟微笑。

        袁麒麟笑着走上前来,他向巫铁微微矮下身体,眉心也自行裂开一条裂痕,一缕缕神光透了出来。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对袁麒麟下了禁制。

        没有任何巫铁想象中的刁难和考校,李玄龟以下,李氏神明境老祖二十七人;袁麒麟以下,袁氏神明境老祖二十五人;墨云以下,墨家神明境老祖三十一人……

        决定投靠巫铁的这些门阀首脑,这些神明境的老祖,纷纷敞开身心,主动配合巫铁,给自己种下了禁锢禁制,从此他们的生死荣辱,全都在巫铁的一念之间了。

        巫铁也没放过这些门阀的半步神明境级别的战力。

        和神明境老祖相比,这些大魏门阀培养的半步神明境的高手数量更是惊人,平均都是自家神明境老祖的二十倍以上的数字。

        所有人也都敞开神胎,任凭巫铁在他们神胎中留下了禁制。

        外人还不知觉之时,相当于大魏一成以上的顶尖战力,就这样全盘投靠了巫铁。

        这些投靠巫铁的门阀,巫铁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战斗力……你说欧冶子的战斗力强悍么?很普通,但是巫铁会在乎欧冶子的战斗力么?

        欧冶子随手锻造几柄神剑出来,对巫铁麾下战力的提升,就超过了欧冶子自身的战斗力。

        更不要说,还有墨家,还有孔氏,还有孟氏,还有七散人为首的七大门阀……

        他们的价值不在于他们的战斗力,一如墨云所言,家族传承,重于一切,墨云所谓的传承,不仅仅是血脉上的传承,更重要的是墨家掌握的知识,掌握的锻造技巧。

        大魏的这些门阀,各有传承。

        他们掌握的,是他们无数代先祖一代一代人的智慧结晶,文明的底蕴。

        巫铁想起了魔章王掌握的三连城中的知识传承。

        他更是想起了自己脑海中那浩如烟海的知识库。

        有了这些大魏门阀的投靠,巫铁终于有了安全、可靠、合情合理的渠道,将这些珍贵的知识传播开去的。

        巫铁想起了曾经的巫家石堡。

        那时候的他,还有灰夫子,对任何一册书本,都视若珍宝。

        在地下世界,任何一本有文字的书本,都能成为一个家族的传承之宝。

        文明的可贵,知识的可贵,巫铁终于有机会,去改变一些东西,去实现一些东西。

        所以,巫铁不问李玄龟他们投靠的本意和本心。

        他们来了,来投靠了,他们是巫铁的人了。

        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