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投名状

第六百七十二章 投名状

        剑意袭来,巫铁只觉神胎微痛。

        下一瞬间,夫差剑本体凭空在巫铁识海中出现,剑光森森,直面巫铁神胎。

        欧冶子的一缕神魂寄托在夫差剑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巫铁那高达万丈开外,通体神光缭绕,有无数条巨龙般道纹围绕着盘旋飞舞的神胎。

        欧冶子浑身僵硬,站在半空中一时间吓得呆住了。

        寻常胎藏境修士,神胎打磨得最最完美、强大的,一般神胎也就和肉身本尊高度相当。

        而神明境的修士,更强大的神明境老祖欧冶子没见过,他见过的最强的高手,也就是神明境五重天、六重天的存在,他们的神胎以神魂之力观察之,也不过是百丈高下。

        而巫铁这怪胎,他的神胎高有万丈开外,大概能有一万五六千丈。

        而且这神胎并非水雾一般疏松、蓬松的状态,通体凝炼如琉璃金刚,坚固无比、精纯非常,更有这么多条大道符文盘旋环绕,一如太古神尊,被无数天龙拱卫膜拜一般。

        “你,你,你……”借助夫差剑的奇异,欧冶子不仅仅是想要斩了巫铁的肉身,更是想要直接斩了他的神胎。

        可是所见的巫铁神胎,居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九转玄功,也不应该……如此……”欧冶子想要大吼大叫,但是哪里还来得及?

        “你居然,可以御剑直面本王神胎?”巫铁皱起了眉头,他的神胎过于神异强大,他也知道寻常人的神胎是何等水平,自己这高有万丈的神胎,显然是过于殊异。

        打神鞭突然出现在巫铁神胎头顶,长达万丈的打神鞭释放出无量金光紫气,彻底笼罩了巫铁的神胎和侵入的夫差剑。

        无量剑芒纵横交错,在巫铁识海中疯狂绞杀。

        打神鞭放出的金光紫气重重叠叠、绵绵密密,宛如海啸中的海浪一般无穷无尽,朝着夫差剑缠绕了过去。夫差剑放出的剑芒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剑鸣声,就在金光紫气中一层层的磨灭。

        巫铁的神胎睁开双眼。

        一时间就好像日月同辉,两团夺目的强光照耀虚空。

        一股无比强横的神魂之力直冲向了夫差剑,狠狠的击打在夫差剑上。

        只是一击,夫差剑就发出痛苦的哀鸣声。

        欧冶子的身体一僵,他寄托在夫差剑中的一缕神魂被巫铁恐怖的神魂之力一冲,夫差剑震荡哀鸣,他的这一缕分神也差点崩碎。

        神胎一阵剧痛,欧冶子瞳孔内神光错乱,七窍中顿时有血水缓缓的流淌出来。

        欧冶子大吼了一声:“安王……你……”

        两尊紧追巫铁不放的金甲战傀快步跑了过来,他们一左一右的追到了巫铁身后,张开手臂朝着巫铁就是一通乱打。

        金甲战傀的拳头带起一道道流光,重重的击打在巫铁身上。

        战傀的体表,一座座相互之间紧密串联,宛如齿轮组一般大小不一、造型奇异的符文阵法不断亮起,逐次从身躯内部浮现。

        这些符文阵法急速的旋转着,喷溅着电光、火光,发出刺耳的‘嗖嗖’声。金甲战傀体内的元能熔炉中,堆积如山的元晶瞬间燃烧一空,释放出庞大的堪比神明境的力量。

        ‘咚咚’击打声不断,重拳轰击着巫铁的身体,火星四溅,巨响连连。

        巫铁的身体纹丝不动,他硬生生扛住了两尊单纯力量堪比神明境二重天体修大能的重拳。他被攻击的身躯上,肌肉微微凹陷,然后一扭一弹,就将金甲战傀的重拳震退。

        两尊金甲战傀不断的被震得向后倒退数十步,然后飞扑上来,顷刻间又朝着巫铁挥出数百重拳。

        还有数十柄利剑组成剑阵,不断的凌空飞旋,重重的劈砍在巫铁身上。

        巫铁身上一条条深深的剑痕不断的出现,不断的愈合,通体血气炽烈如一颗小太阳,在虚空中放出一团夺目的血光,和决斗战堡本身的血光融为一体,照得方圆数千里一片通明。

        巫铁的神胎双目如日月,浩浩荡荡的神魂冲击一波波的密集的冲击着夫差剑。

        打神鞭抵消了夫差剑的剑芒,神魂冲击直接和夫差剑的本体撞击在一起,直将夫差剑自身孕育的那一缕灵性打得震鸣不断,更将夫差剑中欧冶子的分神震得七荤八素几乎崩碎。

        欧冶子的面皮一阵阵发白,当他‘看到’巫铁那高有万多丈的神胎时,他就知道自己碰到了一个无法以常理来解释的怪胎。

        强忍着分神几乎崩碎带来的极大痛苦,欧冶子哆嗦着掏出了两颗治疗神魂伤势的大道宝丹,一仰头吞了下去,然后转身就走。

        只是,这决斗战堡对法修实在是太不友好,欧冶子的遁光速度,慢得可以,一如之前所说,只是和普通驽马奔跑的速度差不多。

        而巫铁放弃遁法,直接以肉身之力撒腿狂奔,他奔跑的速度可比欧冶子快了不知道多少。

        欧冶子脚踏火云向后逃窜,巫铁轻轻松松跟在他身边,一声剑鸣冲天而起,寒江剑从巫铁袖子里一闪而过,一抹剑芒直斩欧冶子。

        欧冶子深吸一口气,他猛地回头看了巫铁一眼,眸子里两缕寒芒一闪,他深深的盯了寒江剑一眼,然后右手一指,一弹,一缕极细的符文光芒就打在了寒江剑上。

        巫铁挥出的剑芒崩解,寒江剑剧烈的震荡跳动着,发出刺耳的剑鸣声。

        巫铁骇然看了欧冶子一眼……这家伙,他不愧是欧氏的太上长老,大魏铸剑一道最强的大宗师,他对剑的理解已经到了某种极致的境界。

        寒江剑还是天地生成的先天灵兵,欧冶子刚才看似不起眼的一指,居然差点搅乱了寒江剑内浑然天成的道纹禁制,差一点就让寒江剑因为内部禁制的紊乱而受到伤害。

        这等神通堪称恐怖,唯有手头上不知道铸造出多少神兵利剑的欧冶子,才可能修成如此的秘术。

        “在老夫面前,不要奢望玩剑!”欧冶子嘶声大吼:“就算是盗逍客,也没这个胆正面向老夫出剑……只要你们修的是剑道,老夫就无所畏惧。”

        欧冶子大吼着,猛地一口血喷出,脚下的火云速度就加快了一点点。

        巫铁收起了寒江剑,他右手朝着不远处一座高有千丈的山峰一抓,移山倒海的大神通施展出来,顿时大地猛地一阵,方圆数百里的地面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巫铁想要将这座山峰硬生生拔出来。

        但是整个决斗战堡的地面,无论山川河岳都被血光笼罩,整个战堡浑然一体,一股巨大的力量庇护了整个战堡,以巫铁的神通法力,居然无法将这座区区千丈山峰抓起。

        冷哼一声,巫铁放弃了继续尝试。

        他还有余力,但是他心知肚明,这场决斗,肯定有某些存在偷偷摸摸的窥视着。他不愿,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于特殊,毕竟他如今的境界,只是半步神明境,压着欧冶子打,已经很过分了。

        他在这些日子里缴获的储物戒指、储物手环中翻了翻,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件合用的宝贝。

        这是一座通体用庚金精华融合戊土精英铸造而成,高有数百丈,重不知道多少万亿斤的金属山峰。通体散发出黄白二色光芒的山峰造型古朴、端正,山体上密布着无数地磁元力道纹。

        巫铁都忘了这枚储物手环是从哪位战死的大魏老祖手中夺来,看这小峰的样式,似乎这位老祖主修金、土大道,他耗费了巨量的材料,动用了无数心思,想要将这小峰淬炼成一件本命秘宝。

        只是,这秘宝连半成品都还算不上,只是初步炼制成形,内部的阵法禁制,也不过是布上了一层地磁元力的道纹禁制罢了。

        巫铁掏出了这块高有数百丈的金属小峰,双手紧握着它,然后重重的朝着欧冶子当头砸下。

        “你能破一切剑,那接你霍雄爷爷一‘山’试试!”

        欧冶子对剑的理解已经到了某种极致,用剑劈他,他能以秘术破碎一切剑芒,甚至直接威胁宝剑本身。

        巫铁可舍不得寒江剑出事,于是乎……你能破剑,你能破山否?

        你一法修,在这刻意针对法修的决斗战堡中,你可能用肉身蛮力,抵挡巫铁当头砸下的大山么?

        欧冶子听到头顶一阵恶风传来,他猛地抬头,顿时吓得魂飞天外:“霍雄,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巫铁神胎放出一道强大的神魂冲击,重重撞击在夫差剑上。

        欧冶子的身体一晃,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的遁光速度放慢了一点,巫铁手中的金属山峰轰了下去,当头一击落在了欧冶子身上。

        欧冶子身上那面烈焰大旗所化的火焰罩熊熊而起,高温的青蓝色火焰烧得金属小山通体通红,无数地磁元力道纹浮动着,小山剧烈的震荡着,重量凭空增加了数倍。

        火罩轰然破碎,小山撞在欧冶子的后背上。

        欧冶子体内,一件精美的龙鳞纹软甲喷出,罩在了他身上。

        小山砸下,软甲粉碎。

        三枚厚重的圆盾在龙鳞软甲崩碎的瞬间,已经从欧冶子后背上冒了出来,三块盾牌重叠在一起,犹如龟甲一样护住了欧冶子的身体。

        小山继续落下,三重盾牌也随之粉碎。

        但是欧冶子也争抢到了一点时间,他右手猛地一指自己眉心,侵入巫铁识海的夫差剑喷放出无量剑光,欧冶子寄托在夫差剑中的一缕分神彻底燃烧,化为一股沛然巨力融入夫差剑。

        夫差剑顿时光芒大盛,一道道天河巨龙般的剑光横扫四周,斩破了一重重金光紫气,剑芒直劈巫铁神胎。

        打神鞭在巫铁的操控下左遮右挡,二十四节打神鞭上一枚枚古朴的道符亮起,夫差剑放出的剑芒速度急速放慢,最终一道道剑芒凝固在虚空中,根本无法靠近巫铁神胎分毫。

        夫差剑发出不甘的剑鸣声,他骤然化为一道寒芒,破釜沉舟般,本体带起一缕儿寒芒直刺巫铁神胎眉心要害。

        巫铁神胎后方,巨大的玉碟投影上,三朵莲花花苞中,最左边的莲花花苞突然绽放开来。

        一股绝强的吸力从莲花花苞内涌出,巫铁的法力急速燃烧着,顷刻间就耗费了九成以上。

        夫差剑所化寒芒被一缕缕清光瑞气紧紧拉扯着,伴随着刺耳的剑鸣声,夫差剑想要遁逃,想要逃出巫铁可怕的识海,可是玉碟投影亮起,三朵莲花苞亮起,下方的九节莲藕,还有玉碟投影边缘的所有莲叶同时亮起。

        夫差剑一点点的,不甘心的被那绽放的莲花苞一口吞了下去。

        莲花苞冉冉闭合,然后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感慨声。

        巫铁能感受到,夫差剑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彻底消泯,唯有一缕精纯至极的先天剑道气息静静的潜伏在花苞中,静静的酝酿着什么。

        巫铁顾不得这点事情,这一颗从血旗争夺战中得来的莲子过于神异,谁也说不清他未来究竟会有何等变化。

        他双臂青筋隆起,狠狠的将小山砸向了欧冶子。

        欧冶子已经窥破巫铁神胎的古怪,巫铁是万万不容他逃走的……可是这也不能怪巫铁,谁能想到夫差剑居然直接侵入了巫铁的识海呢?

        这夫差剑,其实也颇为奇妙了。

        只是欧冶子已经缓过手来,连续几件防御秘宝被击碎,欧冶子已经趁着这点时间,掏出了一枚虚空大挪移神符。

        “安王霍雄,等老夫会齐族人……你给老夫等着!”欧冶子嘶声大吼。

        虚空大挪移神符亮起,欧冶子的身形骤然朦胧。

        巫铁想要抢攻,可是欧冶子已经激发了神符,已经不可能拦截下来。

        “安王,这是老朽的投名状,你可还满意么?”远处一声长啸传来,一黑一白两块巴掌大小的龟壳带起大片神光飞旋而来,一上一下的笼罩了欧冶子已经几乎透明的身影。

        虚空一震,欧冶子的身形骤然凝固。

        巫铁突然醒悟,他‘哈哈’大笑了一声,身后先天阴阳二气化为黑白二色灵光席卷而出,一黑一白两只大手和二色灵光中快若闪电般抓出,朝着欧冶子凝固的身形就是一抓。

        ‘咔嚓’一声,方圆百丈的虚空好似玻璃镜子一样粉碎,欧冶子硬生生被巫铁从崩碎的虚空中抓了出来。

        “李玄龟……李玄龟……你,你,你不得好死……”欧冶子没搭理巫铁,而是朝着远处缓缓向这边飞来的李玄龟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老朽怎么会死?”身披太极道袍的李玄龟微笑着,一步一步的走来。

        “安王,你对老朽的这份投名状,可还满意么?”李玄龟拱手向巫铁一拜:“安王,老朽代表大魏李氏、大魏袁氏、大魏孔氏、大魏孟氏、大魏墨家、大魏公输氏,以及大魏‘酒狂墨客’七散人为代表的七大门阀,向安王献上投名状……我等,祈求拜入安王麾下,甘为鹰犬。”

        欧冶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玄龟:“疯了,疯了,你们几家,疯了。”

        巫铁沉默了一阵,低头看了看欧冶子:“你若愿意为奴为仆,让本王禁锢你神魂,掌控你生死,更带着欧氏投靠本王的话,本王可以不杀你啊!”

        欧冶子呆了呆,猛地看向了李玄龟:“老乌龟,你不要坑老夫……你们,真个要投靠这小子?”

        李玄龟缓缓点头,微笑道:“这是一线生机……老朽不在乎多几个老朋友。”

        欧冶子目光迷离的,猛不丁的想起了巫铁识海中的异状。

        那高有一万五六千丈的神胎啊……欧冶子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干巴巴的笑了起来:“如此,老夫,自愿归顺。”

        咬着牙,欧冶子眉心裂开了一条缝隙,一缕缕迷离的神光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