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欧冶子的剑(2)

第六百七十一章 欧冶子的剑(2)

        剑气腾空,虚空森寒。

        白森森的短剑不过一尺多长,悬浮在欧冶子头顶,喷出拇指宽的一道千丈剑光。

        寒气森然的短剑凌空一闪,无声无息的就到了巫铁面前。

        快,快得无法形容的快。

        甚至以巫铁的反应速度,都没能反应过来,剑光只是一闪,就从他的胸口洞穿,从他后背破体而出。一缕薄薄的血箭顺着剑光喷出数百丈远,血箭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的血珠,宛如流星坠地,沉甸甸的落在地上。

        ‘轰隆隆’一阵巨响,附近几座大山剧烈的摇晃着。

        决斗战堡内血光大盛,巫铁体内喷出的精血被决斗战堡的地面吞噬一空,笼罩一座座大山的血色光芒越发的炽烈、凝实,几乎要凝成实质。

        巫铁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数十柄利剑朝着他一通乱劈,火星四溅中,巫铁的身体被劈出了一条条深深的剑痕。庞大的精血能量在体内奔涌流淌,数十柄利剑劈出的伤口一个呼吸间就彻底愈合。

        唯有胸口那一条拇指宽,极薄、极薄,肉眼几乎不可见的伤口上,一缕可怕的剑意顽固的纠缠其中,任凭巫铁精血能量如何冲刷,一丝丝精血能量被剑意彻底摧毁,完全无法修复伤口。

        “你的骨头,很硬。”

        欧冶子举起左手,食指点向了悬浮在空中的短剑。

        这柄短剑,很骄傲。

        他就好像一个活人,巫铁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骄傲——数十柄利剑在狂殴巫铁,所以这柄短剑在欧冶子的勒令下一击得手,洞穿了巫铁的身体,就不屑于再参与围殴。

        短剑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神魂波动从短剑内扩散开来,一丝一缕的缠绕在巫铁的身上,好似一个老练的猎人,在谨慎的审视巫铁身上的动静。

        巫铁右手贴在胸口,左手向身后翻出,掌心同样按住了后背的伤口。

        两只手掌喷出五彩神光,巫铁默运五行神光,伤口上犹如跗骨之蛆的剑意发出刺耳的震鸣声,以巫铁能清晰感知的速度被五行神光磨灭。

        短剑骤然发出尖锐的剑鸣声,他感受到了,自己留在巫铁伤口上的剑意被磨灭了。

        这是挑衅!

        短剑通体寒光骤然炽烈了百倍不止,还是那么一尺多长的一柄短剑,放出的剑光却光照千里,剑尖喷出的剑光长达三十里,声势端的无比惊人。

        欧冶子则是又惊又喜的看着巫铁。

        这柄短剑,是欧氏一族不知道哪一代老祖传承下来的秘宝,灵异非凡、神威无穷。这也是一柄无比神秘的短剑,甚至以欧冶子和他之前数十代先辈的眼光和见识,根本无法分辨这柄短剑是人工造物还是天地造化。

        这柄短剑的剑柄附近,在剑身上用极细的七彩琉璃颗粒,镶嵌出了‘夫差’二字。

        所以,欧冶子等欧氏族人,将其称之为‘夫差剑’。

        至于‘夫差’二字是何等由来,欧氏一族查遍了典籍,也没能找到足够可信的资料。

        夫差剑,是欧氏的镇族秘宝,轻易不现于人前,若是出现,则必定喋血,一定会将现场所有欧氏族人之外的外人全部诛杀殆尽。

        故此,无数年来,大魏神国高层一直秘密流传,说欧氏族内有一柄无比强大的神剑镇压家族气运。

        甚至有好几任大魏神皇亲自开口,向欧氏请借夫差剑一观,但是无论那几位神皇提出什么优惠条件,给出多大的好处,欧氏族人都是一路打着哈哈,‘哈哈哈’的将几位神皇请出了自家大门。

        夫差剑被无数代欧氏先辈以血脉中提炼的一缕先天精血淬炼,历代欧冶子不需多少功夫,就能轻松的全盘掌控夫差剑。

        人与剑合,人剑合一,和巫铁对敌的欧冶子,也达到了这一步。

        刚刚夫差剑穿透巫铁的胸膛时,剑锋碰触了巫铁的一根肋骨……让欧冶子骇然的是,夫差剑的剑锋居然没能伤损巫铁的肋骨,而是顺着光洁坚硬的肋骨下滑了一丝,这才从巫铁后背两根骨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

        巫铁的骨骼,可以抵挡夫差剑的锋芒。

        所以欧冶子才会发出刚才那一声惊叹,说巫铁好硬的骨头。

        惊骇,是因为巫铁的硬骨头。

        惊喜,则是因为夫差剑的强烈反应——这家伙,被激怒了,他主动爆发,真正认真的将巫铁当做了对手。

        过去这么多年来,甚至有一位手持镇国神器的大武亲王陨落在夫差剑的锋芒下。

        夫差剑的品阶,比三国所谓的镇国神器更高,威能更强。

        但是因为他太强了,一直以来,夫差剑很骄傲,其实也很懒散,更是不怎么听使唤。

        比如刚才给了巫铁一剑后,这家伙就骄傲的悬浮在空中,冷眼盯着巫铁动也不肯动。

        但是巫铁磨灭了他留下的剑意,骄傲的、懒散的夫差剑受到刺激,他变得认真起来,他很认真的将一缕神魂波动锁定了巫铁的身体,通体放出森寒刺骨、光照千里的强烈剑芒。

        “想杀我?”巫铁朝着夫差剑指了指:“来啊!”

        欧冶子‘呵呵’笑了一声,他看了一眼巫铁,果断决然的咬破舌尖,一道血箭混着体内九成五以上的法力,化为一道血光猛地喷入了夫差剑中。

        夫差剑长达三十里的恢弘剑芒骤然塌缩、内敛。

        一阵光芒闪烁后,夫差剑的本体消失了,虚空中只留下了一道长有三丈六尺,巴掌宽的晶莹剑芒。

        一声剑鸣,剑芒激射而来,直刺巫铁眉心,一副洞穿巫铁头颅,将他神胎彻底斩灭的模样。

        一股可怕的寒意笼罩了巫铁的身体,巫铁眉心的皮肉骤然裂开。

        夫差剑剧烈巫铁的头颅还有数里远,无形的剑意已经撕开了他的眉心皮肉,剑意激荡,震得巫铁的眉心颅骨荡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金色波纹。

        可怕的剑意冲击巫铁的头颅,侵入他的颅骨,直透他的神胎。

        巫铁高有万多丈的神胎四周,一道道可怕的剑意喷薄而出,化为一座剑山朝着他的神胎笼罩了下来。

        巫铁长声狂呼,神胎通体无数条大道道纹蜿蜒流转,一波波近乎实质的神魂波动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硬生生扛住了当头落下的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