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万万没想到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万万没想到

        巫铁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看着目瞪口呆的令狐青青。

        “陛下,臣也是,真的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那夏侯鹿鸣,虚有其表……”

        巫铁的声音,很真诚。

        他是真的万万没想到,夏侯鹿鸣是如此的弱鸡。

        巫铁都忘了,刚刚为什么选择夏侯鹿鸣当做目标,或许是因为看到盗逍客如此的嚣张,如此的嘚瑟,所以他怒火攻心,一时间将火气全洒在了对方最引人注意的人身上?

        那些大魏的老祖们,一个个站在龙舟上,唯有夏侯鹿鸣端坐在高高的皇座上,而且皇座还悬浮在云台上,而云台还高出了龙舟好几丈高……

        人群当中,夏侯鹿鸣就好像一根熊熊燃烧的蜡烛,格外的鲜明,格外的引人注目。

        木秀于林,巫铁自然暴力摧残之……

        哎,这真是巫铁下意识的选择,其实他一出手,就有点后悔,他觉得,他那随手一击,或许能制造一点点小混乱,但是不可能击杀夏侯鹿鸣。

        上千大魏老祖在一旁盯着啊,堂堂大魏神皇,是这么好杀的呢?

        但是真真没想到,实在是没有想到,上千大魏老祖,他们大半的注意力放在了盗逍客的身上,放在了盗逍客不断拿出来的灵魂结晶身上,剩下的小半注意力,全搁在了青丘神国这边的对头身上。

        青丘神国这边,刚刚折损了楚氏的楚江老祖,物伤其类,大家正怒气冲天呢。

        尤其是,盗逍客无差别的击杀了这么多将门子弟,数百个院落驻扎的将门子弟,被他屠戮一空啊!

        青丘神国的老祖们目光带火,一个个浑身煞气的盯着大魏这边的老祖们。

        神明境修为强大,神魂感应极其敏锐,青丘神国的老祖们煞气如潮,就好像一柄柄钢刀顶在了心窝窝上,冰凉彻骨,大魏这边的老祖们,时刻提防着他们的突然杀出。

        就没人想到,会有人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突袭夏侯鹿鸣。

        所以巫铁出手的时候,大魏的众多老祖们,他们都下意识的相互望了一眼——有人要杀神皇?你出手?他出手?谁出手?难道是我出手相助?

        巫铁只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虽然他的实力和他的修为境界完全不符,可是他散发出的法力波动是如此的醒目,所有神明境的老祖都能察觉他确切的修为境界。

        因为他是半步神明境,所以大家都没把他的突袭当做一回事。

        所有大魏的老祖都在心里揣摩着吧,随意谁出手,都能轻松的救下夏侯鹿鸣,所以,好些人本来准备出手的,但是眼看着大家都没出手,一时间也都停下了手。

        事情就是这么古怪,有些大魏老祖是真个没反应过来,但是及时反应过来的,起码也有百来号人。但是这些反应过来的人,包括几个夏侯氏本家的老祖在内,他们都没把巫铁的突袭当回事。

        这话说起来很弯弯绕的,可是事实就是,巫铁一把抓住了夏侯鹿鸣,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把攥住,死力的一把捏了下去。

        夏侯鹿鸣身上,数十件防御力极强的秘宝自行发动。

        这些秘宝,就算是普通神明境二三重的攻击,都能抵挡好一阵子,但是在巫铁的暴力碾压下,数十件秘宝瞬间粉碎,这攻击力,几乎堪比神明境五重天的高手。

        所以,夏侯鹿鸣就被攥爆了。

        一名孔氏出身的老祖呆呆的看着空气中那一抹血雾,嘶声问道:“陛下身上,当有一件镇国神器护体……若是老夫没记错,当今陛下身上,当有‘鹿鸣钟’随身,那是先天灵宝级的防御至宝……”

        一名孟氏出身的老祖嘶声问道:“鹿鸣钟何在?”

        一众夏侯氏的老祖一声不吭的,阴沉着脸冲向了青丘神国这边。

        这次,大魏神国倾巢出动,明面上,夏侯氏皇族出动了六件镇国神器随之征战,实际上,夏侯氏皇族将自家压箱底的宝贝疙瘩全都动用了。

        为了最大极限的发挥这些宝贝的力量,夏侯鹿鸣掌握的鹿鸣钟,已经被转交给了夏侯氏一位老祖把持。镇国神器这宝贝,放在半步神明境手中,若是能发挥一份的威力,放在神明境老祖的手上,起码能爆发出百倍的威能。

        所以,鹿鸣钟不在夏侯鹿鸣手中。

        所以,夏侯鹿鸣遇袭,鹿鸣钟没能庇护住他。

        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两国无数将士,甚至当着无数暗地里窥伺的大武神国密探的面,大魏神国当今神皇,就好像一只小虫子一样,被青丘神国安王‘霍雄’一巴掌捏死。

        青丘神国这边,好战如狂的项家一众将领第一个迎向了正面而来的敌人。

        随后,赵氏、李氏、吴氏、武氏、伍氏、廉氏等等,青丘神国最强大的将门出身的一众老祖身披重甲,‘哈哈’狂笑着冲了上去。

        冲得最快的项飞羽当头一斧头劈下,对面一名夏侯氏老祖左手一张五岳图翻滚着迎了上来。大斧头和五岳图重重撞在一起,就听一声巨响,地面剧烈的震荡着,数十座大山轰然粉碎,大地凭空凹陷数丈。

        黑色的羊角飓风一根根从地下钻出,呼啸着直冲高空。

        令狐青青抿嘴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拍打着巫铁的手掌:“干得好,夏侯鹿鸣……当年,朕还随族中长辈,去大魏觐见过他……呵,呵呵,呵呵呵,他居然,就这么死了?”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令狐青青长声道:“爱卿,就在你的封国边上,比邻蕖州的几个好州治,你随意挑选六个州治,并入你的封国吧……阵前斩杀敌国君王,这份功劳,朕先勉强赏你一些封地,其他的,等这一场大战完结了,朕再慢慢给你算。”

        令狐青青放声狂笑。

        对面凄厉的长啸声绵绵不绝,好几个出身盗氏的神明境高手身形闪烁,瞬间融入虚空,然后直接在令狐青青面前冒了出来。

        漫天剑影攒刺令狐青青,大魏神国被当众斩杀了自家神皇,这份面子必须尽快的找回来。

        很显然,这些盗氏的老祖都是得了大魏高层的授意,他们在极短时间内做出了一致的决策——不惜代价,击杀令狐青青。

        令狐青青笑得极其灿烂,他头顶一盏光芒黯淡的灯盏涌出,点点灵光洒下,化为蒙蒙光罩笼罩全身。

        巫铁看了一眼这灯盏,他认识。

        当初这灯盏原本在沉睡无数年的大方上人手中,一番波折后,大方上人随身的两件至宝,攻击力惊人的七宝如意归了巫铁,防御力绝强的不灭心灯落入令狐氏手中。

        七宝如意已经被巫铁熔炼,连同黑天鼎以及无数珍稀材料和大量的先天灵物,一炉子炼成了打神鞭,而不灭心灯,此刻正在巫铁面前摇曳生辉。

        无数剑影落在了看似薄薄的光幕上。

        光幕荡起了点点涟漪,任凭几位盗氏的老祖如何疯狂攻击,这看似脆弱的防御牢不可破。

        令狐青青的面皮有点泛红,虽然不灭心灯防御力极其巨大,但是他的消耗也同样巨大。

        短短几个呼吸间,令狐青青的法力几乎被抽空,紧接着不灭心灯开始消耗他的精血,这一下子,令狐青青可就有点扛不住了。

        掏出一瓶大道宝丹,抖手间十几颗宝丹吞了下去,令狐青青呵斥了一声:“胆敢对朕无礼,杀之!”

        十几条散发出强大气息的人影从虚空中涌出,迅速和几个盗氏高手打成了一团。

        巫铁拎着寒江剑,摆出了一副赤胆忠心的忠臣模样,紧紧的跟在了令狐青青身边,目光飞快的在战场上梭巡着。

        越来越多的神明境老祖出手了。

        战局正在不可控制的急速扩大。

        虚空中,非常明显的,大魏神国那边的老祖们,诸般奇异的术法层出不穷,漫天都是一幅幅浩浩荡荡的瑰丽画卷充塞虚空,好似一条条大江大河在虚空中奔涌冲撞。

        而青丘神国的将门老祖们,他们多化为三头六臂的形态,然后施展法天象地的神通,身躯变成数千丈、上万丈大小,宛如坚固的磐石逆流而上,以蛮横的巨力,将无数术法攻击碾成粉碎。

        大魏主要为法修,青丘主要为体修,远距离攻击时,法修占了优势,但是一旦被青丘将门近身,占优势的就是这些皮粗肉厚、力大无穷的家伙了。

        而且,青丘将门可不仅仅只会卖弄拳脚,他们当中,也颇有一些神奇、强大的手段。

        比如说李广为首的李氏的箭,比如说赵襄为首的赵氏的五行雷法等等,将门老祖们远近配合得当,隐隐形成了一座大型军阵,相互间遥相呼应,其战力极其恐怖。

        而大魏的这些老祖们,他们就显得有点太散漫,相互之间各自为战,虽然他们的修为普遍比青丘这边的对手高出一点,但是两相交手后,还是大魏落在了下风。

        幸好大魏有墨家的随身军城,有无数稀奇古怪的强大符箓,有各种各样强大的战傀,更有各种随手洒落的阵法助战。

        大体上,双方维持了一个奇异的平衡。

        甚至就连令狐氏的皇族老祖们,他们驱动前几年辛辛苦苦搜集来的镇国神器应敌,十几件镇国神器一拥而上,也堪堪和大魏神国的十件镇国神器打成了平手。

        明面上,三国之前暴露在外的镇国神器都只有三件。

        这一次,大魏出征,公开拿出来的镇国神器就有六件。

        而这下一交手,呵呵,好热闹,大魏神国直接丢出来了十件镇国神器。

        而且他们皇族老祖掌控这些镇国神器年深月久,能够完美的发挥出这些镇国神器的威能。令狐氏的老祖们如果不是在数量上占了优势,他们根本扛不住对方的攻击。

        如此,镇国神器这一战团,也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但是微妙的平衡很快被打破。

        两名夏侯氏的老祖分别驱动丙火鉴和金龙鞭两件镇国神器,大声咆哮着轰向一名手持青色奇形铜钟的夏侯氏老祖。

        那青色的,形如鹿耳的铜钟,正是大魏神器鹿鸣钟。

        这鹿鸣钟在过去万多年间,都是夏侯鹿鸣亲自掌握,这次为了战事,才刚刚移交给自家的一位老祖。

        这位夏侯老祖对于鹿鸣钟,并不是很熟悉。

        不过他修为悍然达到了神明境六重天的巅峰水准,鹿鸣钟又是防御性的灵宝,以一对二,他居然还能打得有声有色,落了个不分上下。

        丙火鉴和金龙鞭重重落下,鹿鸣钟发出悠长清越的钟鸣声,一圈圈青色光纹稳稳的挡住了两件镇国神器。

        就在这时候,巫铁突然一甩手,打神鞭‘唰’的一下飞出,近乎偷袭的,一鞭抽在了那夏侯氏老祖的头颅上。

        丙火鉴和金龙鞭拖住了鹿鸣钟,那夏侯氏老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对手身上,谁能想到,巫铁居然胆大包天的,居然再次偷袭他?

        只是一击,巫铁并没有用太大力气的一击,这老祖七窍喷出血色火焰,昏天黑地的从高空一头栽倒。

        两名和他交战的令狐氏老祖齐声欢啸,他们猛地向下扑出,分别拔出一柄长剑、一柄短戈,灵光四射中,冲着这夏侯氏的老祖就是一通猛打猛劈。

        谁也来不及救援,这位夏侯氏老祖被巫铁一鞭打得几乎昏厥,哪里还有力气反击?

        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一道粗达三十里的光柱冲天而起,高空中云层翻滚,硬生生被冲出了一个极大的窟窿。

        大魏神国阵营中,好些神明境老祖齐声哀鸣。

        青丘神国阵营中,将门出身的杀胚们一个个发出欣喜若狂的咆哮声,攻势骤然飙升了数倍。

        悬浮在祭坛上,无人打扰,也没人敢打扰的盗逍客突然发出疯狂的咒骂声。

        那两个斩杀敌人得手的令狐氏老祖,居然猛地出现在令狐青青身边,两件镇国神器级的重宝猛地落下,直接落在了两个盗氏老祖的身上。

        两个盗逍客侄儿辈的神明境高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饶是他们遁术厉害,也来不及遁逃,四周七八个同阶的神明境高手一拥而上,当即一人重伤,被拦腰斩断后,丢弃了下半身化为血光遁逃。

        还有一人来不及逃遁,一声惨嚎后,被金龙鞭击破了头颅。

        又是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喊杀声越发宏大,战意凌空,两国的神明境老祖越发杀得兴起。时不时的,巫铁打神鞭会诡异的出现在战场上,冲着某位倒霉蛋的后脑勺就是一鞭。

        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方圆数百里的战场上,足足有四十几根光柱矗立在天地之间。

        小半夜的交战,陨落了四十几个神明境的老祖。

        其中,大魏有三十五人,青丘只有十二人。

        战况之惨烈,前所未有,三国建立以来,交战以来,从没有过如此惨烈的损失。

        青丘神国这边,损失的都是小门小户小将门的神明境老祖,李氏、赵氏、项氏这样的豪门毫发无损,对整个青丘将门来说,堪称毫无损伤。

        而大魏这边损失的,可都是顶级门阀的核心族人,每死伤一个,都堪称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