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章 大魏暗流

第六百六十章 大魏暗流

        月色很好。

        星星不多。

        军城中,一座座行辕宫殿点缀在山林之中,虚空中满是强劲的禁空禁制特有的波纹不断闪过。

        自从巫铁用虚空大挪移神符算计了一位神明老祖,大魏的诸多门阀,就对虚空大挪移神符充满了警惕。诸位老祖下榻之处,虚空都被彻底封禁,就是专门针对这一无耻手段做了防备。

        一株大榕树下,青石上摆了一副棋盘,孔成蹊和孟不言分坐两侧,慢悠悠的落下了黑白子。

        “这世道人心,还是好的……一如那些孩童,都是璞玉,加以雕饰,都是俊杰之才。”孔成蹊手持黑子,悠然说道:“所以,老孟,火气不要这么大。白天吃亏的,是青丘国人,火气不要这么大。”

        端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孔成蹊轻声道:“所以,你不要咋呼着倾巢而出,一战分出生死胜负来,这样不好,不好……大家好容易活到这个岁数,死得稀里哗啦的,你于心何忍呢?”

        孟不言冷哼了一声:“老孔,不要和我说世道人心,这玩意,我比你懂。”

        摇摇头,孟不言冷笑道:“我们不占先手,你就等着瞧吧。呵,令狐珛是那令狐青青嫡亲的二伯父,他陨落了,令狐青青今日没有做出半点儿反应……等着,就是这三五天的事情了。”

        孔成蹊沉声道:“老夫还是以为,以静制动。”

        孟不言眉头一挑,眼里闪过一抹烟火红尘煞气:“老夫偏偏认为,抢占先机,才是取胜之道。”

        两人目光交错,棋盘上的一小片虚空扭曲,塌陷,化为一个小小的漩涡,数十颗棋子‘咔咔咔’的就碎成了一缕缕烟雾,被这小小的漩涡一口吞了下去。

        从孩童时起就认识、相知、交手较量了一辈子的两人相互望了望,同时一笑,大袖一挥,将这虚空漩涡抹平。

        “你我二人,谁说了都不算。”孔成蹊淡然道:“总归,还是要大家商量个章法出来。商量着办,这样好,这样好,省得你这样火辣辣的作出决定,坑了族中的儿郎。”

        “协商,商议,太平时节,这自然是好的,国务国政的效率低一些,无妨。”孟不言冷然道:“但是,战争关头,不需要协商,不需要商议,一个意志,一个坚定、绝对的意志,就足够了。”

        孟不言摇头道:“夏侯鹿鸣,我是看不起的,既然个大门阀,已经将最高决策权上交给了他,他现在就应该做出绝对的决断……他犹豫不决,我是看不起他的。”

        手指轻轻在棋盘上敲了敲,孟不言沉声道:“此战之后,我要提出弹劾,让夏侯鹿鸣养老去吧。你觉得如何?”

        孔成蹊沉默了一会儿:“罢了,夏侯鹿鸣,是太优柔了一些,此事……唔,那心狠手辣的小子动了。”

        孔成蹊、孟不言,还有夏侯如龙等大魏神国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都属于顶尖的老祖,纷纷抬起头来,向着一座位于山顶的行辕宫殿群望了过去。

        盗逍客身躯笔挺的站在这一片宫殿群的门口,冷然看着站在门内的公孙秀娘。

        “我对你说过,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在酒宴上表演的。唯有杀戮无数的剑,才是一柄合格的剑。”盗逍客指了指公孙秀娘:“你不认可我对剑道的理解,你强行将我赶下论剑堂堂主之位。”

        摇摇头,盗逍客讥诮一笑:“可是这些年来,我越来越强,你却停步不前,可见,我是对的。”

        公孙秀娘冷然道:“剑道,不仅仅是用来杀戮。”

        盗逍客大笑了起来:“唯有杀戮的剑,才是最强的剑……或者说,唯有杀戮的剑,才是有用的剑。你,还有你的那些族人,都是废物。而废物,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盗逍客傲然回首,‘叮叮叮’一连片刺耳的剑鸣撞击声传来,他的目光击碎了上千道窥视这边的神魂之力,将诸多大魏神明老祖的神魂力量劈成了碎片。

        孔成蹊、孟不言等人纷纷低声咒骂着,一个个揉着眼睛收回了目光。

        盗逍客指着公孙秀娘笑道:“盗無输了,不是因为我的剑道错了,而是因为他还不够强,他杀的人还不够多……所有人都知道我想要对你们公孙氏做什么,有人反对,有人支持,但是我相信,今夜之后,支持我的人会变很多,而支持你的人,会变很少。”

        公孙秀娘美丽的面孔骤然扭曲。

        盗逍客犹如一头龇牙的恶狼,咬着牙,微微向前俯低身体,轻声道:“我不怕告诉你,其实你也知道,当年你丈夫是如何死的,后来你召进门去的几个入赘的、想要传承血脉的夫婿是怎么死的……都是我干的。”

        “你这万年老寡妇的名头,是我送给你的……我不许别的男人碰你,你是我的。”盗逍客面容扭曲的狞笑着:“我会在你所骄傲的所有方面击溃你,然后,你是我的,你的公孙氏是我的,嘿……”

        公孙秀娘终于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她身边有无数重花瓣一重重的绽放开来,无数朵绮丽的鲜花异草迅速笼罩了方圆数里的虚空,每一片花瓣都是无数道细细的剑芒组成,疯狂的向着盗逍客淹没了过去。

        漫天剑芒中,一道漆黑的,笔挺的,凌厉、肃杀,带着一股疯狂的邪魔一般杀意的剑光直冲天空。

        只是一剑,漫天花雨崩碎。

        只是一剑,公孙秀娘浑身衣衫炸成了碎片。

        只是一剑,公孙秀娘手中长剑脱手飞出,化为一道寒光飞出百里。

        只是一剑,公孙秀娘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白皙的身躯上密布着数十道深可及骨的伤口,血糊糊的向后飞出,一头撞在了后方大殿的大门上。

        数十名公孙氏族女惊呼涌出,一座花团锦簇的剑阵瞬间成型,一片剑芒凝成一片青天苍月般巨型画卷,带着梦幻一般的美丽意境向盗逍客碾压了下来。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盗逍客大声的笑着:“诸位,看好了,公孙氏于国何用?将她们交给老夫,不用万年,老夫给大魏增添一批真正有用的铁血剑客。”

        黑色剑芒起处,剑破青天,剑斩苍月,数十名修为极高的公孙氏族女齐齐吐血倒地,被盗逍客一剑劈得五脏欲焚,差点就暴毙当场。

        “如果不是想着,你们这些小丫头,以后还能给老夫生出一大群活蹦乱跳的小崽子……老夫现在就劈了你们。”盗逍客龇牙咧嘴的笑着:“老夫可没什么怜香惜玉之情,老夫看重的,是实效!”

        长笑一声,盗逍客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了。

        “这样,好么?”孔成蹊捻着一粒白棋子,轻轻的敲打着棋盘。

        “或许,很好。”孟不言沉声道:“老夫这些年,看过无数红尘之事,软弱就是取死之道,有时候,无论善恶正邪,归根到底是实力强弱做最后的决断。”

        “公孙秀娘或许无辜……盗逍客所为,却一如他所言,于国大有好处。”孟不言捻着一粒黑色棋子投入了棋盘:“只要盗逍客不侵犯孟氏利益,老夫不会插手。”

        孔成蹊脸色变得有一丝愁苦,他轻叹了一声,同样落下了一粒白子:“老夫心有不安,很难受……为什么会突然爆发这等层次的战争?灭国之战,怎会突然到了这个地步?你们,就没有认真查查清楚,究竟是如何引发的么?”

        夏侯如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榕树下,他坐在了青石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查了,暂时没有结果。我也担心……可是担心,有什么用呢?与其坐而论道,不如奋起,将青丘灭杀,如此大魏可保太平。”夏侯如龙看着棋盘,突然笑着往棋盘上一指:“不如,老孟,在这里落子。”

        孔成蹊微怒:“观棋不语真君子!”

        夏侯如龙笑:“我是一个真小人……我在准备祭品,向诸神献祭,以换取大武那边和我大魏签署契约。若是我大魏顺利灭了青丘,大武不会向我大魏发难、出手。”

        孟不言呆了呆,从善如流的在夏侯如龙所指之处落下了一子:“此举,大善。唔,若是能聘用一些蛮神作为打手护卫,这就更加妥当了。所需费用,我们各家都筹一点,也就如此了。”

        夏侯如龙笑着点了点头,开始指指点点的,指点起两人该如何落子。

        一小会儿之后,夏侯如龙被孔成蹊、孟不言联手殴打了数十拳,打得他抱头而窜。

        距离大榕树能有数十里,另外一处行辕宫殿,光线阴暗的大殿内,一身披阴阳太极袍的老人,正肃然向地上洒下了几枚铜钱。‘叮叮’声中,铜钱落地,旋转了一阵子,然后停了下来。

        老人蹲下身体,左手举着一支蜡烛,皱眉看着地上的铜钱。

        “唔,大凶?”

        老人姓李,名玄龟,大魏李氏太上。

        青丘神国将门李氏,以箭道闻名;而大魏李氏,则是以卜卦之术著称。只是大魏李氏的卜卦之术,据说深受天嫉,动辄损伤寿命,故而轻易不卜。

        李玄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亲自打卦了。

        六枚包浆油亮的古老铜钱,在他的手中,就有了包罗宇宙、窥视天地的无穷玄机。

        手指在六枚铜钱上轻轻划过,李玄龟抿嘴笑了起来:“果然,大凶……不过,我李氏,有一线生机。如此,大善……呵呵,苦海无边,能超脱苦海的船儿,可装不下太多人。”

        “我李氏,独善其身,已经难能可贵了。不过,这投名状么。”

        抬起头来,李玄龟眯起了眼睛,缓缓点头,笑了一笑:“投名状,是一定要有的。嗯,老八,你偷偷走一趟,带着孩儿们,去当年我们准备的那所在避一避。”

        “孩儿们性命重要,那些身外之物,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随他去吧。”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老祖宗的话,听了不吃亏。”

        昏暗的大殿中,一道细细的阴风旋了旋,顺着门缝窜了出去。

        李玄龟站起身来,六枚落在地上的铜钱无声的消失,他右手一指,一柄古色斑斓的三尺青铜剑无声无息的浮现,被他随手塞进了右边的袖子里。

        大殿的大门无声的开启,李玄龟摇摇摆摆的,左手举着那支蜡烛,一步迈出,就到了那株大榕树下。

        “两位,好雅兴,半夜下什么棋?去喝酒不?”

        李玄龟一巴掌掀飞了孔成蹊和孟不言的棋盘。

        孔成蹊和孟不言的瞳孔一凝……同时深深的看了李玄龟一眼。

        大魏李氏,最是低调不过,平日里族人一个个闷头蹲在自家院子里读书,轻易不和外界交流。

        李玄龟很难开口邀请人做什么,但是他一开口,一定会有大事情发生。

        甚至有人在背后,给李玄龟起了个外号叫做‘李乌鸦’,意思是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有祸端到来。

        孔成蹊笑着站起身来:“下棋而已,没什么滋味,走,走,走,喝酒要紧。”

        孟不言也笑着站起身来:“老夫这些年,也养出了一副好酒量,嘿嘿,我那里,有好酒。”

        李玄龟侧头,‘呼’的一口吹灭了左手的蜡烛。

        四周光线骤然一暗,三人的身影就这么消失了。

        令狐青青行辕所在的军城之外,令狐珛陨落留下的那根光柱光焰冲天,照得半边城池通明。

        令狐青青背着手,一个人站在半空中,眺望着那根光柱。

        那根光柱中陨落的,是他令狐氏的核心族人,更是他令狐青青极亲近的长辈。

        就这样,没了啊。

        令狐青青心很痛。

        哪怕那些蝼蚁一样的小卒子,他们哪怕死伤亿万,在令狐青青眼里,那不过是军情统计表上的一个数字,白纸黑字,看过了,也就忘记了。

        可是,令狐珛的死,让令狐青青心痛如绞。

        “大魏……呵呵。”令狐青青右手紧紧握拳,突然低声询问:“幽若大人,这些陨落的神明境老祖,算是我们的祭品么?如果用这,换取某些援助……我们可以换取多少?”

        令狐青青身边没有人影,幽若的声音直接从空气中传来。

        “唔,是人,还是物呢?呵呵,如果算作祭品的话……那当然,很值钱喽!”

        “看来,你终于是下定决心了,这样很好,非常好。”

        军城外,盗逍客悄然从黑暗中显出身形,一脸讥诮的看向了笼罩在军城上方的薄薄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