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脱离轨迹

第六百五十九章 脱离轨迹

        巨大的,专供大魏神皇出游所用的龙舟上,盗逍客孤零零的,站在距离各家老祖很远的地方。

        不是不合群,只是本能的避开人群。

        心境阴暗扭曲,对万物充满杀意的人,对任何生灵也本能的充满了戒心。

        所以,哪怕同为盗氏族人,盗逍客也会很谨慎的和他们保持距离,轻易不会让他们靠近自己十丈之内。十丈,这是盗逍客能够忍受的安全空间的极限边界。

        不过,这些日子的盗逍客,心情很不错。

        大半年前,也是他一番挑拨,公孙秀娘被逼出手,刺杀这次大战的罪魁祸首,那个青丘神国的小儿辈安王‘霍雄’。

        只不过,她失败了。

        对于她的失败,盗逍客很满意——任何可以打击公孙氏名望的事情,他都喜闻乐见。

        公孙氏空有绝世的剑道传承,却将这等无上秘技的继承人们,养成了一支支温室里的花朵……这等剑道,应该在杀戮中爆发出最夺目的光焰,让鲜血将其淬炼成世间最可怕的杀戮神器。

        所以,盗氏想要对公孙氏下手,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仅仅是公孙氏的剑道传承,更重要的是公孙氏的血脉,那种对于剑道有着可怕天赋的血脉。

        哎,让一群女人做公孙氏的掌门人,真是苍天瞎了眼。

        盗逍客对于公孙秀娘,对于公孙氏的很多族人,都是很有想法的。这些浑身剑意凌厉的女人,唯有他盗逍客才配得上……哦,错了,唯有这些通体剑意凌厉的女人,才配得上他盗逍客,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繁衍后代。

        让盗氏和公孙氏融为一体,让盗氏成为最强的门阀,这是盗逍客心底最隐秘的野心。

        公孙秀娘失手了,这些天,在盗逍客的默许下,盗氏的子弟不断找公孙氏同辈子弟的麻烦,双方爆发了无数次冲突,结果盗氏子弟赢多输少,占了极大的彩头。

        和往年在魏都的争斗不同。

        往年在魏都,哪怕盗氏的子弟同样多次胜出,那也不过是在各大门阀的普通族人面前露脸。

        而这次,是在这么多门阀的神明境老祖面前,彻底暴露了公孙氏的软弱和无能。一群养尊处优的,温室中长大的花朵,有什么资格成为大魏最顶级的门阀之一?

        盗逍客龇牙咧嘴的一笑,朝着人群中的公孙秀娘露出了两排白生生的大牙。

        一如扑杀猎物之前的恶狼,盗逍客在向公孙秀娘宣布自己的存在,宣示自己的恶意,肆无忌惮的告诉她——‘我已经将你当成了猎物’!

        同样的,盗逍客也是在告诫其他的各大门阀,公孙氏已经是他的猎物,如果不想和盗氏爆发全面冲突,你们就乖乖在一旁看热闹,可千万不要掺和进来。

        盗逍客兴奋得微微发抖。

        这是最好的机会,他有机会从公孙氏身上咬下一大块肥肉来。

        国战,这么多神明境老祖参加的国战,这机会简直……太棒了。

        就在这时候,盗逍客后颈汗毛猛地竖起,源自天赋的神通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凌厉的杀意,他迅速朝着远处望了过去,他看到,数百里外,青丘神国的那座巨型军城的城墙上,巫铁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哦,哦,有趣,有趣……小家伙。”盗逍客笑了起来,他略微放大了声音,自言自语道:“堂堂公孙氏太上都无法杀死的硬骨头小鬼,嗯,我盗氏,只要一个同阶修为的小家伙,就足够了。”

        包括夏侯鹿鸣在内,一众大魏的高层纷纷朝着盗逍客望了过来。

        一名和盗氏交好的门阀老祖低沉的说道:“老盗,不要大意,这小子能逃过公孙太上的猎杀,可见手段。”

        盗逍客怪笑了一声,他向身后勾了勾手指,冷然道:“盗無,去,杀了那个叫做霍雄的小家伙,祖宗我,想要用他的脑袋做成酒器,送给公孙太上。”

        龙舟的甲板面积极大,大群大魏门阀的后生晚辈整整齐齐的站在后方,只待自家老祖召唤。

        听到盗逍客的话,一名身高丈二,身形瘦削挺拔、气息如剑一般凌厉的青年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人群,向着盗逍客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的,化为一抹残影直奔战场核心。

        令狐珛和夏侯氏派出的神明境老祖夏侯岙正在对峙,两人静静的打量着对方,同时分别感知着春秋笔和先天一气水母瓶子体散发出的可怕气息。

        ‘唰’的一声,盗無直接闯入了战场,令狐珛和夏侯岙目光一闪,两人差点同时出手,却又同时收起了蓄势已久的攻击。

        盗無好似没看到两尊神明老祖一般,径直朝着巫铁一指:“安王霍雄?最近你,好大的名气……来,送死!”

        巫铁呆了呆,他没想到,他只是远远的看了盗逍客一眼,盗逍客就直接派出了族中后辈朝自己下手。

        摇摇头,笑了笑,巫铁看向了令狐青青。

        令狐青青眸子里幽光闪烁,深深的向盗無望了一眼,然后缓缓点头:“剑修,半步神明境修为……爱卿可有把握?”

        巫铁用力点头:“陛下放心,臣修炼的,毕竟是太古禁忌功法九转玄功,同等境界,臣有自信。”

        令狐青青眉头一挑,大声笑了起来,他向盗無指了指,沉声道:“如此,甚好,让大魏人,见识见识我青丘豪杰的手段……下手,不要留情。”

        令狐青青目光中带着一丝怪异的看了巫铁一眼。

        虽然他越发的信重巫铁,但是他也闹不清楚巫铁脑子里在想什么。

        巫铁很怜惜那些普通士卒的生命,却胆大妄为的,敢对神明境老祖下手……令狐青青真不知道,巫铁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不过,盗無这小小后生晚辈,敢在这么多神明老祖面前出头挑衅,是要好好教训教训的。

        巫铁应诺一声,脚踏云光,直接飞向了盗無。

        盗無也急速向巫铁迎了上来,他厉声喝道:“大魏盗氏,盗無,奉老祖命,前来取你人头……啧,公孙太上做不成的事情,我盗氏儿郎,手到擒来。”

        盗無胆很肥,他当众说出了这般话来,后面龙舟上,公孙秀娘的脸色骤然阴沉,她身后的一众公孙氏的族人一个个目光如火,狠狠的钉在了盗逍客的身上。

        盗逍客抿嘴一笑,淡然道:“这难道,不是事实么?等盗無孩儿,取了那小儿的性命回来……”

        巫铁拔出了寒江剑。

        盗逍客第一时间大笑了起来:“寒江,寒江,这柄剑,一千三百年前,于寒呺江心,公孙太上得了这件先天灵兵……唷,为何会在敌国小儿手中?”

        盗逍客,在不惜余力的打击公孙秀娘的名望。

        公孙秀娘的面皮铁青,双手藏在长长的水袖中紧握拳头,指甲在掌心掐出了深深的伤痕。

        盗無在半空中,身形飘忽的向巫铁急速逼近。

        他双手诡异如蛇的晃动着,两条极淡的幽光紧贴着他的手肘,那是两柄淬毒的奇形短剑。

        巫铁大笑着向盗無冲了过去,浑身上下松松垮垮,满是破绽。

        令狐青青和一众青丘神国的将门大将齐声惊呼。

        盗無眼睛一亮,他猛地窜到了巫铁左后方,两柄短剑无声无息的,一剑疾刺巫铁后心,一剑抹过了巫铁的后颈,剑锋直指巫铁的大动脉。

        ‘叮叮’两声响,巫铁的油皮都没有划伤半点,两点火光闪过,盗無的两柄天道神兵级的短剑居然被剑锋上迸出了黄豆粒大小的缺口。

        盗無大骇,骤然化为上千条残影向四周逃窜。

        巫铁右手寒江剑发出一声低沉的长吟,瞬息间,巫铁也炸成了上千条残影,每一条残影手持长剑,分别向虚空中刺出了一剑。

        盗逍客猛地绷紧了身体,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声,双眼骤然变得通红一片。

        虚空中,点点血花喷溅,盗無所化的残影纷纷崩碎,只剩下一条人影从空中笔直的摔下,眉心一点殷红,不断有丝丝灵光混着道纹从中喷出,显然神胎已经被彻底击碎。

        “好高明的剑术。”公孙秀娘铁青的面皮突然变得粉红粉白的,宛如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般水嫩甜美。她笑盈盈的鼓掌赞叹道:“听闻盗無是盗氏这一代天赋第一……想不到,居然会陨落于此,实在是……哎,又不是咱家的孩子,咱们啊,不心疼!”

        公孙秀娘身后的数十名花枝招展的公孙氏族女‘嗤嗤’的笑了起来,一个个目光如水,引动了四面八方好些人的注意。

        盗逍客双手握拳,眯着眼,微微侧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巫铁发了一阵呆,然后他咧嘴一笑,摇摇头,‘呼’的一下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够在地下世界,能够重伤伏羲神国的神明境老祖,还能在伏羲神国的全力追杀下全身而退,盗逍客别的手段不清楚,但是他的遁术之强可想而知。

        军城城墙上,令狐青青猛地鼓掌叫好:“妙哉,安王……壮哉,安王……来,来,上酒,朕与安王共饮!”

        城墙上欢呼雷动,无数将门将领纷纷看向了巫铁,目光中满是激动和震惊。

        盗無在三国战场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他从突破胎藏境起,就在三国战场出没,各大将门不知道多少年轻族人被他的两柄淬毒短剑击杀,在三国的年青一代中,他实在是被凶名赫赫,甚至让很多人闻名丧胆。

        等得盗無踏入了半步神明境,不要说年轻一辈人……就算是好些将门的长辈,对盗無都生出了极大的忌惮和畏惧,而且也实实在在的有将门的半步神明境的长老被盗無刺杀身亡。

        今日,巫铁居然当众阵斩了盗無,这实在是让青丘神国各大将门的神明境以下的将领士气大振,只觉心头一片浓厚的阴云骤然消散了。

        巫铁笑吟吟的向军城飞回,在他身后,夏侯岙见到巫铁当众击杀盗無,不由得一声长啸,头顶春秋笔骤然一振,顿时无数拳头大小隐藏金光的文字从春秋笔中飞出,化为一阵文墨暴雨朝着令狐珛打来。

        令狐珛大笑一声,头顶水母瓶的子瓶发出一声巨响,一道通体漆黑沉重异常的水柱冲天飞起,瞬间化为漫天水波朝着水墨暴雨迎了上去。

        水墨文字轰在了水波上,就听巨响不断,方圆数百里的虚空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巫铁身体也受到冲击,他故作踉跄,狼狈的窜回了城墙。军城的城防大阵全力开启,厚重的光幕结界挡住了一波波袭来的冲击。

        令狐青青也不管城外的战局,他笑呵呵的亲自斟酒,递给了巫铁一爵美酒。

        巫铁急忙接过美酒,和令狐青青轻轻碰了一下酒爵,然后笑呵呵的一饮而尽。

        美酒入口,巫铁心中念头一动。

        漫天翻滚咆哮的黑色水波骤然一滞,露出了一丝绝不应该出现的缝隙,数千枚拳头大小的文字宛如流星飞坠,呼啸着顺着那一条缝隙打了下去。

        令狐青青一口美酒猛地喷出,他大吼了一声:“不好!”

        话刚出口,一枚闪烁着淡淡金光的文字就击碎了令狐珛身上的护体灵光,随后接踵而来的文字呼啸着,将令狐珛打得粉碎。

        最后春秋笔本体骤然膨胀到丈许长短,轻轻的向着浑身崩碎的令狐珛一划,令狐珛的最后一丝生机顿时荡然无存,被春秋笔一笔勾销。

        一道光柱冲天飞起,光柱浩浩荡荡的直入云霄。

        这是这次大战,青丘神国陨落的第一尊神明境的老祖,而且直接就是令狐氏的皇族。

        令狐青青脸色铁青。

        令狐不惑浑身僵硬。

        令狐珛一脉的令狐氏族人齐声呐喊狂呼,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根顶天立地的光柱。

        夏侯岙狂笑一声,他不敢怠慢,收起春秋笔转身就走,一边走,他一边大声呵斥:“青丘狐儿,今日让你们知道,我大魏的威严。”

        一边撒腿狂奔,夏侯岙一边在心里纳闷……令狐珛的那件灵宝威力也是极强的,比起春秋笔也不逊色,怎么就突然出现了纰漏,被自己轻松斩杀了呢?

        不过,也罢,这也是好事!

        夏侯岙笑得格外灿烂,他在大魏国内的名望,可想而知要飙升猛进,他的地位,也要比以前前进一大步了。

        令狐青青呆呆的看着令狐珛所化的那根光柱,语气极其幽深的低声念叨着:“是啊,灭国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