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正常轨迹

第六百五十六章 正常轨迹

        剑,真是一口好剑。

        六尺多长,剑锋有三指宽,狭长且锋利。剑身通体青白,质地非金非玉,触手生寒,煞是神异。

        仔细看去,剑脊正中隐隐可见一条细细的长河在翻滚奔涌,仔细倾听,还能听到波涛轰鸣之声。

        巫铁握着长剑,轻轻作势向前一劈,就觉得长剑一震,有一股巨大的、沛不可挡的力量就要喷薄而出,充斥面前的虚空,将前方万物撕成粉碎。

        “好剑,的确是一口好剑。”巫铁看着远去的巨型龙舟,摇头晃脑的笑着:“好罢,看在这剑的份上,就不说你堂堂公孙氏太上大长老偷袭本王,却还没能奈何本王的丢人事情了。”

        这剑啊,赫然是一口先天灵兵,虽然在先天灵兵中算是最弱的那一挡,可也是先天灵物,内部天生一股绝强的力量,而且天生灵性强大,威能着实可怕。

        公孙秀娘被逼着丢出了这么一口灵兵……她是真怕巫铁大嘴巴在外乱嚷嚷丢了脸面。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你这样的人,就不该出现在战场上。”巫铁手指轻轻抹过这柄名曰‘寒江’的长剑剑锋,轻声自言自语:“看得出来,你有满腔的杀心,却一丝杀意都无法泄露在外,分明是没有经历过战场的。”

        “强大得可怕的战场菜鸟,你是来送死的么?”

        没人回答巫铁的问题,也没人向他解释大魏神国各大门阀的独特组成。

        大魏的这些门阀啊,各司其职,有好些门阀将一些技艺、技巧玩出了花来,可是一如墨家老祖、公孙秀娘这般,他们就是没上过战场,没正儿八经的和人较量交手过。

        所以呢,巫铁设计坑了他们十三尊神明境老祖,震怒之下,大魏众多门阀老祖倾巢而出。

        “真个是倾巢而出……”令狐不惑从巫铁身后凭空闪现,将一份刚刚传过来的军情递给了巫铁:“整个魏都,只留下了三尊皇族的神明境老祖镇压,其他人,全部来了这里。”

        巫铁目光闪烁的看着令狐不惑:“真个是倾巢而出?老巢,只留下三位?”

        令狐不惑缓缓点头:“真个是倾巢而出,老巢,只留下三位。唔,老夫都有点心动,如果不是陷阱,而是真个如此,我们若是攻破魏都……可真是好看了。”

        巫铁眯起眼睛,沉默良久。

        这还真是……大魏的这群老家伙,他们是想要干什么?

        真个是想要一举覆灭青丘神国?

        夏侯鹿鸣亲自出面,向青丘神国宣战的事情,已经传回了青丘城。

        令狐青青勃然大怒,他同样敲响了警钟,倾力召集青丘神国各大将门、各大门阀的神明境老祖。

        朝堂上,一通复杂的利益兑换之后,令狐青青同样亲自带着一千二百许神明境老祖,带着新整编的庞大禁军,浩浩荡荡的赶赴三国战场。

        令狐青青抵达三国战场的第二天,漫天寒风中,令狐青青和夏侯鹿鸣在虚空中遥遥对峙,说了一番在巫铁看来完全没什么用处,但是却又不得不说的废话。

        夏侯鹿鸣攻击令狐青青谋朝篡位,戕害本家血脉涂山堂一脉。

        令狐青青直接撕破脸,指责夏侯鹿鸣虚伪、无耻,以涂山堂一脉为名义,肆意插手青丘神国内务。

        两人在高空中相互喷着口水,两国相互之间安插了无数的密探、间谍,各种皇族的、宫廷的污秽事情,大家都掌握了无数。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口,两位神皇在虚空中,当着双方亿万士卒的面,开始揭露对方的见不得人的勾当。

        从对方的父亲、母亲,一直问候到百代以上的先祖。

        骂到面赤耳红时,令狐青青毕竟是将门出身,一时间恼羞成怒,当即直接出手,拔出长刀一刀劈向了夏侯鹿鸣。

        夏侯鹿鸣不甘示弱,挥动着一柄拂尘、一柄长剑,和令狐青青‘叮叮当当’的打了起来。

        双方无数将士先是呆了一呆,两大神皇亲自交手,这种事情,罕见啊。

        直到巫铁跑到一架大鼓前,抢过鼓槌亲自擂鼓为令狐青青助威,双方无数将士反应过来,顿时战鼓声,号角声,欢呼声,呐喊声,兵器重重敲击盾牌和甲胄的哗然声,将小半个三国战场都几乎掀了开来。

        两位堂堂神皇交错了几招,归根到底,夏侯鹿鸣是一富贵帝皇,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离开魏都呢,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虽然修为上,夏侯鹿鸣比起令狐青青还要强出了一丝,但是战力上实在是差了一大截。

        一个不小心,令狐青青当众施展三头六臂神通,一记回马刀劈在了夏侯鹿鸣后背上。

        夏侯鹿鸣身披三重甲胄,内衬三重战衣,每一件都是防御力极强的重宝。饶是如此,令狐青青这一刀力大绝伦,击破了六重防御,在夏侯鹿鸣后背上留下了深可及骨的一条大口子。

        鲜血‘哗’的一下喷了出来。

        夏侯鹿鸣的眼泪水也‘哗’的一下冒了出来。

        这辈子都只顾着养尊处优了,夏侯鹿鸣真个是从出生时起,手指头都没被针扎过一次的,从未吃过任何苦头的。

        猛不丁挨了这么一刀,夏侯鹿鸣倒拖着长长的拂尘转身就逃,一路洒下了斑斑神血,每一滴血浆落在地上,都砸得地动山摇,砸碎了数十座高耸的大山。

        青丘神国一方,无数将士齐声欢呼,一众令狐氏出身的神明老祖微微颔首,不自禁的得意洋洋。

        大魏神国一方,士气骤然崩掉了一大截。

        十三根神陨的光柱还杵在那里,每一根光柱都代表了一尊大魏神明的陨落。

        如今两国神皇当众大战,夏侯鹿鸣大败亏输……这实在是太打击士气了,好几个大魏顶尖门阀的老祖,齐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目光不善的狠狠盯了夏侯鹿鸣一眼。

        令狐青青施展了一个法天象地的神通,将身躯膨胀到万丈大小,他保持三头六臂的形态,挥动着长刀大声长啸:“大魏贼子,胆敢犯我青丘……既来之,则安之,你们,就不用回去了!”

        令狐青青长笑几声,长刀向前一挥。

        新编的禁军青丘军驾驭着整整六万条新式战舰,从巫铁所在的军城后方的山岭中猛地腾空飞起,迅速组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齐射舰阵。

        ‘轰、轰轰’!

        低沉而节奏感极强的轰鸣声震得大地隐隐颤抖。

        一道道直径百丈的光柱整整齐齐的轰向了大魏一方距离最近的军城,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军城上方的城防大阵上。

        厚厚的城防结界剧烈的震荡着,光柱爆炸开来,震得地动山摇,震得城墙上本来士气就崩掉大半的大魏士卒们立足不稳,一个个瑟瑟发抖的缩在了城墙上不敢抬头。

        “斗舰?呵呵!”大魏一方,同样出自墨家的一名神明境老祖双眼充血,低沉的呵斥了一声。

        被炸得烟尘翻天的军城后方,大魏一侧同样是浩浩荡荡数万战舰腾空而起,同样排成了四四方方的齐射舰阵,冲着青丘神国的舰阵就是一通乱轰乱打。

        双方十几万条战舰也不闪避……数量太多,也没有给你闪避的空间。

        十几万条战舰通体流光闪烁,战舰之间的防御阵法和各种禁制接驳一体,化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朝着对面的敌舰就是一通猛轰猛打。

        虚空中只见流光飞舞,沉闷的轰鸣声、巨大的爆炸声似乎要将人的五脏六腑都震成粉碎。

        轰鸣声中,青丘神国这边,项氏、赵氏、孙氏、李氏、伍氏五大将门分别有两尊神明境老祖冲天飞起,一共十名神明境大能身披重甲,威风凛凛的飞向对方大魏军城。

        “大魏贼子,可敢一战?”项飞羽手持重斧,站在虚空放声大笑。

        两位墨家出身的神明境老祖腾空而起,他们两人联手,袖子里飞出无数金属构件,迅速在虚空中构成了一座方圆数里的金属小城。随后另外八名大魏老祖腾空而起,化身流光进驻小城。

        “来,有胆来攻!”出身夏侯氏皇族的夏侯恫黑着脸,朝着项飞羽等人勾了勾手指。

        夏侯恫的心头在流血,被巫铁算计死的夏侯苼、夏侯筝,那都是夏侯恫的晚辈,是他比较看好的,未来镇压夏侯氏气运,拱卫夏侯氏皇权的后备力量。

        夏侯氏死掉了两尊神明,这对整个皇族的力量都是极大的削弱。

        所以,夏侯恫一定要做点什么。

        项飞羽他们跳出来挑战,夏侯恫第一个站了出来。

        当然,大魏的神明境老祖们,可不会和青丘神国的这些粗货一样胡来。大魏的老祖们身娇肉贵的,绝大部分都是法修,近身厮杀不是他们的擅长啊。

        所以,一般必须有墨家的随身军城,大魏的神明境老祖才会和敌人过招。

        平日里,他们会从墨家购买这种随身军城备用,但是今日可好,有两位墨家老祖联手出击,他们自用的军城,显然又比对外贩卖的品质要好上许多。

        ‘轰轰轰’,小小的军城城墙上,一条条缝隙裂开,一座座小型光炮翻了出来,在小型光炮附近,一尊尊铜甲和银甲战傀也随之从城墙里钻了出来。

        乍一看去,铜甲战傀能有三千开外,银甲战傀也有两百多具。

        这些战傀组成军阵,就能媲美五六尊神明境的战力。

        十名大魏神明坐镇军城,手中扣住了大量的符箓、雷珠,更有人布下法坛,在准备大威力的五行道法。

        三千多铜甲、银甲战傀则是排成整齐的军阵,主动向项飞羽等人逼了过来。

        战傀身上流光闪烁,所有战傀的气息贯穿一气,气息迅速增强堪比神明,缓缓的不断向前逼近。

        项飞羽等人同时吹了一声唿哨,当即施展神通杀了过去。

        巫铁站在城墙上,看着项飞羽等人在战傀军阵中一时不得脱身,然后小小的军城内,大量的符箓、雷珠,还有各种远程的飞剑飞刀、各色法术潮水一样的涌出。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项飞羽等人全都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三千多具战傀也全部被摧毁。

        带着淋漓血迹,项飞羽等人直扑军城。

        城内夏侯恫等人又借助军城的防御,给项飞羽等人增加了一些伤害,项飞羽等人暴起,将军城的城墙打成了一片废墟,夏侯恫等人这才离开军城,和项飞羽等人放手一战。

        一方养精蓄锐,一方力战许久,在体力上,夏侯恫等人毫无疑问占了绝对优势。

        但是在战斗意志和战斗决心上,项飞羽等人则是近乎碾压对方。

        双方二十尊神明境高手混战了一场,直打得四周山崩地裂、河水断流,好几片大湖都被彻底蒸发,短短一盏茶时间,双方骤然分开,夏侯恫等人脸色难看的向后飞回。

        项飞羽等人也是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朝着夏侯恫等人撤退的方向大声嘲笑。

        巫铁看出来了,项飞羽他们在场面上占了一些优势,但是实际上双方是两败俱伤,谁也没落到好,个个都受了不轻的伤。

        但是他们的受伤都很有分寸,非常的有分寸。

        没有一人受的伤真正属于那种不可挽回的,需要耗时良久才能恢复的重伤。

        他们的伤势看似惨烈,但是吞服一些大道宝丹,再小心休养个把月,差不多也就能好得利索,对自身修为、根基之类全都无碍。

        双方神明一退,打得热火朝天的双方舰阵也停止炮轰,缓缓向后撤退。

        巫铁看到,十几万条战舰的炮管都打得发红了,撤退的时候,炮管附近热气缭绕,让船体都变得扭曲变形。

        如此猛烈的对轰,双方舰阵防御得当,真个损失的战舰,加起来不到二十条!

        巫铁也是叹为观止,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和平’的战斗。

        接下来的好几天,巫铁站在城头上观战,每天的程序都是一般无二——先是双方舰阵冲出来‘轰轰轰’的对轰一气,然后或者青丘、或者大魏,自然有十个八个的神明境跳出来挑战。

        对方出人挑战,这边立刻派相当数量的人前往迎敌,然后就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大战。

        ‘鏖战’数日,两国加起来折损了能有百来条战舰,而神明境界的老祖们,他们的战损是一条手臂!

        是的,一条手臂,而且还是青丘神国这边的手臂。

        项飞羽、项飞邪的一位表叔,名叫项天歌的老人家打得兴起,血脉激发弄晕了头,孤身一人闯入了对方随身军城,被对方十二名同阶神明一通围殴暴打。

        老人家被打得焦头烂额差点身陨,他忙不迭的自爆了一条手臂,这才逼退了围攻的敌人,狼狈逃了回来。

        鏖战数日,众多老祖们就是损失了一条手臂。

        巫铁看得直咧嘴,青丘神国军营中,也有人不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