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剑道,法体

第六百五十五章 剑道,法体

        虚空中,有十位以上的神明境老祖,使出了禁锢秘宝,封锁了虚空,禁锢了公孙秀娘。

        数百门战舰主炮,在稍后一瞬间命中了她。

        还有超过二十名神明境老祖的全力一击,集火在了身披金甲的公孙秀娘身上。

        密集的光破空而来,随后高温爆开,一团黑红二色混杂,满是可怕的泯灭气息的火光冉冉向四周扩散开来。

        低沉的吟诵声中,四只金光灿烂的大手从四面八方合围,向着这团急速扩散开来的火光轻轻一拍,足以将下方这座超级军城彻底摧毁的火光顿时凝固,威力被局限在了方圆里许的虚空中。

        足以毁掉万里山川的力量被压缩在里许方圆内,此刻这一团火光中的可怖可想而知。

        虚空中,点点光芒闪烁。

        每一点光芒中,都有一朵绚烂的鲜花绽放。

        分明已经被十件以上禁锢秘宝锁定的公孙秀娘,居然在被击杀的一瞬间,身形一晃,原地留下了一条清晰的残影,她的本身则是凭空出现在巫铁面前。

        双龙交缠的重剑带起一抹轻盈的,宛如情人目光的剑光,轻轻朝着巫铁两条肋骨之间的缝隙划了过去。

        赵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公孙氏,百花错剑……安王小心,公孙氏的剑技秘身,极难对付。”

        火光中,公孙秀娘留下的那一条身影已经彻底崩解,而巫铁面前的公孙秀娘本尊,她露在头盔外的犹如瀑布的浓密长发中,拇指粗细的一缕发丝瞬间化为象牙白。

        ‘叮’!

        公孙秀娘曼妙、毫无瑕疵的一击被巫铁用打神鞭挡了下来。

        紫金色光霞犹如洪潮向四周翻滚,巫铁身边的虚空骤然凝固,公孙秀娘手中的长剑挥动的速度猛地僵直了一下,巫铁顺势向后一退,借助她剑上传来的恐怖力道,化身长虹向后急退百里。

        ‘噗噗噗’,三支箭矢划出三条诡异的弧线,从远处黑暗中激射而来。

        李广出手了,出手的还不仅仅是他。李广的三支箭矢上燃烧着灰色的火焰,有别家的老祖将自己修炼的灵炎加持在了李广的箭矢上,灰色的火焰威能诡异,箭矢所过之处,虚空中留下了肉眼清晰可见的灰沉沉的轨迹,好似沿途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彻底消失了。

        公孙秀娘一剑斩空,微微愣了愣神。

        她之前一剑笔直的穿刺,并没有将巫铁放在心上,她是带着一丝游戏的心情,随手给了巫铁一剑。所以她的剑很精准的直刺巫铁心脏,却被肋骨挡下。

        以公孙秀娘的修为,不要说区区半步神明境的身躯,就算是十万座大山排在面前,一剑也穿透了。

        所以,她浑然不以为意的,就给了巫铁一剑。

        哪知道巫铁的肋骨大有古怪,半步神明境的修为,居然硬生生挡住了她手中的这一口先天灵兵。

        所以,刚刚一剑,公孙秀娘用了一点认真,用了一点心思。

        她一剑横抹,准备从巫铁的肋骨缝隙穿过,斩破他的心脏。

        哪知道,巫铁居然用打神鞭挡住了她妙绝人寰的一剑……巫铁挡住了她的剑招,而打神鞭硬生生挡住了她的剑。

        打神鞭丝毫无损,反而是她手中这口公孙家族传承了近百代人的先天灵剑,居然发出了一丝悲鸣——这就好像两个人互相对撞额头,灵剑剧痛,而打神鞭没有半点感觉。

        打神鞭的品阶,远远超过了公孙家祖传的这口灵剑!

        公孙秀娘的眸子里泛出一丝冷光,她准备认真了。一个小儿辈,让她连续两剑没能斩杀,她以后哪里还有脸见那些同辈的老怪物?

        尤其是,打神鞭。

        自己的灵剑和打神鞭结结实实的对撞了一下,她感受到了打神鞭的品阶和威能。

        浩瀚如海,极其可怕。

        这等神兵,公孙秀娘在心里偷着乐,怕是大魏没有哪个老怪物,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件品阶超过镇国神器的可怕灵宝罢?

        “是小女子,我的了。”公孙秀娘看都不看呼啸而来的三支箭矢一眼,她身边有点点花朵飘落,原地留下了一条灵光闪动的身影,巫铁面前灵光一闪,公孙秀娘凭空跨越百里,来到了巫铁的面前。

        然后,千万朵花朵绽放开来。

        千万朵花,每一朵花都有数十花瓣,每一片花瓣都由数万道剑芒组成。

        这些花朵盛开之时,巫铁身周十里虚空,尽成剑之领域。

        剑的意志笼罩一切,掌控一切,驱逐一切,禁锢一切。无数条极其锋利的气息锁定了巫铁的身体,巫铁的皮肤一瞬间就炸成了粉碎。

        堪比千刀万剐的凌迟,在无数朵花朵绽放之时,无数条极细的剑芒切割过巫铁的身体。

        巫铁身上,芝麻粒大小的皮肤,被纵横交错的剑气在瞬息间切割了近百万次,可想而知他全身肌肤受到了多少次的攻击!

        密集的火星在巫铁身上闪烁。

        剑芒切开他的皮肤,切进他的肌肉,深可及骨,疯狂切割他的骨骼。

        这一招,巫铁无从破解。

        他根本没看清公孙秀娘的剑势来自何方。

        巫铁修炼的《元始经》,让他的道行根基超过了天下所有人,但是如今的局势和修为和道行没什么关系。

        巫铁跟着老铁修炼过抢道,只是他的枪道和公孙秀娘的剑道相比,一如一滴水和无垠沧海的差距。巫铁才多大年纪?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有用过枪了,他这些两年,习惯了用打神鞭欺负人。

        而公孙秀娘,她秉承公孙氏的剑道,她已经苦修剑道几近十万年。

        “真是……美丽的剑。”浑身鲜血喷溅,身躯被切得血肉模糊,大片大片的肌肉瞬间消失,露出了暗沉沉却又带着几分晶莹剔透感觉的骨骼,巫铁在如此‘绝境’中,依旧大声赞叹公孙秀娘的剑道之美。

        不是赞叹她的剑道之危险。

        而是赞叹她的剑道之美丽。

        然后,巫铁紧握着打神鞭,将其当做一柄短剑,也像模像样的挥舞起来。

        ‘叮叮叮’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无数道剑芒切割着巫铁的骨骼,但是这些剑芒对巫铁的血肉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唯独无法在他的骨头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反而是巫铁握着打神鞭,短短弹指间,打神鞭喷出了长有数丈的剑芒,巫铁像模像样的挥出了十八路剑势,和公孙秀娘在瞬息间交错了十八招。

        巫铁的胸膛要害命中十八剑,而打神鞭也带着一丝低沉的破空声,险而又险的擦着公孙秀娘的面甲划了过去。

        巫铁的神胎后方,巨大的玉碟投影中,三朵巨大的莲花花苞微微颤抖了一下。

        盘踞在玉碟边缘的三千大莲叶、八万四千小莲叶中,一片精巧的小莲叶上幽光闪烁,无数缕极细的剑芒从小莲叶中喷薄而出,迅速化为一枚枚极小的、神光四射的飞剑绕着莲叶急速的盘旋飞舞。

        一条条蜿蜒灵动,或者凌厉、或者冷肃、或者霸气四射、或者阴沉内敛,剑意变幻多端,剑意属性总能有数万种的剑道道纹从巫铁的眉心蜿蜒而下,开始迅速的跟他的骨骼、内脏、肌肉等等肌体融为一体。

        随着剑道道纹的不断融入,巫铁的气息也逐渐变得凌厉而坚挺,犹如一柄人形的宝剑一般。

        在阴阳五行法体之后,巫铁的身躯开始融合剑道法则,开始凝聚剑之法体。

        公孙秀娘的剑芒越发凌厉,剑招越发变幻多端,巫铁身上受到的伤越重,他凝聚剑之法体的速度就越来越快。短短一个弹指后,巫铁的脑袋和两条胳膊,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剑道道纹彻底覆盖。

        公孙秀娘面甲下的一对儿美眸差点没从眼眶里跳出来。

        临阵悟剑?

        从一个一看就从未正儿八经用过剑的小菜鸟,弹指间的功夫,剑道修为就突破到了公孙秀娘大概一千岁时的水准?

        这算什么?

        剑道天才?

        公孙秀娘呆了一下,巫铁手中的打神鞭就喷吐着刺目的剑芒,‘噗’的一下重重的杵在了她的面甲上。

        虽然公孙秀娘是五重天以上的神明境大能,但是她主修剑道,论起肉体力量,公孙秀娘并不算强,比起巫铁这种怪胎是大有不及。

        只是一击,公孙秀娘好似被攻城锤轰了一击,面甲粉碎,向后倒飞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李广射出的三支箭矢击碎了公孙秀娘留在百里外的残影后,感应到了公孙秀娘的气息,三支箭矢划出一个巨大的弧线,无声无息的向着她追了过来。

        区区百里之遥,箭矢瞬息而至。

        公孙秀娘被巫铁一打神鞭打得头昏目眩,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浑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打神鞭的威能固然是一部分——但是实话实说,巫铁并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真个展示打神鞭的巨大威力,打神鞭对公孙秀娘造成的伤害极其有限。

        但是公孙秀娘被巫铁刚才使出的那一招惊呆了。

        手持打神鞭,将一根方头方脑的二十四节鞭当做短剑来使,巫铁刚刚挥出的那一剑,居然给公孙秀娘都有一种‘惊艳’之感。

        那种鸿飞冥冥、不可揣测的剑意,让公孙秀娘都感到了极大的震惊。

        因为震惊,巫铁才一击杵在了她的面甲上。

        公孙秀娘呆呆的,浑身僵硬的向后飞去,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妖孽呢?

        三支箭矢命中发呆的公孙秀娘,直接炸碎了她上半身的金甲,炸得她后背血肉模糊,更有大片灰色火焰熊熊燃烧,烧得公孙秀娘后背一片狼藉。

        公孙秀娘嘶声惨叫,骤然化为一道剑芒冲天飞起,狼狈的逃向了夏侯鹿鸣所在的巨型龙舟。

        公孙秀娘受伤了……她居然在战场上因为心情激荡而发呆了。

        稍微有点战斗经验的普通士卒,都不敢在敌人围攻的时候发呆,但是公孙秀娘,神明境五重天以上,修炼岁月超过十万年的公孙秀娘,居然就犯了这个错误。

        实在是……她这辈子,就没上过战场啊!

        公孙氏的剑道闻名天下,公孙氏的族人们,最擅长的是在宫廷中舞剑炫耀,或者和其他门阀世家的公子、小姐进行友好的剑道切磋,乃至担任皇孙公子们的剑道老师!

        历代公孙氏的族人,尤其是公孙秀娘这种生得美艳如花的公孙氏族人,她们只管在魏都接受无数人的追捧和欢呼就可以了,她们……何曾需要上战场?

        公孙秀娘惨嚎逃窜,后背皮肉被烧得‘吱吱’作响,一路流淌着眼泪冲回了巨型龙舟的船舱,躲起来疗伤去了。

        夏侯鹿鸣呆呆的看着公孙秀娘逃跑的方向,沉默了许久,半天没吭声。

        巫铁喘了一口气,几乎被剔出全身骨架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在他身边翻滚的血雾向内一合,本属于他的血肉所化的血雾附着在骨架上,顷刻间他的伤势痊愈,连一丝儿伤痕都没留下。

        拎着打神鞭,一缕缕极细的剑道道纹在上半身缓缓的流动着,不断的有‘铿锵’剑鸣声传来,剑道道纹不断融入身体,巫铁对于‘剑’的领悟和掌控正在不断加深,而且他的身体内,一股恐怖的、足以撕碎一切的凛冽剑意正在凝聚。

        巫铁修炼《元始经》,得天地间所有大道奥义。

        但是哪怕他完美领悟了天地间的所有大道奥义,哪怕他对‘剑’的一切都明悟在心,他从没真正的施展过高超的剑技。

        他知晓一切剑理,却从未实际施展过,空有理论,却无实践。

        受到公孙秀娘刺激,无穷无尽的剑道感悟在那神奇的莲藕催发下,直接化为剑道道纹和巫铁的法体融合。

        巫铁的每一丝肌肉、每一根经络神经,每一块骨骼,甚至是所有的内脏,都在进行微调。

        他的身躯,正朝着最适合‘用剑’的形态发生进化。

        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个修炼了很多年很多年的老剑客,他对于剑的掌握,对于剑的感知,对于剑的运用,一切都在飞速的飙升。

        当他一步一步的重新走到夏侯鹿鸣的面前时,剑道道纹已经覆盖了巫铁全身,正在和他的身体进行最后的契合。

        此刻,巫铁对于剑的掌控,甚至堪比公孙秀娘。

        可怕的《元始经》,恐怖的莲藕,还有巫铁强得非人的造化,终于实现了这一奇迹。

        “陛下生得浓眉大眼的,居然也会做这种贼眉鼠眼的勾当。”巫铁笑看着一脸铁青的夏侯鹿鸣:“你要战,那就战吧……下次要杀本王,明刀明枪的来,这么突袭刺杀,算什么呢?真是给你们大魏历代先祖丢脸……”

        巫铁笑看着夏侯鹿鸣:“你说,如果本王将今日的事情,向三国民众宣传开……呵呵,你还要不要脸?”

        夏侯鹿鸣沉默了一挥,铁青的面色逐渐回复了正常:“你要什么?开个条件。”

        巫铁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来一把好剑……刚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嗯,否则,本王不仅仅要宣扬陛下你今日的贼眉鼠眼一般的无耻,还要……还要向天下宣扬,刚刚的那位美人出手刺杀,居然没能杀死本王,反而让本王有了无数的剑道感悟!”

        ‘嗖’的一声。

        一道刺目的寒光从龙舟船舱中飞出,一柄长有六尺许,通体散发出可怕寒意的长剑,端端正正的悬浮在巫铁面前。

        巫铁笑了。

        公孙秀娘的遮羞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