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千神

第六百五十三章 千神

        魏都,高空之上,九重云台犹如花瓣,冉冉绽开。

        一座血色钟楼,在云台中浮现。

        大魏名士风流,讲究的是清雅、风雅,建筑、服饰等用色,喜用青、白、灰等淡色,血色这种被大魏名士认为不吉、冲撞的色彩,只用在军方最紧急的令信中。

        整个魏都,也只有这座开国之时建造的钟楼,使用了一点血色。

        钟楼微微摇晃,一声声低沉的钟鸣声就轰然传出,化为一圈圈无形的涟漪,迅速扫遍了整个大魏领土。

        极其遥远的大魏西南侧,草原之上,大群大群的绵羊犹如团团白云,在青色的草原上奔跑。身穿华服的美丽少女,骑在骏马上,挥动着马鞭,驱赶着羊群。

        大群大群魁梧的汉子骑着骏马,大声吆喝着,挥动着套马杆,在远处追捕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马群。

        大汉们大声笑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朝着一名高挑、瘦削、白皙的少年大声的笑着:“小儿郎,小心些,不要让野马王踢爆了你的……”

        皮肤白皙、细腻,宛如美玉一般的少年和这些汉子一样,同样光着膀子,挥动着比他手臂差不多粗细的套马杆……在大汉们的调侃笑声中,少年用力策骑狂奔,俊俏的脸上洋溢着生命力迷人的光辉。

        当钟声传来,在这游牧部落已经借居了好几年,几乎被部落子民们当做自家人的少年突然身体一僵。

        他抬起头来,朝着魏都的方向望去。

        在那些大汉惊悚、惊恐的目光中,少年通体散发出丝丝金光,身躯膨胀到百丈大小,‘呼’的一声直冲高空。

        “吾,夏侯如龙宣布,此次,为本王永世庇护之所。”白皙少年低头,向那些同样目瞪口呆的游牧少女中,一名娇艳如花的少女微笑点头:“等我,本王的许诺,不会变,本王会来迎娶你……本王说过,会让当今神皇,做我们的证婚人!”

        夏侯如龙一步迈出,每一步都横跨一个州治的领土,每一步都在虚空中留下一个极大的金色足迹,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魏都。

        大魏西南,一座极大的大湖,湖滨渔村中,简陋的茅房内,披散长发,白须如银披散胸前,通体气息稳重沉肃的老人右手握着书卷,左手捏着戒尺,摇头晃脑的诵读着诗篇。

        “夜来风雨声……”

        老夫子拉长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诵读着。

        “夜来风雨声……”

        茅房内,附近七八个渔村凑起来的百来个孩童紧握着木片制成的书本卷轴,用最大的声音,学着老夫子的模样,摇头晃脑的跟着他一字一句的诵读着。

        “花落知多少……”

        老夫子一脸是笑的,用力的点着头。

        美啊,美啊,如此美轮美奂的诗句,简单,却隽永……有一种渗入灵魂的伟大力量。

        老夫子微微闭上眼,两点泪水从大眼角滴出,顺着光洁的面颊缓缓流淌下来。每次诵读这些从太古神话时代,好容易保存下来的诗篇点击,老人就感动涕零。

        他好似能通过这些文字,见到那一条条伟岸的,矗立在文字巅峰的伟大存在。

        “花落知多少……”

        孩童们同样摇头晃脑的,一脸沉浸的跟着他诵读诗句。

        在茅房外,一列茅棚下,一块块硕大的石板排得整整齐齐,数十名年龄稍大一些的渔村少年,正手持毛笔,在石板上一笔一划的,沾了清水在抄写书本。

        抄写,不仅仅可以加深记忆,跟能锻炼书法。

        字如其人,一个心有文华之气的人,他的字迹也定然昂然挺拔、俊秀雄奇。

        所以,老夫子在这里设学数十年,他教出去的学生,无论如今官职高低,每个人都有一个在附近州郡都堪称超俗的好书法。

        老夫子放下书卷,微笑的看着茅屋内的孩子,然后看了看茅棚下的少年。

        无论什么时候,文明的传承啊……文字的美,文字的魂……老夫子已经活了很多年,很多年,早年时,他还会因为女色、权力、财富、家族利益等等,和人勾心斗角。

        但是渐渐地,他发现了世间真正的纯粹的最终极的美和力量。

        于是,他游走天下,四处设学,将文字、将文明,传承给这些身处社会底层的孩童。

        数千年奔走,设学数十处,不知不觉,老夫子的心境飙升,实力暴涨,他的心境,越发的恬淡、谦和……

        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心胸中酝酿,老夫子有明悟,或许大魏开国无数年,从未有人修成的‘浩然正气’,他已经摸到了一点门路。

        大道在前,老夫子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极大的欢喜。

        隐隐的钟声传来,天空的云层蓦然多了一丝血色。

        老夫子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缓缓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卷一卷书本,肃然放在面前简陋的木台子上。

        他向坐在身后的两个这些年收下的门徒叮嘱了起来:“看管好小儿辈,让他们认真读书……这世间,打打杀杀究竟不是正道。道,在书中,在心里。”

        “切记,切记,人若是不死,就要读书。”

        “读书能明理,能见性,人族之所以超脱禽兽,成万灵之首,就是因为读书。”

        “所以,管他外面风也好,雨也好,管他刀枪如林,箭矢如雨,读书,将书本传下去。”老夫子站起身来,笑呵呵的向两名有点不知所措的门徒点了点头:“老夫,孔成蹊。”

        大袖一挥,一股文墨之气直冲高空,老夫子朝着魏都方向望了一眼,低沉的说道:“不管如何,老夫的书楼在那边,谁也别想动他一片纸张。”

        风起处,人影散去,老夫子早已不知去向。

        就在这大湖的对岸,大魏新开辟的一座不过两百年的州治中,市井已经颇见繁荣。无数商队熙熙攘攘,在州城中进进出出,带来了无数的人,以及无数的钱财。

        州城最核心处,九层白玉台上,一座十八层的黄铜酒楼通体镀金,金光耀目的矗立在白玉台上,酒楼造型如塔,大有凌云之势。

        无数花枝招展的少女在酒楼中嬉笑打闹,无数豪客在这里挥金如土,酒肉香气随风传出百里,哪怕在夜间,都能看到酒楼中夺目的珠光、烛光、各色奇珍异宝散发出的光亮。

        ‘白玉台、黄金楼’,这是这座新开辟的州治中,最近百年冒出头的,最顶级的销金窝,最顶级的销-魂-窟,这里有最好的佳肴,最烈的酒,最美的女人,最多变的心。

        在这里,随时有恩怨情仇上演,随时有暴力血腥出现,这里每天都有人死去,或者自杀,或者被杀,这里是大魏的王法约束不到的法外之地。

        每天,这里都充盈着七情六欲之气,洋溢着无边的欲-望和野心。

        每一天,这里最高的一层楼阁中,都会有一名身穿青色大氅,俊美如神人的青年端坐在高台上,俯瞰着下方男男女女、熙熙攘攘中演绎的一幕幕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他面带微笑,眸子里反射出了酒楼中所有人的人影,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的命运轨迹,他们心中一切阴暗或者光明的念头,都在他眼里一览无遗。

        “人性本恶?人性本善?善恶?人,鬼?”

        青年微笑着看着一名少女被一个虬髯豪客强行拉入房间,看着这个虬髯豪客被另外几个彪形大汉从房间中拖出来,乱刀砍成了肉块。他看着虬髯豪客的手下冲进酒楼,和那几个彪形大汉杀成一团。

        这种戏目,这里每天都有上演。

        这里是法外之地,每天从这黄金楼中丢出去的尸体能有数十上百,但是当地官府根本懒得理会。

        一声钟鸣在遥远的天空遥遥传来,青年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向渔村的方向望了过去。他看到一道文墨之气冲天而起,然后迅速向着魏都的方向冲去。

        “老孔……教书能有什么意思?”

        “红尘世态,红尘炼心,我等人族,根本就在这芸芸众生中呵。”

        “不过,似乎你的修为大有长进?不过,我孟不言,倒也不弱于你……嚯,嚯嚯,灭国之战么?会有多少颠簸流离、会有多少国破家碎……妙哉,人心,当如烘炉,在这国破之际,才能演绎出最精彩的戏目。”

        青年孟不言大笑一声,黄金楼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楼内所有在常规意义上算是恶人的人,尽在这一刻骨肉成泥,随后化为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笑声中,孟不言肉身蠕动,化为一条五爪黄龙,摇头摆尾的朝着魏都飞去。

        黄龙冲到高空,孟不言朝着西边望了一眼。

        在大魏西方边疆的极西之地,有一片无垠大海,波涛翻滚,平地浪高三千丈的大海之上,一条体长数万丈的龙鲸大声的鸣叫着,拖拽着一条极其华丽的巨型楼船突破风浪,向前疾驰。

        楼船的船头,设了一平台,七名袒露身躯,头发、胡须一片凌乱,行为举止大有张狂之态的男子拎着酒坛、酒罐、酒壶、酒缸,‘嘻嘻哈哈’的大口大口喝着酒,吟唱着一些外人听不懂的诗词歌赋。

        偶有海里巨兽袭来,想要袭击他们拉船的龙鲸,或者袭杀船上的他们,这几个男子随手一挥,任凭你数万丈大小的巨兽就瞬间崩碎。

        “去休,去休,海外可有仙山?”一名头发狼藉的男子光着躯体,站在船头手舞足蹈的大声吼叫着:“仙山之上,可有仙女?那仙女,可能反持琵琶,狂舞飞天?”

        “这天地,究竟有何奇妙?”

        “那诸神,究竟是何来历?”

        “这天,是谁开的这天。这地,是谁建的这地?”

        “这日月星辰,为何虚妄如影?这天地宇宙,为何犹如帷幕,让我看不真切?”

        “贼老天……回答我……你,究竟是何等嘴脸?”

        “我要上天,我要入地,上穷碧落,下尽黄泉……这天地,迟早,老夫要将你看得明明白白,迟早有一天,老夫要认真的看透你的嘴脸……”

        其他六个男子齐声鼓掌,跺脚,大声喧哗赞叹。

        “壮哉,壮哉……老天若是人,他可娶妻否?哈哈,迟早有一日,吾等当面质问老天……”

        一群人正在群魔乱舞,歇斯底里的说一些大逆悖妄之言,一声钟鸣,悠悠荡荡的飘了过来。

        七人的动作同时僵硬。

        他们抬起头来,朝着魏都的方向望了过去。

        “灭国之战……何以至此?”

        七人相互望了望,然后不甘心的摇了摇头:“可惜,可怜,可叹,聚齐七家之力,好容易耗费三千年岁月,打造了这条跨海神舟,想要去海的那一头看个仔细,寻访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奈何,奈何……红尘难离,本家难弃……”

        一名满脸都是毛茸茸的长胡子,胡须直拖到了小腹前的老人厉声狂呼:“是谁胆敢扰我雅兴……当诛灭之!”

        七人同时狂呼大吼,收起了那条巨型的楼船,一掌将那拖船的龙鲸震得粉碎,化为七条杀气腾腾的火光直冲魏都。

        魏都城内,无数子民在家门口设了香案、香炉,点香、上供,向天膜拜。

        一具具身形巨大的神灵身影从四面八方赶回魏都,他们参悟的天地法则不同,他们带来的天象变化也各异。

        时而电闪雷鸣,时而狂风暴雨,时而云霞满天,时而天降金花……

        一尊尊神明直接走进皇城,皇城上空建起了一片巨大的茅棚,下方设立了一张张巨型的大椅。

        一尊尊身形巨大的神明端端正正的坐在大椅上,散发出恐怖的法力波动覆盖四方。一尊神明的法力波动轻轻松松可以覆盖一州之地,十名神明的法力波动契合在一起,就能覆盖数十州的领土。

        一尊又一尊神明不断赶来,他们一言不发的坐在茅棚下,目光如电,俯瞰四方。

        当上千尊神明聚集在一起,他们的法力波动浩瀚如海,彻底覆盖了整个大魏疆域。

        大魏上空的天象彻底被改变,所有的春夏秋冬的季节更迭都被破坏,大魏所有的州治上上空,只见一片水洗过的蓝水晶一般的透明蓝天,如此蓝天中,不见丝毫云彩。

        大魏皇族,过百门阀,汇聚起来的神明老祖,总计一千一百三十八尊!

        一声巨响冲天而起。

        六名出身大魏皇族的神明老祖头顶,六件镇国神器级别的先天灵宝冉冉飞起,放出无量光霞,照耀得虚空五颜六色,宛如万花筒一般精彩。

        “青丘,当灭。”

        一千一百三十八尊神明老祖,同时说出了一般无二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