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神战,神战,这是神战!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神战,神战,这是神战!

        三国战场,十三条光柱冲天而起,气势恢宏,天惊地动。

        不知多少万里外,大武神皇武霸御驾亲征的舰队骤然停下,身躯雄浑的武霸大踏步的从旗舰大殿中走出,站在船头呆呆的看着远处那一根根宛如招魂幡一般,笔直矗立在天地之间的光柱。

        “哈,疯了,疯了……有人比老子还要疯狂!”

        武霸沉默了一阵,用力的一挥手,大声笑道:“收兵,回城……三国战场,让出所有的军城和地盘,让令狐老儿、夏侯老儿去拼命罢。”

        “建城,在三国战场边界上,建一座雄城。”

        “防守,全力防守,不许三国战场内一兵一卒冲入我大武疆土。”

        “唤醒那些睡觉的老家伙……这事情,闹大了。”

        武霸有着和他粗犷的外貌、蛮横的作风完全不匹配的精明,这种精明或许还算不上智慧,但是已经足以让他做出最恰当的抉择。

        有机可乘的时候,就扑上去狠狠的撕咬猎物。

        当危险来临时,就立刻缩回巢穴小心藏起来。

        或许,这还不能算是精明,只能算是一种野兽的直觉和本能……武霸,本身就是一头旷世凶物般的人形野兽。他察觉到危险,于是,他就带人退避,就这么简单。

        大魏神国,墨城。

        这是一座绵延数万里,规模无比庞大的城池。

        这是一座机关之城,结构复杂,精妙玄奥,号称三国之中最难攻破的神奇之城。

        一代代墨家族人将自己的奇思妙想加注其中,无数稀奇古怪的阵法禁制,无数或者神奇、或者阴邪、或者强大、或者歹毒,体积大大小小,大的犹如一座山,小的好比一颗沙的机括,代表了三国匠造技艺巅峰水准的文明结晶,悉数汇聚于此。

        站在高处俯瞰墨城,偌大的城池几乎不见人影,只有无数奇异的机括,无数战傀,无数的木马流牛一般传说中的造物,犹如流水一样灵巧的在大街小巷中穿梭。

        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金属手臂在城池的上空翻卷,它们灵巧的抓起一块块大大小小的金属构件,日夜不停的加固、改良整个城池。无数条金属手臂在翻滚,但是忙而不乱,相互之间隔得极近的金属手臂,永远都不会碰撞在一起。

        一座座大大小小的殿堂,一座座厚重的城墙,这些坚固的造物也犹如流水,不时会伴随着细微的机括声,殿堂的墙壁上、城墙上,就开启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门户,恰好供那些战傀、木马流牛之类的轻盈的穿过。

        偶尔在大地上,一条条巨大的裂缝无声的开启。

        于是就能看到裂缝下方巨大的熔炉,红色的、燃烧的金属汁液,以及无数急速旋转着的,外人根本不认识的巨型机括。

        偶尔会有长达数万丈、粗壮无比的金属手臂从裂缝中伸出,将一块块通体通红的巨型构件送上地面。原本坚固平滑的金属路面就会迅速的流动起来,将一块块巨型构件轻松的送去它们该去的地方。

        一切都行云流水一般,一切都运转得有条不紊。

        哪怕那些长达数千丈的巨型构件被飞速的运输着,最终它们都能毫厘不差的,出现在它们应该出现的位置,和某处城体完美的拼合在一起。

        就在墨家老祖陨落的一瞬间,整个墨城的运转骤然停滞了一瞬间。

        随后,在墨城的核心位置,一座通体用金属浇铸的万丈大山内,一声声低沉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大山剧烈的震荡着,山体上出现了一条条巨大的裂痕,有七彩神光从裂痕中喷涌而出。

        一道道流光从大山中急速飞出,无数墨家子弟瞪大眼睛,一脸惊恐欲绝的嘶声尖叫着,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一时间漫天都是遁光乱闪,墨家子弟们就好像炸窝的马蜂,密密麻麻的在空中胡乱逃窜,甚至有人一不小心,遁光直接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

        从大山的裂痕向山体内看去,能看到一个极大的水晶制成的容器,长高宽都有数千丈之巨。

        光芒流溢的容器中满是七彩光芒隐隐的粘稠汁液,一颗绝似当年老铁交给巫铁的,巨神兵最核心的水晶大脑的巨型脑子,就悬浮在粘稠汁液中,这颗巨型的脑子,其大小也有千丈上下。

        此刻,在那巨型大脑的核心部位,可见一个拳头大小的人影若隐若现。

        那模样,分明就是墨家老祖的模样。

        这大脑核心处,赫然是墨家老祖的一缕分魂。

        墨家老祖陨落,他的这一缕分魂立刻受到牵扯,恐怖的攻击力透过冥冥中主魂和分魂之间的联系,直接破空袭来,直接攻击在了这一缕分魂上。

        墨家老祖陨落时,他承受的是神明级的攻击。

        而神明,每一击自带大道法则之力,哪怕你分魂万千,除非至宝保护,除非藏身另外一个隔绝的世界,否则神明级的攻击都会对所有的分魂造成致命的打击。

        一声巨响,墨家老祖留在这巨型脑子里的分魂崩碎。

        巨大的水晶脑子震荡着,‘咔咔’巨响声中,一道道七彩神光四溢,水晶脑子喷涌着万丈毫光,最终猛地爆发开来。

        七彩神光缓缓旋转着,每一弹指间,光芒很‘温柔’、很‘娴静’的向外扩张数十里。

        这座金属大山第一时间被崩碎,随后四周的一座座对墨家而言关系着身家性命的重要殿堂无声无息的崩解、消散,最终化为一缕缕青烟。

        大群来不及逃跑的墨家子弟,就在七彩神光中无声无息的泯灭。

        随着巨型水晶大脑的崩溃,整个运行完美的墨城顿时乱了套。无数战傀撞在了一起,无数木马流牛撞在了一起,无数金属手臂在空中交缠在一起,地下巨大的熔炉一个接一个的满负荷运转,然后的猛地爆炸开来。

        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到墨城的地面犹如水波一样蠕动着,一根根直径数十丈到数千丈的火柱冲破了厚厚的金属地面,呼啸着冲上了高空。

        火柱附近,可以看到无数机械碎片在翻滚,看到无数奇异的机械造物在火光中爆炸、融化,化为乌有。

        ‘轰、轰轰、轰轰轰轰’……

        大地在颤抖,墨城在毁灭。

        一处处地面裂开,无数墨家子弟哭天喊地的从地下冲了出来。

        一名修为达到半步神明境的墨家长老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敌袭,敌袭……向魏都示警……该死的,他们这是要绝了我大魏匠造的根啊……”

        就在这墨家长老的身体下方,地面猛地隆起,然后一根直径千丈的紫色火柱呼啸着冲出。

        墨家长老的身体就在紫色火柱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儿残渣都没剩下。

        “藏经殿……藏经殿……速速去……”另外一名半步神明境的长老浑身是火,从一座燃烧的大殿中冲了出来,他手舞足蹈的嘶吼着,然后就在他身后,一座占地面积极大,保存了墨家所有典籍、所有器械设计图,几乎等同于墨家文明传承的大殿整个崩塌了。

        无数目睹了这一幕的墨家子弟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好些年轻族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墨脑被毁,墨城沦陷。”

        一道道令信从燃烧的墨城四处冲天飞起,墨家子弟,还有藏身墨城的,来自大魏,乃至是青丘神国、大武神国各方势力的人手,纷纷用最快的速度,最紧急的手段,将墨城崩毁的消息传了出去。

        一口直径万丈的大钟出现在墨城上空,一名神色惨厉的墨家长老用头重重的撞击巨钟,沉闷的钟声传遍四方,这是真真切切的,为墨城的毁灭而奏响的丧钟。

        墨城的丧钟敲响后没有多久,大魏神国好些地方,一处处洞天福地中,一座座精巧华丽的宫殿上方,同样有低沉的钟声响起。

        魏都,皇城,一片极大的湖泊上,因为小旋风的缘故,冰雪在水面上凝成了一朵朵美轮美奂的冰莲花。

        几只腿儿极长的大鸟抖抖瑟瑟的,慢悠悠的在冰面上行走着。

        几根干头干脑的芦苇歪歪斜斜的直在冰面上,风雪将细细的芦苇杆冻得坚硬异常,芦苇的头须上,一条条细细的冰晶有气无力的垂了下来。

        沙洲上,大群太监、宫女在忙碌着。

        夏侯鹿鸣带着数十名大魏顶级的王公大臣,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张极大的画案,上面摆了一张张极大的极品画纸,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支支大大小小的毛笔,正在泼墨作画。

        漫天大雪中,尽情的画出心中丘壑,画出这苍茫大地,画出这冬天的残破凋敝……

        雅,实在是太雅了。

        夏侯鹿鸣几乎被自己几笔勾勒出的沙洲冰雪图感动得流出眼泪来,他的画道,实实在在的又上升了一个大台阶,他的笔下,那几只大鸟几乎已经活了过来,只要稍微灌输一点点法力,就能真正的从画中飞出来!

        “妙笔生花,不过如此。”夏侯鹿鸣重重的感慨着。

        就在这时候,一声声低沉的钟鸣宛如冤死鬼的哀嚎声,远远的,低低沉沉的,贴着地面传了过来。

        一名门阀家主手中毛笔突然粉碎。

        一名大魏亲王面前的画案突然崩解。

        好几个大魏重臣的身体一抖,毛笔上大团墨汁滴了下来,将一幅幅完美的画卷污染。

        夏侯鹿鸣则是右手一沉,毛笔犹如钢刀,在画案上戳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查,何事?”

        夏侯鹿鸣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已经听出来了,这钟声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而且这钟声代表了什么,他们都很清楚。

        神陨。

        有大魏神国的神明境老祖,陨落了。

        而且,不止一个。

        钟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低沉的钟声震得人头昏目眩,震得人心烦意乱。

        夏侯鹿鸣的身体微微哆嗦着,他茫然的看向了四周。

        然后,四面八方,无数条极细的火光向着魏都飞了过来,但是这些色泽殷红犹如血水,代表了最紧急信息的令信在魏都的外围被城防大阵拦下,没有一道令信能够飞进城内。

        不,有近百道令信穿透城防大阵,径直朝着皇城飞了过来。

        这是夏侯鹿鸣安插在各地的秘谍放出的令信,他们的令信拥有夏侯鹿鸣的特许特权,他们的令信可以穿透城防,直接传送到夏侯鹿鸣的手上。

        夏侯鹿鸣向空中一招手,一条条火光急速的落入他的手中。

        过了一会儿,夏侯鹿鸣的身体一晃,眼睛骤然充血,嘴角不断有血水流淌出来。

        一道金光墨气从夏侯鹿鸣头顶冲出,呼啸着在他身后化为一副万丈长卷,画卷中浩浩荡荡,可见无边的山川河岳、江山社稷。

        整个魏都的积雪骤然蒸发,魏都的气温直线上升,原本冰雪包裹的魏都,瞬间就变成了炎炎夏日,城内四处传来了无数百姓的惊呼声。

        “墨城……毁了。”夏侯鹿鸣淡然道:“墨家,终于还是完成了那禁忌之术,以凡人之力,窥伺造物之功,他们居然真的造出了传说中,功能堪比人脑的造物。”

        “可是……禁忌之术就是禁忌之术,墨家老祖身陨,他们造出的那物,毁掉了整个墨城。”

        “除此之外,我们派去三国战场的……各族的神明境老祖,全部陨落。其中,也包括夏侯筝。”夏侯鹿鸣面色通红的看着在场的众多王公大臣。

        “三国战场传回的消息,青丘神国出动了三十位以上的神明,用阴谋诡计,暗算了诸位老祖。”

        夏侯鹿鸣轻轻一拍手,淡然道:“三国默契,神明境老祖不是不能出现在战场上,但是一般都是地位对等的单打独斗,一次出动三位神明境老祖的事情,都极少发生。”

        “可是这次,青丘神国出动三十位以上的神明境……他们,这是谋杀,这是无耻的暗算,卑贱的埋伏,最狠毒的谋杀。”

        夏侯鹿鸣沉声道:“这是对我大魏神国的挑衅……诸位臣公,有何话对朕说?”

        一众王公大臣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时跪拜在地,向夏侯鹿鸣跪拜了下去。

        按照大魏的奇特家族联盟式的机制,地位足够高的王公大臣们,平日里根本不需要向神皇行跪拜之礼。

        但是当这些代表了顶级门阀的大人物们向着夏侯鹿鸣跪了下去,这就代表……大魏神国的权力,在这一刻被赋予了夏侯鹿鸣。

        集-权,大魏的门阀士族们,在这一刻,将自己手中的全部权力上缴给夏侯鹿鸣。

        面对前所未有的战争威胁,倾尽举国之力,以一个人的意志,一个人的声音,作出最坚定的反应。

        “请各家老祖出山。”夏侯鹿鸣站在众多跪拜在地的王公大臣面前,沉声道:“令狐青青想要战争,我等就赐予他战争。不再是小打小闹的凡人之间的战争,而是神明之战!”

        “我大魏的底蕴,也应该让他们见识见识了。”

        “朕命令,各族老祖,倾力出战……他们此次以无耻手段,杀我大魏老祖十三人,朕命令,十倍报复之……朕要让令狐青青,痛到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