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百姓之心

第五百六十九章 百姓之心

        卸掉高冠,披散长发,换上素净的白衣,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带着无数文武大臣,犹如给人上坟一样,白皑皑的一片人潮跪倒在皇城南门外的广场上。

        更让人无语,更让天下人震惊的是,公羊三虑给的建议,这些大晋神国最顶级的贵人们,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三根点燃的线香,青烟缕缕,直冲高空。

        此情此景,越发像是一群孝子贤孙,给皇城里的司马芾上坟来了。

        令狐青青公羊三虑,一位左相,一位右相,两名大晋神国掌握了最大的实权,一人得到了七成将门的投效,一人七成的朝堂文臣,如此大人物同样是披散长发,穿着白衣,腰杆笔挺的跪在大门外,手持线香,不断的大声嘟囔着。

        “陛下,老臣请见。”

        “陛下,老臣请见。”

        “陛下,老臣请见。”

        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就好像失心疯一样,不断的重复着一模一样的话语。他们的声音鼓荡空气,震动浮云,震得安阳城无数瓦片‘哗啦啦’的弹跳响动,吓得安阳城内无数了,这些武将,一个个都皮粗肉厚,普通的仙兵都切不开他们的面皮的。皇城外的广场上铺的石板是极上品的白玉板,可是这些白玉板,坚硬度怎可能和仙兵相比?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神奇,这些将领一个个用力磕头,然后他们的脑袋同时飙血。

        皇城广场上,顿时红扑扑的一片,尽是忠臣良将们那一腔子忠肝义胆中喷出的‘丹青碧血’!

        广场边上,好些市井义士齐声鼓噪,他们带着无数百姓纷纷跪倒在大街小巷中,不落口的赞颂这些大晋神国的擎天白玉柱们的高风亮节丰功伟业赤胆忠心义薄云天。

        更有一些文臣体系的下层官吏,一个个感动得眼泪哗哗的,就在广场边上架起了书案,用无比华丽的辞藻,用极其优美的字迹,快速的书写了一篇篇赞颂诸位老大人的华丽文章,以及一篇篇抨击昏君奸佞的檄文,然后迅速用各种渠道明发天下。

        “昏君误国!”终于有‘市井义士’喊出了如此的口号。

        “昏君误国!”无数百姓振臂高呼,一个个面皮通红,身体不断的哆嗦着。他们似乎打破了某种禁忌,在仓皇和恐惧之余,他们心中更多了某些莫名的快感。

        “奸佞乱国!”又有‘市井好汉’歇斯底里的扯着嗓子大吼起来。

        “奸佞乱国!”无数百姓吼声震天,跺着脚,发出闷雷一般的巨响。

        “清君侧……杀奸佞……救大晋!”有身穿长衫的文人秀士在人群中高呼。

        “清君侧……杀奸佞……救大晋!”无数百姓齐声大吼,他们一个个热血澎湃,自以为在做无比正确的事情。

        “奸佞就是玉州公!”一名身披破烂衣衫,浑身是血的老人从人群中踉跄着走了出来,歇斯底里的控诉着:“奸佞就是玉州公‘霍雄’啊……可怜我那孩儿,在军中浴血厮杀数十年,好容易累功而晋四品都尉,辖大军镇守漷罗州大星城……”

        “我那孩儿,兢兢业业,操持军务,得士卒拥戴,得士卒爱护,扫荡流匪,肃清地方,从不敢有丝毫懈怠,更不敢有任何违法乱纪之事……无缘无故的,他就被扣上了‘勾结匪类奸杀民女’的重罪,就被砍掉了脑袋……冤枉,冤枉啊!”

        老头儿哆哆嗦嗦的尖叫着,三角眼里闪烁着怨毒的凶光:“冤枉啊,天大的冤枉啊,我家那孩儿的部属,实实在在是为了我那孩儿的冤屈,这才奋起‘兵谏’哪……”

        “那玉州公,好狠毒的心,好狠辣的手段,他居然诬陷那些军中好儿郎造反……说他们攻破州城,劫杀豪门,杀死无数善良百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都是他皇城兵马司的禁军做的,都是他们做的!”

        “想想看,各州的州军儿郎,都是本乡本土的子弟,他们怎么可能对父老乡亲下这样的毒手?只有他们这些外来的客军,才可能下如此毒手啊!”

        老人歇斯底里的控诉着巫铁控诉着巫铁麾下皇城兵马司的罪行。

        这样的老人有好多,好多。

        老弱妇孺,样样都有。

        安阳城四方城门外,百万哭天喊地的老弱妇孺已经进城,他们被人用极高的效率送到了安阳城的四面八方各个角落,当着无数百姓的面,控诉自家的冤屈,控诉自家的委屈。

        而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依旧跪在皇城南门广场上,磕头出血,口口声声高呼‘为了大晋’之类的占据了绝对道德高地的大义口号。

        他们的声音一波波的传遍四方,刺激得市井中的百姓越发的情绪高亢。

        如此,第二天也过去了。

        终于,当第三天的白天降临的时候,司马芾穿着一件轻薄的黑色纱衣,一脸憔悴的出现在皇城南门的城门楼子上。

        双手扶着城墙垛儿,司马芾有气无力的看着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两位老相公,还请回府休息吧?大晋,哪里有昏君?哪里有奸佞?”

        “哎,哎,那些叛军,朕知道,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叛军,左相,这事情就交给你了……乖,带人去屠了他们,朕给你临机独断之权……但凡敢叛乱的,全部屠了。”

        令狐青青身体微微一僵,然后他抬起头来,一脸悲愤的看着司马芾:“陛下,此乃乱命,老臣,不敢领旨!”

        司马芾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厉声喝道:“乱命?令狐青青,莫非你以为,没有了你,朕就真的什么法子都没有了么?还有你,公羊三虑,你们两个老东西……等着瞧……玉州公霍雄何在?”

        一直站在半空中,冷眼看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表演的巫铁缓缓降落,向司马芾抱拳行了一礼:“陛下?”

        司马芾直接将一枚一尺见方,上面雕满脸各色龙纹的玉玺丢给了巫铁。

        “拿朕的玉玺,去,镇压叛乱,四苑十二卫禁军……记住,四苑十二卫禁军,全部出动!”司马芾眸子里闪烁着诡谲的幽光,他冷厉的看着巫铁,大声的喝道:“朕要让某些人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们敢叛乱,他们就要有死的准备!”

        巫铁呆呆的一把接过玉玺。

        他看了看这枚玉玺,没错啊,这虽然不是大晋神国的那一枚传国玉玺,却的确是大晋神国的历代神皇日常处理朝政,在圣旨上落印的那一枚玉玺啊!

        司马芾将玉玺都给了自己?这……

        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眸子里幽光闪烁,他们同时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历代先皇啊……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吧!大晋,大晋……昏君,奸佞,你们……不得好死啊!”

        司马芾眸子里凶光一闪,指着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厉声呵斥:“诽谤圣君……拿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