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令狐的强势

第五百六十七章 令狐的强势

        阴阳道人在地下世界忙碌。.v

        巫铁本尊也在忙碌,而且比阴阳道人更忙更累。

        皇城兵马司的政务军务,和各殿各部扯皮纠缠,尤其要小心谨慎公羊三虑的反扑。四苑十二卫禁军的整编,军饷粮草甲胄弓弩坐骑,尤其是那些制式战舰,样样都忙得不可开交。

        军饷,玉州可以自筹,在这一点上,巫铁占了极大的优势。

        但是粮草甲胄弓弩坐骑,尤其是那些大型的制式战舰和浮空战堡,一门门需要极高超的工艺以及大量珍稀材料才能炼制出来的主炮,这是单纯一个玉州无法解决的问题。

        老铁裴凤,带着黄瑯李二狗子,整日里带着大队人马去各殿各司各衙门,文武衙门都有,拍桌子,砸门面,甚至给人家大门上喷鸡血,讨要各种装备辎重。

        安阳城被老铁裴凤搅得一团糟,但是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就好像一个巨人一拳轰在了一个烂泥沼泽中,软塌塌的浑然不受力。

        被他们找上门去的文武衙门,全都摆出了一副——‘我是死猪,你来打死我’的态度,任凭老铁裴凤如何搅和,不管他们有道理没道理,也不管他们拿着神皇令或者圣旨,总之呢,他们就是不配合,你也别想从他们手里掏出一颗粮食一个箭头。

        巫铁最担心的,公羊三虑的报复行动并没有降临。

        或者说,公羊三虑的报复行动早已经降临,只是他选择了用软刀子杀人,用阴柔的手段,限制住了皇城兵马司的重编和发展,并没有动用强硬手段硬碰硬的和巫铁激烈对撞。

        这些日子,巫铁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安阳城的行政体系,都在和皇城兵马司对立,皇城兵马司完全陷入了一个无形的黑洞,四周空洞洞的,没有任何助力,只有无穷的阻力。

        没柰何,巫铁只能耗费玉州的底蕴,打开库房,掏出堆积如山的真金白银,寻找各种靠谱不靠谱的渠道,采购皇城兵马司重编所需的一应物资。

        这些渠道都有点见不得光,而且提供的各种器械的质量有好有坏,有些器械的品质简直让巫铁很想暴怒杀人……

        就依靠这种不靠谱的渠道提供的更不靠谱的器械,从一大堆驴粪蛋里尽力找几颗表面光鲜滑溜的好货色,巫铁跌跌撞撞的,算是勉强将新编的四苑十二卫禁军重编完成。

        起码在编制上,在一切应有的装备坐骑重型器械上,皇城兵马司下辖的禁军,勉强达到了满编的状态,至于说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巫铁也只能仰面向天。

        白天,要操心这些繁琐的行政工作,夜里,巫铁更是聚精会神,打磨法力,琢磨神胎,同时以沧海神珠之力,将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中的一千二百九十六道大道法则,一点点的和神胎融合。

        因为敖敕留下的烙印关系,巫铁已经很完美的掌控了沧海神珠,将沧海神珠中的大道和神胎相合,只是时间问题。

        巫铁有意,借助沧海神珠之力,以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斩出自己的最后一具一气化三清的分身。

        只是,沧海神珠的品阶比阴阳二气瓶和那五件五行秘宝还要强出一大截,每一颗沧海神珠内蕴一个世界之力,一百零八个世界的力量叠加在一起,想要运用这股可怕的力量斩出分身,以巫铁如今的底蕴,力有不逮。

        他只能默默温养神胎,感悟大道,增厚底蕴,只到功侯足够的那一瞬间,自然石破花开海枯宝现,自然而然的就会结成道果,斩出这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具分身。

        在这过程中,巫铁的修为也在水涨船高。

        一百零八个世界蕴藏的庞大力量庞然资源,无穷无尽的天地元能精粹不断灌注自身,巫铁的九转玄功水涨船高,修为一节节的提升,每天他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和神胎得到了极大的强化。

        九转玄功玄妙异常,一气化三清乃至高道法,《元始经》包罗万象,直指天地的终极根源……巫铁几门手段齐头并进,渐渐地一颗道心打磨得晶莹剔透浑然无瑕,隐隐有一种天地宇宙尽为己身的圆融感觉。

        更加重要的是,在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的大力帮助下,来自大方上人的那件至宝七宝如意,已经被巫铁不惜成本的祭炼成功。在庞然世界之力的推动下,巫铁暴力震慑了七宝如意的本我意识,在七宝如意中留下了自己的神魂烙印,全盘掌握了这件杀伐力惊人的秘宝。

        未来三大分身,阴阳道人有阴阳二气瓶,五行道人有五行秘宝,谋划中的沧海道人最强,有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巫铁本尊也有至宝黑天鼎攻防兼备,有七宝如意杀伐凌厉,更有诸般无上神通随身,如此配合,巫铁甚至敢正面挑战那些所谓的神灵。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随着玉州的财富不断的流出,皇城兵马司直辖的四苑十二卫禁军渐渐成型。

        巫铁想起了司马芾颁发的圣旨中,让他掌控安阳城周边过百大州的州军……他也就行动起来,开始对玉州周边的几个州治开始了整顿。

        从皇城兵马司直接派遣了监察使者,直接入住各州的州军衙门,更有司马幽调动的禁魔殿密探配合,短短两三天时间,巫铁下令砍掉了七个州军主将的脑袋,因为各种贪腐龌龊之事受到牵连,被斩杀的将领军官有两百多人,被剥夺一切军职,全家充边的军官则是有数千人之众。

        消停了没几天,巫铁再次悍然出手,一时间安阳震动。

        有军部大佬愤然进宫,面见司马芾,控诉皇城兵马司‘越权胡为’。

        司马芾不愧是昏君中的佼佼者,他这些日子迷恋上了‘刺青’技巧,从安阳城的市井街头,重金聘用了十几个‘花体大家’进宫,向他传授‘纹青’技艺。

        为了配合自己的‘学习研究’,司马芾特意让禁卫们从安阳城内,搜刮那些好人家出身,生得高大魁梧身材笔挺肤白如玉的好儿郎进宫,充当‘教学器材’,任凭他和一众‘花体大家’在他们皮肤上纹上各种精美的花纹。

        军部大佬们进宫的时候,司马芾正拿着一套纹身的工具,在一名郎君的胳膊上纹一条淡墨水彩风格的锦鲤。

        军部大佬们都是火爆脾气,眼看自家神皇多日不上朝,居然闷在后宫做这种‘下九流’的勾当,他们顿时气得跳脚,指着司马芾的鼻子就将他一通破口大骂。

        司马芾是什么人啊?

        那是昏君中的极品啊,司马氏皇族历代昏君中,昏庸得最有特色的那位。

        军部大佬敢骂他?而且敢当着这么多好儿郎的面骂他,让他堂堂神皇陛下在子民面前丢尽了颜面……这厮居然悍然发动了宫廷内的阵法禁制,禁锢了几位上门告状的军部大佬,然后勒令禁卫们拎着廷杖,将几个军部大佬扒下了衣衫,按倒在人来人往的额御道上痛打了一顿。

        大晋神国军部的大佬们,那个个都是体修的好手,个个都有着一身钢筋铁骨。这些禁卫的修为有限,根本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没有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是这种羞辱……被扒光后当着无数太监宫女的面,被当众廷杖的羞辱,彻底的激怒了这些火爆脾气的军部大佬们。

        被赶出皇城的几个军部大佬一路骂骂咧咧的回到了自己府邸,随后巫铁对州军的整治工作,立刻出了天大的麻烦。

        这一日,一大早,巫铁刚刚坐在皇城兵马司的议事大堂上,一份十万火急的军报就送到了他的面前。

        玉州隔壁,哠州州军突然鼓噪暴动,喊出了‘清君侧杀奸臣’的口号,更打出了为他们被斩首的主将报仇雪恨的旗号,百万州军围攻哠州城,将巫铁派去的监察使者,连同司马幽派去辅助调查的禁魔殿探子杀得干干净净。

        乱兵血洗了哠州州军衙门,上上下下屠了个精光,随后他们继续喊着‘清君侧’的口号,一不做二不休,将哠州城的州主衙门也彻底血洗,随后乱军四处出击,将哠州境内的数十户大小封爵一扫而空。

        其中最要紧的一户封爵,还是司马氏皇族的外戚,虽然其封爵只是区区三品公,但是其家族当代公爵的曾祖母,实实在在是司马氏的一位嫡系公主。

        更要人命的是,乱军明确的提出了,‘奸臣’的名字就是‘霍雄’,‘奸臣’的封爵就是‘玉州公’。

        哠州一动,刚刚被巫铁整治的另外几个州治的州军也蠢蠢欲动。

        巫铁派出去的监察使者根本无力弹压这些州军,当军营中的州军驾驶着战舰腾空而起,朝着州城杀过去的时候,巫铁派出去的监察使者,还有司马幽派出去的禁魔殿密探都只能仓皇逃跑,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回了安阳。

        安阳城周边的上百州治,那是大晋神国开国神皇龙兴之地,是大晋神国真正的膏腴腹心之地,是大晋神国无数年来最安稳最太平的首善之地。

        不要说州军叛乱暴动,在这百多个州治中,就连盗匪都极少出现。

        故此,事情一出,震惊天下,应付皇城兵马司的调拨公文,给皇城兵马司所属调拨各种辎重军械的时候,工作效率慢悠悠的文官体系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用最快的速度,将此事刊登邸报,明发天下。

        巫铁接到军报后不过一个时辰,大晋神国的邸报系统已经用最高效率,将此事明文刊发后,传遍了数百州治,然后还在以更快的速度,向更广袤的领土传播开来。

        安阳城门外,四方城门外,突然分别多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运输舰队。

        在安阳城城防军的呵斥声中,四支运输舰队停了下来,缓缓降落地面,然后成群结队的,拖家携口的老弱妇孺,一个个衣衫破烂血迹斑斑的,踉跄着相互搀扶着从船舱中走出,。

        这些老弱妇孺,手里捧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三足小香炉,里面插着三根细细的线香,一步三叩首的,哭天喊地的朝着安阳城的城门缓缓行进。

        “苍天有眼啊……那等作恶多端的恶人,怎么还没被天打雷劈呢?”

        “陛下啊,陛下啊……为我等受尽凌辱,饱受冤屈的百姓做主啊!”

        “杀奸臣,杀奸臣……国势动荡,奸臣蒙蔽圣君……清君侧,杀奸臣,还我大晋朗朗乾坤!”

        “冤枉啊,冤枉啊,皇城兵马司恣意胡为,祸乱军中,擅杀军中大将,图谋不轨……陛下啊,您睁开眼,看看那狼心狗肺的奸佞嘴脸吧!”

        “陛下啊,您是不世出的圣君,一定要明辨是非啊……那玉州公的心肝,都是黑的,不信您挖出他的心肝仔细看看,那一定是一颗黑心,一块黑肝啊!”

        哀声动地,哭喊声传出了老远,四支运输舰队运来了起码百万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善良百姓’,哭声震天的一步步的逼近了安阳城。

        安阳城的南门城楼上,身披重甲的令狐青青昂首屹立。

        在他身后,是形容恭谨的令狐坚令狐文文等令狐氏的核心族人。

        眼前的令狐青青,不是当日在朝堂上被公羊三虑殴打的替身,而是真正的令狐青青本尊回来了。

        意气风华满面荣光都无法形容今日的令狐青青,他整个人都好似在发光,一股强烈至极的信心一股无比浓烈的野心一种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掌握在手中的炽烈欲望,这些东西好似火山,在他体内熊熊燃烧,让他每个毛孔都在朝外释放出可怕的光和热。

        “这是谁的手段?裹挟民意以威压神皇?”令狐青青双手按在城墙垛儿上吗,微笑道:“手段粗暴了一些,不过,有效就好,我们当兵打仗的,不玩那些弯弯绕的勾当,能一刀捅死敌人,就好。”

        深吸了一口气,令狐青青沉声道:“这些百姓何其无辜?居然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局面……其始作俑者,当受重罚。”

        举起右手,令狐青青厉声喝道:“来人,传左相令……皇城兵马司大统领,玉州公‘霍雄’胡作非为,有祸乱军纪之嫌,军部刑律司派人去,扒了他的衣甲袍服,打入军部大牢,等候处置。”

        令狐青青通体散发出无上霸道。

        一开口,他就要置巫铁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