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重返巫域

第五百六十三章 重返巫域

        整个古神兵营被收入阴阳二气瓶,阴阳道人站在半空,俯瞰偌大的、被苍炎域三大家族控制的石窟,沉默了一阵子。

        脑海中庞大的数据库急速的翻滚着,很快十几部挺合适的功法,数十种新奇的锻造法门,乃至一些奇异灵草的培植方法,还有一些常用灵丹的炼制手法,都被阴阳道人整理了出来。

        右手向虚空虚握,一缕缕天地元能汇聚而来,迅速凝成了一条条犹如水晶铸成,长二尺四寸、宽一寸许、厚三分的‘玉简’。一条条极细的透明丝线将这些‘玉简’串在一起,就成了一卷卷记载了珍贵知识的卷轴。

        施展了一个小手段,加持了一门太古时候,在那些大能者中间颇为流行的神通禁制,这些卷轴顿时变得烟霞云绕,紫气升腾,更有一丝丝紫色灵光若隐若现,一副天府奇珍、无上至宝的模样。

        整理出来的功法传承太多,阴阳道人随手一指地面,先天阴阳二气转动,带动后天五行之力轮转,地面上一块长宽三丈许的泥土冉冉升起,随后‘啪’的一下,从普通泥土变成了一块通体莹润、毫无瑕疵的羊脂白玉。

        数百个卷轴冉冉落下,稳稳的码放在了白玉台上。

        阴阳道人沉吟了一会儿,又是虚空一握,大量天地元能翻滚而来,在他手中凝成了更多的卷轴。

        有《说文解字》,有《三字经》,有《百家姓》,有《唐诗》,有《宋词》,有《乐府》,有《元曲》……从浅而深,这是一整套的文明传承。

        不是修炼功法,但是阴阳道人觉得,这些文明传承,比修炼功法更加重要。

        若是忘了根基,忘了来路,那么修炼得再强,也不过是一群懵懵懂懂的野兽。一如大晋神国的那些文文武武,他们都很强大,他们都掌握了庞大的资源,掌控了无数子民的生死。

        但是那些大晋的大人物们,他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饮酒作乐?为了多把玩美人?为了恣意的作威作福?为了修炼得更加强大?为了更长久的性命?而强大和活得更久,是为了更大的欢乐,更多的个人乐趣?

        阴阳道人在他们身上见不到任何‘人生理想’,看不到任何‘族群前途’之类的担当和责任。他们似乎,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

        虽然生活在阳光雨露之下,沐浴着日月的恩泽,享受着壮丽辽阔的大自然……可是在巫铁心中,令狐青青也好,公羊三虑也好,乃至是司马无忧等人,他们其实和地下世界的这些土著一般,都活得浑浑噩噩,浑然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活。

        “只求今日一点善意,来日能结善果。”阴阳道人将这些典籍冉冉放上白玉台,其中又加入了诸子百家,以及他们的出身来历的介绍,尤其是和他们相关的那些历史记载。

        这些人,是祖宗。

        不仅仅是他们的知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德行,他们一言一句等等……他们所处的那一段历史,同样是根源,是根本,同样不能遗忘。

        哪怕现在居住在地下的人族,厚重的岩层已经碾灭了他们的灵性,幽暗的世界已经淹没了他们的灵智,他们遵从丛林法则,犹如野兽一样在这暗沉沉的世界中繁衍生息。但是阴阳道人相信,人族血脉不绝,智慧之光就永恒存在。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养料,智慧,一定会在这黑暗的地下世界中开花结果,放出万丈光芒,照亮恒古,照亮过去和未来。

        右手虚握,向下方轻轻一拉。

        一块高有百丈的石碑‘轰隆隆’升起来,随后巫铁手指处,石碑直接化为纯金。坚硬的纯金犹如流水一样蠕动着,迅速勾勒出了无数华丽的风云雷霆纹路,出现了数十种神兽神禽的模样。

        碑上,端端正正刻着一行大字。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族当自强’!

        阴阳道人将自己的一缕精神波动轰入了这座纯金碑,一股浩浩荡荡,刚强不屈,宁从直中取,不往曲中求的精神波动轰然爆发,犹如海啸一样,一遍遍的冲刷着在场数十万生灵的灵魂。

        浩然正气。

        这是巫铁当年在这石窟中,为了救那些可怜的侏儒、矮人奴隶的小孩儿,悍然和一头蛟拼命时,误打误撞领悟的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来自此地,阴阳道人今日,也将一部分浩然正气的精神,留在了此地。

        如今的阴阳道人法力神通高深莫测,他在这座碑上留下的精神波动,足以逐渐的影响苍炎域三大家族的族人,让他们都变成坦坦荡荡、心底无私的‘正人’。

        这些功法、典籍,也只有留在‘正人’手中,才不会引发骚乱,才不会引发三大家族的血腥内斗,才不会祸乱天下。

        等到三大家族依仗这些功法和典籍,积蓄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后,他们对这地下世界,将产生何等巨大的变化,巫铁拭目以待。

        “苍炎域,石家,炎家,鲁家……你们三家当鼎力协作,相亲相助……世道艰险,尔等,且小心前行。沧海横流,尔等不过一叶小小扁舟,唯有小心,谨慎,博爱,正直,方有结果。”

        阴阳道人看了看三座小城中,那些一脸肃然、骇然的,重新腾空而起的三家高手,向他们点了点头,也不说明自己的身份,径直化为一道流光,顷刻间穿过飞瀑,离开了石窟。

        三家的高手相互望了一眼,他们落回地面,一步一步的,顶着金碑上的浩然正气给他们的强力冲击,有点艰难的逐渐靠近了玉台。

        刚刚,他们亲眼目睹了阴阳道人是以何等不可思议的神通,化石为玉、点石成金。这等神通手段,只是传说,仅仅是传说,却真正切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几个三大家族的老人身体微微哆嗦着,一步步的走到玉台下,诚惶诚恐的大礼参拜后,这才哆嗦着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了一卷阴阳道人凭空凝聚的卷轴。

        轻轻的打开卷轴,望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几个老人就一脸迷醉的傻笑了起来。

        他们拿起的,不是功法,不是铸造技巧,不是灵药的栽培秘术,更不是炼丹的丹方。他们拿起的,是阴阳道人留下的文明典籍。

        而且是最粗浅的,太古之时,传说给那些刚刚入学的孩童阐释字义的启蒙读本。

        仅仅如此,三大家族的老人们,已经沉醉得浑然忘了自己,忘了外界的一切事情。

        天可怜见,整个苍炎域,三大家族仔细搜刮一下,也能找出一些残破的残篇书本,这些残破书本上的文字加起来,大概能有将近一千个不同的文字。

        而现在,浩如烟海的学问,就在他们面前。

        “祖先啊……显灵了……”一名炎家的老人幽幽长叹了一声,他的脑海中似乎有某个郁结的血块突然碎裂,念头骤然通达。

        ‘呼呼’声中,这位炎家老人的毛孔内,一丝丝苍青色的火苗升腾而起,将他化为一个火人。

        一条光龙一般的大道道纹从天而降,摇头摆尾,宛如一条百丈长的活龙一样,从这位炎家老人的头顶钻进他的身体。这炎家老人的气息迅速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强,变得越来越沉稳,变得越来越炽热,也越来越通透通达。

        一本《说文解字》,让这位苦修了数百年的炎家长老,立地顿悟,从勉强踏入命池境,一步登天,直接凝聚神胎。

        火焰大道融入神胎,融合度直接飙升到三成。

        “祖先啊……归来兮……”通体燃烧着火焰,但是身上衣袍丝毫无损的炎家长老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朝着白玉台大礼参拜。

        一旁的三家老人,还有在场的三家族人,乃至他们的子民,那些家族战士,那些奴仆、奴隶们,也都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上。

        好些底层的奴隶还不知道,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更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们,对整个苍炎域,会造成多么天翻地覆的巨变。

        他们只知道,那座金灿灿的‘石碑’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烈,很浓郁,很阳光,很堂堂正正。他们沐浴在这精神波动下,黑暗、阴郁到极致,扭曲得几乎变形的心灵,突然亮堂了,突然平和了。

        他们从到心灵,充满了一种全新的力量。

        这种力量,或许叫做‘希望’。

        一个月后,三大家族的家主连同所有长老颁发了‘文明令’——三大家族,乃至辖地中所有附庸家族,所有的有智慧的生灵,都可入三大家族设立的学府进修。

        但凡有所成就者,择优录用,从此摇身一变,加入三大家族,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不仅针对三大家族之外的族群,三大家族内部,更是形成了‘玩命学’、‘拼命学’的风气。拳头大,法力高,再也不是三大家族任命族人的唯一标准。

        阴阳道人,或者说巫铁,在苍炎域丢下了一颗火种。

        三大家族的族人们,心甘情愿的将自己化身干柴,将这颗火种放置在自己身上,力求让这火种爆发出最璀璨的光和亮,照亮这被厚重的岩层覆盖的,黑漆漆的、暗无天日的世界。

        那位炎家的长老有所突破的时候,阴阳道人遁光何等惊人,他已经远离了这一方地域,来到了巫域门外。

        巫域在外巡逻的族人,并不能发现阴阳道人的行踪,阴阳道人很轻松的潜入了巫域,依仗强大的神通,他迅速锁定了几道熟悉的气息。

        施展阴阳遁法,直接隐形站在一株高大的蕨类植物梢头,阴阳道人面带微笑,看着下面的一个院落。

        前后三排石屋建造得颇为高大、坚固,打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石屋后面,有一个极大的兽圈,二十几个岩石侏儒喘着气,用四轮小车运来了几车墨绿色的肥厚苔藓,正不断的往食槽中添加草料。

        上百头形如大肥猪,但是体表有坚硬的角质层,犹如盔甲的大家伙懒洋洋的趴在兽圈中,见到岩石侏儒过来了,离得近的几头大家伙慢吞吞的站起身来,走一步浑身的肥肉都在哆嗦着,一步步走到食槽旁,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汁液丰美的苔藓。

        一列石屋中,传来了婴孩的哭泣声。

        几个身材矫健、生得健康红润、姿容上佳的妇人满脸是笑,搂着几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从石屋中走了出来,抱着他们绕着院子转着圈。

        在这几个妇人的脚下,还跟着七八个满地乱爬乱跑,看上去大概一岁多、两岁多的孩子。

        这些孩子光着身子,一个个生得犹如小狗熊一样健壮,最小的那两个走路还有点绊摔、趔趄,但是小手一抓,就是水缸大小的一块石头被他们推得满地乱滚,声势端的骇人。

        在正中的宽敞院落中,巫铁见到了巫战。

        巫战光着膀子,浑身是汗的站在院子里,双手拎着一根铁棒,大声的咆哮着。

        几个大概能有五六岁、七八岁的孩童,分别手持一柄沉重的铁剑——几乎有他们身体这么高的铁剑,犹如一头头小老虎一样狠狠的盯着巫战,踏着熟练的战斗步伐,相互之间遥相呼应,配合有素的围着巫战梭巡。

        猛不丁的,一个孩童双手握剑,大吼了一嗓子,正面朝着巫战冲了上去,一剑劈向了巫战的胸膛。

        这个孩子出击的同时,另外七个孩子同时出击。

        有人高高跃起,有人平地疾奔,有人贴地乱滚,手中铁剑带起沉闷的破空声,化为一道道黑色幽光劈了出去。

        阴阳道人看得直咧嘴。

        这几个小家伙的实力……当年巫金二十出头的时候,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战技剑法,都远不如这几个小崽子。

        甚至这几个小崽子的体修修为……阴阳道人的神魂之力悄然笼罩在这几个小家伙身上,这几个人小家伙年龄虽然小,但是居然都有了十万斤以上的巨力!

        乖乖隆个洞,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阴阳道人在这几个小家伙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血脉气息。

        他们不是外人,他们是和巫铁极其亲近的血亲。

        他们,或许是巫战?或许是巫金几个的孩子?

        阴阳道人有点神思恍惚的笑着,那几个健壮、健美的妇人,就是……巫金他们的媳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