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脱身

第五百一十一章 脱身

        司马无忧起身,拿着手中那厚厚的文书,和李先生一起,走进了左侧的殿堂,站在了正中一个直径丈许的小小传送阵中。

        司马无忧看着巫铁,再次嘱咐:“霍雄,朕能够放心运用的臣子,不多。好生办事,勤勉办事,小心办事,忠心办事……朕许你飞黄腾达,许你世代荣华!”

        巫铁肃然向司马无忧行礼。

        司马无忧点了点头,脚下的传送阵亮起,他和李先生同时消失在朦胧的光影中。

        巫铁的瞳孔微微一缩。

        安阳城被巨大的禁制阵法笼罩,就算是平日里,都根本无人能够飞行,甚至紧急的军情通报也无法用法术通传内外,必须依靠传令兵内外传递。

        可以说,安阳城被无形的屏障笼罩得密不透风,很多神通秘术在这里都是无法运用的。

        这座府邸里,居然有传送阵可以使用。

        而且巫铁没能感应到任何传送阵应有的空间波动,可见这传送阵分明嵌入了整个安阳城的城防禁制中,所有的空间波动都被安阳城的巨大法阵吸收、隐匿了。

        这,也是司马氏的底蕴罢?

        “这府邸,不能住人了……随时有个太上皇神秘叨叨的冒出来,这府邸,没法住人了。赶紧搬家,得赶紧些……嗯,必须要留几个人守在这里,毕竟也是这么大一座宅子,全跑了也不好。”

        巫铁目光闪烁,开始在‘霍雄’的记忆中搜索,那些过去和‘霍雄’有过矛盾的霍家族人。

        想了一阵子,他就找到了好几个留守霍府的极佳人选。

        那几个家伙,都是‘霍雄’堂姐妹的夫婿,之前在霍家,为了修炼资源,为了家族家产的事情,不知道掀起了多少次风波,弄得那个之前只是神武军小小校尉的‘霍雄’焦头烂额,心力交瘁。

        很好,就是你们了。

        巫铁笑着转身,顺着之前来的密道,迅速返回了外面的小楼。

        一边走,他一边琢磨着今天的事情。

        东门外,东宫太子司马芾带着东宫禁卫突然冒出来挑衅,这应该是司马无忧的手笔。

        自家狗腿子被赶出了东苑禁军,司马芾出面打击报复,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巫铁实力强横,司马芾报复不成,反而赔偿了一套大道龙虎宝丹……这应该是司马无忧安排的,巫铁顺利通过考验的奖励!

        一套流程合情合理,谁也挑不出刺来。

        至于……司马无忧将对付令狐固的任务交给了巫铁,这是对巫铁的看重么?

        或许是,或许不是。

        司马无忧这种老奸人,你相信他居然没有可靠的心腹供他驱遣,只能重用一个新晋的一品公?真以为,他过去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帝,又当了将近六千年的太上皇,是这么简单的人物?

        都说司马贤是昏君。

        可没听说,当年有人说司马无忧是昏君啊!

        所以,让巫铁对付令狐固,或许是一种考验……或许更残酷一些,仅仅是将巫铁当做问路石子?

        巫铁可不相信,就凭他在西南立下的那些功劳,就凭他带回了大晋的传国印玺,司马无忧就把他当做肱骨之臣,把他真个当做心腹了。

        “小心行事,我又不是真正的大晋臣子。”巫铁在心里告诫自己。

        他的根,在地下。

        他的家,在巫域。

        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兄弟姐妹,都在那暗无天地的世界。

        他带着巫狱和羲不白的重托,他带着关系亿万人生命的秘密任务,他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才走到这一步。

        他不可能成为司马无忧的忠臣。

        他不可能成为司马贤的忠臣。

        他更不可能成为大晋神国任何一人的忠臣。

        巫铁用力的呼吸着,粗重的呼吸,才让他感觉到自己真真切切的活着。

        他身上残留的元能潮汐余劲逐渐被身体吸收,外泄的法力波动逐渐平复,他笑呵呵的,一脸喜色的走出了小楼,用力的向霍虎点了点头:“爹,摆宴,咱们自家族人好生快活快活。”

        霍府内灯火通明,酒肉飘香。

        索性霍家来到安阳城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交往,所以也没请什么客人,就是自家人摆开酒宴,尽情的欢乐。

        巫铁身为玉州公,正儿八经的做了主桌的主位,霍虎和裴凤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所有人都已经喝得面皮泛红的事情,巫铁放下酒盏,拎着一根筷子,重重的敲了敲面前一个硕大的,已经被喝空的大汤碗。

        ‘叮叮叮’三声,大厅内,还有外面院子里数十张圆桌旁,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安静了下来。

        “诸位霍家尊长,诸位兄弟姐妹,还有诸位侄儿侄女,乃至霍家至亲。”巫铁站起身来,孕化神胎后,他肉身修为飙升,身高已经一丈五尺,比寻常人高出了一大截,越发显得神威非凡、气压全场。

        “我霍雄不才,得皇恩浩荡,更是自身运气不错,侥幸立了几次功劳,得封玉州。”

        一众霍家的年轻人同时鼓掌,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一如之前所言,玉州,就是我霍家的根基了。明日天一亮,所有霍家族人,就搬去玉州。玉州治下,有一百零八郡治,按照我霍家如今的人手、才干,先拨出一个郡治,让我霍家儿郎一显身手。”

        巫铁沉声道:“安分守己,奉公守法,不许鱼肉百姓,不许胡作非为,若有人胆敢作出有辱家风、欺男霸女诸般恶行,我亲自取他的脑袋。”

        满场死寂,没人敢吭声。

        巫铁只是稍微释放了一丝丝气息,就压制得满场人气都喘不过来了。

        “除了学着打点郡治的军务、政务,我霍家儿郎,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你们,努力娶亲,努力生娃。”巫铁大笑道:“你们且看,那些真正的公府豪门,哪家没有万儿八千的族人?甚至有些公府,族人过十万、百万的也不稀奇。而我霍家呢?”

        数十张圆桌,霍家族人不过数百人。

        一群霍家的年轻儿郎齐齐大笑,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有空间发挥自身才干,有空间实现自身报复,而且还不用辛辛苦苦的从底层干起,这是多幸运的事情?

        在努力学习、努力拼搏的同时,家族的任务是让他们娶亲,然后去努力生孩子,这是多赏心悦目的任务?哎,哎,一次娶二十个行不行?

        一伙霍家的年轻人相互扮着鬼脸,一个个挤眉弄眼的好不快活。

        霍杰、霍英、霍豪兄弟三个更是红光满面,一个个兴奋得脸红脖子粗,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他们和巫铁一般,过去都在神武军中厮混,巫铁还混了个校尉的官衔,他们可只是普通的军士。

        底层官兵苦哈哈,平日里就算出去消遣,去的都是什么不入流的所在?

        可是巫铁这话一出,嘿嘿,到了玉州,那是他们霍家的封地。

        作为‘霍雄’的亲兄弟,霍杰他们三个想要娶亲纳妾,可想而知有多少豪门大户会疯狂的扑上来,哭天喊地的将自家绝色的好女儿塞给他们!

        想到未来自己的好日子,霍杰三个的心啊,早就飞啊飞啊,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一个霍家的青年扯着嗓子叫嚷了起来:“雄叔,百万族人……吾等,自当夜以继日,奋发不息!”

        巫铁‘哈哈’狂笑。

        满院子、满大厅的霍家男丁‘哈哈’狂笑。

        底层军户出身,霍家没这么多规矩,儿郎们也都在军中厮混,满门老小,就没一个斯文人。

        这说话么,自然也不能太挑剔不是?

        巫铁又用筷子敲了敲大汤碗:“夜以继日,奋发不息,好,好,好……只要你们不强抢民女,只要是明媒正娶,所有开销,都是族里公账支付,未来百年,尔等所有儿女,一应开销,也都是族里公账支付。”

        “只要你们能生,就拼命生!而且,你们生养的娃娃,一应修炼、读书,都有族里负责。若是养出了天分超人的娃娃,无论是修炼天才,还是读书苗子,族里都有重奖。”

        “这些奖励条例,本公会逐渐拟定详细,逐条发布,诸位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巫铁大笑道:“但是,安阳成立,这套宅子也不能废弃啊……看看大晋的诸多公府,有闲散的公爵,在安阳城朝堂上没有职司的,就在自家封地里逍遥快活,可是安阳城中,他们的府邸可没有荒废。”

        “封地,是根本;安阳城中的府邸,是门面。门面,不能丢!逢年过节,一应人情往来,还有平日里交情交际……甚至是说得难听些,在安阳城内经营各种买卖,收录门生,招收党羽什么的,不都需要人么?”

        巫铁眸子里幽光闪烁,他手中筷子连续指了指:“你,你,你,你,你……五位姐夫,你们往年,总是说我霍家浅水养不得大鱼,耽搁了你们一身好本领!”

        “如今,本公将霍家在安阳城的一切托付给你们,其中包括了……”巫铁向裴凤看了一眼。

        之前离开小楼后,巫铁和裴凤就有了短暂的交流磋商。

        裴凤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霍家,是玉州之主,玉州,在安阳城内的产业庞大。酒楼二十四家,青-楼十二家,各色土产杂货铺一百三十六家,这些产业,都要纳入安阳霍府的管辖。”

        巫铁看着那五个面皮几乎变成了紫色的男子,慢悠悠的说道:“这么大的一份家业,需要五位姐夫帮我管起来,一应的迎来送往,人情交情,也要五位姐夫承担重任。不知道,五位姐夫,做得来么?”

        五位在往年,在霍家兴风作浪,为了一点点家当,为了一些修炼资源,折腾得家宅不安的‘堂姐夫’差点没昏厥过去。

        二十四家酒楼,十二家青-楼,玉州的各色土产杂货铺一百三十六家……天也,那是多么庞大的一份产业?

        五个人均分……那都是每天日进斗金,可以酒池肉林一般奢靡度日了吧?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产业,只是老铁抄没的,玉州那四百二十五户豪门中,数十家下等豪门在安阳城的产业罢了,连零头都算不上的东西。

        他们一个个摇摇摆摆的,好似喝醉一样,路都走不稳的来到了巫铁面前,然后‘扑腾’一下跪倒在地,万分谄媚的看着巫铁直笑。

        “公爷放心,事情交给我们,绝对是妥当的!”

        “妻舅放心,我们保证账目清清爽爽,一个铜板都不会少的。”

        “老爷,您就放心吧……嚯嚯,我们,妥当的!”

        五个人语无伦次的,一番话夹七夹八的,对巫铁的称呼也是千奇百怪,甚至有人直接叫出了‘大爷’!

        霍虎等一众霍家长辈坐在一旁,一个个手背上青筋凸起,白眼看天。

        他们真是不知道,当年怎么瞎了眼,找了这么几个家伙结亲,将霍家的女儿嫁给了他们。

        此刻看看……霍家的女儿,嫁亏了啊!

        霍虎真有心思拔刀干掉这几个家伙,然后让霍家的几个族女赶紧改嫁!

        但是看看巫铁,见到他已经拿定了主意,顿时霍虎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呵呵’的笑了起来。

        管这么多呢?

        霍虎是军人出身,他的心思很简单。

        自家的儿子有出息了,比自己有出息一百倍、一万倍!

        霍家,当然就要交给自己的儿子来当家作主。他的决策,就是霍家的最高决策,谁也不能推翻。

        霍虎和几个兄弟推杯换盏,笑呵呵的继续喝起酒来。

        巫铁站在酒桌旁,将自己对霍家众人的安排,一条一条的公布开来。

        按照‘霍雄’记忆中,对霍家这些族人的了解,巫铁给他们逐个安排了他们如今实力可以应付的职位。

        在玉州,挑选了玉州一百零八郡中最富饶的‘玉陵郡’交给了霍家掌管,从玉陵郡的郡军,再到一应的文武衙门,全都安排了霍家的族人作为主官,同时为他们安排了妥当的可靠的辅佐官吏。

        霍家,起码在现在看来,霍家是‘霍雄’最可靠的一支力量。

        族亲、血脉,这种关系,无疑是可靠的。

        不可靠的那五个么……不是让他们留在安阳‘享福’了么?

        一夜尽欢,第二天一大早,四条四灵战舰护送着两条运输舰,带着霍家族人离开了安阳,直奔玉州玉陵郡。

        安阳城霍府,只留下了‘霍雄’的五位堂姐夫一家子,还有两千多护卫、仆役供他们驱遣。

        巫铁给他们留下了一笔堪称巨款的经费,供他们随意花销,随后就和裴凤返回了东苑。

        回到东苑没多久,巫铁就偷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