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 扬长而去

第四百七十章 扬长而去

        大武舰队向后撤退。

        预想中的最糟糕的,大武舰队分出数百个小舰队,强行侵入大泽州境内大肆破坏的局面并没有发生。

        巫铁心里松了一口气,若是那样的事情真个发生了,刚刚有了一点局面的大泽州,势必轻松被敌人摧毁,彻底沦陷为废墟。

        现在大武舰队撤退,武独尊受了重伤,他定然无法指挥大武神国后续涌来的军团作战。

        大晋神国,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排兵布阵,从容应付这一次大武神国造成的危机。顺带着,身为枢机殿副殿主的赵貅,他身上背负的失职罪责也被洗去了。

        刚刚想到赵貅,赵貅就出现在行宫大门外。

        ‘铿锵’声中,十几根青铜神链从虚空中冒出,迅速缠向了赵貅。

        赵貅身边一层黑色灵光涌出,犹如波涛一样绵绵向四周扩散开,抵挡着青铜神链的靠近。他厉声喝道:“大晋神国枢机殿副殿主赵貅请见!”

        苏禾不紧不慢的声音从行宫深处传来:“请见?当为叩见!无礼小儿,该打!”

        铁蚩的话语更是不客气:“大晋神国的狗腿子,都该死,让他去斩龙台上走一遭。”

        十几根青铜神链就好似发了狂一般,急速在空中划出一个个巨大的圆弧,带着恶风朝赵貅缠绕了上去。空气中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涟漪波纹,虚空都被这些青铜神链搅动了。

        赵貅的身体开始微微摇晃。

        他可不是武独尊,一个没有武独尊的身份,同样也没有武独尊的身家,无论修为还是身上的宝物,都比武独尊弱了相当一截。

        武独尊能够硬扛着行宫的禁制硬闯,他赵貅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更不要说,赵貅给自己的定位是‘智将’而不是‘猛将’,所以赵貅很干脆的化为一道清风,快速向后撤离。但是他刚刚退后数十丈远,脸色就骤然一变。

        万龙宫威力太强,看武独尊闯城的时候还不觉得,真个身临其境,赵貅才知道,就这区区十几条青铜神链爆发出的威势,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虚空变得粘稠无比,每后退一步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体内法力变得黏糊糊的,运转时都变得极其艰涩,更要命的是身体变得极其沉重,赵貅并非体修,身体上的压力差点将他压趴在地上。

        “起!”赵貅怒斥一声,身边黑色灵光急速奔涌,一缕极细的黑色灵光从他头顶冲出,在他上方十几丈的地方化为亩许大小一片灵芝状庆云。

        黑色的灵云翻滚,一盏通体漆黑的铜灯被灵云稳稳托住,一轮直径三十六丈的光焰将赵貅护在了正中。

        青铜神链卷起的空间涟漪急骤冲撞黑色光焰,发出密集犹如冷水滴进热油锅的声响。赵貅的身体微微震荡着,一步一步的向后不断的倒退。

        巫铁站在城墙上,看着赵貅如此狼狈的模样,笑了起来。

        琢磨了一会儿,巫铁朗声道:“两位老大人,还是不要如此苛刻赵貅大人……其实以末将本意,赵貅大人不幸被武独尊毒手戕害,战死沙场,是蛮好的结局。”

        “可是行宫位置已经泄露,故太子的陵寝还没迁徙,呵呵,若是赵貅大人死在这里,且不说大晋朝堂如何反应,赵貅大人身后的将门赵氏,怕是会发疯的吧?”

        巫铁从司马侑那里知道了赵貅的身份,知道这家伙是将门赵氏全力培养的下一代掌门人。

        如果赵貅真个陨落在这里,赵氏肯定会全力报复,而且绝对会调动赵氏所有的势力,发动所有的亲朋旧友联手报复。

        毕竟,‘东宫余孽’手中有太多宝贝,袭杀‘东宫余孽’又能讨得当代神皇欢喜,何乐而不为?又能立功受奖,说不定还能偷偷吞没几件神国重宝,这种事情,只差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围困着赵貅的青铜神链骤然僵直在空中,过了好半晌,青铜神链‘呛琅琅’缩回了虚空中,行宫上空显露一角的万龙宫也渐渐隐去了身形。

        赵貅身上恐怖的压力骤然一轻,他喘了一口气,二话不说化为一道清风退回到了刚才他和巫铁商议的竹林中,站在了那几颗被崩碎的青竹本来位置上。

        一缕神光闪烁,‘唰’的一下,赵貅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铁的脸抽了抽。

        这是什么秘宝?不仅能够跨越这么远距离将赵貅定点投送过来,还能按照原本的空间坐标,将赵貅定点传送回去?而且事先还不用布置传送阵!

        这可比传送阵方便多了。

        “赵貅大人,可不要忘记了末将的功劳。赖账,是不好的。”巫铁喃喃自语。

        一道狂飙袭来,铁蚩突兀的出现在巫铁身边,劈头盖脸的一耳光朝巫铁抽了过来:“混账小子,你怎么讨回来的?两位殿下何在?”

        短短一句话的功夫,铁蚩朝着巫铁甩来了上千耳光。

        巫铁的身体炸成流萤,化为火光,变成清风,成为残影……铁蚩朝他打了上千耳光,他居然用了上千种不同的神通秘术,站在原地轻松避开了铁蚩的殴打。

        到了最后,巫铁突然将脑袋主动送到了铁蚩的手掌下。

        ‘噗嗤’一下,巫铁的脑袋被打得粉碎,无数碎肉碎骨炸成一团细细缕缕的清气飘散,而下一瞬间他的脖子里喷出一团清光,一朵莲花冉冉生长绽放开来,巫铁的头颅在清光中重新生了出来。

        铁蚩气得‘嗷嗷’直叫:“这等幻术,你敢对老夫施为?”

        巫铁毫不示弱的看着铁蚩:“要不呢?任凭老大人你无缘无故的毒打一顿?我们之间,可没有统属关系……就算有,你也休想无故对末将出手。”

        巫铁目光很凶狠。

        铁蚩的目光更凶狠。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一阵子,铁蚩这才悻悻然冷哼了一声:“九转玄功?哼,哼,大晋还是下了血本,居然让一个修炼九转玄功的侥幸娃娃,来这里兴风作浪。”

        巫铁毫不让步的一句话怼了上去:“老大人又错了,末将来这里,不是兴风作浪,而是为了开辟这条秘径,攻打大武神国腹地,为我大晋神国开疆拓土,为我大晋神国的子民谋取更大更好的生存领土!”

        巫铁朗声道:“如此军国大事,在老大人嘴里,居然变成了兴风作浪?敢问老大人,如此德行,如何能担当当年东宫武相之位?”

        不容面红耳赤的铁蚩开口,巫铁继续呵斥道:“德不配位,果然东宫有当年之祸!”

        这一通破口大骂,虽然不带脏字,却将铁蚩的德行、才干贬低到了污水沟里。

        铁蚩气得‘嗷嗷’怒吼,他手一挥,朝着趴在城墙垛儿上的黄龙怒道:“将这小子拎上斩龙台,好生的炮制他三天三夜。”

        黄龙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喵’了一声,慢吞吞的问道:“他刚刚帮我们击退了大武太子哩……怎么说,大武都是敌国……真个要炮制他三天三夜?”

        铁蚩气得七窍生烟。

        也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他真个是七窍中都喷出了黑红色交缠的浓烟来。他喘着粗气大吼道:“黄龙宫灵,不要忘了,当年太子辞世,让你听从我和苏老鬼的命令!”

        黄龙很人性化的咧咧嘴,干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一挥爪子:“得了,得了,不要凶巴巴的,论年龄,龙爷爷我从大晋开国,就跟着开国神皇征战天下,可比你和苏小子大多了。”

        “哎,哎,不过,谁让龙爷爷只是器灵呢?先主人的话,是要听的……霍雄啊,龙爷爷觉得你这小子还是蛮有趣的,可是呢,谁让你招惹了铁小子呢?”

        随着黄龙慢吞吞的挥挥手,青铜刑台和两根青铜神柱从行宫中冉冉飞起,朝着巫铁这方向飞来。

        巫铁手腕上、脚踝上系着的四条细细的链条伴随着‘铿锵’巨响,迅速的膨胀开来,眨眼间就化为拳头粗细,死死扣住了他的四肢,就要拖拽着他向斩龙台飞去。

        巫铁笑了起来,他大致已经摸清了这行宫内的情势,也弄明白了白鹇、朱鹮、玱龙,还有苏禾、铁蚩等人的性格,好些事情多少都有点明白了。

        既然如此,他又不是受-虐-狂,怎可能真的让斩龙台折腾他?

        “诸位,告辞……山高水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广大,我等江湖再见!”巫铁有点生疏的留下了一句江湖切口,随后他周身黑白二色灵光大盛。

        四条青铜神链剧烈震荡,随后‘啪’的一下炸成了缕缕青铜色灵光飘散。

        黄龙骇然瞪大了眼睛,他盯着巫铁大吼:“先天阴阳之力?哪,哪,哪,你这小子,有意思!”

        虚空中突然有上千条青铜神链涌出,虚空中的禁锢、镇压的力道远比之前对付武独尊和赵貅时强大了百倍不止。

        巫铁身后五行神光一刷,一晃,上千条青铜神链在铁蚩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被打得倒卷而回,就连斩龙台和两根青铜柱子的本体都晃了晃。

        巫铁‘哈哈’一笑,‘嘭’的一声炸成了一缕火光冲天而起。

        行宫的城防禁制没有关闭,巫铁冲天飞起,黄龙一声‘喵’叫,上空顿时有无数雷霆落下,原本厚达百丈的防御光罩,居然硬生生在巫铁飞天的方向化为千丈之巨。

        五行神光一卷,一搅,无数雷霆瞬间烟消云散。

        随后漫天黑白五彩光芒缭绕,一声巨响,黄龙‘嗷’的叫了一嗓子,臃肿痴肥的身躯‘咚’的一下从城墙上坠落地面,高空的防御光罩硬生生被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巫铁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铁蚩目瞪口呆看着高空中那个直径十里开外的破空。

        如果刚才武独尊有这样的手段,他早就已经带着大军杀入了行宫。

        大武神国当代太子没能做到的事情……区区一个大晋神国的六品龙江侯,区区一个大泽州的州军主将,居然做到了?

        “他只有,命池境吧?”铁蚩的脸剧烈的抽搐着:“如此妖孽……绝不能留给大晋!”

        黄龙大头着地摔在行宫地面上,他也懒得起身,怎么摔下去的,他就按照原样的瘫在那里,肚皮朝天的晒着太阳。听了铁蚩的话,黄龙不由得‘嗷’了一嗓子。

        “铁老大人,少说这种场面话。想要留下那小子,容易啊,无论是大殿下还是小殿下,她们有一人真个成为万龙宫主,以她们如今的修为,勉勉强强能发挥万龙宫一成的力量,怎么着那小子也跑不掉。”

        黄龙眼珠‘咕噜噜’乱转,他大声道:“你和苏老大人,倒是赶紧决定,两位殿下,究竟谁是我的新主人呢?你们再不下决定,就不要怪龙爷爷我胡乱认主了。”

        铁蚩怒视了一眼黄龙:“你敢!”

        黄龙很惫懒的伸出了右前爪,四根爪子曲起,正中一根丈许长的龙爪异常鲜明的挺起笔直。

        “你看龙爷爷敢不敢?龙爷爷只是懒,不代表龙爷爷我蠢啊!”黄龙的语气变得有点幽深莫测:“龙爷爷不管你们这群小屁孩子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不要让两位殿下受伤,否则……”

        黄龙张开嘴,突然灵巧异常的直窜上了城墙,在铁蚩根本反应不过来之前,‘啊呜’一口在他面前重重咬下。

        两排尖锐的龙牙相互撞击,迸出了无数火星喷在了措手不及的铁蚩身上。

        “不然,龙爷爷肚皮很饿,也想吃两个活人填填肚子。”黄龙咧嘴微笑,笑容中满是之前从未表露过的狰狞和凶残:“你们这些后辈小子不孝,肯定都忘记了万龙宫在开国之时的威名了。”

        铁蚩被黄龙突如其来的表现吓得一哆嗦,他有点呆头呆脑的问道:“叫什么?”

        黄龙沉吟了片刻,又回复了那等慵懒的模样,他很羞涩的说道:“寡妇宫……意思就是,万龙宫所过之处,所有敢于反抗的青壮,通通战死,只剩下了无数寡妇……所以,万龙宫的别名,是寡妇宫的,你们一定要记清楚了。”

        巫铁离开了行宫,他的遁光快得惊人。

        他还是第一次全力施展从大鹏明王和孔雀明王那里得来的传承遗泽,先天阴阳五行大道,配合五行神光驱动遁术,速度实在是让巫铁自己都叹为观止。

        他再次直观的,对太古大鹏明王、孔雀明王两位大能的实力有了清晰的认识。

        武独尊如此艰难才闯进去的行宫禁制,巫铁动用五行神光,只是一击就将其破开……这是孔雀明王当年留下来的,已经祭炼完全的五行神光,并非巫铁自身之力,巫铁越发惊骇,他们当年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

        遁光迅速,巫铁猛地迎头撞上了正在高空中风驰电掣朝前飞驰的大泽舰队。

        他立刻按下遁光,挡在了舰队前方。

        “不用再去了,麻烦已经解决……嗯?裴凤军主,你怎么带兵来了?”

        ‘唰’的一下,一团黑色火焰在巫铁面前亮起,裴凤从火焰中窜出,猛地撞在了巫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