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山雨欲来

第四百一十五章 山雨欲来

        大泽城。

        城外校场,巫铁和裴凤站在检阅台上,看着下方一座庞大的军阵正在诸般衍生变化。

        这阵,是裴凤家传的‘鱼龙曼妙’阵,必须以八十一万有修为的精锐组成大阵,八十一座奇门变幻莫测,阵中衍化一方小小的海洋世界,有鱼龙曼妙、生克消化的妙用。

        若有人陷入阵中,一时三刻,就会被三江四海水源巨力碾压,更有无数鱼龙化身齐齐攻来,就算是胎藏境极致的高手,也抵挡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碾成粉碎。

        自裴凤父亲陨落,黑凤军逐渐衰败,之前黑凤军总兵力不过五十万出头,根本无法布下鱼龙曼妙大阵。

        和巫铁结盟后,各种辎重军械源源不断的补充给黑凤军,裴凤又从大泽城挑选了一批青壮加入军中,经过一段时间的狠命操练后,这座鱼龙曼妙大阵已经渐渐有了一定气象。

        如今在巫铁和裴凤面前,大阵上空有数十条白龙蜿蜒扭动,更有数百头巨鲸咆哮飞腾,水波翻滚,一股股巨大的压力从大阵中扩散开来,逼得方圆数百里内的山林中,粗粗细细的树木全都朝着远离大阵的一侧弯曲了下去。

        在鱼龙曼妙大阵一侧,另有一座小小的天地人三才聚合阵正在演练。

        巫铁麾下五万多州军好汉,还有数十万迫降的私军士卒,以三人一组,三组一队,三队一部,三部一曲,三曲一营的架构,按照三才方位演练大阵。

        大阵犹如奇花开合,阵法变化简单,但是也有一股森严气象油然而生。

        这座大阵要论阵法变化的精妙程度是远不如鱼龙曼妙大阵的,但是简单、粗暴、直率,杀伤力也颇为不凡,足以威胁胎藏境的高手。

        这种简单但是粗暴的大阵,正适合巫铁麾下的这群乌合之众。

        巫铁对他们也没多大的指望,反正他们能勉强派上用场,也就足够了。

        “州军已堪一用。”裴凤没关心自家的鱼龙曼妙大阵,而是将大半注意力放在了州军的三才阵上。虽然在她看来,州军的这座大阵还是粗陋了些,演练也没纯熟,但是她看了看巫铁,依旧开口称赞。

        “军主这话……不实诚。”巫铁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就他们这群渣滓?不说本将军坑蒙拐骗来的那五万多垃圾,那些私军……哼哼,如果不是他们生死尽在我手,我哪里敢用他们?”

        摇摇头,巫铁叹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马大叔他们厉害,这些废物,这么短时间内有了这点人样子,倒也不容易。”

        裴凤笑了笑,摇摇头:“霍将军不要对他们太苛刻,百战精兵,那也是要百战之后,才能淬炼出来的。大泽州军并未经过真正的血战,眼前看起来还欠缺了些,打几仗后,就不同了。”

        巫铁点了点头,他大手一挥,正要拉着裴凤去喝酒,远处高空中,突然传来了高亢的号角声。

        号角声极其急促,这是遭遇了紧急事件才会发出的预警信号。

        巫铁和裴凤急忙看了过去,号角声是从那座空间门旁的浮空战堡中传来,空间门正在冉冉开启,直径已然扩大到了两千丈左右,很显然,有大部队要从极远的地方传送过来。

        十二座浮空战堡上冲出了血色光柱,这是法力狼烟,红光直冲百里高空,相隔数百里都能看到这些猩红刺目的光柱。

        巫铁掏出了一块玉符,急促的朝着玉符喝道:“什么事情?”

        黄玉如今修炼《红莲金丹诀》已有小成,修为连破几重天,更凝成了红莲金丹,一口红莲净火杀伤力极其惊人,更悟出了几门神通秘术,得巫铁授予了一套儿仙兵,故而战力飙升。

        如今他正是十二座浮空战堡的都统,平日里进出空间门的所有队伍,都受到黄玉的节制。

        通过玉符听到巫铁的质问,黄玉的声音迅速传了回来。

        空间门收到请求,从安阳城西南一座州城传来的信息,有一支直属军部的大部队奉命前来大泽州公干,故而命令大泽州的空间门开启,接应军部的队伍过来。

        大晋境内所有空间门,都受到大晋朝堂的直接管辖,尤其是军部,更是所有空间门的直接管理部门。故而军部对这些空间门有着绝对的掌控权,他们按照流程,向大泽州这边发来了通知,但是实际上,在黄玉接到通知的时候,空间门已经被那一侧的军部部队直接开启。

        虽然军部有这个权限。

        但是从一般通用的官场礼节上来说,除非是预先排定了通航路线,约定了通航时间,否则军部会等待大泽州这边的空间门管理官吏回复信息后,双方共同开启空间门。

        无关大局,只是关系着地方官府的脸面而已。

        可是这次军部的部队刚刚传来信息,空间门居然就直接开启,而且开启的速度极快,瞬间功夫空间门就打开到了直径两千丈以上。

        黄玉敏锐的察觉到,对方有点来意不善,所以他迅速点起了法力狼烟,同时吹响了预警的号角。

        “来者不善,去看看!”巫铁大吼了一声,手一挥,正在演练的三才阵迅速停下变幻,所有士卒脚下一片薄薄的云气升腾而起,托着庞大的军阵向空间门的方向飞去。

        浮空战堡内,三十六门超大口径纯阳极光炮已经开始充能,主炮缓缓从战堡城墙上伸出,锁定了空间门。

        更有大泽州数百条大小楼船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大小主炮、副炮,还有无数的重型床弩等,同样锁定了空间门的出口。

        楼船刚刚从空间门内出来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机。

        在空间门内,楼船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抵挡空间乱流的侵蚀,离开空间门时,楼船的防御被极大削弱,若是被集火,就是磨盘砸石头,轻轻松松就能将其摧毁。

        哪怕是军部巨头乘坐的巨型旗舰,在离开空间门的时候,也是无比脆弱。

        三才阵飞行速度缓慢,巫铁遁光迅速,第一个冲到了空间门外,距离空间门十几里地,静静的站在半空中。

        裴凤的遁光也极快,她只比巫铁慢了一线,前后脚的功夫就来到了空间门外。

        她穿上甲胄,双手握着那杆黑枪,阴沉着脸看着逐渐亮起的空间门:“直接从大晋腹地过来?不会是司马狼的人,还会是谁?”

        巫铁若有所思的问道:“新的州主?”

        裴凤很认真的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新的州主?那,还是让他意外身亡吧!”

        巫铁赞许的看着裴凤:“好主意,谁下手?”

        裴凤给了巫铁的肩膀一拳:“哪,谁顺手,谁下手喽,反正,别让他活过三天……”

        几条流光从大泽城的方向急速飞来,军部派驻大泽州的刑律司分部主官李潜带着几名下属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隔着远远的,他就问巫铁:“霍雄大人,是军部来人?不应该啊……有大人您的州军坐镇,有黑凤军辅助,再有下官的刑律司分部监察,这大泽州的军方体制,是完整的。”

        李潜有点恼火的说道:“下官也没得到消息,说有军部的人要过来,这是谁胡乱插手呢?”

        大晋军部,内部也有派系划分,李潜毫无疑问,是一个大派系的代言人。李潜被派来大泽州,那么大家都应该心知肚明,这大泽州就是李潜身后人圈定的地盘了。

        这就好像狼群分划山林领地,有一群狼占据了一块地盘,其他的狼群就不会轻易靠近,除非他们想要挑起狼群之间的厮杀火并。

        所以,李潜很不解,但是他更多的是愤怒。

        ‘嗡’的一声,空间门微微震动起来,一抹抹内敛的光芒在空间门一根根晶柱上流荡,一股庞大的空间波动从空间门内传递了出来,逼得巫铁、裴凤和李潜等人向后退了数里地。

        ‘嗤嗤嗤’,空间门内那一层看似薄薄的光幕被数十支楼船船头的撞角给撕开,一条条体长数百丈的大型楼船缓慢的从楼船中飞了出来。

        巫铁举起右手,猛地一握拳,然后向前一挥。

        ‘轰’的一声巨响,一根直径百丈的光柱带着雷霆火光从空间门外划过,炽烈的热风激荡出了一圈圈透明的气爆,所过之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臭氧特有的、让人微微窒息的热臭味。

        “警告!速速报出来历,否则,我军将展开攻击。”黄玉身披一套流光溢彩的甲胄,站在一座战堡的围墙上,跃跃欲试的看着数十条半截船身还在空间门内的楼船。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

        当年在他黄家世代掌控的琅河郡,他也是让人头疼的纨绔少爷。莫名的全家被人栽赃陷害,被送来了大泽州充边,吃了不少苦头的黄玉,除了对巫铁有一份感恩之心,他对所有大晋的官方人士都充满了莫名的敌意和仇恨。

        大晋军部的部队又如何?

        如果能够在这里歼灭一支大晋军部的舰队……黄玉一想到眼前这支舰队被干得落花流水的模样,他就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

        刚刚一门纯阳极光炮的发射,显然吓住了第一批穿过空间门的楼船。

        几条流光迅速冲破了楼船表面黯淡的防御禁制,急匆匆的来到了巫铁和裴凤的面前,一名身穿大红战袍,身披银色麒麟甲的虬髯大汉举起一块金色令牌,大声吼道:“军部枢机殿所属,奉命前来大泽州公干……你们做什么?你们刚才那一炮是什么意思?你们,想要造反么?”

        巫铁很不客气的一耳光就抽了上去。

        一声闷响,比巫铁还要高了一品,腰间挂着大晋二品将军印玺和令牌的虬髯大汉措手不及,被巫铁结结实实一耳光打得翻身飞出,狼狈的翻了数十圈,向后飞出了十几里地,一头撞在了一条楼船的船艏甲盾上,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你!”虬髯大汉带来的几个将领震怒。

        “老子为大晋流过血,老子为大晋受过伤,老子在三国战场,为大晋建功立业,豁出去老命博来的这份体面,这份军职!”巫铁傲然道:“你们是枢机殿的人?传说中的‘文兵’啊,嘿,你们也敢给老子扣黑锅?造反,我造你-老-娘-的!”

        几个将领气得脸色发青,一个个身体哆嗦着,眼珠都气得充血了。

        军部枢机殿,位高权重,地位极其重要,但是大晋的各个主力军团,对枢机殿的那些将领、士卒,是看不起的。这些将士常年拱卫枢机殿各处机要之地,好些人在枢机殿服役一辈子,基本上就没上过战场,甚至好些人一辈子剑不出鞘,却能坐享高位,而且提拔的速度比一般战将还要快许多。

        所以,‘霍雄’这样的主战军团出身的将领,和枢机殿所属之间,天生对立,天生矛盾,更有主战军团的将领私下里称枢机殿所属的将士为‘文兵’。

        意思就是,这些家伙最擅长的就是在纸面上用文字卖弄功夫,其实没什么战斗力的。

        这话其实也不算冤枉了枢机殿的人。

        就这虬髯大汉,纯粹从修为上来说,胎藏境中阶的水准,修炼的也是不凡的功法。

        但是面对巫铁近乎玩笑的一耳光,他居然没能躲过去。换句话说,他根本没想到,巫铁会对他出手,他实在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警惕心、没有半点儿危机感。

        “弱鸟!”裴凤轻轻的呸了一声。

        和巫铁相处了几个月,裴凤也学会了巫铁时不时蹦出来的一些乍看古怪,实则有趣的言辞。

        “是够弱的。”巫铁龇牙咧嘴的笑着。

        那虬髯大汉气急败坏的,高高举着手中的金色令牌,歇斯底里的怒吼着:“霍雄,你敢违抗军部命令?你就不怕军法么?”

        一旁的李潜阴不阴阳不阳的冷笑了起来:“军法?军部刑律司李潜在此,敢问,枢机殿有何资格,敢和我刑律司提‘军法’二字?”

        虬髯大汉顿时一滞。

        他带来的几个将领也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在军部内部,枢机殿显然很重要,从他的架构上来说,‘殿’之架构,显然比‘司’要高出一等。

        但是这只能说明枢机殿的组织庞大,人员复杂,能够调动的资源足够多而已。要说重要性么,刑律司丝毫不在枢机殿之下。

        相反,刑律司能够对枢机殿进行军法监督,枢机殿在‘军法’上,还要受到刑律司的监管。

        李潜在此,虬髯大汉和巫铁说‘军法’,实在是有点捞过界了……军法这事情,不归你枢机殿管啊!

        “真正是一群废物。”一个巫铁很耳熟的声音远远传来。

        第一批数十条楼船已经从空间门内飞了出来,司马衅、司马虎带着大群随从,一脸阴沉的脚踏云光,朝着巫铁这边飞了过来。

        远远的,司马衅、司马虎同时看了看巫铁,然后目光都集中在了裴凤的脸上。

        有惊叹,有贪婪,各种复杂的情绪不一而足。

        轻咳了一声,司马衅沉声道:“霍雄将军,好久不见,真正是……想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