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三章 放野火

第四百零三章 放野火

        裴凤的坐骑被震得七窍流血,已经无力飞起,只能软塌塌的卧在地上,冲着巫铁直翻白眼。

        裴凤勉强飞上半空,皱着眉头看着巫铁。

        沉默了许久,裴凤沉声问道:“百万辎重呢?拿出来,看看。”

        巫铁恢复人形,然后左手一挥,一袋一袋散发出浓郁香气的军粮就从他佩戴的戒指中飞出,迅速在他脚下堆成了一座小山。

        他飞到了粮山顶部,抓起一袋军粮,撕开了粮袋,顿时一颗颗小手指头大小,通体晶莹剔透犹如红玉制成,隐隐有一丝雾气萦绕的米粒‘哗啦啦’的从粮袋中散落。

        一颗颗军粮顺着粮山不断落下,相互撞击的军粮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是‘珊瑚米’,虽然不如龙牙高粱那样珍贵,同样是需要极其肥沃的土地,需要浓郁的天地元能供应,同时使用特殊术法照料才能生长的灵材。

        每一颗珊瑚米中蕴藏的天地元能,都是普通平民食用的粮食的数倍、数十倍、数百倍……

        红色的珊瑚米,只是珊瑚米中品质最低劣的一种,可是红珊瑚米也足以成为感玄境巅峰乃至重楼境低阶修士的日常食物。

        一个感玄境巅峰的体修修士,大概一天只要一斤红珊瑚米,就足以满足他的日常消耗;就算是高烈度作战的时候,也不过三斤红珊瑚米就足以满足他的身体所需。

        而红珊瑚米的密度很大,大概和普通石头的密度相当,所以一斤红珊瑚米的体积并不大,这么一袋红珊瑚米,足足有五六百斤。

        这么一袋米,就能满足五六百感玄境士卒一整天的日常消耗。

        而巫铁丢出来的红珊瑚米起码有上千袋,这就足够数十万感玄境士卒一日所需。就算是换成重楼境战士,这里的粮食也足够十万人食用一天。

        巫铁又丢出了数千套精良的甲胄,数千张强弓硬弩,数千柄刀枪剑戟。

        各色军械都颇为精良,最弱的都是极品元兵,多为普通灵兵或者三炼灵兵,其中不乏六炼、九炼的灵兵存在。

        大晋神国神武军中,普通士卒也多使用极品元兵,三炼以上的灵兵,多为校尉、都尉级别的军官使用;至于说仙兵或者三炼以上的仙兵,唯有立下大功劳的将领,或者将门出身的、有极大靠山的人……

        比如说,生父曾经为一品公爵的裴凤,她手中的黑色长枪就是一件九炼仙兵!

        巫铁取出来的军械,都是好东西。

        裴凤的眼睛渐渐的越来越亮……数十名黑凤军的将领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大群士卒从四周山林中冒了出来。

        将领们直勾勾的盯着那些高阶灵兵。

        士卒们则是不断的吞咽口水,盯着那些红珊瑚米。

        “钱三叔,给我个主意。”裴凤不断的深呼吸,她突然朝着山谷内大吼了一嗓子。

        “司马狼的人,绝对不会给我们送来一颗米。”钱三颤巍巍的声音从山谷中传来:“不管这小子背后是谁,反正,他不是司马狼的人。”

        顿了顿,钱三冷声道:“他带着一群城里的废物来这里,看样子,是被新来的州主逼来的。”

        “呵呵,这是驱虎吞狼之计,无论他和我们谁输谁赢,只要我们爆发冲突,最后渔翁得利的,都只会是心来的州主……这家伙,好想一刀剁了他。”

        巫铁当然知道钱三所说的‘这家伙’是谁。

        他看着裴凤,沉声道:“裴凤军主,之前种种,都是误会……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合计合计了吧?我有你们急需的东西,你们也有我急需的东西。”

        “我们如何暴力对抗,最终得到好处的,只能是我们的敌人。”

        “若是我们能联手合作,那么你我都有好处,大泽州乃无法无天之地,在这里,最适合你我这样的人发展。”巫铁很诚恳的看着裴凤。

        如果裴凤和黑凤军后顾无忧,如果他们有着充沛的后勤保障,如果他们在大晋内部有着足够的靠山后台,那么以之前黑凤军表现出来的强烈进攻性,巫铁不会和他们合作,只会想方设法干掉他们。

        但是巫铁惊喜的发现,裴凤和黑凤军居然已经被那个叫做司马狼的人逼到了绝境……

        简直太完美了!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现在的裴凤和黑凤军,绝对是巫铁天生的合作对象。

        没有更合适的人了。

        尤其是,这里是大泽州,暂时处于无法无天状态的大泽州。

        裴凤看着巫铁脚下的大堆粮食,沉默了一阵子,突然咧嘴一笑,双眼微微眯起,犹如一头扑击前的猎豹一般,露出了极其危险的表情:“若是,我们暴力抢劫?”

        巫铁很无耻的看着裴凤笑了:“我转身就走……然后,和你们不死不休。”

        巫铁身体一晃,突然化为一道金光,‘唰唰唰’奇快无比的在虚空中往来交错飞掠了数百里。他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七八个地方,在方圆数十里的高空中留下了十几条清晰的残影。

        裴凤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你,你的遁法真的惊人……这是纵地金光法吧?”通体漆黑的马大叔呆呆的指着巫铁吼道:“你要跑,我们还真挡不住你,可是你能丢下你的这些属下逃跑?”

        巫铁拍了一下手,笑着摊开双手说道:“他们是我属下?我有这样不成器的属下?”

        冷冷一笑,巫铁收起了笑容:“他们只是我在大泽州临时招的一批恶棍打手……他们只是一群罪大恶极、该死一万次的暴徒……他们死就死了,你们指望我陪着他们一起死?”

        摇摇头,巫铁‘笃定’的说道:“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不带一个人来大泽州?不就是因为,这里临时募兵,这些招募来的家伙性命不值钱,我可以随意舍弃么?”

        裴凤、马大叔一群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以他们领军打仗的经验来看……巫铁实在是在胡说八道,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偏偏巫铁的话,让他们丝毫反驳不得。

        是啊,大泽州这里有好人么?

        一群罪该万死的充边顶罪的恶棍,死了就死了,巫铁丢下他们逃跑,完全没有任何道德上的风险!

        “好一个霍雄将军!”裴凤收起长枪,拍了拍手:“如此,请进山谷详谈。”

        面皮微微发红,裴凤的声音变得有点狼狈:“可否,请霍雄将军先多拿一些粮草出来?不瞒您,我们黑凤军已经断粮好几天了,这几日,儿郎们熬得很艰难!”

        巫铁就笑了。

        这裴凤的性格真可爱,还没开始谈呢,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了出来!

        虽然是爱护自己的军中儿郎……这种精神,这种节操,巫铁还是蛮钦佩的。

        山谷中,到处都是胡乱堆砌的矿渣,黑漆漆的矿渣小山上粘了不少土,一些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狗尾巴草志得意满的长在这薄薄的土层中,很欢快的在风雨中摇晃着身体。

        山谷内开辟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矿口,巫铁略微用神魂之力扫描了一下,这下面挖得千疮百孔,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矿洞、矿道,起码有三十几万人在这里劳作。

        不过以巫铁在地下世界生活了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些人挖矿的手艺够差劲的。

        好些矿道的结构,巫铁都看得触目惊心。

        就这些家伙这么胡乱挖掘,矿道居然没有坍塌下来,实在是这些家伙运气好。

        在山谷的边缘,一溜儿简陋的茅草棚子里,好些缺胳膊断腿的矿工躺在被沤得稀烂的草堆上,不断发出低声的哀嚎、呻吟。好些人显然是刚刚被脱落的石块砸伤,身上的伤口血糊糊的,也没见有人去救治他们。

        黑凤军自身辎重补给都不够,哪里有资源浪费在这些家伙身上?

        巫铁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受伤的矿工,没有任何的怜悯心。

        被送来大泽州的……像是黄瑯这样的官儿,可能还有得罪了人被栽赃陷害送过来的。可是这些家伙,说得难听些,大晋神国的地方官员们,甚至懒得栽赃嫁祸他们。

        这就是一群为非作歹的无赖儿,被送来这里充边,也是赎罪了。

        至于被黑凤军用各种手段弄来这里挖矿……反正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死了就死了,巫铁还要为他们大哭一场怎么的?

        “地方简陋,让霍雄将军见笑了。”山谷中,修建了一座木楼,这里是平日里钱三巡视各处矿场时的落脚之处。这木楼的确简陋,颇有大泽城中赵老三兄弟几个修建的吊脚楼风范。

        “无妨,无妨,黑凤军一时窘迫,但是看军主的为人,未来黑凤军重新崛起,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巫铁笑着向裴凤恭维了两句。

        刚刚他很直爽的,将几条中大型的楼船借给了裴凤,同时取出了很多的红珊瑚米还有更高一级的黄珊瑚米,让马大叔带着一群黑凤军士卒,操作楼船运送粮食返回黑凤军大营。

        巫铁拿出来的粮草,足够黑凤军数十万士卒一月的消耗。

        这笔人情,对如今的黑凤军而言,很沉重……

        裴凤也好,其他将领也好,,被巫铁打伤的钱老三也好,一众黑凤军高层纷纷向巫铁拱手行礼,默默的将这份人情记在了心里。

        木楼有个小厅,不大,大概也就能容纳十几个人议事的样子。

        一行人分宾主落座后,巫铁直奔主题:“前些日子,军主打伤了张西柏派来的人?”

        裴凤的目光一动:“刚一交手,他们就输得落花流水……他们是,有意落败……”

        巫铁摊开了双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落败,所以,就轮到我来顶缸。不过,这不重要,我只想问军主一句,你究竟哪里得罪了张西柏身后的那位?”

        一众黑凤军将领同时露出了恼怒之色,好几个脾气粗暴一点的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巫铁看着裴凤。

        裴凤大大方方的看着巫铁,淡然道:“他司马狼想要我。若是他能让我成为嵢王世子正妃,为了这些兄弟手足,裴凤从了也就从了,就当被狗咬一口。”

        冷冽一笑,裴凤冷声道:“可是他已然娶亲生子,想要让我裴凤做他侧妃,做他的妾……他司马狼倒是打得好算盘。”

        巫铁点了点头,原来这就是裴凤得罪了司马狼的缘故。

        “这么说,军主和司马狼之间,不可能喽?”巫铁上下打量着裴凤。

        “自然是不可能了。裴凤将门出身,天生直性子,从不拐弯抹角,也懒得用什么阴谋诡计。”

        裴凤盯着巫铁,沉声道:“对朋友,我们百倍热情;对敌人,我们万分残忍。想来,霍雄将军这几日,已经多少知道了我们黑凤军的行事风格?”

        巫铁点了点头,当然知道。

        好几个司马狼派来的州主、州军主将都被你们干掉了嘛。

        真是,这种事情,亏你们找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借口把事情给遮掩下来的。不过,也许是司马狼也不想认真追究吧?这家伙,搞不好对裴凤还贼心不死。

        不过,巫铁眯了一眼裴凤的面庞。

        这小女人生得的确是美,尤其那种矫健野性的气质,和那些娇滴滴的、娇弱弱的小姐们完全是两个样,难怪司马狼对她一直虎视眈眈。

        “既然如此,张西柏把我一竿子支来这里,想来不会这么轻松让我过关。”巫铁沉声道:“我们,得将计就计,给他玩一把大的……唔,军主上次干掉我的前任,是用的什么借口?我们好好合计合计。”

        小半个时辰后,黑凤军矿场山谷外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几天大型楼船冲天而起,船艏主炮,船舷数十门副炮,还有数百架床弩等物漫天乱打,打得山谷内外山崩地裂、响声震天。

        过了一会儿,几条楼船就冒着黑烟缓缓的坠入了山谷,随后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和刺目的闪光,显然楼船被击毁了。

        一队队黑凤军挥舞着兵器腾空而起,朝着楼船上狼狈逃出来的州军好汉们杀了过来。

        数千黑凤军追得五万许州军士卒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很快的,大片大片的州军好汉们丢下兵器……投降了!

        突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从山谷中传来。

        “霍雄,放下我黑凤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