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甩包裹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甩包裹

        丰收之树轻轻摇曳。

        天地元能不断被丰收之树吸收,然后化为最精纯的能量注入命池。

        一块块晶莹剔透的法力晶体光芒闪耀,犹如流星围绕着巫铁的灵魂盘旋飞舞,不断的在他稀薄、透明的灵魂中穿进穿出。

        如此若干次,法力晶体坠落命池底部,在庞大的命池内蓄成了小小的、浅浅的一片晶石层。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一口带着菩提树叶的清新、优昙花的馨香、红莲的热烈和曼陀罗花的深邃幽静的气息。

        三连城最根本的十三心传种子已经彻底和他融合,巫铁如今对十三种心传神通的掌握,已经不弱于开辟三连城的十三家先祖,只是法力修为相比而言太弱了一些。

        不过,用来对付这些黑暗公会的喽啰,还是足够了。

        区区命池境而已。

        “区区命池境而已……”巫铁喟然:“嘿,有点膨胀嘿,命池境,居然敢用‘区区’来形容。”

        清脆的蹄声远远传来,一头通体油光水滑,满身黑毛奕奕放光,白鼻头,长耳朵,但是头顶海碗大小一片圆形毛被剃得精光,露出一块白生生头皮的大叫驴跑了过来。

        “哈,小子,够心狠手辣的……贫僧看到你下手了,啧啧,好几百条人命啊!”大叫驴隔着远远的,就朝着巫铁喷起了口水。

        巫铁眸子里幽光闪烁,眉心法眼瞬间张开,然后立刻闭合。

        之前巫铁的眉心法眼是七彩色泽,是五彩神光夹杂了黑白二色。但是在三连界见到了开天印象后,他眉心的法眼又生了变化。

        如今巫铁的眉心法眼一睁开,就是一团灰蒙蒙的浑浊,一团混沌在缓缓旋转,里面隐隐有灰色的雷光若隐若现。眉心法眼里的诛邪神雷,也生了极大的变化,似乎拥有了某些莫测的威能。

        当然,对巫铁最有用的,是这枚眉心法眼似乎有了‘火眼金睛’的功能。

        法眼瞬间开合,巫铁一眼看透了这头大叫驴的修为,这厮赫然是胎藏境的实力,而且神胎凝固,通体宛如琉璃水晶,在胎藏境中的修为也颇为不凡。

        这厮外形是一头黑漆漆的大叫驴,但是巫铁一眼看透了他的本来面目。

        在这头黑色大叫驴的背上,一缕淡金色的雾气宛如花茎升起来九尺多高,细细的金色雾气随之化为一团方圆数丈的莲花状云台,上面盘坐着一条身形瞬息万变的淡金色光影。

        金雾莲台,还有这瞬息万变的光影,就是这头大叫驴修成的神胎。

        光影闪烁,巫铁法眼开合的一瞬间,就看到这家伙变成了一头雄狮,一头白象,一头大鹏,一头蛟龙,一头九头大蛇,以及一些似人非人、似男似女的奇异先形态。

        “驴子好高深的变化之道。”巫铁看着大叫驴冷然道:“你这是走火入魔,变成了驴子,就变不回去了么?”

        乐颠颠朝着巫铁狂奔的大叫驴猛地刹住了脚步。

        他抬起头来,黑漆漆的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巫铁看了一阵子,然后猛地点了点头:“厉害,厉害,这么多年,你是除了那几个老秃子,第一个看透贫僧《非天神变经》色相的修士。”

        咧咧嘴,叹了一口气,大叫驴长叹了一声:“是贫僧自己造孽……《非天神变经》还没修炼到大成境界,就去观想七十二柱天地魔神的神魔本相,固然是修为大进,得了极其厉害的神通,可是……就成了这头驴子。”

        “能变回来么?”巫铁好奇的看着大叫驴。

        “能变回来的。”大叫驴很认真的对巫铁说道:“我大轮回寺的《非天神变经》,高深奥妙,绝无纰漏,是贫僧自己造孽,和《非天神变经》绝无干系……定能变回来的,只是,除非贫僧抵达更高的境界。”

        巫铁拍了一下手:“胎藏境之上啊……啧,难!”

        大叫驴笑得很灿烂:“难,却也不怕。人形也好,驴子也好,佛陀看来,都是平等……且贫僧是恪守清规戒律的僧人,平日里都吃素,驴子也吃素,无妨,无妨。”

        黑色风沙席卷而来,风沙中,胡狼头人身的老铁背着巫女,拎着权杖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嘿,驴头!”老铁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驴头!”巫女也拍着手笑得极其灿烂。

        “嘿,狗头!”大叫驴显然不是一个能吃亏的家伙,他立刻瞪了老铁一眼。

        “胡狼,不是狗!”老铁的脸色阴沉下来,用力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有区别么?”大叫驴立刻开始喷口水。

        “那,你是骡子。”老铁眼珠一转,顿时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你……善哉善哉……贫僧,不动怒,不生气,不火……慈悲,慈悲……忍耐,忍耐。”大叫驴龇牙咧嘴的看着老铁,‘呼哧呼哧’的剧烈喘着气。

        “可是,佛爷我忍不住啊……骡子?驴,驴,佛爷是一头驴,不是骡子!”大叫驴仰天长啸,然后一跃而起,两个前蹄呼啸着拍向了老铁的面门。

        “嘿嘿,驴子是纯种的,骡子是混的……”老铁笑得更加恶劣了:“我看你,长得像是一头骡子。”

        往生塔放出森森黑光,从老铁头顶冉冉飞出。

        金字塔形的黑色神光笼罩住老铁和巫女,大叫驴的蹄子狠狠拍在了往生塔放出的神光上。

        无声无息,黑色神光荡起了淡淡涟漪。老铁镇定自若的站在神光保护中,看着大叫驴很深沉的说道:“骡子,你的修为,还不够,想要打破往生塔……等你的修为出了奥西里斯再说。”

        “奥西里斯。”大叫驴借力反弹,几个弹跳就退出了七八里远。

        他翻来覆去的念叨了‘奥西里斯’这个名字几次,然后深深的看了老铁一眼:“原来,是那群家伙……哼哼……尽是邪魔外道。”

        老铁眯了眯眼睛:“你是名门正统?”

        大叫驴学着老铁的模样人立而起,挺起了胸膛,傲然道:“大轮回寺,云水僧逐日。”

        “大轮回寺?”老铁将权杖重重杵在身边,伸出小手指用力的掏了掏耳朵孔,指甲和耳朵摩擦,出刺耳的‘吱吱’摩擦声,隐隐可见火星闪烁。

        “没听说过,想来是不出名的野狐禅林。”老铁很淡定的说道:“老子听说过的,还愿意记起来的寺院,只有大雷音。”

        大叫驴逐日的脸色变得很肃然:“大雷音……是啊……和大雷音相比,大轮回寺,的确只是籍籍无名的小寺院。只是,吾等一颗虔诚之心,却和寺院名声无关。”

        一道极长的清光从逐日窜出来的甬道口飞出。

        圆滚滚胖乎乎,生得膀大腰圆背着长刀的逐月按下遁光,稳稳的落在了逐日身边:“师兄?”

        老铁很深沉的看了一眼逐日,又看看逐月:“你们身上,有血腥味。刚刚,你们杀人了?”

        巫铁落在了老铁身边,右手反手一抓,一声低沉的虎啸声中,白虎裂凭空在掌心出现。五指轻轻摩挲冰冷的枪杆,巫铁冷眼看着逐日和逐月两个云水僧。

        看起来,他们不像是坏人。

        但是坏人也不会将‘坏人’二字挂在脸上。

        他们身上有极浓烈的血腥味,甚至逐月身上杀意未退,一如老铁所言,他们刚才杀人了。

        “狗鼻子果然灵敏。”逐日眨巴了一下眼睛:“你们知道,一个什么什么长生教么?刚刚,我们和他们的教主交手了。”

        逐日很麻利的,将他们和长安大打出手,打得长安道体崩溃,最终入魔凝聚魔躯,借助外力遁逃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等逐日说完了,上上下下打量了巫铁和老铁好久的逐月才开口。

        “贫僧师兄,向来运气极好。果然,这次运气也不错。”逐月很灿烂的咧嘴一笑,露出了两点亮晶晶的白牙——实在是她的脸庞太过于圆润,咧嘴微笑的时候,有腮帮子上的肉堵塞着,想要露出八颗牙齿,实在是很艰难。

        “那些孩童,还有那些长生教的魔徒就交给你们了。”逐月很用力的挥了一下手:“贫僧和师兄,奉主持之命行走天下,寻找我佛门同道,所以,没空在这里逗留。”

        很干净利落的转过身,逐月拉着逐日的耳朵就走:“师兄,快走,几万人呢……他们的吃喝拉撒,我们管不起。嘿,快走,快走,看这两个家伙,他们是有钱人啊。”

        巫铁和老铁相互看了看。

        巫铁摸了摸身上的鹰神甲胄,老铁摸了摸头顶悬浮着的往生塔……这就叫有钱人么?

        然后,巫铁心里激灵灵打了个咯噔。

        这胖乎乎的女僧,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们教训了长生教的人……长生教的人跑到了三连城附近,好吧,这不奇怪,玄蛛那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可是……

        “两位,你们把几万人甩给我们了?你们就这么放心?”巫铁有点郁闷的开口了。

        呼吸间就已经走出了七八里地,跑得飞快的逐月头也不回的说道:“贫僧这双眼睛,还有几分识人之明,一看就知道几位施主家底丰厚,而且心地善良,是可以托付之人啊……那数万人,贫僧和师兄实在是管不起,那些孩童也太可怜了些。”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逐月和逐日已经跑出了三十几里地:“贫僧会杀人,却不擅长埋人,所以……死道友不死贫僧,还请几位施主体谅一二……出家之人,六根清净,两袖清风,身无分文,实在是有心无力哪。”

        看着跑得飞快的逐月和逐日,巫铁叹了一口气。

        “两位,是奉命来寻找佛门同道的么?唔,不知道,两位找人的标准如何?”

        巫铁右手一翻,一道微微亮,带着一丝清宁祥和,宛如自然之风的菩提清净心光宛如流水一样迅向四周扩散开来,顷刻间充塞了这方圆数百里的石窟。

        撒腿狂奔的逐月、逐日身体骤然僵硬。

        他们停下脚步,然后缓缓转过身来,一对黑漆漆的大眼珠子,一对圆溜溜的小豆子眼死死的盯着巫铁掌心放出的菩提清净心光看了半晌,然后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逐日突然笑了起来,身体一晃,就窜过了数十里地,来到了巫铁面前。

        “这位师弟,你这禅光果然……非凡,非凡。嗯,有几分菩提清净之意在里面,却又蕴藏了莫测的降服心魔的大神通、大威力,果然走的是我佛门的路子。”大叫驴笑呵呵的看着巫铁。

        突然间,逐日用力的用蹄子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贫僧,蠢了……之前你烧化那数百人的火焰,分明有点像是……红莲净火?”逐日硕大的眼睛瞪得越溜圆:“红莲净火,佛陀在上,大轮回寺也曾有红莲传承,奈何千年前就失传了……”

        逐月也是身体一晃,从数十里外直接来到巫铁面前。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巫铁微微亮的掌心,听到逐日的话,她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红莲净火?佛陀在上,那的确是我大轮回寺曾有的法脉。你,是我佛门弟子?”

        “不是。”巫铁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对儿甩下包袱就想要抽身闪人的师兄妹:“你看,我有头的,所以,怎么可能是佛门弟子呢?”

        逐日和逐月的眼睛微微一暗。

        “不过,我得了佛门一脉的传承,这的确是没错的。”巫铁笑得特别灿烂:“而且,我知道,附近有一座三连城,是真正的佛门传承哦?”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以一个真正的佛门宗门六道宫,正准备迁徙到三连城来哦。”巫铁笑呵呵的看着逐日和逐月:“三连城也就罢了,现在大猫小猫,没剩下几个弟子……可是六道宫不同。”

        巫铁板着手指慢吞吞的计算道:“六道宫啊,命池境的宫主和长老,总有几十人吧?重楼境的精英弟子,总有千人之众的。感玄境、筑基境的弟子,那是数以万计啊,加上他们的家眷亲族,啧啧……”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眼睛越来越亮的逐日和逐月:“对了,六道宫的弟子,和你们一样,都是光头,而且恪守戒律,都是真正的佛子啊!”

        逐日、逐月同时吸了一口气。

        巫铁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逐日的光脑门:“所以,两位道友……还请在三连城暂歇……呵呵呵,三连城,还有些事情要有劳两位帮助呢。”

        巫铁在心里冷笑。

        想甩下几万人的包袱就跑?

        呵呵,这次得让你们背上几千万人、几亿人的大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