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为仇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为仇

        得了大巫精血,修炼《无相骨魔经》后,山盾修为飙升,数月苦修,他已然是重楼境二十六重天的实力。

        一块块高十几丈,宽数丈,厚达一丈许,通体烈焰缠绕的岩浆石碑从地下冲出,重重叠叠护住巫铁一行。

        无数箭矢、弹丸、巨型弩矢呼啸着落下。

        数十块岩浆石碑瞬间粉碎,山盾魁梧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通体骤然大汗淋漓,眼珠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血丝,体内更是传来了海潮一般的气血流动声。

        一声巨响传来,受到外界庞然压力,山盾体内尚未完全吸收的大巫精血宛如有自我意识的活物一样暴怒震荡,一股庞然力量冲荡全身。

        山盾硬生生在这一瞬间,被庞大的精血能量连破三重天境界。

        山盾皮肤爆开,无数细小的血丝喷出十几丈远,将巫铁等人都喷了满头满身的血水。

        ‘嗷嗷’嘶吼声中,山盾的身躯硬生生的膨胀到了七八米高下,他皮肤骤然蒙上了一层深邃的金属寒光,他再次双拳轰在了地上。

        一块块通体火光缠绕的金属方尖碑从地下升腾而起。

        高有百丈,底座边长七八丈的金属方尖碑喷吐着高温烈焰,在巫铁等人身边围成了一圈。

        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呼啸袭来,金属方尖碑上火星四溅,一层层的金属层被剥离,但是不断有蠕动着的金属层从方尖碑内涌出,及时修复方尖碑的损伤。

        “盾!”山盾低沉的嘶吼着:“坚不可破!”

        魔章王猛地抬起头来,他皮肤下五颜六色的细小圆环急速闪烁,他猛地张开嘴,喷出了一道黑红二色纠缠,内有一缕缕紫色、绿色、蓝色迷离之气滚动的毒雾。

        这个石窟方圆数里,高有十几里,恰恰在魔章王全力喷吐的毒雾覆盖范围内。

        整个石窟迅速被毒雾侵染,浓浓的毒雾快速翻滚,笼罩了一切,包裹了一切。

        ‘咚咚’声不绝于耳,大小洞口中,那些侏儒、矮人、鼠人、蜥蜴人之类的身体娇小,体能虚弱的族群不断掉落。

        他们碰触到魔章王毒雾的一瞬间,这些体能不强、修为更弱的战士就直接被剧毒杀死。短短一个呼吸间,起码有三四千具尸体从空中坠落。

        巫铁、石飞、炎寒露、铁大剑等人同时惊骇的看了魔章王一眼。

        这家伙的杀人效率……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

        还不等巫铁他们从魔章王出手的惊骇中回过神来,鲁嵇已经欢天喜地的,将三颗水缸大小的特制开山雷投掷了出去。

        得了大巫精血,鲁嵇的修为也到了重楼境二十重天的水准。

        但是鲁嵇显然和炼体功法没什么缘分,同样修炼《无相骨魔经》,他只是身躯稍微坚固了一些,反而他的灵魂力量变得比石飞等人更加强大,智慧更强,身体更加灵敏灵巧。

        三颗特制开山雷……

        鲁嵇很丢脸的,只将它们丢出去了三十来丈远。

        听到开山雷在地上撞击滚动发出的沉闷声响,鲁嵇大叫了一声,麻利无比缩到了铁大剑和山盾两人之间,用两句魁梧的身躯挡住了自己。

        下一瞬间,整个石窟都剧烈的摇晃起来。

        三颗水缸大小的开山雷爆开,高温火焰横扫数里方圆,无数淬了烂骨髓剧毒的钢针呼啸着向四周乱打,比暴风雨还要密集上百倍充斥整个石窟。

        天知道鲁嵇在三颗开山雷内加了什么东西,三颗开山雷喷出的火焰居然直接将地面上岩层气化了三米多厚的一层,可怕的高温将刚刚坠落的数千尸体直接烧成了一缕青烟。

        更有可怕的强光充斥整个石窟。

        那是比一百个、一千个虚日同时点亮更加强烈的炽热光芒,白色的、残酷的、宛如能够穿透一切物体的白光混合着高温笼罩了石窟中的一切。

        黑角手下,那些实力强大的修士,无论是牛族、狼人还是其他族群的精锐,无论是重楼境还是命池境,他们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嗥声。

        他们的眼珠在这可怕的白光中直接熔化,眼眶里只剩下了两个直冒青烟的黑洞。

        更有高温炙烤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皮肤上出现了大量的水泡,然后水泡爆裂开,他们的皮肤焦糊、开裂,露出了被烤得半熟的血肉。

        魔章王喷出的毒雾顺着他们身上的伤口迅速侵入血脉,顺着血液流动侵入全身。

        一个又一个重楼境修士从高处洞口坠落,还没落地,他们就被剧毒杀死。

        几个修为强悍的命池境高手双眼熔化,他们眉心隐隐有强光闪烁,他们放出灵魂波动笼罩整个石窟,声嘶力竭的怒吼着,朝着巫铁等人放出了自己最强大的神通攻击。

        在平日里,在这种地势狭小的石窟中,大威力的神通攻击是不被允许的。

        太强威能的神通攻击,很可能崩毁石窟,让所有人同归于尽。

        但是此情此景,这些命池境高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敌人出乎意料的棘手,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他们之前用同样的手段埋伏了不知道多少敌人,甚至有命池境之上的大能都被他们用这种无耻的手段给坑了进去。

        先是被传送阵的空间乱流重伤了肉身和灵魂,然后在上万精锐的联手攻击下,命池境之上的大能也只是抵挡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打得粉身碎骨。

        可是巫铁一行人……

        他们简直就不按照常理出牌。

        传送阵上的埋伏发动了,为什么他们没有受伤?

        那座该死的黑色金字塔,究竟是什么宝贝?为什么面临混乱的空间能量,他们毫发无伤?

        石窟剧烈的震荡着,一名身高五米开外的牛族修士疯狂的嘶吼着,他浑身的血肉在急速的燃烧,他的身躯急速的膨胀着,弹指间他的身体膨胀到了百米高下,然后双手用力向下一挥。

        四周岩壁疯狂颤抖,一根根粗壮的石笋从岩壁中呼啸着冲出,长有百米的石笋带着可怕的巨响穿透岩壁,向巫铁一行人砸了下来。

        一个浑身烈焰熊熊的狼人仰天长啸,他的头顶有一轮血月若隐若现,他猛地张开嘴……一头狼人的嘴巴,居然犹如剧毒的毒蛇一样分开了一百八十度……

        从狼人的喉咙里,喷出了一道水缸粗细的血色火光,宛如一条毒龙直冲巫铁等人撞了过来。

        一头通体密布着青铜色鳞甲的蛇人则是嘶声哀嚎着,他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从嘴里吐出了一颗人头大小散发出刺目青铜色光芒的宝珠,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操控着宝珠向巫铁一行人当头砸下。

        还有另外几个命池境的高手也是不顾一切的,发动了自己最亡命的攻击。

        巫铁冷哼。

        他低沉喝道:“老铁,让我来……正好,新得的手段,还没试过。”

        一声大吼,巫铁狠狠一跺脚,大吼了一声:“定!”

        剧烈摇晃的石窟骤然安静,任凭几个命池境高手全力催动神通,任凭三颗开山雷的余波还在石窟中肆虐,整个石窟变得安安静静,一粒沙子都没有摇晃。

        随后巫铁身体一晃,他猛地拔高到了百丈高下,他双手一挥,就有连绵的五座小山虚影在他身边浮现。

        ‘五岳护体’,这同样是巫铁破开天地枷锁,从中领悟的一门小小的神通秘术。

        一根根石笋撞了上来,石笋粉碎,小山虚影纹丝不动。

        血色火柱撞击在小山虚影上,小山虚影荡起了丝丝涟漪,但是依旧纹丝不动。

        那颗青铜色的宝珠撞在了小山上,伴随着一声巨响,宝珠轰然爆开,一团青铜色的火光充斥整个石窟。

        石窟不动,一颗砂石都没有乱动。

        五座小山微微晃了晃,依旧顽强的抵挡住了这疯狂的一击。

        反而是石窟内残存的那些黑角的手下,一个个都被这颗青铜宝珠的自爆震得粉身碎骨。

        随后几个命池境高手的神通攻击连绵袭来,五座小山虚影只是丝毫不动,巫铁昂首挺胸站在五座小山的包裹下,突然伸出手,一把抓起白虎裂,随手一枪刺出。

        所有人眼前闪过一抹极烈的白光。

        除了老铁,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眼珠好似被割了一刀,一股刺痛袭来,逼得他们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巫铁如今修成‘大力神通’,力量大得无法计量,以‘大力神通’驱动老铁传承的极烈枪法,一条绝对笔直的枪芒贯穿虚空,一枪刺在了那牛族命池境高手身上。

        ‘嘭’!

        高有百米的牛族命池境高手烟消云散,一粒骨灰都没留下。

        巫铁手握长枪随手一扫,锋利无比的白虎裂荡起一抹圆弧,切过了所有命池境高手的脖颈。

        这些命池境高手所在的洞口高度不同,他们的身高也不尽相同,巫铁只是随手一扫,长枪就循着一道完美的、最无瑕疵的轨迹,扫过了他们的脖子。

        血泉飞溅,头颅飞起,强光烈焰瞬间将这些命池境高手化为飞灰。

        巫铁这才低下头来,朝着鲁嵇大吼:“鲁嵇,你在这里面加了什么东西?还有,以后,只许你造东西,不许你乱丢……”

        炎寒露、石飞、老白的额头上都带着一层冷汗。

        鲁嵇这家伙制造的开山雷威力越来越大,偏偏他自己体力又虚弱得很……

        这般大威力的开山雷,他居然只能丢出三十几丈远……你这是要炸死敌人,还是先炸死自己?

        “鲁嵇……你不是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吧?”老白哆哆嗦嗦的从铁大剑的两腿之间爬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叫嚷着:“老白我还没活够呢……我活得正开心呢……你,你,你下次,不要乱丢东西!”

        鲁嵇小脸惨白的,尴尬异常的向老白龇牙咧嘴笑了一笑。

        巫铁身形快速缩小,回复了原本身高。

        魔章王深深一吸气,将自己吐出去的毒雾吸回了大半,然后他猛地咳嗽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咳得脸皮都发黑了。

        他怒视着鲁嵇,一边咳一边嘶声怒道:“烟里……有毒……鲁嵇,你在里面加了什么?”

        很快的,魔章王鼻涕眼泪同时流了出来,眼圈也被呛得通红,身体也不自主的颤抖着。

        “一点点,辛辣的……玩意儿……”鲁嵇很无辜的看着魔章王:“巫铁说的,任何剧毒都有可能有解药,唯有辛辣的东西呛进鼻子和眼睛,这玩意基本上不可能有解药……只能靠时间慢慢熬过去。”

        鲁嵇小脸上挤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看看,效果不错……魔章王你基本上百毒不侵,还是中招了不是?”

        巫铁有点尴尬……

        他有教过鲁嵇这种无耻的招数么?或许,有过?

        不过,鲁嵇真的就把这玩意给活学活用了?呵呵,真是前途无量的小伙子。

        不过,这话真的是很有道理啊。

        再毒的毒,只要找到解药,解毒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

        唯有一些身体的本能反应,比如说辛辣味什么的……你把提纯后的辣椒水灌进鼻孔里,你用什么解药都不好使,绝对会对战斗力造成极大的影响……

        呵呵,鲁嵇居然用上了啊?

        “嗯,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情,就不要纠结了……赶紧离开这里。”巫铁一肚皮火的抱怨着:“黑暗公会,嘿嘿,好一个黑暗公会……好,好,好,果然信不得他们。”

        “好了,萨大人和我们的一切协议一笔勾销。以后,黑暗公会就是我们的敌人。”巫铁怒极,白虎类狠狠往地上一杵,硬生生在地面上震开了一条极大的裂痕。

        一行人匆匆的离开石窟。

        他们路过黑角和玄蛛缠绵的那个石室。

        刚刚鲁嵇丢出去的三颗开山雷爆炸,烈焰和高温也冲进了这个石室。

        石室中黑角的尸体已经被烧得稀烂,只留下了小半截儿残躯,其他所有奢靡的陈设都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巫铁等人也没注意到这个石室,就这么匆匆离开。

        顺着石窟外的甬道一路疾行,行进了数百里,逐渐有了分岔的甬道。

        老白招来了一群岩鼠打探消息,在老白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正确的道路,来到了一条有着大量人畜往来痕迹的甬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