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第145章:金山岛之争结束!大事要爆(2更)

第145章:金山岛之争结束!大事要爆(2更)

        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声道:“这样会不会有伤天和啊?”

        顿时所有人都朝他望去。

        我们当中混进来了一个傻逼?

        你这么幼稚,怎么活到现在的,并且混到我们这个圈子来的。

        斗争就是要不择手段知道吧?

        “玄武伯爵府北边的蓄水湖是灌溉整个封地农田用的,一旦决堤,别说玄武伯爵府封地会被淹,就连玄武城的许多村镇也会被淹,到时候会死很多人的。”

        那个人认真道。

        晋海伯道:“死的人里面,有你的父母家人?”

        那人道:“没有。”

        晋海伯又道:“有你的情人私生子?”

        那人道:“也没有。”

        晋海伯道:“那你关心死多少人干什么?”

        祝兰亭子爵道:“而且淹的大部分都是玄武伯爵府的封地,接下来就被山脉遮挡,等到了玄武城这边已经没有余力了。再说这是秋末,下这么大的暴雨,几十年都见不到一次,蓄水湖决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旁边道:“只怕玄武伯爵府的人会派人去守护堤坝。”

        这是一定的,每年下暴雨的时候,都会派人专门守堤坝的。

        祝兰亭子爵道:“玄武伯爵府最精锐的主力都在怒江猎场,封地那边群龙无首,怎么挡得住我们的虎狼之士?”

        晋海伯猛地一锤桌子,寒声道:“这件事情干了!”

        靖安伯敲了敲桌面,虽然没有开口,但意思也很明显。

        这事干了。

        他和沈浪也是生死大仇了。

        之前沈浪让林灼染上可怕的病毒,然后蔓延了整个靖安伯爵府,整个家族陆陆续续死了近百人。

        当然其他人死得再多也没有关系。

        关键是他的第三子和第五子,伍召重被迫亲手杀死了他们。

        这样的深仇大恨,他要十倍,百倍讨还。

        所有人目光都望向镇北侯的二公子南宫屏。

        这位二公子心中稍稍有些后悔,他真的不该搀和到这件烂事来的。

        而且他家也根本不需要从玄武伯爵府得到什么好处。

        但是父亲为了保住兵权,为了自己和兄长南宫协的前途,才加入了这场对玄武伯爵府的绞杀。

        如今这些人商量的事情很显然是非常危险可怕的。

        于是南宫屏魂飞天外,仿佛装着什么都没有听见。

        晋海伯道:“这件事情既然决定做,那所有人都要承担责任,每一家都要派出高手。”

        这就相当于投名状了。

        坏事大家一起做,否则万一有一个人告密了这么办?

        这件事情太大了,万一被爆出来,会引发天大后果的。

        “谁要是不参加,今日就不必走出这道门了。”靖安伯寒声道:“祝兰亭子爵,这个主意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带头去做。”

        祝兰亭一愕,然后道:“我总不能白白做吧?”

        晋海伯寒声道:“祝兰亭,上次在迎接四王子的宴会上,你出手害了沈浪,现在金山岛之争结束了,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祝兰亭子爵道:“他能奈我何?”

        接着,他开口道:“让我做事可以,但不能白白做。”

        晋海伯道:“给你两艘海船的份额,船你自己买,但可以加入我们的航线和诸国贸易。”

        祝兰亭顿时大喜。

        在他们的贸易中,所谓几艘海船,船本身并不是最值钱的。

        值钱的是航线贸易权。

        而这个贸易权就非常复杂了,一部分掌握在沿海的贵族和官僚手中,而另外一大部分掌握在怒潮城手中。

        海盗王仇天危是整个越国东海航线秩序的掌控者。

        所以仇枭作为一个海盗之子,才能堂而皇之地出入贵族府邸。

        当然玄武伯爵府也掌握有部分的贸易权,他家的盐有一部分是通过海上贸易卖出去的。

        国君的新政,其中一个意图就是想要盐铁专卖,将这两笔大财源从这些贵族手中拿回来。

        “行,这件事情我带头做了。”祝兰亭子爵道:“仇枭少主,这件事情恐怕又要借用你家的名义了。”

        仇枭咧嘴道:“可以!沈浪抢了我的女人,而且还杀了我的人,我要杀光他们一千人,一万人。”

        晋海伯道:“速度要快,这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等水位下降,洪水杀伤力就弱了,就不能将玄武伯爵府封地彻底淹没了。”

        接下来在场所有的权贵,除了镇北侯家族之外,每家都派出了几十名精锐武士。

        由祝兰亭子爵,小海盗王仇枭率领二百名精锐武士,冒着大雨,趁夜快马奔赴玄武城办大事。

        掘堤毁掉整个玄武伯爵府封地,淹死金氏家族的无数子民,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啊。

        …………

        半夜时分!

        窗外的大雨依旧瓢泼而下。

        你秋末下这样的大雨,真是邪性了。

        这样的天气,真是助长人的邪心啊。

        木兰穿着丝绸睡衣,站在床前,轻轻依偎在沈浪的怀中。

        这丝绸睡衣明明是宽松的,但穿在她的身上,竟然显得有些紧凑。

        没办法,身材实在太火爆了。

        “夫君,你说接下来的斗争会更加激烈?”木兰问道。

        沈浪的手放在娘子的小蛮腰上,稍稍一停顿,便钻进丝绸睡衣里面。

        木兰没有阻止。

        沈浪手指一寸一寸感受木兰的小蛮腰。

        真是如同瓷器一般滑腻,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和弹性。

        “人的身上有三处地方神经最敏感,你知道是哪里吗?”沈浪问道。

        木兰道:“我知道,但是我不说。”

        沈浪道:“嘴唇,手,还有那里。所以你说这人生下来,是不是就为了男/欢/女/爱?”

        “嗯,是!”木兰道。

        咦?平常的你不是这样回答的啊。

        沈浪轻轻吻着娘子晶莹剔透的耳垂,道:“接下来的斗争是会非常惨烈,大概会死很多很多人。但是……死的都是我们的敌人。”

        木兰用脸蛋磨蹭着沈浪的脸颊,微微用鼻子呼吸,用鼻子发声。

        “夫君,你说唐仑会顺顺利利地把金山岛交出来吗?”木兰问道。

        “不会。”沈浪道。

        木兰娇声道:“那怎么办?”

        沈浪亲吻着娘子的脖颈,木兰微微后仰,让自己天鹅一般的玉颈完全展现出来。

        沈浪道:“能怎么办?当然是流血,战斗!”

        木兰道:“难道就没有休止吗?”

        沈浪道:“有休止的,等我们完成了第四步战略,就能逼退国君的意志,我们家就能安宁了。”

        木兰和沈浪交颈,忍不住撅起嘴唇,轻轻吻着沈浪的耳轮。

        …………

        几个时辰后!

        金晦赶到了玄武伯爵府。

        整个伯爵府几乎都不眠。

        根本不可能睡得着啊。

        因为金山岛之争很快就要出结果了,这完全关系到家族的命运。

        至于天降暴雨,夫人苏佩佩是不担心的。

        毕竟天干旱了这么久,蓄水湖的水位已经下降很多了,这次暴雨虽然会让怒江灌入蓄水湖导致水位上涨,但这是好事,不会有什么风险的。

        夫人虽然性格泼辣,但心底善良,没有想到人会恶毒到这个地步,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毁掉堤坝,水淹伯爵府封地。

        见到金晦冲进来。

        夫人猛地站起道:“金晦,金山岛之争的比武三战结果如何?我们赢了吗?”

        金晦道:“已经赢了!”

        夫人大喜道:“祖宗保佑,祖宗保佑!我的浪儿真厉害,等到他回家之后,我一定好好奖励他。”

        金晦没有把接下来毁堤的秘事告知夫人。

        而是直接找来金剑娘。

        金晦,金忠,金士英,金呈都不在,金剑娘就成为了私军的首领之一。

        此时的金剑娘一身戎装,英姿飒爽,面无表情。

        反正只要不在沈浪面前,她的脸始终是冰冰的。

        她其实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沈浪。

        那天晚上将他撞飞的骑士,就是她金剑娘,只不过当时她全身都笼罩在盔甲之中,也看不出来。

        “剑娘你下令,派出三支百人队,前往北边的三个堤坝,巡逻守护。”金晦道。

        金剑娘柳眉一扬道:“哥,有人要毁掉大坝,水淹我们?”

        金晦点头。

        剑娘道:“可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战马了,速度不够,万一出事了来不及互相策应。”

        金晦道:“如果遇到敌人,切记监视就可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作战。我们的精锐都在怒江猎场那边,万一动手,你们会吃亏。”

        剑娘道:“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毁掉堤坝?毁掉我们的家?”

        金晦和金剑娘都是战争孤儿,从小就被玄武伯爵府领养,完全把这里当成了家,把这片土地当成了故乡。

        金晦道:“放心,姑爷早有准备。”

        光听到姑爷二字,剑娘脸蛋瞬间红了,颇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金晦心中无语,终究忍不住道:“剑娘,姑爷是很优秀,但……但……”

        一下子金剑娘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姑爷了。

        说不好吧?不舍得,也不敢。

        说他好吧,真是不甘心啊。

        这位姑爷有多渣,没有人比金晦更了解的,很多事情都是当着他的面发生的啊。

        “哥,不许你说姑爷坏话,否则三天不理你。”金剑娘脖子都红透了,直接出去办事了。

        金晦忍不住道:“造孽啊……”

        …………

        金晦找到沈十三(田十三)的时候,他正坐在黑暗中发呆。

        他进入玄武伯爵府,已经几个月了。

        我十三也是一个人才吧?

        你沈姑爷招揽过来之后,且不说重用,且不说以礼相待。

        直接就是忘记得干干净净。

        真的是忘记了啊。

        这几个月来,沈十三吃穿不愁。

        父母也过得很好,尤其母亲,竟然和沈浪的母亲,大傻的后母宋氏结成了好友。

        每天都跟着一起刺绣纺织丝绸。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三个女人怎么会玩在一起的。

        但是沈十三就被忘记在这个城堡的角落,真正的白天没屌事,晚上屌没事。

        最可怕的是,他母亲竟然正在给他相媳妇。

        大傻的后母宋氏到处打听打算做媒。

        可能几天之后,他沈十三就要去相亲了。

        我这他妈的还是江湖杀手吗?

        他的断腿已经长好了,每天没事就只能拼命地练剑,练剑,练剑。

        当金晦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沈十三正望着外面的大雨发呆。

        终于有人来找我了啊,我还以为组织早就将我忘了呢。

        怎么会呢?就算是一张草纸,一根撅屎棍也有它的用处啊。

        金晦道:“走,有任务。”

        沈十三好兴奋,猛地站起来,拿起剑就往外走。

        他的身体,都快生锈了啊。

        至于什么任务?

        他不想问,总之有事情做就好。

        在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他都要疯了。

        ………………

        来到沈浪和木兰住的小院子。

        金晦在外面喊道:“小冰姑娘,我奉姑爷之命前来找你。”

        片刻后。

        院子里面好多窗户都亮起了灯火。

        紧接着大部分都熄灭了,就剩下一个窗户亮着。

        半刻钟后,小冰出来了,睡眼朦胧、

        “什么事?”小冰道。

        金晦道:“姑爷让我来向姑娘要三号地下密室的钥匙。”

        小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三号密室,三号密室。

        姑爷很讨厌,总共十几个密室,而且临走的时候把钥匙交给她保管了。

        记起来了,三号密室钥匙。

        小冰拿出钥匙,打开姑爷的房间,又拿起新钥匙,打开姑爷的密室,又拿起新钥匙,打开姑爷的柜子,在第三个格子里面拿出了钥匙。

        一切都好熟练啊。

        能不熟练吗?

        小冰经常三更半夜悄悄摸过来偷人的。

        金晦递过去沈浪的亲笔信,小冰看完后,将钥匙递了过去。

        然后发出一声低呼。

        因为,她穿着丝绸睡衣,这一伸手,露出粉嫩胳膊了。

        她赶紧将袖子一扯,遮住了自己的胳膊,道:“你们闭上眼睛,不许看我胳膊,我是姑爷的女人。”

        金晦和沈十三无语。

        接过钥匙二话不说就走了。

        “造孽啊……”

        金晦忍不住道:“十三,你有想过娶媳妇吗?”

        沈十三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金晦道:“去外面找吧,有姑爷在,我们在府里找不到媳妇的。”

        沈十三深以为然。

        金晦去三号地下密室,取出了两只大箱子,用油布层层包裹起来。

        姑爷说过了,不能打开看,不能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将其中一口大箱子递给沈十三道:“箱子千万不要被淋湿,不要打开看,你去苦水地的堤坝,在两丈高的地方挖穿一个洞口,然后将这个箱子塞进去,点燃引线,然后立刻远离到两千尺范围之外。等堤坝被炸开一个大口子,洪水倾泻到苦水地后,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沈十三结果箱子道:“是。”

        金晦道:“如果有人拦截。”

        沈十三道:“格杀勿论。”

        金晦道:“如果打不过,就拼命逃。如果真的逃不了,就点燃引线同归于尽,你手中的箱子一定不能落在任何人手中,明白吗?”

        “是。”沈十三道。

        然后,两个人骑上快马,分道扬镳,

        一个去炸兰山子爵府北边的堤坝,上演洪水淹没祝氏家族的大戏。

        一个前往东边的苦水地堤坝,炸坝泄洪。

        而这个时候,祝兰亭子爵才率领着上百名精锐武士冲出怒江猎场赶赴玄武城。

        时间差,很重要!

        ………………

        次日一早!

        大雨竟然还在下。

        这天气,真心是妖了!

        今天就要正是宣布金山岛之争的结束。

        判定金山岛的归属。

        木兰准备的那一身华丽长裙终于有机会穿上了,美美地站在沈浪的边上,掩盖群芳。

        在场数百人,光女子就有百人。

        全部都是权贵千金贵妇,美人无数。

        但木兰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沈浪好骄傲,虚荣心得到了巨大满足。

        不过,他当然也发现。

        祝兰亭子爵不见了,怒潮城的少主仇枭也不见了。

        敌人果然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样毫无底线啊。

        面对这样无耻之辈,就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啊。

        不知道祝兰亭得知自己的几万亩庄园田地,还有几百亩的城堡,几百年的家族基业被大水彻底冲毁淹没,会是何等表情呢?

        “肃静!”

        一声断喝,全场静寂,几百人整整齐齐坐着。

        宁启王叔朗声道:“我宣布,金山岛之争比武三战,正式结束!”

        “比武过程,公平公正。”

        “比武结果,公正有效。”

        “金山岛之争最终获胜者是玄武伯爵府,金氏家族。”

        “从今日起,金山岛的拥有权,永久归为金氏家族所有。”

        ……………………

        注:第二更送上,我继续码字写第三更,白天没睡好,比往日要疲惫好多。拜求大家支持打气!

        谢谢yellowtail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