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正文完结(下)

正文完结(下)

        第102章

        唐染前十九年的人生里,头一回这样“丢人”,还是在她刚进大学的第一天――这场来自int实验室的别开生面的欢迎仪式让她完全呆住,好几秒都懵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所幸旁观者也是第一次见,同样没一个回过神来。

        骆湛最早在听见谭云昶的话时就已经有所预料,此时也是第一个反应。他左手拎起唐染的小行李箱,右手握住她的手:“走。”

        唐染跟着走出去几步,才想起什么,仓促回头:“我还没、没报到呢。”

        “可以之后补。”骆湛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

        不等唐染追问原因,两人身后传来谭云昶幸灾乐祸的声音:“学弟们,别让你们湛哥和小嫂子累着――来,帮他们拎东西啊!”

        “好嘞!”

        杂乱的笑声和脚步声,追命似的黏上来了。

        这下子唐染不必再问,回头看一眼那十几个大男生如狼似虎地扑上来的场面就够了――小姑娘吓得小脸发白,几步就反过去跑到了前面,拉着骆湛直往教学楼里躲。

        很多年后唐染回忆起自己的大学生活,印象最深刻莫过于开学第一天。以这场惊心动魄的“校园大逃亡”为标志,它就这样拉开序幕。

        半个小时后。

        换了一身衣服的唐染站到了她被分配去的女生寝室楼前,骆湛那顶刺着瑞典名家evelinagunnarsson暗纹刺绣的黑色棒球帽还戴在她的头顶。

        进楼之前,唐染心有余悸地往身后看了看――没什么人跟着。

        唐染松了口气。

        几分钟前在教学楼里,唐染被谭云昶等人追得精疲力尽。骆湛趁着带那群人绕弯的工夫,把她藏进教学楼的女用卫生间里,然后自己引走火力。

        唐染在卫生间的隔间内换下那套浅杏色的连衣裙后,这才成功脱离“战场”,站到了这里。

        经过这场闹剧,唐染太珍惜此刻的安静和自由了,确定没人跟着,她便拉着小行李箱进到女生寝室楼内。

        乘电梯去到7层,唐染来到了716号寝室门外。

        这一层显然多是新生,一路过来的走廊里还时不时能见到家长们的身影。不过唐染来得本来就不算早,又被谭云昶等人闹得耽搁了好一会儿,此时的寝室楼内已经度过高峰期,冷清了不少。

        716号房间的门敞着一条缝,和想象中的沉默不同,里面正传出来轻松欢笑的动静。

        唐染轻叩了两下房门,然后推门进去:“你们好,我是……”

        唐染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突然一道影子扑上来――

        “小染!我就知道是你!”

        唐染被熊抱住,行李箱都撞开了。怔愣之后,唐染惊喜地侧过脸:“萱情?”

        “是我!”

        “你也在这个寝室?”

        “对啊,我一来就看见我旁边铺位的床上贴着你的名字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就凭咱俩的缘分,既然都考上了k大同专业那肯定是会分到一个班来的!”

        唐染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抱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她和骆湛在int门店相遇那天,好心主动提出送她过去的小姑娘许萱情。

        当时许萱情就告诉她自己在k大附中读书,后来唐染通过学力考试进入k大附中以参加高考,便在学校里和许萱情重新认识了。

        这样的缘分下,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还约好一起考进了k大的自动化专业。

        房间里面的两个女生坐在各自上床下桌的椅子上,正好奇地往外瞧。

        “许萱情,她就是你说的唐染啊,果然很漂亮哎。”

        “真的,我看咱们这一届的系花非她莫属,校花也有可能哦。”

        许萱情笑着把唐染拉进去:“好啦你们别这样夸小染了,她很容易脸红的。”

        “不会吧,唐染长得这么好看,应该从小到大很多人夸才对。”

        “我们小染天生脸皮薄嘛。”许萱情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带过去,“小染,你来之前我们已经认识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们两个…………”

        .

        忙碌的开学第一天很快就过去大半。

        到了晚上,按照k大一贯的传统,以院系为单位的新生典礼开始了。

        自动化系是k大的重点院系,学生数量也格外多。自动化系的新生典礼就安排在校内最大的那个室内体育馆里。

        准备阶段,系内发言的领导和老师都还没到场,学生们按班级为单位坐在学校发下来的小马扎上,三五成群地聊着天。

        这会儿大家都还不熟,多数是以寝室为单位聚在一起的。

        唐染她们也是如此。

        716寝室里除了唐染以外的三个女生都是比较活泼的那种,再加上有许萱情这个格外自来熟的在,这一天工夫过去,她们早就像认识已久,聊得火热了。

        聊着聊着,话题还跑到了唐染身上。

        “唐染你太内向了。明明长得这么漂亮的,不说话多可惜?”

        “哎呀你懂什么,这才是小女神范嘛。唐染你听我的,以后保持住,我们系里的男生肯定会被你迷得不要不要的――咱寝室以后早餐供应上的后勤保障就交给你了!”

        “啊,我怎么没想到,你太机智了!”

        “哈哈哈你们俩够了,我们小染才刚进来,你们都惦记着拿她换饭票了是吧?”

        “害,美丽是种资源,要好好利用嘛。就凭这小女神范――我都想象得到,唐染以后在我们学校会有多风光了。”

        唐染在旁边无奈又好笑地听着。

        直到她旁边那个女生话头一转:“不过说起风光,我估计今年我们系里会有一个比唐染还出风头的。”

        许萱情立刻机警:“谁?谁会比我们小染还漂亮?”

        “哈哈,漂亮不一定,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

        “嗯?”

        “啊啊,我知道你说谁了,”许萱情旁边的女生激动起来,“我们k大校草,那个骆湛的神秘女友――传说她在我们系今年的新生里,对吧!?”

        唐染听见这句话,蓦地一僵。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大概就是此刻她的感觉了。

        “k大校草?”许萱情没察觉唐染表情变化,好奇地问,“很帅吗?”

        “那岂止是很帅……哎,你不是附中的吗,竟然不知道骆湛?我从外地考来,之前都在论坛贴吧还有新生群等等等等的各种地方听过他的大名呢。”

        “听说过,没见过。”许萱情摇了摇头。

        “唔,我也没见过正面照,不过都说长得可祸害的一张明星脸了,应该没错。”

        “他是少年班的吧?既然真那么帅,又是个天才,他女朋友确实会挺风光的。”

        “岂止啊!”

        最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女生似乎来了兴致,拖着自己的小马扎往中间靠了靠,还朝唐染三人招手。

        “我给你们讲,他14岁就进k大少年班了,按生日好像是破了k大的最低年龄纪录吧?然后没过两年被评成k大校草,就再没换人了。他们那个int实验室好像也非常牛掰,具体的比较专业我也不太懂――不过最值得八卦的一点,他今年可都二十二了,听说这还是他初恋呢!”

        许萱情惊得脱口而出:“这么纯情吗?”

        “哈哈哈哈是脾性傲,都说他男的女的没一个放眼里的。所以在今天之前,传闻里的k大校草一直是无性恋呢哈哈哈……”

        “那女朋友会是真的吗?”

        “很真了。就上午,在咱系里的新生报到棚子前,int实验室全体出动,朝咱系里新来一个女生喊‘嫂子好’!”

        “噗。”

        “那阵仗闹得,气震山河啊,不知道的恐怕得以为是黑.社会出动了。”

        “这我也听说了哈哈哈……新生群里都炸了,有人拍着他们俩走的背影了,就是有点糊,只能看见那个女孩穿着条浅粉色的裙子。”

        “……”

        唐染不安地捏了捏自己身上休闲衬衫的袖口。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唐染低头瞄过去。

        来电显示:“骆骆”。

        唐染:“!”

        小姑娘眼疾手快,一把把自己的手机攥过来,慌忙接通。

        她张口想喊骆骆,不过在话声出口以前,她及时收住,犹豫地看向三人。

        许萱情她们也在看她:“电话?”

        “嗯,”唐染点头,“我接一下。”

        “我们说话不会打扰你吧?”

        “不,不会。我戴上耳机,你们聊你们的就好。”

        “嗯。”

        唐染取了蓝牙耳机戴上,往后缩了缩。

        耳机里听,那人声音压得低哑磁性,带一点氤氲的笑意:“你们系的新生典礼开始了?”

        “还没,要等老师们到。”

        “现在在做什么?”

        “听……室友聊天。”

        “嗯,在聊什么。”

        想起几秒前的话题,唐染噎住。

        通话里这安静的几秒内,那边三人刚巧已经重启话题。

        许萱情:“那现在知道他那神秘女友是谁了吗?”

        “这个真不知道。”

        “不管是谁,这可是刚进校门就成了全校女生公敌了啊。”

        “这也太惨了。”

        “惨??别介,这要算惨的话,我也想这么惨。”

        “你不想啊?骆湛哎,那可是传闻里头脑、能力、长相、家世,没一方面挑得出毛病来的。”

        “没错。都不用说太长远的,能当他女朋友、天天睡他就已经赚翻了好吗!”

        “哈哈哈……”

        三个女孩笑得欢腾,唐染旁边那个不经意一抬头:“许萱情说,我还不信呢。唐染脸皮也太薄了吧哈哈哈。”

        许萱情:“嗯?”

        “你看,我们开个玩笑,唐染脸红成什么样了――都快自燃了。”

        “哎哟,还真是。”

        许萱情连忙摆手:“我们小染还是个纯洁的小姑娘,可不能把她带坏――哎,小染!你去哪儿啊!”

        “我我我先去接个电话,很快回来!”

        唐染已然起身,落荒而逃。

        她一路跑进体育馆内的开水间,这才停下来。在窗外混着夜色涌进来的热风里,唐染靠到凉冰冰的瓷砖墙上,慌得直换气。

        过去好几十秒,等心跳慢慢平复,唐染红着脸低头去看手里――

        手机还亮着,显示在通话界面上。

        那人耐性十足地等着她。

        似乎是听出唐染气息匀称下来,耳机里声音重新作响,藏着低哑戏谑的笑意:“你们刚刚,就在聊这个?”

        唐染装傻:“聊、聊什么……”

        “难道是我听错了?”骆湛一停,在耳机里低声笑起来,“不是在聊你怎么睡我么?”

        “――”

        小姑娘紧攥着手机的手指尖一抖,头发丝都要被电起来了。

        她不说话,骆湛也就耐心又坏心眼地等着。

        好半晌,唐染才终于回神,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张口:“我我我没聊……她们都、都是在开玩笑。”

        “只是在开玩笑?”

        “嗯。”

        “别啊。”骆湛哑下声,似笑似叹的,“那我多遗憾,我还在苦等染染来睡我。”“――!!”

        小姑娘的神智彻底被炸上天,化成蘑.菇.云了。

        等她魂游天外了好一会儿,耳机里的声音再次开口:“别靠在墙上,瓷砖太凉了。”

        唐染慢半拍地回过神:“你怎么知道我……”

        “笃笃。”

        开水间外,有人抬手,在木质的门上叩响。

        唐染受惊抬头,落入一双似笑非笑的眼里。

        “小姑娘,晚上好。”

        “……晚上好,”唐染脸上余晕未消,浅粉色一直蔓到小巧的耳廓上,“骆骆。”

        骆湛走进来:“我不太好。”

        “?”

        “听说我们染染要睡我,我满怀期待地来了。结果你跟我说是开玩笑的。”

        唐染再次憋红了脸儿。

        这次多锻炼几秒,小姑娘终于能反驳了:“我,我没说过。”

        “那我怎么听见了?”骆湛停到唐染身前,俯低了声坏笑着说。

        唐染撇开脸,小声咕哝:“你,幻听。”

        骆湛哑然失笑:“是么。”

        “嗯!”

        “说谎可不好,染染。”

        唐染被他慢慢迫近,紧张得眼睛睁得圆圆的:“我我我我没说谎。”

        骆湛停在距离女孩只有几公分的地方,很不做人地笑起来:“明明我都听到了,你是说谎了没错。”

        “……”

        唐染听见自己心跳快得像得病了似的。不知道是腿软还是想跑,她开始顺着背后的瓷砖墙面慢慢往下溜。

        可惜刚溜到一半,骆湛在她后腰一托,就把小姑娘压到身前来了。

        唐染的胳膊之前贴着墙面,此时凉冰冰的,被骆湛察觉。他微皱起眉,想了想便托着小姑娘转了个180度。

        唐染原本就懵,这一圈转完脑袋里更浆糊了――方向感原地消失,她自己也没稳住身,压着一声闷响,把骆湛推靠到墙壁前。

        她自己也撞进骆湛怀里。

        安静几秒,唐染慢吞吞抬头:“我,不是故意的。”

        骆湛垂眸,笑:“嗯,我信了。”

        唐染:“……”

        按现在两人的姿势,唐染活动的空间比刚刚大多了。她小心地试图往后溜,可惜还没挪出一寸去,先被骆湛察觉了意图。

        放在小姑娘后腰的手再次把人按住。骆湛低下头,漆黑的眸子里写满认真的建议:“天时地利人和,真不睡我么?”

        “骆……骆湛!”

        骆湛笑得更弯下腰来,几乎靠到小姑娘肩上去:“嗯,我在。”

        恼羞成怒的小姑娘听见这句话,怔住了。

        骆湛等了许久不闻动静,有些奇怪。他敛去笑意微直起身,然后就见身前那颗低垂着的小脑袋扬起来。

        女孩表情纠结又严肃地问:“我是不是,让骆骆忍得很辛苦?”

        骆湛一怔。

        唐染说:“从骆骆给我当机器人的时候开始就是了,好像一直都是骆骆在迁就我的。骆骆自己想要什么,从来不说。”

        “……”

        论思辨论逻辑,骆小少爷从来都是秒杀旁人的,这还是第一次有这样大脑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失语时刻。

        把骆湛这反应当沉了默认,唐染更自责了。

        小姑娘低下头去,沉默了好久似乎才鼓足勇气。她仰起头,脸颊红彤彤的,小表情却绷得认真:“骆骆是希望我能更主动一点的,是么?”

        “……”

        “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唐染声音轻下去,带着点不安和赧然的迟疑,“先亲、亲一下可以吗?”

        “……”

        “骆骆?”

        骆湛慢慢叹出一声气,然后他笑起来,声音哑得厉害:“可以。”

        骆湛托着女孩后腰的手慢慢收紧,只是在他俯身以前,唐染仰头,认真地说:“骆骆不能动。”

        “嗯?”

        “不能总是骆骆主动、靠近我。”唐染脸红得厉害,但还是坚持着说,“我也要主动靠近骆骆。”

        骆湛望着她,然后笑着垂下眸子:“好。那我不动。”

        “嗯!”

        空气里响起衣料摩擦的o@声。

        几秒又几秒,踮脚又踮脚……

        半分钟后。

        无事发生。

        骆湛忍笑忍得艰难。

        扒着他肩膀的小姑娘委屈得要哭了:“我够不着。”

        骆湛终于按不住,闷声笑起来:“是你不让我动的。”

        “qwq”

        被小姑娘仰着脸无助又委屈地看了两秒,骆湛就缴械投降了。

        顺着凉冰冰的瓷砖墙面,骆湛滑低了身,半蹲半跪下来。从唐染仰视他,变成了他仰视唐染。

        抬头看着小姑娘,骆湛莞尔:“这样好么。”

        唐染脸蛋通红,点头:“好。”

        骆湛倚在墙上,似笑非笑地望她:“嗯,现在开始我不动了。”

        “好、好的。”

        几分钟后。

        “典礼都开始了,小染会跑去哪里啊。”

        “你别急,体育馆门关着,肯定在馆内。这层就只有开水房和洗手间,既然洗手间没人,肯定是在那边了。”

        “黑乎乎的,也没开灯……她真会在那里边吗?”

        “我陪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小心点啊。”

        “……”

        许萱情和陪她过来的室友手挽着手,谨慎不安地挪着步子。黑暗里,她们无意识地将自己的步伐放到了最轻。

        直至走到开水房前。

        门没有关,她们很轻松就能看见里面。

        今夜月光如水,大片洒在开水房的地上,清晰地勾勒出墙角的两道身影――

        身材颀长的青年坐在墙根前,倚着墙面。他一条长腿平伸着,另一条腿单膝屈起,勒着利落的裤线撑在地面上。

        而身影娇小的女孩就坐在他平伸的腿上,攀靠着屈起的那条。

        她正侧着身,双手不安地攥紧了青年的衬衫。眼睛也阖着,动作稚拙地亲吻青年的唇。

        她吻得细碎,有时候还会因为紧张偏离地吻到下颌去。但这种时候,只会格外让靠在墙上的青年喉结滚动得更明显。

        这一场吻小心翼翼,更紧张惶然。唐染只听得到自己胸脯里擂鼓似的心跳,完全听不到旁的声音。

        所以连开水房外的话声和脚步声她也没有注意。

        骆湛一直有所防备,此时也是余光瞥及。他始终垂在身侧自我压抑的手还是抬起,扶着小姑娘细白的后颈,他慢慢加深这个吻,同时拥着她轻转角度。

        再停住时,女孩的模样已经被完全遮蔽到阴翳里。

        骆湛松开指节的力度,重新放任了身前小姑娘稚拙地落到下颌上的亲吻。

        柔情压下。

        再抬眼时,他冷冰冰地望向门外。

        僵持数秒。

        门后两道身影仓皇而逃。

        这一次的动静终于惹得唐染察觉。小姑娘云里雾里地抬了抬头,声音微微喑哑:“骆骆,怎么了?”

        “没事。”骆湛回眸,唇角勾起,“不过,典礼已经开始了。”

        “……啊!”唐染惊呼了声,慌忙起身,“我忘了。”

        “等等。”

        “啊?”

        骆湛随唐染一并起身,俯向前在女孩唇上轻吻了下,然后偏过头笑:“刚偷过腥,不该擦擦嘴么。”

        唐染憋住呼吸。

        等骆湛眼底带笑地直起身,她才小声问:“我刚刚是不是,表现得特别差?”

        骆湛没说话。

        唐染声音更小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下次我会努力――”

        一点低哑无奈的笑打断她的自我反省,唐染茫然仰脸。

        骆湛正抬手,揉过她头顶:“你不知道该怎么做都这样了,如果等你知道,那我不是要‘死’在你手里?”

        “……”

        唐染慢吞吞地红了脸,眼底熠熠。

        “走吧,典礼开始了。”

        “嗯!”

        .

        唐染回到位置以后,发现许萱情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诡异。

        唐染心虚两秒,问:“怎么了?”

        “你刚刚去哪儿了?”

        “开水房。我……去接电话了。”

        “接电话为什么会脸红成这样?”许萱情表情更加复杂,“小染你不会就是――”

        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突然响起典礼主持人的声音:“接下来发言的是校内优秀学生代表,骆湛学长。”

        “!”

        台下角落,唐染和许萱情四人同时心头一惊。

        唐染抬起头。

        主席台前,将衬衫纽扣系到最上一颗的骆湛没什么表情地走上台。

        “你们好,”骆湛扶正话筒,“我是骆湛。”

        话音未落,已经被淹没进馆内轰然掀起的雷鸣般的掌声里。

        在与ai高度相关的自动化系,就像蓝景谦之于谭云昶,骆湛绝对拥有着数量不菲的同性迷弟。

        甚至可以说,有许多对ai感兴趣的学生是奔着骆湛和他的int实验室报名k大的。

        这雷声般轰鸣的掌声里,站在镁光灯下的青年眉眼如旧。

        他不急不躁,也未露意外,只等着掌声过去后便按着腹稿开口。偌大的馆内,那人声音平静冷淡地在上空盘旋回响,和一两分钟前在开水房里唐染耳边那动.情的沙哑完全不同。

        想起不久前她还把他此时穿着的衬衫攥得褶皱,把这个人抵在开水房凉冰冰的瓷砖前亲吻,唐染脸上就一阵发烫。

        那个如惯常倦懒的声音说了什么,她几乎完全没能听到。

        等她再次回神,已经是骆湛下台,而馆内掌声更胜之前。

        在骆湛演讲结束后,学生们很快就是情绪大起之后的回落,有些人还按捺不住兴奋地低声讨论,也有些已经躁动起来,四处搜寻着下台后某人的身影了。

        最后两场发言匆匆收尾。

        自动化系的典礼结束,发完言的领导和老师们自然要先行离开,骆湛也在其中。

        鸡仔似的闹腾的新生们被各班的命令按在原位,想上前和这位“优秀学长”搭话的学弟学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道身影随着老师们走向馆外。

        一个,两个,三个……

        领导和老师们的身影消失在馆门后,骆湛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这支队伍的最后。

        等和最后一位离开的老师说完什么,而对方出门后,骆湛停在馆内门前。

        几秒后,那人转身,往回走来。

        馆内死寂几秒,倏地哗然。

        各班班长几乎安抚不住快要冲上前的骆湛的迷弟们。

        系里尤以与ai交集最大的自动化专业为重灾区,骚动里有个粗犷的男声嚎起来――

        “学长我也想进int!我可以!我爱你!”

        馆内爆发出一阵哄笑。

        然后新生们自发地安静了些,期盼地看向走回来的骆湛。

        骆湛步伐停顿了下,撩起眼帘瞥过去:“谁爱我?”

        迷弟:“我!”

        “要脸么?”

        “要!”

        骆湛轻嗤:“int实验室宗旨,不收要脸的。”

        “……?”

        馆内安静几秒,再次陷入哄笑声里。

        而这短短几十步的距离,终于被骆湛走完,他走进坐着小马扎的新生堆里。

        他从两排学生之间走过,然后停住。

        笑闹完的新生们终于不约而同地想起上午就在校内流传开的那个“骆湛的神秘女友就在自动化系”的传闻。

        围观群众们的眼睛顿时亮了,恨不得变成镭射灯,直勾勾地往骆湛身旁扫。

        站在众人视线的焦点里,骆湛却谁都没看,只半垂着眼,似笑非笑地望那个猫在自己腿边一动不动装鸵鸟的小姑娘。

        他嘴角轻勾了下,蹲身下去。

        “呼。”

        骆湛在女孩耳边吹了下。

        “――!”

        唐染没能压住这本能的一抖。

        顶着那些如芒在背的目光,小姑娘哀怨地抬起头。

        骆湛忍着笑:“去吃夜宵么?”

        “不吃,”小姑娘在那些藏不住的议论声和视线里缩了缩,小声咕哝,“我都快被吃了。”

        骆湛继续忍笑:“我在,不怕。”

        “就是有你在才怕的。”

        骆湛想了想:“你如果怕麻烦不想承认,可以装作只是被我骚扰。”

        唐染懵了下,抬头。

        骆湛拉起她的手,勾起她的手指慢慢展平,然后低下头在她掌心烙下一吻。吻时他犹在不正经地笑:“你还可以甩我一巴掌,然后跑掉。”

        唐染被噎着了。

        骆湛慢慢吻过她掌心,然后才抬眼,笑:“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染染。”

        唐染沉默两秒,乖乖低头:“我错了。”

        骆湛微怔。

        “我不是不想承认,只是……”唐染停顿了下,纠结地皱起眉头,“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我怕他们发现你喜欢的只是我,会因为讨厌我,对你也失望。”

        骆湛沉默须臾,哑然失笑:“我比任何人知道我想要的是谁,而这个答案和除了我们以外的任何人都无关。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染染也不要在乎。”

        唐染犹豫了下,轻点头。

        骆湛望着面前的女孩,慢慢垂眼:“本来打算过一段时间再给你的,好像不能再忍了。”

        唐染不解抬头:“?”

        她看见骆湛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只盒子。

        唐染呆了下,下意识把被骆湛握着的手往回拽了拽:“我、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骆湛微怔,他再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你怎么比我还急啊,小姑娘。”

        “……”

        知道自己误会了,唐染脸瞬间红起来。

        骆湛笑着打开盒子,将里面那条专门定制的项链取了出来。

        “不过,意义也差不多。”

        唐染好奇地看着项链。

        这条链子上有两个挂坠。一个是圆圆扁扁的形状,正面刻着390,背面刻着一个“染”字;另一个挂坠要稍立体些,好像是……

        “这是390号硬币,还有染染一个人的许愿池。”

        骆湛俯身向前,给怔住的唐染戴上项链,然后在颈后系好。

        他直回身,眼神温柔。

        “许愿池再也不会离开了,染染。过去现在和未来,答应你的每一件事,他都会做到。”

        绷了数秒,唐染还是没忍住,眼圈一红。

        她伸手抱住了面前的人,声音也再藏不住哽咽:“骆骆……”

        “别哭啊,小姑娘,”骆湛无奈垂眼,抬手擦掉唐染脸上的眼泪,“你的许愿池会心疼的。他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的小姑娘永远不要再哭了。”

        “嗯,我、我不哭。”

        唐染憋着哽咽点头,然后没憋住,打了个哭嗝。

        骆湛心疼又好笑。

        唐染沮丧着脸:“那,那骆骆还有别的心愿吗?换一个吧,我一定能实现的。”

        骆湛想了想:“有。”

        “是什么?”

        “等你毕业以后,我们就结婚吧。”骆湛笑起来,低头吻了下女孩的唇,玩笑道:“求你依法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