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正文完结(上)

正文完结(上)

        第101章

        九月,在骄阳似火的炎夏里,k大开学了。

        工科研究生没有假期,每年暑假时候能放一两个周回趟家已经是导师们的大仁大义了。而int实验室里虽然多半都是少年班拔进来的,但他们秉承师兄师姐们的研究精神――准确说是被带课题的无良师兄们“压迫”,就更是一个暑假蹲在实验室里没怎么挪窝了。

        等各自手里的项目分段进度搞完,对着日历一抬头,他们才惊觉新的学期已经拉开帷幕。

        “这不公平!为什么我们都要泡实验室,队长却经常玩消失?这实验室的考勤制度谁定的啊!”

        一大早,实验室里就有人开嚎了。

        谭云昶被吵醒,打着呵欠顶着鸡窝头从实验室里间爬出来。

        他去年就升了自动化系的博士研究生,开始跟着导师做项目,最近那个项目终于告一段落,他昨天半夜才回到k市。

        此时乌青着眼圈,谭云昶面无表情地揪过路过打水的实验室学弟:“你等等。”

        学弟回头,被吓了一跳:“谭学长,你这黑眼圈什么情况,一个月没睡啊?”

        “一个月没睡我早横着出去了,”谭云昶哼笑,“这叫烟熏妆,跟咱祖宗学的时尚。”

        学弟笑:“别,湛哥那张脸画成调色盘也是时尚,我等凡人还是算了。您这就更跟闹鬼似的。”

        谭云昶佯装抬手抽他,然后才朝那个还在嘟囔的男生抬抬下巴:“这喔喔鸡谁啊?”

        “害,上学期刚拔进来的新生,不懂规矩。听说是他们组那个课题被湛哥骂了,趁湛哥不在撒火呢。”

        “朝骆湛撒火?”谭云昶气笑了,“我是听说骆湛最近脾气好,这是好到天翻地覆还是吃斋念佛了,闹得团队里的新人敢这么跟队长说话?还真是时代变了啊。”

        “可不是,比起以前,湛哥最近两年的脾气可太好了。实验室里好多事他又确实不再亲自管,都交给千华了。千华那脾气哪能压得住这帮刺头?新来的快上天――哎,谭学长,你干嘛去?”

        谭云昶已经撸袖子走出去了,闻言哼哼了声,没回头。

        “帮你们湛哥尽尽师兄义务。”

        “哈?”

        “……”

        九点整,骆湛跨进int实验室正门。

        门一开,实验室内迎面就是安静异常、落针可闻的诡异气氛。

        骆湛脚步一顿。

        停了两秒,他退回去,仰头看了看门外的牌子――确实是int没错。

        骆湛微挑眉。

        正在此时,他身后走廊里,林千华甩着手上的水珠子走到实验室门口,刚抬头就愣住了:“湛哥,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有点事,”骆湛朝门内示意了下,“里面怎么了?”

        “啊,这个啊,”林千华笑,“谭学长昨晚上回实验室了,今早好像被上学期末刚来那几个菜鸟吵起来的。”

        “嗯,然后呢。”

        “有一个不满你定下的考勤制度,一直在抱怨,结果一起被谭学长拎到里间,在你那几箱一直收着都落灰了的奖杯奖牌获奖证书前训了一个小时――被打击那么厉害,现在一个个自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骆湛听完,点点头:“真闲。”

        林千华失笑:“让谭师兄听见,他可要气死了。”

        “我已经听见了。”门内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骆湛和林千华一抬头,就见谭云昶扒在门框上,正眼神哀怨地看着骆湛:“祖宗,我可快一年没见你了,刚回来就帮你出气,你就这么埋汰我啊?”

        骆湛不在意地往里走:“这不是实话么。”

        骆湛走回自己电脑桌前,拉开电脑椅:“到了新地方连多学多看少说少问都不知道,只会一味抱怨又拿不出过人的成绩――这样的迟早要被int筛出去。你额外管这一道,不是闲的?”

        他声音没遮掩,在安静的实验室内更是人人听得到。

        坐得远的几个新人面红耳赤,恨不能把头埋进桌子里。

        搁在今早之前他们早就不服气了,即便不敢当面直怼至少背地也不免闲话。但在谭云昶那里经历了一番打击教育,现在几人眼里的骆湛,连头发丝都快镶上金边了。

        见那几人确实服气了,谭云昶满意地收回视线。他拉过来骆湛身旁的椅子,横着一跨就坐下。

        林千华嫌弃:“我的。”

        “咱俩之间什么你的我的,生不生疏?”谭云昶说完,嬉皮笑脸地转向骆湛,“你实话说,你今天来这么早干嘛来的?”

        骆湛没说话,懒洋洋地撩起眼皮睨他。

        “是不是为了唐……”谭云昶故意拖长了语调。

        骆湛还没什么反应,林千华却猛地一拍桌。没防备的谭云昶被吓得一哆嗦,扭回头:“你大爷!吓死我了!”

        林千华没顾得他,惊喜地看向骆湛:“我就说我今早起来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唐染妹妹是不是今天来新生报到了!”

        实验室里本就一片阒然,此时被谭云昶和林千华这两位“老人”难得的一惊一乍吸足了注意力,纷纷好奇地探头。

        谭云昶惊魂未定,此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问他,他能舍得告诉你吗?你得问我啊。”

        “谭学长,你就别卖关子了――湛哥藏得可严实,连唐染妹妹报了哪个专业都没跟我说。”

        谭云昶得意昂头:“这我还真知道,自动化系的。”

        林千华惊讶:“那不是有可能跟我们方向相近。”

        “那就不知道了。控制领域是我男神的地盘,有这么一位大神爸爸,我看骆湛还真不一定能把人拐来。”

        “……”

        骆湛终于有了点反应,凉飕飕地瞥了谭云昶一眼。

        谭云昶嘿嘿地笑:“千华,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

        “嗯?对哦,你不是在外地……”

        “我跟你说,咱实验室的指导老师今年可吓坏了――这上半年的时候天天给我打电话。”

        “他找你干嘛?”

        “他听说我和骆湛熟啊,天天问我骆湛是不是打算离开int了――不然怎么三天两头拿着高中的化学生物课本到处走呢?”

        “……噗。”林千华没忍住笑出声,“这我知道,唐染妹妹偏科,化学生物都不太好,那段时间湛哥给她辅导功课。”

        “是啊,这不,昨天他又给我打电话了。”

        “嗯?这次说什么?”

        “说什么……”

        谭云昶笑得促狭,回过头去看懒洋洋地垂着眼的骆湛:“祖宗,咱可是k大少年班出身,int团队专研,全校独一枝啊。结果团队leader非要去人家自动化系,冒充本科学长参加什么迎新――是不是太没下限了点?”

        林千华愕然回头:“迎新?真的假的啊湛哥?”

        骆湛全程听得波澜不惊,此时眼皮都没抬一下,只轻哼了声:

        “我乐意。”

        说完,那人收回长腿,起身。

        谭云昶笑着往回倚:“干吗,恼羞成怒准备遁了?”

        骆湛长腿一停,侧回身。

        他抬起手腕敲了敲腕表表盘。那张没什么表情的祸害脸上,薄薄的唇角突然冷淡一勾:“新生报到开始了。”

        “……”

        “自动化系里一贯地男女比例失调,群狼环伺。我可不能让小姑娘自己一个人进。”

        “呸呸呸,我刚回来你就塞我狗粮!”

        骆湛轻嗤了声,转身就要走。

        “湛、湛哥……”

        角落里突然响起个声音。

        骆湛慢悠悠停下,谭云昶和林千华也疑惑抬眼。

        就见不久前刚被训了的小学弟露出尴尬的笑:“湛哥,你是要去接人吗?”

        骆湛还没说话,谭云昶坏心眼地插嘴:“可不是么?他要去接你们小嫂子了。”

        那人不好意思地起身:“新生带的东西忙的事情应该挺多的,要不,我们几个一起去吧。需要的话还能帮点忙,不需要我们就回来。”

        谭云昶露出意外,连骆湛都微微扬眉。

        实验室里安静两秒,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骆湛慢慢点了头。

        “行。”他揉了揉肩颈,懒洋洋地往外走,“没软禁你们。想看热闹就去吧。”

        “哎!”

        哗啦一下,全屋子人站起来了。

        刚往外走的骆湛身影一僵。

        他回头:“……都去?”

        谭云昶见状,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都去都去!祖宗你自己答应的,可不准抵赖啊!”“……”

        .

        k大的校内广场。

        不同的院系撑着统一的尖顶小棚子,在空地四周绕了半圈。棚子前全都拉着横幅,上面书着“热烈欢迎xx系20xx级新生入校”之类的字样。

        自动化系也不例外。

        在门口挥别司机,唐染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进了校园。在校门处领了校内导向地图,唐染便拉着小行李箱往自动化系的报到棚子走。

        早在开学之前,唐染就提前跟唐世语和蓝景谦商量好了自己一个人来学校报道的事情――k大就在k市当地,大学区稍远离市区,但距离唐染现在的家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这样近的距离下,唐染实在不好意思要父母亲自来接送。

        曾经的失明给唐染练就的基本技能之一就是极佳的方向感。她没费多少力气,就很轻松地在乱成鸡崽子窝似的校园里找到了自动化系的迎新棚子。

        棚子下的最前面摆着几张拼起来的长桌,一个值班辅导员和两个系学生会的学姐坐在桌后,在做报到登记。

        再往棚子两旁,还有学生会安排的专门负责给新生做“导游”的大二学长学姐们。

        早在唐染来到自动化系的棚子前时,这周围几顶棚子旁的学长学姐们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小姑娘今年已经十九岁。个子稍拔起来些,一身式样简单的浅杏色掐腰连衣裙勾勒出女孩纤细的腰身和微隆的小胸脯,裙下一双白生生的细长笔直的腿。

        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上,五官也已脱了之前的稚嫩,生出几分艳丽模样。

        在今天这样耀眼的艳阳下,旁人多站两分钟都晒得快要黑上一个色度似的,她却不同,露在外面的肤色透着种不输冰雪的冷淡的白。

        扔在人群里,更是扎眼得很。

        所以一见唐染走到自动化系的棚子前,其他系的学长们表情一垮,自动化系的学长们则纷纷亮了眼睛。

        有几个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不过长桌后那两位学姐一直忙着记录翻找,并没抬头。唐染拖着行李箱走过去时,正听见两人的对话。“……不能吧,你从哪儿听到的消息?”

        “钱老师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假。”

        “钱老师说的?这么说竟然是真的啊?可他一位大校草,又是老师们捧心尖尖上的少年班天才,干嘛突然要来帮我们自动化系迎新?”

        “不知道。我听钱老师说,系主任一听到,就乐得直要钱老师借着这次迎新多宣传、好把人留在系里,别再往回放了呢。”

        “噗,那int那边恐怕要来跟咱系主任干架了哈哈哈……”

        迎新学姐笑得抬了头,这才发现面前已经走过来了一名新生。

        她连忙收敛笑容:“抱歉抱歉,没看见――嚯!这阵仗?!”

        “啊?”

        唐染被这转折弄得懵了下。

        她下意识抬头,然后顺着面前那位迎新学姐惊讶的目光,转向身后。

        从广场旁的教学楼后,一帮年纪参差不齐的学生模样的男生们拉着大部队似的走过来,等被注意是,他们已经近在眼前。

        为首走着三个人。

        左边那个高高壮壮,嬉皮笑脸,一副油滑模样。右边那个稍瘦些,看起来挺安静,被这么多人瞧着还有点不好意思。

        唯独走在最前面那个,头上扣着顶黑色的棒球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可惜他个子最高,还是藏不住脸――棒球帽下的五官清隽俊美,此时正没什么表情地耷拉着眼皮,一副晒蔫了的模样。

        但唐染最熟悉他。

        所以她觉得出来,那人现在嫌弃得想跟身后这一帮划清界限。

        唐染也想。

        她甚至有种扔下行李箱、拔腿就跑的冲动。

        可惜唐染很有自知之明――论体力,骆湛能甩她十八条街。

        所以唐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骆湛停到她面前。

        男生低头,女孩抬头。

        一高一低地对上视线。

        对视才两秒,原本还眼神烦躁的骆湛就忍不住勾起唇角。

        他伸手摸摸女孩头:“好久不见啊,小姑娘。”

        唐染抿了抿唇,诚实戳破:“才两天不到。”

        “我是相思病,度日如年。”骆湛不要脸地说。

        “……”唐染沉默,过了两秒还是没忍住红了耳朵。

        骆湛很顺手就拉过唐染的拉杆箱,刚转过身,就看见了身后这一帮。

        “……”

        骆湛额角跳了跳,又转回来了。

        唐染正仰起头要开口,就见面前那人伸手摘了棒球帽,然后反手扣到了她头上,还顺势往下一拉,给她藏住了脸。

        唐染仰头:“?”

        翘起来两撮呆毛的骆湛懒洋洋地示意了下身后:“好好挡住脸,他们太二了,丢人。”

        唐染轻笑起来。

        谭云昶停得近,听见这话冷笑一声,他回过头,挤眉弄眼地示意int实验室的学弟们:“走之前我怎么说的,你们还记得吧?”

        “记得。”

        “那我说的,看见这位怎么称呼来着?”

        骆湛眼神一动,心头蓦地跳出点不好的预感。

        他转过身,迈出一步想上前拦住。

        可惜已经晚了――

        “小!嫂!子!好!”

        十几个大男生憋狠了劲儿的声量,中气十足,那叫一个声震k大广场。

        各系迎新棚顿时一静。

        鸦雀无声。

        自动化系的迎新学姐离得最近,目瞪口呆地看了三秒,她抽了一口凉气:

        “玛德,黑.社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