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母亲

母亲

        第99章

        唐家旗下的这间酒店备有应急医生。宴厅侧厅的消息一传出来,接到电话的负责管事急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把还在吃晚饭的应急医生拽了出来。

        医生被催得鞋都险些跑掉了,这才紧赶慢赶地来到宴厅里。

        侧厅的月洞门已经被唐家的安保人员封锁住了,谢绝任何客人张望或者进入。

        自然也没人出得去。

        侧厅里原本的客人全都僵在各自的位置,各自表情复杂,但视线都是往同一个方向投――

        在侧厅正中偏左的休息区,生日宴的“女主角”坐在一张孤零零的高背椅上,穿着侍者服的青年半蹲半跪在她身前,眼睛一刻不曾从她身上稍离。

        那人的模样在场的所有人再熟知不过:骆家小少爷,不久前刚刚拒婚唐家的骆湛。

        骆家两位少爷都很少在这类场合露面,他们并不多机会见到这位小少爷。但只根据仅有的几次远远瞧见或者风闻,大家也都对他惫懒散漫的秉性耳熟能详。

        然而此时,那人眼角因情绪而挣得发红,眼眸却冷得覆了冰霜――在场没人见过骆小少爷这样紧张又暴躁,像只快要发疯的狮子似的模样。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酒店的应急医生着急忙慌地赶到,给唐染做了一遍检查。

        等检查结束,管事受不住骆湛那可怖眼神,擦着汗问:“孙主任,唐染小姐的眼睛怎么样了?”“没事,没什么大事,”那医生这才顺过这口气来,“应该就是情绪激动导致的,基本的感光等反应状态都很良好――这是镇静用的眼药水,我给她滴上。”

        等医生给唐染滴过眼药,骆湛连忙替代他的位置在女孩面前蹲下身去,他握紧了唐染的手,小心地问:“染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唐染的指尖凉冰冰的,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么。听见骆湛的话后,她朝他转过去,慢慢点头:“好像,好多了。”

        骆湛胀得胸口都发疼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理智回归。

        骆湛站起身,握着唐染的手没有松开。只是那张清隽面庞上的温柔和谨慎在他起身的这几秒时间里已经褪掉了,只剩下满眼的冷若冰霜。

        碰到骆湛的目光,已经退回角落里的那几个罪魁祸首触了电似的,一个个脸色发白,心虚地避开脸。

        酒店的负责人此时小心翼翼地来到骆湛身旁:“骆少,您……”

        他话没说完,骆湛手一抬:“他们是谁。”

        “啊?”负责人愣了下,顺着骆湛的手指看过,就看见了那几个眼神瑟缩的年轻人,“他们……”

        “不用现在告诉我。”骆湛没表情地收回目光,“你只需要把这五个人的名字发给骆家的管家林易就好。其余的事情,我不为难你。”

        “好,好。”负责人不敢拒绝,诺诺点头。

        骆湛说完已经背向走过负责人身旁,他扶起高背椅前的唐染,声音恢复低沉的柔和:“我带你走,好不好?”

        唐染下意识地握紧了骆湛的手指。

        开口时,她的声音还微微地栗,只是被她努力藏住了:“我跟你走……会不会,对你不好?”

        骆湛张口要说话。

        唐染:“你答应过我,骆骆,你说你不会再骗我了。”

        骆湛一默。然后他垂眼,无奈地笑:“会。”

        唐染握着骆湛的手僵了下。

        骆湛心疼地反握紧她的手指:“但是没关系。我是考虑清楚要怎么做和所有结果才来这里的,所以相信我的选择好不好,染染?”

        唐染安静几秒,慢慢点下头:“好。”

        唐染下了椅子,骆湛脱下身上的燕尾服外套,将女孩裹进去。给唐染披好衣服后,骆湛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酒店的负责人本能想拦,可惜话没出口手没伸出去,就被骆湛一个冰冷的压抑积蓄着一整晚的怒意的眼神镇了回去。

        负责人吓得连忙收手。转身到角落打电话去了。

        骆湛和唐染走到月洞门下,酒店安排的安保人员为难地拦在门的正中。

        “抱歉,骆少爷,您不能把人带走。”

        “……”

        月洞门外就是宴厅正厅,所有客人早已安静下来,除了窃窃私语外,偌大的宴厅内任何声音都清晰可闻。

        听见安保人员的称呼,客人们纷纷交流着诧异的目光。

        “我之前没看错,竟然真的是骆湛。他刚刚硬要闯进侧厅里是去做什么?”

        “他穿着的是服务生的衣服哎。偷偷溜进来的?可骆家和唐家就算为拒婚事情闹得不和,唐家也不至于连发一封邀请函的面子都不给骆家啊。”

        “你们看,他身后护着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唐染?”

        “真的是。”

        “看起来这么亲密――不会吧??”

        那些目光和议论明目张胆地落来。

        骆湛眉眼愈寒,他改扶住女孩的手腕,把人护藏到身后。

        骆湛冷声问:“这是她的生日宴,她自己想要离开,我为什么不能带她走?”

        那保镖低下头:“老太太吩咐过,唐染小姐是唐家的女儿,今天也是正式把她介绍给唐家的世交们的重要日子,唐染小姐不能缺席。”

        骆湛右手护住唐染,左手慢慢捏紧了拳。他不耐与对方掰扯:“如果我一定要带她走呢?”

        保镖还未开口,一道慢悠悠的苍老女声在月洞门外响起来――

        “那我就要问骆少爷一句了,你是要以什么身份、什么关系带她走?”

        这话一出,宴厅里外众人都怔了下。

        拦在月洞门前的保镖们反应过来,立刻让开身。拄着拐杖的杭老太太的身影露了出来。

        她不紧不慢地走到两人面前,停下。

        骆湛面色沉冷地望着她。

        杭薇眼神平如死水:“我问骆少爷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我差人给骆家送过邀请函,你却要乔装进来,这样闹了一番后,又说要把唐家的女儿从唐家的地盘上带走……”

        杭老太太皮笑肉不笑地牵了牵嘴角:“纵然唐家和骆家十年交情,骆少爷这样行事还是太鲁莽也太招人诟病了些吧?”

        骆湛一字不发,只冷冰冰地望着杭薇。直到宴厅里先静后动,然后议论又平复下,他终于动了。

        骆湛上前半步,垂下眼帘没情绪地盯着老太太:“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

        和骆湛对视两秒,杭老太太脸色微变。

        她在这个少年人的眼底看见了一点计划外的情绪――那是出离愤怒后,有些不管不顾的疯劲儿。

        疯子是不在乎捅别人一刀后自己要流多少血的,所以他们永远也无法预料无法算计。

        眼前的骆湛,就已经接近那个边缘了。

        骆湛:“你想的是对的,我爷爷在乎骆家,也最重那些虚妄的名誉,他会为家门利益和名誉牺牲很多,会趋利避害――但我不一样,我不是商人,我从来不在乎那些东西。”

        杭薇的眼神震荡了下:“你……”

        “染染。”

        骆湛突然开口。

        他没回头,只阴沉冰冷地望着杭老太太。

        唐染站在骆湛身后,仰了仰脸。她握紧了骆湛的手,声音很轻,还有些后怕未消的颤栗,但却坚定:“我在。”

        骆湛眼神微缓。

        他回过头,望着女孩的眼睛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然后订婚、结婚、白头偕老吗?”

        “……!”

        唐染蓦地怔住。

        这句话也传进宴厅里外无数只耳朵里。

        即便客人们都已经有所猜测,但突然在此时听到这样的话,他们也不免震惊,纷纷议论起来。

        在那些微的嘈杂里,唐染回过神。她慢慢点头。

        “当然,”女孩的眼眶微微泛红,湿润,“我想永远、永远和骆骆在一起。”

        “好。”骆湛慢慢俯身,把女孩抱进怀里。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吻:“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再也不会忘记了,染染。”

        这句话里的深意,让唐染眼神轻颤了下。

        骆湛退开,手垂下去紧紧握住唐染的。他转头看向面色复杂的杭老太太。

        “如你所料,我爱唐染,我可以为她做一切事情。”骆湛冷冰冰地笑了下,“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无法忍受唐家对她做过的一切。”

        “……”

        杭薇的表情彻底变了。

        骆湛声音提高,宴厅里每个角落清晰可闻:“我会和唐染结婚,但骆家和唐家不会再有半点往来――骆家将从唐家所有产业里全面撤资。”杭薇眼神震颤:“你、你疯了?这样做对骆家只有巨额的损害而没有任何益处!你竟然敢这样说,你有经过骆敬远的同意吗!他才是骆家的――”

        骆湛低下头懒洋洋地笑了声,打断杭薇的话。

        再抬头时,他的笑冰冷而嘲弄:“很遗憾,爷爷已经在做了。”

        “什么?”

        “所以从今天起,骆家和唐家再无瓜葛――恩、断、义、绝。”

        杭老太太身形一晃,几乎没站住。她身旁的人连忙搀扶住她,却被她狠狠推开。

        “骆、湛!”杭老太太声音嘶哑,带着恨不得把人剥皮削骨的恨意,她瞪向骆湛,“你――你――”

        骆湛不慌不忙地上前。

        他单手插进裤袋,另一只手仍护着身后的唐染。

        少年人微微俯身,笑意恣肆,眼底深处藏着阴沉的疯劲儿:“老太婆,在这件事上,你犯了两个错误。”

        杭薇牙咬得发颤:“什么?”

        “第一个错误,你不知道在当年那起绑架事件里,我受过多重的伤、住了多久的icu――从那时候起,我爷爷就算气得发疯,也没打过我哪怕一巴掌。”

        杭薇眼神一颤。

        “看来你想到了。两个多月前,我被那场家法打得骨裂,还有轻微内出血――所以你猜,在这之后我决意要做的事情,我爷爷会不会拒绝?”

        “你、你的苦肉计不只是给唐家和外人看……”杭薇又气又惊,嘴唇都哆嗦了下。

        “当然。一顿家法不利用三次,我岂不是白挨?”

        “!”

        “还有第二个错误……”

        骆湛慢慢直起身,笑意收敛、淡去:“你低估了染染对我的影响力。别人能为她做到哪一步我不在乎,但在我这里,我看不得她受一丁点委屈。”

        骆湛的声线绷紧,牙关紧咬而使得颧骨微微地动,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压抑了一整晚的怒意翻涌起来。

        “所以别说是为了她断骆家一臂,就算要赔上整个骆家和我自己――”骆湛声音蓦地一沉,“你大可试试、看我敢是不敢!”

        杭薇脸色刷白。

        骆湛说完话,紧握住唐染的手,直身就往宴厅大门的方向走去。

        几秒后,杭薇猛回过神,气得几乎跳脚:“拦住他、拦住他们!”

        “是。”

        保镖队立刻围了上去,挡住骆湛和唐染的去路。

        杭老太太推开身旁人的搀扶,哆嗦着手重重地敲着拐杖走过去。

        她停到被围堵的骆湛和唐染面前,表情都有些扭曲了:“我告诉你,骆湛,你想发疯、想毁了唐家,那你也会付出代价。”

        不等骆湛开口,她恶狠狠地看向唐染:“唐染是我唐家的女儿,而你现在已经是我唐家的世仇――你想娶她、想带她走?你做梦!”

        杭老太太转身,对着保镖队凶厉开口:“把你们小姐留下、这个外人赶出去!”

        骆湛皱眉,目光警惕四扫,右手护着唐染的同时,他的左手按在耳内的微型耳机上,薄唇微动:“现在进……”

        他的话没说完,宴厅的正门突然“砰”的一声,被直接推开。

        所有人受惊,纷纷回头。

        骆湛也意外低声:“已经进来了?”

        “啊?”耳机里谭云昶惊异,“没啊,我们安排的人还在等你命令啊。”

        “?”

        骆湛愣了下,他牵着唐染的手转身看向已经不远的正门。

        被两名身形高大的白人保镖挡住的双开门间,一个身着艳红色长款风衣和长裤长靴的女人,气势逼人地走进来。

        鞋跟咔哒咔哒地叩响在寂静的宴厅地面上。

        走进来两步,女人慢慢停住。然后抬起修长的手,摘掉了同样是逼人的艳红色的皮质手套。

        白皙如雪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勾下了墨镜。

        女人红唇一翘,张口。

        “他不能带唐染走,那就我来。”

        看着那张和唐染七八分相似的面庞,杭老太太蓦地惊住。

        几秒后她见了鬼似的瞪大眼睛:“你、你怎么回来了!”

        女人微微一笑,对这个问题不做理会。

        她只深深望向唐染,许久后才回眸。

        那声音也带着和本人一样,骄矜恣肆、无所顾忌的凌厉感。

        “我要带走我自己的女儿,难道也需要你的同意吗――母、亲?”